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中考的题目没有我原本想的那么难,做完试卷后我自己估过分数,差不多都能达到90分左右,就是我的薄弱项目数学也能保证考到80分以上,这样看来,进‘百名榜’似乎已经不成问题了。

    两天之后,考试成绩张榜公布了,刚下课,留农和纯美就急急火火地拉着我要去看布告栏,我无奈地笑道:“你们这么着急干嘛?反正榜单就在那里又不会自己长腿跑掉。”

    “你不是说自己一定能进‘百名榜’的吗?所以我们现在要赶紧去见证奇迹啊!”纯美说。

    “厚~你们不是不相信的吗?现在怎么又这么关心啦?”我无语地翻了个白眼,还“见证奇迹”咧,你们以为我是刘谦在变魔术啊?!

    “哎呦,湘琴你可真记仇,我们也只是随便说说而已嘛,看你这段时间这么努力,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嘛,老天爷说不定也会可怜你就让你上了‘百名榜’呢~”留农这句明明是表扬却怎么听怎么像在打击人的话听得我满头黑线,每次都这样,这家伙就不知道说点儿好听的么?不过……算了,知道她并没有恶意,而且相处了这些时间,我也已经习惯她这样的说话方式了,哎,不得不说,习惯,真是很伟大的力量啊……

    虽然已经出来得很早了,但是当我们到达布告栏时,榜单前已经挤了很多人在看成绩了,留农和纯美一头扎进榜单尾巴的位置仔细地一个一个查看着人名,我看着正认真“工作”的两人无奈地摇了摇头,站在外围慢慢向前头走去,一边用目光扫视着上面的排名。

    在接近榜首的位置,视线停住,落在属于我的名字——“袁湘琴”三个字上,向前走了走看得更清楚一些,嘴角缓缓勾起一个满意的微笑。

    呵,本来我以为能进前十名就已经很不错了,没想到现在的成绩竟然是总分570分第5名,大大超出了我的预期呢,看来下一步的目标可以考虑再提前一些了。

    目光稍稍一转,看到位于榜单首位的名字——江直树,名字下面是个看上去就很吉利的数字,600,果然又是满分呢,以前只是听说,这次可是真的见识到了,撇撇嘴,嗯,除了那张脸,那个恶劣的家伙恐怕也就只有这么一点儿可取之处了。

    正要退出人群,就听见旁边有个男生不甘心地叫道:“可恶,我是第六名啊!完了,又掉了两名!”

    抬眼瞥了过去,咦,似乎是有些印象的名字呢——杜建中,转头看向身旁的人,啊,原来是前些天在图书馆遇到的那个a班的杜建中,要是他看到我的名次在他之前的话一定很有趣吧,我现在还记得他当时“劝”我的话呢。

    果然,杜建中接下来的反应证实了我的想法,他突然不敢相信地又一次叫了起来:“欸?!这不是f班的袁湘琴吗?她真的考进‘百名榜’了,名次还在我前面?!老天,这怎么可能……”说着,他转头看向身后的同伴,目光在掠过我身上时僵了一瞬,“啊,袁……袁湘琴!!”他惊叫一声竟然一脸惊恐地向旁边退去,一副巴不得离我远远的样子,我纳闷地看着他眨了眨眼睛,我没对他怎么样吧,怎么吓成这样?

    因为杜建中的叫嚷,附近所有人的视线都齐齐地集中在了榜单上我名字的位置,下一秒又齐刷刷地盯在了我的身上,众人脸上显出震惊、怀疑和不敢置信的各异表情,我无奈地看了一圈,得,这下又出名了……

    周围人群正议论纷纷的时候,留农和纯美从后面跑了过来,“湘琴你怎么在这里呀,我们看过后50名的人了,没有你诶,不过没关系啦,这次没考进就算了,以后还有机会,就算考不上也不会怎样,反正也没人相信f班能考进来的嘛,你别太难过了啊……”

    “喂,你们两个,就对我这么没信心啊?”我哭笑不得地看着正努力“安慰”我的两个人,这两个家伙居然只看后50名,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们了……

    “什么啊?”两人不解地看着我。

    “喏,自己看吧。”我抬抬下巴示意她们看榜单,两人疑惑地向上看去,瞬间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湘……湘……这……这……你……你……”两人指指榜单又指指我,结结巴巴地语无伦次了,半天都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我无奈地笑笑,好心地接了下去。

    “没错,第5名,f班的袁湘琴,就是我,你们想看的奇迹真的发生了,还有什么疑问吗?”

    两个人像看怪物一样直愣愣地盯了我半天,然后尖叫着扑到了我的身上:“啊~~天呐~~真不敢相信!湘琴那真的是你啊~~”

    “是啊是啊,是我啦,好了,现在成绩也看过了,我们该回去了。”我拍拍抱着我大呼小叫的两个人说,实在不想站在这里被别人当做“观赏动物”。

    转身,顿住,抬头看向挡在面前的人,江直树,这个从来都不关心成绩排名的人跑到这里来干嘛?不会是想看看我到底有没有进‘百名榜’好找理由来取笑我吧?

