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黑暗中醒来,我愣愣地张着眼睛,忽然感觉有些迷茫。

    茫然四顾,周围一片漆黑,只听见‘滴答滴答’的钟表走动声。

    这里是……哪里?

    想要坐起身,脚上传来隐隐的疼痛和周身的不适让我不得不放弃了这种想法,又老实地躺了回去。

    叹喟般地吐了口气,稍稍移动□体,让自己躺得更舒服一些,思绪放松的同时,早前的记忆也慢慢浮了上来。

    几个小时以前,我还在试开着自己的二十岁生日礼物——一辆最新款的红色法拉利跑车,在经过一个弯道时,跟从前方突然冲出来的一辆大货车撞了个正着,之后的事情我就不清楚了,等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惊讶地发现整个世界竟然都变了!

    当我看到入眼的陌生环境和在病床前围了一圈我不认识的人之后;当我听到周围的人或欣慰或着急地冲着我叫出一个听起来很耳熟但绝对不属于我的名字之后;当我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并百般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之后,纵然是见惯了各种大场面,早已经练就‘处变不惊’的我也在惊叫了一声之后两眼一翻华丽丽地晕了过去。

    “啊~~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要让我穿到这里来嘛!人家不要啦!”我翻了个身,抱着一旁的毛毛抱枕,懊丧地叫着。

    只不过撞个车而已嘛,怎么就莫名其妙地穿了呢?

    更离谱的是,穿到哪里不好,干嘛要让我穿来《恶作剧之吻》?

    好吧,穿来《恶作剧之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为什么好死不死地让我穿成那个袁湘琴?!

    ok,穿成袁湘琴其实也没那么糟,只不过,为什么不是在递情书之前或者更早,非得选在递完情书还让全世界都知道她发下了期中考要进‘百名榜’的豪言壮语之后啊?!!

    平行世界那么多,为什么非要是这里?寄人篱下也就罢了,还要天天对着那个我最讨厌的冷面冰山男,这日子还怎么过啊?!!

    如果有一天我会英年早逝一定是因为长时间面对自己讨厌的人消化不良抑郁而亡啦!天!想想都觉得超丢脸的诶!

    到底是哪个混蛋搞的鬼?快点给本小姐换回去啦!!

    《恶作剧之吻》是几天前我在网络上无意中看到的一部台湾偶像剧,觉得还蛮有趣,于是就下来用作无聊时间的消遣。

    就整部剧来说,情节设置还不错,‘女追男’的剧情我也并不排斥,只是里面那个笨笨的女主角却让我感觉很无语。

    暗恋两年,苦追三年,虽然结局我还没有看到,但是对于女主角那五年艰辛漫长的‘追夫’之路我实在不敢恭维。

    好吧,我承认,那个叫袁湘琴的女孩的确心地善良,乐观开朗,还有那么一咪咪傻得可爱,可她对爱情的那份勇敢与执着,让我在佩服的同时却又忍不住为她感到心疼。

    傻女孩啊……

    为了那么一个冷漠自私又不解风情的人付出这么多,值得么?

    爱得没了尊严,卑微地甚至连自己都舍弃了,一心只为那样一个男人,你就从来没有后悔过?从来没有不甘过?从来没有想要放弃过么?

    人家都说,先爱上的那个总是会比较辛苦的,而爱上江直树那样的人,辛苦指数比常人更要翻上几倍吧?恐怕也只有像袁湘琴那样的‘一根筋’才会有那种执着和韧性喽!

    那样的心情,我并不是不能理解,只是不敢苟同,在我看来,江直树那种冰冷孤傲丝毫不懂感情为何物的人根本不值得袁湘琴为她付出那么多。

    就像刚才,连她受伤都没引起那家伙哪怕一点点的关怀,那事不关己的态度和漠不关心的冷淡眼神实在令人心寒。

    袁湘琴你这个傻丫头啊!看到了吧?那个你几乎用整个生命来喜欢的人其实根本就是个冷血无情的自私鬼!

    啊……对了,我怎么忘了,你已经都看不到了呀……

    现在,装在这个身体里的,是我的灵魂,一个跟你,跟江直树,跟这个世界没有半点关系的陌生灵魂,我又该何去何从?

    原来的世界应该是已经回不去了吧?再见不到我的家人,我的朋友……那现在呢……

    我还要沿着你袁湘琴的路一步步再走下去吗?

    像你一样,继续追寻着那个永远都不可能给你回应的人,追寻着他的脚步,就这样走下去?

    最后……你们在一起了吗?

    ……

    “nnd!本小姐才不要跟他在一起好不——啊!好痛!!”

    生气地踢了被子,却忘了自己脚上根本就有伤,慢慢地坐起身,小心揉着因为今天下午被车子吓到而不小心扭伤的脚。

    袁湘琴,你果然是个笨蛋哎!连好好地过个马路都会被车子吓到摔跤!你倒好了,不知道跑去了哪里,现在还要害我为你受罪,我招谁惹谁了啊?!

    哀怨地叹了口气,本小姐真是流年不利啊……

    脚上的疼痛随着按摩的动作渐渐缓解,我再一次躺回床上,纷乱的思绪因为疼痛的关系反而一点点地安定了下来。

    拍了拍额头,我无奈地笑了,刚刚似乎有点钻了牛角尖呢!我还真把自己当成袁湘琴啦?

    虽然现在穿到了她的身上,可是也没谁规定说我一定要像袁湘琴那样活着啊!

    我就是我!我是慕依晴!永远都不会改变的慕依晴!我才不要变成别人呢!

