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斗南中学大门口,我忽然意识到另一个被我忽略的问题——f班的教室在哪里啊……?

    “哎~早知道就不要这么赌气地刻意跟江直树拉开距离了嘛!”我皱眉看着门匾上‘斗南中学’四个鲜红的大字,幽怨地叹了口气,要是能早想到这一点跟在他后面现在就不用站在这里当‘门神’了吧?

    如果我现在抓个人问路的话会不会被当成怪物看?我看着川流不息涌进校门的人群,不禁这样想到。不过要是我真的这样做了,估计今天学校的头条新闻又要被‘袁湘琴’占了吧?额……还是算了,我可不想受那份刺激!

    “湘琴——”

    正在想着我到底该怎么去教室时,突然听到有人在喊我的名字,才转过头,就被人给‘袭击’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生突然出现一把搂住了我的肩膀,“湘琴我终于等到你了!”

    惊讶了片刻,我伸手推开那个人,刚准备骂他两句,在看到他衬衣上绣的名字后,把已经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只是瞪了他一眼说:“不要对我动手动脚的,阿金!”

    本来还以为遇到什么‘校园之狼’,没想到竟然是金元丰那个‘脱线’的冒失家伙,虽然对他并不反感,但是他那种自以为是的一厢情愿还是让人很无奈的,不管人家喜不喜欢,总是对袁湘琴死缠烂打的,就这一方面来说,袁湘琴和阿金的确很像。

    “哈哈~我知道了啦!”阿金看不出有多认真地笑着应道,捞过我的书包,挂在身后的机车上,“湘琴我载你去教室吧!”

    刚要开口拒绝,突然想到我并不知道教室怎么走,看了他片刻,点点头:“好吧。”

    我的应允显然让阿金很高兴,看着他那兴高采烈的样子我实在很黑线,总觉得自己这件事做错了,我现在反悔还来不来得及?转念一想,哎,算了,让这个家伙载一次应该也没什么吧,反正以后他也没这机会了。

    跟着阿金来到了教室,座位并不用我费心去找,因为阿金已经全权代劳把我带到了他的右边——我的座位上。

    刚坐下,留农和纯美就一脸八卦兮兮地凑了过来,她们两个人我在医院的时候就已经见过了,所以今天一眼就认了出来。

    “湘琴啊,今天你怎么跟阿金一起来的啊?难道说你已经准备放弃江直树接受阿金了?”

    “对呀对呀,刚刚我看到你是坐阿金的机车来的哎,你不是真的……”

    “停停停——”我抬手打断两人的臆想,“拜托,没有的事,你们不要瞎说些有的没的好不好?”

    “好啦,我们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放弃江直树的~”两人一脸暧昧地冲我挤挤眼睛。

    我冲她们翻了个白眼,没说话,心里却有些微嘲,作为袁湘琴的朋友,她们两个还算得上称职,除了总是有事没事就喜欢打击她还有跟袁湘琴一样爱不切实际地幻想以及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恶作剧心理之外,其他的倒都还好,起码,我并不讨厌。只是,如果她们今后会对我的生活造成干扰,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将她们从我身边驱离,反正她们是袁湘琴的‘死党’,并不是我的,我对她们没有那么深的感情,最重要的是,我慕依晴的身边不需要只会惹麻烦的朋友。

    “啊,对了湘琴啊,你的脚没关系吗?我们还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上课呢。”

    “对啊,昨天看起来很严重,你还晕倒了哎~”

    听着两人的问话,我记笔记的手一顿,想到了昨天刚刚得知穿了的事实后那丢脸的表现,沉默了下,摇摇头说:“没关系的,只是扭伤而已,今天已经好多了。”

    “啊~那就好啦,不过湘琴你还真是逊哎!连好好地过个马路都会被车吓到昏倒,你呀,果然是运动白痴!”

    平白无故被人骂‘运动白痴’还真是怨呐!我郁闷地看着眼前一脸‘女王’表情的留农,心里大喊冤枉,脸上却不能表现出来,只得陪了个笑容说:“好啦我知道了,以后会小心的。”

    “你要真的会小心才行啊!你知不知道昨天我还以为你真的被车撞了呢!”留农用手指点点我的额头一脸‘恨铁不成钢’地说。

    “好啦留农,你不要这么说湘琴嘛,她又不是故意的,而且她真的受伤了啊,你就不要这么说了嘛!”纯美扯了扯留农的袖子充当着‘和事老’,又看向我,“湘琴你昨天真的吓着我们了,以后真的要小心一点啊!”

    看着两人的表情,我微微愣了下,呵~原来是这样呢,她们是真的很担心湘琴啊!袁湘琴,你真的交到了很好的朋友呢!

    对两人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我拉起她们的手说:“我知道了啦!昨天真是对不起嘛~以后我会注意的,谢谢你们~”

    “咿~干嘛啦,肉麻兮兮的……”留农装模作样地抖了抖,然后‘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哦~总是这样毛手毛脚地怎么让人放心啊?”

    “呵呵,我不是还有你们吗?”我面上无所谓地笑笑,心里却在叹息,那个会‘毛手毛脚’的湘琴已经不在了呢……

    留农伸手捏了捏我的脸说:“对呀对呀,没有我们你可怎么办哦~”

    三个人又笑闹了一阵,上课铃声响了起来,两人各自回了座位,我也拿出一个新的笔记本,准备记笔记。

    事实证明,在f班上课是根本用不到‘笔记’这种东西的,一天的课程结束之后,我看着记在笔记本上寥寥的几行字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f班的状况果然比我原本想象中的还要糟糕几百倍啊!

    左边的阿金要么趴在桌上睡觉,要么就盯着我这边傻笑发呆(当然,比起这个我更希望他趴回去睡觉!)。前面的留农拿着她那只小化妆镜左照照,右照照,不是整整头发就是涂涂唇膏,几乎了一整节课的时间在她的‘美容大计’上。而后面的纯美,不用看也知道是在逗她那只宝贝小宠——一只被她命名为‘乖仔’的灰色豚鼠。

    至于其他人,听音乐的听音乐,打牌的打牌,谈情说爱的谈情说爱……总之,不管上什么课,永远没有听课的就对了!

    而给f班上课的老师也都是在应付,照着课本原模原样的读一遍,不做任何解释,也不管下面的学生到底听懂了没有,下课铃声一响,立即收拾东西走人,绝不多做停留,颇有些‘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感觉。

    看到这些,我想,我有些能理解袁湘琴的感受了,高中两年,一直处在这样的学习环境中,就算她有上进之心,恐怕也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吧?况且,袁湘琴又没有江直树那样聪明的头脑,可以‘自学成才’!

    环境这种东西,真是既养人又能害人啊!

    “喂喂,湘琴,昨天我发现一家超赞的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