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kiss 25【江直树番外六】

作品:《[恶作剧之吻]当天骄遇上天娇

    上了公车,我占着身高的优势习惯性地在车厢靠后的部分找了个比较宽松的位置站下,开过了几站,公交车上又像往常一样变得拥挤起来,我向一边挪了挪脚步,眼角余光瞥到站在后门位置的袁湘琴,小小的个子挤在人群中看起来十分辛苦的样子,我无声地撇了撇嘴,刚想转开视线当做没看到,就见一个十分猥琐的身影向她靠了过去。

    那是一个戴眼镜,看上去三十多岁一身上班族打扮的男人,鬼鬼鬼祟祟地挤到袁湘琴的身后然后开始左顾右盼,我眯了眯眼睛,那个人想干什么,偷东西么?

    很快我就知道自己想错了,那人并不是小偷,根本就是所谓的“公车之狼”嘛!这种事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记得上次她在公车上被色狼骚扰还在之后质问我为什么没有帮她,嘁,当时不喊我帮忙却在事后来怪我,这人还真是奇怪。

    这一次,如果我不帮她她一定又会怪罪我吧?虽然没有非帮她不可的理由,但是……好吧,只要这次她开口向我求救我就去帮她,否则免谈!

    让我意外的是,袁湘琴不但没有向我寻求帮助,甚至连看都不曾朝我这边看过一眼,这家伙,别告诉我说她不知道我也在这这辆车上,明明刚才她就在我后面上车的!只是,她为什么不开口,哪怕只是一个眼神……

    哦,对了,我怎么忘了,之前她遇到这种状况的时候我是什么样的反应,是我那时的无动于衷一定让她感觉我绝对不会出手帮忙所以干脆就对此不抱希望了吧?

    其实就算是素不相识的女生,看到对方遭遇这种事情的时候,出于社会公德方面我也理应施以援手的,更何况袁湘琴还是我的同学,现在住在我家里,即使单就她曾经递过情书给我这件事情而言,我也不应该对此不闻不问的。

    现在想想,我还真是……好差劲呢,不是么?

    皱皱眉,我侧过身挤出人群,正准备过去帮忙,没想到袁湘琴那边已经有了行动,只见她抬起脚用力踩在了那个人的脚背上,接着曲起手肘又给了他狠狠一击,看着他满脸痛苦地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我刚迈出的脚步生生地停住,手不自觉地抚向昨天被袁湘琴“袭击”过的腰侧,额上一滴冷汗悄悄滑落,这样看来她昨天晚上还是手下,哦不,腿下留情了……

    在经过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之后,我怎么还会认为袁湘琴是那种会任人欺负不还手的人呢?明明之前就吃过她的亏啊,怎么刚才就没想起来呢?我想,第一次她被色狼骚扰时那副可怜兮兮的无助模样恐怕也是故意装出来打算搏同情的吧?现在呢,她已经懒得再伪装了,是么?

    所以,我刚才的担心其实根本就是多余的了,对不对?

    为自己多管闲事的无聊心里哀叹了片刻,但看到那个人气势汹汹地从地上爬起来摆出一副要吵架的样子时还是忍不住又在心里为袁湘琴捏了把汗,可是她接下来的举动却着实把我惊着了——原来那个时候裕树一点儿都没有夸张……

    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经历会让她练就那样的眼神,但那种瞬间变得冰冷的锐利目光……即使不是针对我,也足以让我感觉背后一阵阵地发寒。

    那个原本还想争执的“色狼”在看到袁湘琴那样的眼神后瞬间偃旗息鼓了,灰溜溜地躲去了后面远远地跟她拉开了距离,连看都不敢再看她一眼,显然是被吓得不轻,而袁湘琴也没再追究什么,只是嘲讽地牵了牵嘴角,抬手拨了拨头发,拿出p3听起了歌,仅片刻之间就变成了一脸柔和恬淡的表情,转换速度之快就像刚才那个冰冷狠戾的表情只是我的错觉一样。

    袁湘琴,果然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么简单呐……对于这种善于伪装的人,虽然不至于束手无策,但应付起来始终是会很麻烦的,更何况袁湘琴本身就是麻烦的代名词,而我,向来讨厌麻烦。

    ……

    放榜日,我几乎是下意识地一下课就走出了教室往公布栏的方向走去,莫名其妙地连我自己都觉得奇怪,只因为心里有个隐隐的小念头说该去看看‘百名榜’上是不是真的有袁湘琴的名字,嘁,我可不是在担心她,只是不想看到自己这些天因为陪她读书而牺牲掉的宝贵休息时间白白浪费掉罢了。

    建中对我突然要去看榜单的举动大感意外,一路都在追问,我只管自己大步往前走没有理他,来到榜尾,我一个一个地仔细查看着人名,却没有发现袁湘琴的名字,不禁觉得有些失望,那个家伙,看上去那么努力的样子,结果还是失败了么?如果后50名都没有她的话,那么她的名字会出现在前面的可能性根本就是微乎其微的,所以,还要不要去再去找找看呢?