    呃,应该不会,下一秒我就飞快地否定了自己无聊的想法,这人避开我都来不及呢又怎么会做那种事情,我还真是爱乱想,不是因为这几天跟江直树的几次“交锋”而变成“被害妄想症”了吧?为自己无端端冒出来的念头自嘲一下,直接理都没理地绕过他,招呼上留农纯美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刚才真的吓了我一跳呢,湘琴,你怎么突然考这么好成绩的啊?”

    “是啊,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

    回教室的路上,留农和纯美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询问道。

    “呵呵,就像你们刚才说的,老天爷真的可怜我了呢。”我笑笑,开玩笑地说。

    留农故作嗔怪地白了我一眼说:“什么啊,你笑我们,这跟老天爷有什么关系?他怎么不可怜可怜我们啊?”

    “就是嘛,好像变成怪物一样,突然就变得这么厉害了,好奇怪哦……”纯美嘟着嘴纳闷地嘟囔说。

    “什么怪物啊,你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啊?”黑线,抬手敲了敲纯美的额头说,“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只要肯努力就一定会有回报的啊,你们要是肯好好学习也可以考出好成绩的。”

    “我?还是算了吧……”留农摆摆手一脸“敬谢不敏”的表情,“我就是再好好学习八辈子也考不到那样的成绩。”

    “是啊,明明我这次也很努力啊,可结果还不是一样?”纯美沮丧地点头附和说。

    “那是因为你们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方法,呐,你们两个没有忘记之前答应过我的事情吧?”我看着两人问道。

    “没有啊,你要我们做什么?”

    “跟我一起学习。”

    “什么?学习?!”两人惊呼。

    我点点头认真地说:“没错,从明天开始你们两个就跟我一起学习,我不能看着你们再这么得过且过下去了。”

    “不要吧湘琴……学习……像你前段时间一样?不要啦~~~”

    “是啊湘琴,你自己考了全年级第五不能也要求我们都做到啊,那样真的会死人的好不好!!”

    两人扯着我的袖子一脸可怜兮兮地哀求,看得我直想狠狠地丢两个大白眼过去,我一边一个拍掉两人的“狼爪”,态度强硬地说:“这件事情没得商量,既然答应了就一定要做,不能说话不算数,不然,朋友没得做哦。”

    “啊?!湘琴你不是真的要做这么绝吧?!”两人睁大了眼睛,表情惊恐不敢置信地瞪着我叫道。

    “如果你们两个敢食言而肥的话我就一定会这么做,不过——”我话音一转,一副“我很通情达理”的表情看着她们两个,“看在好朋友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们放宽点儿条件。”

    两人果然上钩,好奇地问道:“放宽条件,那是怎样?”

    “呐,过两天就是国庆日的假期了,我最多可以给你们把时间放宽到那之后,再多就没得谈了。”

    “啊~~加上周末才三天而已啊,可是后面的学习可不止三天啊……”两人闻言又垮下了脸。

    “别着急呀,还有附加的优待福利哦~”我笑眯眯地再一次丢出小鱼钩,看着两人又亮起的眼睛,用一种充满诱惑的声音说,“‘新夜’的顶级料理加北艺大一日游,怎么样,够有诚意了吧?”

    “哎?‘新夜’的顶级料理?!”这是爱吃的纯美。

    “北艺大一日游?!”这是喜欢出游的留农。

    “没错,这是我为了激励你们学习特意想出来的点子呢,如果你们不喜欢那就算……”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两个人激动地打断了。

    “喜欢!谁说不喜欢了!”

    “那你们是答应我的要求了?”我打铁趁热地问道。

    “为了美食/美景,我们拼了!”两人异口同声地说。

    我顿时哑然失笑,这两个家伙也太好收买了吧?以后我是不是该多看着她们一点儿,省得哪天这两个单纯的家伙为了吃饭看景就把自己给卖了。

    “好,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哦。”我微微一笑,最后敲定了这笔“买卖”。

    两人点头:“好啦。”

    “不过湘琴,怎么突然说要去北艺大?”留农问。

    “因为我刚好认识一个北艺大的学生,本来就约好考试之后带我去他们学校参观的,所以顺便带上你们喽。”我解释说。

    “那我们不是有了免费的导游?”

    “是啊,他叫池允翔,是北艺大音乐学院大二的学生,是个很友善的人呢,到时候介绍你们认识。”

    “欸,池允翔,是男生吧?湘琴……你什么时候认识的啊?”留农表情暧昧地凑了过来问道。

    “对啊对啊,以前都没听你说过哎。”纯美跟腔说。

    “你们那是什么表情啊,不许胡思乱想!他在我现在住的那边勤工俭学送报纸所以才认识的啊,也没多久。”我抬手一边一下在两人额头各拍了一记说。

    “哎呦,湘琴,很痛的哎……”两人皱起脸揉着额头连声抱怨。

    “痛好,痛痛长记性,省得你们整天乱想些有的没的。”我白了两人一眼说,“好了,快点回去吧,要上课了。”

    “好啦,好啦,你走慢点等等我们啦~~”

    作者有话要说:唔,以这个速度保持日更……(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