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好成绩让班主任杨老师在其他老师面前着实扬眉吐气了一把,f班里人人都感到脸上有光,毕竟我可是斗南中学建校史上第一个能考进‘百名榜’的学生呢。

    对于这件事阿金似乎觉得很纳闷,一直不停地问我是怎么回事,被他缠得烦了索性最后就不理他了,让他一个人在那边吵去,可是他却不肯放弃,竟然在放学之后跟他那两个跟班阿红和蟑螂偷偷跟在我后面打算“一探究竟”,还好被我及时察觉仗着对地形的熟悉把他甩掉,不然如果真的被他发现我原来住在江直树家里还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乱子来呢。

    回到家里上报了我的考试成绩之后,又引来一连串的赞叹声,只有裕树小鬼把头一撇,低声哼了一句:“哼,了不起啊,还不是哥哥教的!”虽然他说的并不是事实,但是他一个小孩子,我跟他计较什么呢,随他去好了。

    因为伯母坚持说要多做些好吃的给我作为奖励,所以第二天我们一起去了超市选购食材,回去的路上我总有种被人跟踪的奇怪感觉,几次回头去看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难道是我神经过敏么?

    下午,爸爸特地早回来跟我们一起吃饭,在我说要帮忙煮饭的时候他迅速拦住了我,一脸惊恐的表情,就像我要去准备毒药一样,听了他的理由我恍然大悟,原来以前的湘琴厨艺真的差到用“惊天地、泣鬼神”来形容都不为过的地步,呃,好吧,其实我早就知道,看电视的时候已经看过了,她的确就是传说中的“厨房杀手”……

    安抚了爸爸,又有伯母保证说有她在一旁盯着绝对不会出什么问题,爸爸才半信半疑地放行了,一个小时以后,当我跟伯母华丽丽地从厨房里端出六菜一汤,伯母带着震惊的表情搂着我的肩膀赞叹地连连惊呼说这些菜全都是我一个人做的,她只是在旁边打打下手而已,所有人的嘴巴都戏剧地张成了“o”型,就连一直保持着面瘫的江直树和总是跟我呛声作对的裕树小鬼都忍不住多看了我几眼,一副“真是不敢相信”表情。

    众人的反应大大满足了我的虚荣心,给了大家一个带着羞涩的淑女笑容后入了座,看着他们夹了自己感兴趣的菜,等待着他们的点评。

    “哦哟,湘琴,这个麻婆豆腐做得真是地道!一点儿都不输专业的水准嘛!阿才,听你刚才说得那么可怕,你是不是故意藏着湘琴的好厨艺不肯让我们知道啊?”伯父跟爸爸开玩笑说。

    爸爸连忙摆手:“哪有哪有,我也是刚刚知道湘琴做菜居然这么好的,以前真的是……湘琴啊,你的菜不是做得很好吗,之前让你学做菜的时候怎么做成那样?”爸爸看着我不解地问。

    “因为我想吃爸做的菜嘛,所以就故意做差一点,这样你就不会让我做了呀~”我把之前就想好的理由说了出来,语气中带着点儿小小的调皮和得意,逗笑了一桌的大人。

    “哎呀,湘琴你真是……不想做饭就跟爸爸说嘛,爸爸又不会逼你,本来以为你只遗传到你妈妈的漂亮却没有遗传到我的厨艺还让我难过了一阵子呢。”爸爸貌似抱怨地说,眼睛里却带着笑意。

    “呵呵,是我不对啦,爸你不要生气嘛~”我给爸爸的碗里夹了块红烧茄子,拉着他的手撒娇地晃了晃。

    “我没有生气,爸爸为你感到骄傲啊,湘琴!”爸爸握住我的手欣慰地说,“没想到我的女儿会有这么好的手艺,爸爸真高兴!”

    我自豪地一仰头:“那是,也不看看我爸爸是谁?有你这么一位超级大厨的父亲,作为女儿怎么可以给你丢脸嘛~爸,你看,我现在的水平就是接手幸福小馆你也不用担心了吧?”

    “是啊是啊,我家湘琴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了呢,了不起!”爸爸竖起大拇指赞扬道,“不过湘琴啊,你已经做好打算以后要接手幸福小馆了吗?”