    我还在犹豫着,就被建中拉了去看他的名次,却意外地在那里看到了袁湘琴,她微微仰头看着榜单的某个位置,嘴角勾着一抹欣喜满足的笑容,我的心突地一跳,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就见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令我简直有些不敢相信的一行字——第五名袁湘琴 570(f)

    这……不是真的吧?这家伙不仅考进了‘百名榜’,居然还考到第五名这么好的成绩?一个f班的学生能考出这样的成绩,这简直就是创校史上的奇迹吧?袁湘琴,果然像她说的那样创造了历史呢,这个家伙,我不得不承认,还在真是很有一套呢。

    “欸?!这不是f班的袁湘琴吗?她真的考进‘百名榜’了,名次还在我前面?!老天,这怎么可能……”建中忽然失声叫了出来,语气惊讶无比,显然也被袁湘琴能考到第五名的事实吓到了,但他接下来的反应却让我觉得很奇怪,在看到身边的袁湘琴时,竟然大叫一声满脸惊恐地退开了一边,他这是怎么了?

    因为建中的关系,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袁湘琴的身上,一时间议论四起,当然其中并不都是善意的,袁湘琴的表情显得有些无奈,却让我意外地没说什么,明明是凭自己的努力考上的,听到别人那样的评价,她怎么都不为自己争辩几句?之前的气势都到哪里去了?

    她的两个朋友,似乎是叫什么留农和纯美地从后面跑过来,一脸遗憾地安慰袁湘琴说这次考不上没关系还有下次什么的话,我想我此刻的表情应该跟袁湘琴一样都有些哭笑不得,原来小瞧了她的还不只我一个呢,我该为此感到欣慰么?

    也许是不想再待在这里接受众人的指指点点,袁湘琴拉着她那还在大呼小叫的两个朋友走出了人群,一转身,正对上就站在她身后的我,看她眼中飞快地闪过一丝讶异,应该也是在奇怪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吧?此刻我无比庆幸她考了第五名而不是更靠后的成绩,这样如果她问起我也可以用来看自己成绩的理由搪塞过去。

    刚在片刻的怔愣之后,我刚想开口道声“恭喜”,却见袁湘琴就像没看见我一样一言不发地从我身边绕了过去,浪费了我刚刚酝酿好的感情。

    这家伙,这个时候现在倒是记住我说在学校不要跟我说话的事情了?哼,这样也好,还省了我的麻烦呢,我撇撇嘴,喊着建中离开。

    “呼……刚才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呃,算了,应该也没事……”。

    我疑惑地看了眼说着些奇怪话的建中,问道:“你好像很怕袁湘琴,出了什么事?”

    “啊……也没什么啦……就是袁湘琴那个男朋友啊,直树你不知道,我上次去图书馆的时候碰到袁湘琴和她男朋友了,我就劝了袁湘琴一句别太勉强结果差点被她男朋友打,她男朋友好凶的,要是让他知道今天的事情谁知道他会不会来找我麻烦啊……”建中拍拍胸口,一脸心有余悸地说

    男朋友?听到这个本不应该跟袁湘琴有联系的词,我惊讶了一瞬,随即有些释然,难怪她现在对我的态度突然变得那么冷淡,原来是因为她交了男朋友么?那个人是谁?难道是她们班那个叫金元丰男生,他好像一直都很喜欢袁湘琴的样子,可是看建中的说法也不像啊,他应该也认识金元丰的不是么?

    “对了直树,那个袁湘琴不是还给你递过情书的吗?怎么现在又去跟别人交往了?”我还在想着,建中忽然开口问道,“会不会是因为被你拒绝了所以又转向别的目标了,她现在那个男朋友长得还挺帅的呢,看起来对她也很好的样子,不过就是感觉好像不良少年,还染了一头红发,看着怪别扭的……”

    我瞥了眼犹自纳闷着的建中,轻哼一声,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建中这家伙也这么八卦?

    不过……一头红发?想到这个,我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那个在我家附近送报纸的男生的面孔,建中说的那个人,会是他么?如果是他,那么袁湘琴跟他发展的也太快了吧,他们才认识几天啊!袁湘琴那家伙也太儿戏了吧,怎么可以……

    哼,算了,我又何必替她操那份心?那个人是谁跟我又有什么关系,袁湘琴那家伙只要不来烦我就行了,我管她要跟谁交往!不过……明明她之前还说喜欢了我两年呢,现在居然这么快就交到新的男朋友了,女生就是这么容易见异思迁么?

    这样想着,心情又开始不爽起来,袁湘琴,果然现在跟她沾边儿的事情都会影响我的情绪,所以这个人,不管怎样,我以后还是少接触为好,希望她也能信守诺言,不会再来主动打扰我吧。

    作者有话要说:唔,这几天好忙都没有时间更……

    今天护士节的说,科室组织聚餐,琉璃好晚才回来,更得慢了,大家见谅哈(╯﹏╰)

    v大曾经说过:“7”是最有魔力的数字,所以,不解释,乃们懂滴(~ o ~)y【被愤怒的读者pia飞】

    好吧,我的意思是,番外神马的还有一章……这次真的只有一章了!我用我的人格保证!【众(怒指):你有人格这种东西么?!琉璃:5555……】

    明天琉璃要上班,晚上十点之前会更,然后就要开始正文了,烦请亲们再忍耐一章啦o(╯□╰)o(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