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kiss 26【江直树番外七】

作品:《[恶作剧之吻]当天骄遇上天娇

    袁湘琴的好成绩让全家都欣喜无比,我妈直吵着要多做些好吃的来犒劳她,只有裕树不以为然地嘟囔说是因为我教她的关系她才能考得这么好,我一直没跟裕树说过其实我根本就没给袁湘琴辅导过功课,听他这么说,我忽然有点儿担心袁湘琴会用这件事来反驳他,但她却出乎我意料地什么都没说,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感谢她没有在大家面前把事实说破,但看到她毫无异样的表情时却是真的大大地松了口气。

    正如我妈说的,第二天就带袁湘琴出门购物去了,看着两人拎回来大包小包各式各样的食材,我的心里有些小小的不满,只是一次期中考试考到第五名而已,至于这么兴师动众的么?我每次都考满分第一名也没见我妈她这么高兴,就更别说庆祝这种事了,到底我跟袁湘琴谁才是我妈亲生的啊?!

    袁湘琴说要帮忙做菜却遭到了才叔的阻拦,看他一副痛心疾首,避恐不及的样子,我忍不住黑线了,被说成那个样子,袁湘琴做菜到底会有多难吃啊?今天这顿饭……我要不要先去吃点儿胃药做做准备?

    虽然大家默契地没说什么,但因为才叔之前那副紧张的样子,不免还是会有些担心的,但是当色香味俱全的六菜一汤冒着诱人的香气被我妈从厨房端出来,我妈搂着袁湘琴的肩膀一脸幸福地说这些菜都是她一个人做的的时候,大家的反应简直都可以用瞠目结舌来形容了。

    半信半疑地,我夹了一块离我最近的红烧茄子,然后惊讶地发现居然有不输于才叔这个大厨的水准,又夹了其他的菜尝试,都是出乎意料的美味,这些菜真的都出自这个据说根本不会做菜的袁湘琴之手么?我实在有些不敢相信。

    似乎是看我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身边的裕树也飞快地抄起筷子伸向他“觊觎”了许久的醋排骨,小心翼翼地吃了一口之后又多夹了几块进碗里,然后再去夹其他的几样菜,直到把碗里填满都凸起了“小山丘”才依依不舍地停下端起碗再无顾忌地吃了起来。

    我挑眉看了裕树一眼,这小家伙,这么容易就被征服了?

    大家聊着聊着,不知怎么的就聊到了袁湘琴未来的理想上,听她说出自己想做一名珠宝鉴定设计师,我并没觉得太过惊讶,女孩子都是喜欢那些闪闪发亮的东西吧,就像我妈,虽然已经过了那个年纪,但是对那些闪亮耀眼的东西还是照样没什么抵抗力的,我想,也许袁湘琴练习画画就是为以后搞设计做准备呢,不得不说,在这方面她的确挺上心的。

    只是,她这么早就已经在收集理想专业的资料了么?还周到细致、合情合理地讲出了自己选择学校的理由,连爸爸都夸她有远见,她对自己的未来已经都打算好了么?

    相比之下,我呢?

    对于以后,对于未来,我似乎从来都没有想过,从读幼稚园到上国小、国中再到高中,一直以来,我都走着由父母铺设好的道路,似乎从来都没有考虑过未来发展的问题,要上什么样的大学,要做什么样的工作,要过什么样的生活,这些我从来都没有想过。

    爸爸他一定是希望我上台大读商科,毕业之后好接手他的公司吧?我知道,这是他一直以来的理想,所以,我要像爸爸期望的那样做吗?读一所或许自己根本就不喜欢的大学,念一个或许自己并没有兴趣的专业,毕业之后依照爸爸的期望做一份并非自己意愿的专业,这样就可以了吗?

    这样从头到尾被人安排的人生、这样像机器一样被人摆布的人生,过着还有什么意义?

    可是如果不这样,我的理想和未来又在哪里呢?

    生平第一次,我感到迷茫了。

    ……

    晚上洗完澡去喊袁湘琴,却被她塞了样东西在手里,翻开一看,竟然是张我小时候穿女装的照片,她手上怎么会有这种照片的?!什么?竟然是那天我妈给她的护身符?老天,我妈她到底想怎样,不是说这件事情要保密谁都不能说的么?之前告诉她也就算了,怎么能连照片都交到她手里?天知道袁湘琴这家伙会不会用照片来要挟我啊!

    不过看她的样子应该不会吧,不然她也不会把照片还我了不是么?只是她那是什么态度啊,什么叫“变态的东西”?!她在说谁是变态啊!她居然还说我是什么“伪娘”?!要不是我老妈,鬼才乐意被打扮成那种样子!

    生气地冲她大吼,她却仍是一副笑眯眯无所谓的样子,我心里顿时觉得很无力,暗自叹息一声,算了,又不是不知道袁湘琴是什么样的人,跟这家伙较真儿我才真是傻了呢,瞪了她一眼,丢下一句“好男不跟女斗”转身离开了。

    果然对于袁湘琴这个人,我还是敬而远之的比较好!

    三天的假期结束,我们又照常回到学校上课了,我的生活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但袁湘琴却似乎变得十分忙碌,每天都早出晚归的,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不过我也没兴趣知道这种事情。

    直到有一天放学的时候在图书馆附近看到袁湘琴跟她的两个好朋友,听到她们的谈话我才知道,原来这几个星期的时间她都在给那两个人做辅导,怪不得会经常看到她带着些参考资料回家,我还以为是她自己要看呢,没想到是为了这件事,呵,那家伙,都能给人当老师了,本事还真不小呢!