    “爸爸不愿意吗?”我反问。

    “怎么会?你能接手爸爸的事业爸爸当然很高兴,可是你是女孩子,还有很多适合你的好工作,要是整天窝在厨房里头给人家做饭,爸爸会心疼的啊!”爸爸疼爱地摸摸我的头说。

    我笑了:“爸,谢谢你,其实虽然我的理想并不是做厨师,但是就算我不接手菜馆,过去帮忙总是可以的吧?您一个人实在太辛苦了呢,我多少都要分担一些啊。”

    “湘琴真的好贴心哦~~”伯母一脸感动地抱住我蹭了起来。

    “湘琴啊,听你这么说,你已经想好以后要做什么了吗?”伯父问道。

    我点点头:“对呀,我的理想是成为一名珠宝鉴定和设计师。”

    “珠宝鉴定?”整齐的二重奏,一个是爸爸,因为惊讶,一个是伯母,因为被某个华丽丽的字眼触动了神经。

    “是那些亮闪闪的珠宝吗?湘琴你以后要做这种工作?跟珠宝打交道?”伯母激动地问。

    “嗯,这是我的兴趣,也是我的梦想。”我一脸憧憬地说,上辈子因为家族事业不得不放弃了的梦想,就在这一世实现吧。

    “从来没听你说过呢,湘琴。”爸爸带着些惊讶地说。

    “现在我不就说了嘛,爸,你女儿我啊已经有自己的理想了,所以就不用替我操心了。”

    “好,有理想是好事啊湘琴,那爸爸祝你成功。”

    “谢谢爸。”

    “湘琴啊,你要做珠宝鉴定师那就是要读宝石鉴定专业吧?现在台湾类似的专业好像并不多啊,你已经有目标了吗?”伯父问,果然是这个家里最懂理性思考的人,考虑事情很现实。

    “是的,现在台湾有这种专业的大学并不多,这种专业也是比较冷门的,不过因为它的特殊性,所以如果学得好,发展前景也是很可观的。”我点点头解释说,“在我知道的几所学校里面,地质大学(不知道有没有,作者瞎编的)和我们学校的直属大学宝石鉴定的专业在全台湾都是数一数二的,不过地质大学我并不打算做第一考虑,因为那里离家太远,所以我想我应该会直升我们学校大学部的地质学院。而且我已经打听好了,因为专业稀缺的关系,如果能考上就有全额的奖学金拿,这样,爸爸就不用再帮我付学费,就连生活费也会由学校来出,既满足了我的愿望又给家里减轻了负担,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呢?”

    “湘琴,真是难为你考虑得这么周到,爸爸一直都当你是小孩子,可是今天看来,湘琴你确实已经长大了,你让爸爸太惊讶了!”爸爸满眼骄傲自豪地握了握我的手说,“你妈妈在天上看到我们湘琴这么聪明又懂事一定会为你感到骄傲的!”

    “是啊,湘琴真是不简单呐,小小年纪就已经有这样的远见了,连伯父都觉得很汗颜啊。”伯父吃惊地看着我感叹地说。

    “伯父你太谦虚了,其实你跟爸爸才是真正的不简单呢,你们白手起家打天下,创立了自己的事业,这种决心和毅力才是我应该学习的,你们啊,可一直都是我的偶像呢!”毫不吝啬的丢出赞扬之词,因为对于他们两人对于梦想的坚定和坚持真的是我一直都很佩服的。

    伯父高兴地哈哈大笑:“哈哈哈,伯父哪有你说得那么厉害啊,湘琴你再夸都要把我夸上天了!”

    一旁伯母也高兴地笑得合不拢嘴:“好了好了,湘琴你不要再夸你伯父了,再夸他真的会骄傲的呢!”