    即使身体不同了,但灵魂还是原来那个我啊!我干嘛要费心去想那些有的没的啊?我只要过好属于我慕依晴的生活就好了啊!

    管他什么袁湘琴,管他什么江直树,管他什么《恶作剧之吻》的,统统都跟我没有关系!

    就算是在一个完全不属于我的世界,我也要活出我慕依晴自己的精彩!

    所以袁湘琴,抱歉喽~我是不可能再跟那个你爱得要死要活的冷面男有任何的瓜葛!因为从现在开始,就是我慕依晴自己的人生!

    在黑暗中给了自己一个大大的笑脸,要振作起来啊!

    在这个熟悉的陌生世界里,你也一样要做那个不会被任何事情打倒,战无不胜的慕依晴!

    这个世界的第一晚,出乎意料睡得很好,原以为会因为突然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而失眠的,事实证明我在穿进袁湘琴身体之后似乎也传染了一部分她的‘神经大条’。

    长时间养成的良好生物钟让我在早晨5:30准时醒了过来,身体还因为昨天的‘小事故’有些倦怠,不过让我欣喜的是,经过一个晚上的修养,脚上扭伤的部位比昨天好了大半,只要不太用力已经感觉不到什么疼痛了,看来今天可以去学校了。

    清晨的时间,天还没有完全放亮,屋里因为缺少光线的照射显得有些灰蒙蒙的,起床开了灯,呈现在眼前景象让我有些目瞪口呆。

    昨天回来之后就昏昏沉沉地睡着了,根本没有仔细打量过,原来这个房间是这个样子的?!

    蕾丝的窗帘,蕾丝的沙发,蕾丝的靠垫,蕾丝的枕头,蕾丝的床单和被罩,还有放了满床各式各样的布偶娃娃……呼~果然就像电视剧里江妈妈说的那样——‘充满了蕾丝窗帘和洋娃娃’,不,事实上,这里比电视上演绎的还要夸张许多倍!

    “真的是好……梦幻的房间啊……”我实在忍不住地感慨了一声。

    就像小女孩梦想中的神秘城堡,额,好吧,从这一方面来看,‘湘琴城堡’这个名字也还蛮贴切的。

    耸耸肩,动手叠起了被子,虽然说这个房间的设计风格不是一般的夸张,不过也还没有到不能接受的程度,暂时就不要改动了吧,毕竟人家江妈妈也是一片好意呢。

    整理书桌的时候意外发现了一件不得了的东西——袁湘琴写给江直树的情书!看到这封情书的一瞬间,我有种立刻将它撕成碎片丢进垃圾桶的冲动!

    如果不是它,袁湘琴不会成为被全校耻笑的对象;如果不是它,江直树对她的最初印象也许就不会那么坏;如果不是它,可能袁湘琴后面的生活可以更轻松一点!这东西绝对是袁湘琴所经历苦难的‘万恶之源’嘛!

    想归想,但到动手的时候还是犹豫了——毕竟这是人家袁湘琴的东西啊,本来占用人家的身体我就已经十分内疚了,现在又有什么资格擅自决定别人东西的存留与否?

    压下了心中蠢蠢欲动的‘邪恶’念头,却又忍不住对这封情书的内容产生好奇,在电视上看到是一回事,亲眼见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了,现在既然有这个机会,不看的才是笨蛋呢!

    在书桌前坐下,打开了那个被装饰得可爱醒目的信封,拿出一张贺卡状的纸片,映入眼帘的是一行行娟秀的字迹,虽然能看出有几处改动的痕迹,但是那并不妨碍观者去感受这封信书写者的认真和专注。

    短短的几段话道出了一个十几岁情窦初开的少女对喜欢的人的爱慕与崇拜,以及她到底是抱着一种怎样的心情写下了这封信。

    我不知道,袁湘琴当初在递情书时是怎样的紧张与不安,不知道她被江直树拒绝时是怎样的失望和悲伤,更不知道当她成为全校耻笑的对象时又会是怎样的无措与惊慌!

    这些我不会知道,但我想我能够体会得到,因为此刻我的眼眶有些发热,一种涩涩的感觉在心头蔓延。

    抬起头,梳妆镜中映出的是一张陌生又熟悉的脸(之所以会这么说是因为现在这个身体跟原来的我有六、七分相似,只是个子矮了些,身材差了些,头发短了些,脸蛋圆了些,脑袋笨了些……),看着镜子里微红了双眼的女孩,我做下了决定。

    “呐,袁湘琴,我现在正式通知你哦!从今天开始,你的身体,你的生活由我来全权接管,我会承接下‘袁湘琴’这个身份,不过你可不要期盼着我会照你的方式活下去——这件事我要说在前面。虽然占用了你的身体,但我的内在还是慕依晴,永远都是!我有自己的梦想,自己的人生,这些都要由我自己来决定!至于这封情书——”我对镜子里的人扬了扬手中的卡片,“我会替你好好保管,这恐怕是你能留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东西了吧?啊,对了,还有那个关于考进‘百名榜’的誓言我也会一并帮你实现,就当是占用你身体的补偿好了,在那之后,我,慕依晴,与袁湘琴再无相干!但你放心,你的爸爸我会替你照顾,对他我会像对待亲生父亲一样,毕竟我对他印象还不错。最后,袁湘琴,无论你在哪里,希望你幸福,这一次,去谈一场轻松甜蜜的恋爱吧,不要再那么为难自己了,因为关心你的人会心疼呐!”

    对镜中人扬起一个微笑,算作最后的告别(听起来真诡异……),把那封‘万恶’的情书收好,我站起身,出门洗漱。(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