FloweR

作品:《(刀剑乱舞)H短篇集

    ≈p;p;l;g src=≈p;p;quo;/_d/d/book/83/630355/rcles/7261530/201712231541211jpg≈p;p;quo; l=≈p;p;quo;≈p;p;quo; /≈p;p;g;

    歌舞伎,美轮美奂,却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表演的。

    它不仅对表演者的技巧有高要求,还要求表演者抛却矜持,把一些关于q1ngse的东西显现出来。

    “父亲,你回来了。”她高兴地扑向进门的男人,毫无顾忌地抱着他撒娇。

    她的父亲是一名歌舞伎演员,名字叫做次郎太刀。

    次郎太刀的心中很苦恼。他不是同x恋,但他的工作b较特殊,结果经常有男同x恋so扰,nv人们都以为他是同x恋,不和他交往。

    当初为了告诉大家,自己不是同x恋,次郎太刀领养了一个nv孩,对外宣称nv孩是他的nv儿,这才稍微堵住那些无遮无拦的嘴巴。

    次郎太刀以前没有发现,自己领养的nv儿,现在已经非常漂亮,好像花一样。长大后,肯定是个大美nv。

    不知为何,次郎太刀感觉自己身上的某个部位,开始有变大的趋势。

    你肯定疯了吧,次郎?你的nv儿,她今年才十岁啊,根本不是做那种事情的年纪!

    想到这,次郎太刀趁四周无人,狠狠给了自己两个耳光。

    天有不测风云,次郎太刀因为不注意身t而感冒,并且发起高烧。无奈的他只好在家中休息,无法出去表演了。

    为了省钱,次郎太刀不想出去找医生,而是胡乱喝了些酒。

    平日里喜欢喝酒的次郎太刀,一旦沾了酒,肯定喝得昏天黑地,然后睡得s沉。

    她不知道自己父亲什么时候能好,可是家里需要生活的钱。终于,她咬了咬牙走出家门,去往歌舞伎演出的地方。

    不知睡了多久,次郎太刀睁开眼睛,他的脑子里依旧馄饨一片。

    开门的声音传来,然后,次郎太刀看见,自己的nv儿,竟然拿着歌舞伎表演的道具走进来——她肯定偷偷去表演歌舞伎了!

    “我有没有说过,nv孩子不能表演歌舞伎?!”次郎太刀猛地跳起大吼,吓得她浑身哆嗦,把手中的东西全扔到地上,“小小年纪就学外面的娼妓y1ngfu,看我怎么打s你!”(在旧时代日本,nvx被禁止参加歌舞伎表演,因为nvx歌舞伎表演者,总会引起争风吃醋的杀人案。)

    她没想到,自己好心出去赚钱,竟然惹怒了自己的父亲。她只好想办法躲闪,回答道:“父亲你听我解释……啊!”

    次郎太刀抓她时用力过大,直接扯开了她的上衣。她雪白的肌肤,还有刚开始发育的微r,瞬间暴露在空气中。

    尚未酒醒的次郎太刀,在看到这一切后,已经失去理智。次郎太刀把她拖到床上,然后蛮横地把她压在身下,把她的衣服全部扒光。

    “父亲……父亲你这是要做什么……我要穿衣服……”她惊慌失措地捂住部。

    “saohu0ywa还用穿衣服?”次郎太刀解开k子,把自己的roubng露出来。

    虽然是歌舞伎表演着,但是次郎太刀身材高大,roubng更是b一般男人要粗大不少。

    她从来没见过次郎太刀的roubng,心中好奇,然而次郎太刀几乎quan0,居高临下地盯着她,让她的好奇心被未知的恐惧替代。

    “不要看那里,不要,父亲……”她的双腿被一字马分开,光洁无毛的0粉neng诱人,好像还可以看到小小的处nv膜。

    “哼,saohu0,你的b长那么小,让大爷我的大j8怎么c进去?”

    年纪尚小、几乎不谙世事的她,不懂得那些下流粗暴的脏话,唯一能做的,只有颤抖着身子,强忍住恐惧的眼泪。

    次郎太刀没有任何耐x,他把唾ye吐在手上,然后用手抹了抹roubng前端,就对准了她小小的幼nv用力ch入。

    “啊啊啊啊啊啊啊——!疼s了啊!救命啊父亲!拿出去!呜呜呜……”

    她平坦的小腹上,立刻隆起一个圆柱的形状,因为她的里面实在太小了。

    “看大爷我怎么扩张你的sob!把你的b彻底c坏!你个小b10子,以后敢不敢出去卖so了?”

    痛苦的她没有给出任何回应。她的两片小花瓣,已经被最大限度撑开,伴随着次郎太刀粗暴的ch0uch,她小腹上的圆柱形状忽长忽短。

    “呜呜呜呜……呜呜呜……父亲……疼……疼……求求你……停下……”

    “父亲……不要了……呃啊……呃……父亲……不要了啊……救命啊……呃……”

    伴随着次郎太刀的ch0uch,她竟然发现,疼痛的感觉,逐渐被奇妙的、前所未有的快乐替代。

    初经人事的幼nv,根本没有任何床上技巧,只会拥抱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父亲”,甜腻腻地开口sheny1n着:“啊……父亲……父亲……不要顶了……里面……好酸……”

    在经过疾风暴雨般的ch0uch后,次郎太刀发现,她的0里面松了些,不像刚开始进来那样,感觉要把自己活生生夹断。不仅如此,他的大roubng被温暖的yet包裹,都是她泄出的yshu和yjng。

    “小sob……啊……夹得大爷我舒服s了……看我怎么……把你c到s……”

    “父亲……c我……c我……我是……嗯……小sob……嗯啊……”她竟然开始学着次郎太刀说出的脏话,不停地sheny1n。

    次郎太刀本来想多ch一会,怎奈何幼nv的0实在太紧,他只好缴械投降。……

    后来,次郎太刀醒了酒,发现自己做出这种事情后,刹那间头脑空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父亲,父亲……”她像以前那样,钻进次郎太刀的怀中,只不过她现在是全身ch11u0的,“好喜欢父亲……嗯……好喜欢被父亲……c……”

    在两个人肌肤相亲的瞬间,次郎太刀感觉到,自己的roubng又抬起了头。

    从此以后,人们经常可以看到,次郎太刀带着一个漂亮的小nv孩,不管走到哪里都会带着她。nv孩的年纪还小,总会对次郎太刀喊“父亲”。

    次郎太刀把她打扮得像花一样——那是只属于他自己的花,只有他自己才可以采摘。

    “你还敢说自己不是sob?才多大的年纪,就光着pgu,主动用b套父亲的j8?”

    “啊啊啊……我是sob……是父亲的sob……父亲……快用力啊……我的小b里痒痒……”

    这样的生活真快乐啊。次郎太刀笑着,roubng狠狠捣弄她的0,让她止不住地g0ch0。她整个人就像花一样绽放,美轮美奂。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