    “哪有,我说的是事实嘛~”我笑眯眯地再补上一句,为了证明我所言非虚,还十分肯定地重重点了点头,让伯父看起来似乎都要不好意思地脸红了。

    “我们家湘琴真是长大了呢,这么会说话。”爸爸也是止不住笑地看着我,“好了,别光顾着说话了,来来来,咱们吃菜,都要凉了。”

    经爸爸这么一说大家才发现从刚才到现在几乎都没人动过筷子,赶紧夹菜的夹菜、吃饭的吃饭,我站起身,给大家盛汤,伯母又替我解说起来。

    “今天的冬瓜排骨汤湘琴特别把油沥掉了,所以喝起来一定很爽口。”伯母话音刚落,又响起一片赞美之声。

    一顿饭吃得热热闹闹,每个人都吃到几乎走不动路,就连一向挑食的江直树都难得地添了一次饭,我美美地喝着碗里最后的一点儿冬瓜汤,为在这个世界第一次的正式下厨就大获全胜感到欣喜不已。

    饭后,我照常帮伯母收拾好碗筷上了楼,因为跟池允翔约好周日一起出去玩,所以现在先把需要的东西准备好,不至于到时候手忙脚乱的。

    整理背包的时候毫不意外地翻出了伯母给的护身符,当时放进包里就没再管了,不知道里面放的是什么呢,好奇地打开,发现是一张照片,翻到正面,看着上面笑靥如的‘可爱小’,我原本轻松愉悦的心情瞬间纠结了起来——拜托伯母,您确定用这个东西给我做‘护身符’起到的是祝福而不是相反的作用?!

    我现在无比庆幸自己没有在考试之前打开,不然还真不知道会不会坏了心情。

    正准备丢进抽屉里“封藏”,忽然听到门口传来江直树的声音:“喂,该你去洗澡了。”

    “哦,知道了,谢谢。”我瞥了他一眼说,低头,看到手上的照片,轻轻挑眉,欸,既然“正主”来了,那我就不用再烦恼如何处理这张照片了不是?于是抬头看向站在门口还没离开的某人,递出手上的东西,“江直树,这个给你。”

    “这是什么?干嘛给我?”江直树奇怪地看了我一眼说。

    我把照片往他手里一塞说:“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我保证你看了之后一定不会想让它留在我这里。”

    江直树怀疑地翻过手上的照片,脸色立时一变:“你怎么会有这张照片?!”

    我耸了耸肩:“伯母给我的护身符啊,我也是刚刚才打开。”

    江直树沉默了一会儿,忽然轻笑一声说:“呵,怪不得,原来有我的照片保佑,你才考了这么好的成绩啊。”

    “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我考得好完全是因为自己的努力,跟你有什么关系啊?”我看白痴一样地看着江直树,挑起眉轻哼,“啊,没错,说不定还真有点儿关系,如果没有你的照片,也许我能考得更好呢!所以拜托你快点把那张可怕的东西拿走,省得再影响我的成绩!”一脸嫌弃地瞪了他一眼,本来之前复习的那几天有他捣乱就够不爽了,居然还说这种话,真想狠狠踹他一脚!

    “你——哼!照片还有没有,都拿来!”江直树没好气地哼道,伸出手跟我要照片。

    “那种变态的东西我怎么可能还有?”我故意气他说,其实心里觉得那还是挺可爱的,所以没提我手里其实还有全套底片的事实。

    闻言,江直树瞪着我叫道:“你说谁是变态?!”

    “谁搭腔就是谁喽~”我瞥了他一眼,气死人不偿命地继续说,“啊对,我怎么忘了,现在的流行语不管那个叫变态,有个时髦的词来形容它,叫做——‘伪娘’,哎~说起来真的像给你量身定做的一样呢~你也算引领了一代潮流呢,真没想到啊江直树,你那么小的时候就有如此超前的意识了,真不愧是iq200的超级天才呢~”

    “袁湘琴你说够了没有?!”江直树生气地冲我大吼。

    “说够了,怎样?”我微笑着,轻飘飘地丢出一句话把江直树噎了回去。

    他愤愤地瞪了我半天,一副想发作却又无从着力的表情,最后,他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哼,好男不跟女斗!”说完,余怒未消地转身离开了。

    我得意地勾起了嘴角,呵,跟本小姐斗?江直树你还不够格儿呢!想当初本小姐12岁就在谈判桌上舌战群雄了,还对付不了你这种小case?明明之前的几次“交手”都没赢过我却还不知死活地来挑衅,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么?难道江直树那家伙是“受虐狂”?

    咿~~为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恶寒地抖了抖,甩甩头丢掉无聊的念头,拿了换洗的衣服出门去了浴室。

    作者有话要说:继续保持日更……(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