    不过,什么叫“iq和eq是成反比的”?!她的意思是说我的情商很低么?还说什么“年少无知容易被表面现象所蒙蔽”?她的言下之意就是“江直树这个人根本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吧?哼,那还真是难为你喜欢我这种人喜欢了两年呢!

    我瞪了袁湘琴渐渐远去的背影一眼,愤愤然地准备走另一条路离开,却看到那个金元丰急急火火地从那边跑到了袁湘琴面前,一把抓住她的肩膀,大声叫着问她是不是住在我家里。

    我心中一跳,忍不住地皱起了眉,他怎么会知道这件事?而且袁湘琴那家伙居然还承认了?!她难道忘了我之前警告过她不许把跟我住在一起的事情说出去的话了吗?我早该知道的,这家伙根本就靠不住!

    看着她那两个好朋友如出一辙的八卦暧昧神情,我不禁在心里哀叹,被她们两个人知道了这件事,明天学校里一定又会谣言满天飞了吧?我为什么总是遇到这种事情啊?!

    不敢想象那样的结果,我果断地转身从另一个方向离开,如果被她们看到我在附近,还不知道会有什么麻烦呢,为了我的人身安全着想,我还是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好。

    第二天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学校,却意外地发现校园里如往常一样风平浪静,我有些纳闷了,难道f班的那几个人没有把这件事情说出去?暗暗观察了一天,没有看到任何异样之处,我悬着的一颗心慢慢地放下了,却又不禁在心里暗笑自己担心得有些多余。

    是啊,我怎么忘了,现在不止是我,就是袁湘琴恐怕也不想让人知道我跟她住在一起吧,毕竟她已经有“男朋友”了不是么?所以这样的流言她怎么可能会让她的那些朋友泄露出去?我看我还真是被袁湘琴给我惹过的麻烦搞得神经过敏了。

    平静的日子一天天地慢慢过着,我跟袁湘琴一直相安无事,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家里,从假期结束到现在一个月过去了,我们说过的话加起来总共不到十句,对这种状态,我感到十分满意,虽然偶尔不得已跟袁湘琴接触的时候仍然会感觉有些不自在,但是至少现在她不会再给我惹什么麻烦了,这才是最让我高兴的事情。

    11月的某个星期六,对我来说可以算是个比较特殊的日子,因为过了这一天,我就将年满18岁,正式迈入成年人的行列了。

    在我看来,这也只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生日而已,就像过去的十几年一样,可我那个爱热闹的老妈非要举行什么“隆重”的生日宴会,其实也只不过是多做了几样菜、多了两个人庆祝而已,至于说得那么夸张么?我真是服了她了。

    本来我也没对袁湘琴会知道我的生日抱有什么期待,在看到她惊讶片刻随即了然的表情之后就更加肯定了这一点,但我却意外地听到她说要送礼物给我,难道我刚才对她的表情理解有误?其实她早就知道我今天生日所以提前准备了礼物?

    呃……这怎么可能!我什么时候也开始喜欢胡思乱想起来了?

    没想到她竟然画了一幅q版画送给我,还状似无意地说出我也觉得她画得不错的话,哼,这家伙,别以为我听不出她是为了让我无法拒绝才故意那么说的!

    可恶的袁湘琴,谁稀罕你的礼物啊!

    虽然说……虽然说,好吧,我承认,她画的那个小人的确挺可爱的……但是——我妈那是什么眼神啊?她又在乱想些有的没的了对不对?!厚,真是够了!郁闷地往嘴里填着饭,眼角余光瞥到身边的裕树总是朝袁湘琴那边看,他是怎么了?

    我还在纳闷着,就听袁湘琴忽然开口说:“裕树啊,喜欢姐姐刚才的画么?要不要等下也给你画一张?”

    裕树抬头看了她片刻,脸上带着些惊讶也不敢置信,我当即了然,原来裕树这小家伙看上我那幅画了呀,只是袁湘琴这么问,裕树他八成是不会答应的吧,他可一点儿都不想在众人面前对袁湘琴示好。

    果然,裕树把头一撇,强硬地说了句“不稀罕”,惹来了老妈的训斥,他带着七分委屈三分不满地闷着头扒饭不再出声了,而袁湘琴也十分会讨人欢心地劝住了还要发作的老妈,缓和了有些紧张的气氛。

    虽然裕树嘴上不肯承认,但我知道他心里真的是很喜欢那张画,于是,在袁湘琴上楼不久后,小家伙就悄悄地收了她落在餐厅的画本和画笔,轻手轻脚地上楼去了,至于他去做什么,不用问我也知道。

    不出所料的,当我回到房间的时候,裕树正乐呵呵地捧着一张画纸,见我进来,献宝似的把话递给我看,愉悦地说:“哥哥你看,这张画是不是很可爱?”

    “嗯?袁湘琴画给你的?裕树你不是说不要的么?”我接过那张画看了一眼,故意逗他说。

    “我哪里有说不要啊……反正她都说要画给我了,要了又不吃亏。”裕树嘟着嘴有些扭捏地说。

    “呵,是么?”我微微挑起了眉,“可是裕树你不是很讨厌她么?怎么还要她的画?”

    “我……其实……她也没那么讨厌……”裕树小声地嘟囔了一句,从我手上拿回画纸,坐到一边,乐滋滋地又看了起来。

    我有些不可思议地看了裕树一会儿,不觉哑然失笑,袁湘琴那家伙还真是有一套呢,只是一幅画而已就完全改变了裕树的态度,哎,这小家伙也太好收买了吧?不过……算了,只要裕树喜欢就好了。

    好吧,袁湘琴,看在你让裕树这么开心的份上,我就大方地不跟你计较你之前给我惹的麻烦好了。

    作者有话要说:唔,好困……更完睡觉去了……(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