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今天在街上发生的事情之后,爸爸果然如我所料的没有怪我,而且为我能交到新朋友感到非常高兴,他说,反正我早晚都要去接触这个社会,现在多交几个朋友也不是什么坏事,当然也没少嘱咐我一定要擦亮眼睛看清哪些人可以结交而哪些人是不可以接触的,还交代我改天一定要把蕙兰带来给他看看,照他的说法就是:能让我们家湘琴赞不绝口的一定是很优秀的人,爸爸可一定要见识见识。他说话时那副故作严肃认真的模样把我笑到不行。

    虽然是过节,店里的生意也很火爆,但爸爸还是决定提早关店回家,这种日子不是要跟家人一起过才更有意义吗?虽然伯父伯母他们并不是我们真正意义上的亲人,但两个月的相处下来,我们都已经把他们当做真正的一家人来看待了,因为他们给予我跟爸爸的不仅仅只是一个暂时居住的场所而已,在某种程度上来讲,那是一个十分舒适又温暖的家。

    我们回到家里的时间很早,伯母还没有开始准备晚餐,爸爸这个大厨自然就当仁不让地接过了这项工作,说是一定要使出他的看家本领来好好地感谢伯父伯母这段时间的照顾,甚至连我提出帮忙都拒绝了,伯父伯母拗不过他也就只好答应了。

    虽然爸爸嘴上不说,但其实我都知道,一直以来他都对借住在伯父伯母家里感到很不好意思,他每天这样早出晚归把自己忙得晕头转向的,其实是为了能多赚点钱,早一些租到合适的房子,好从这里搬出去不要再麻烦伯父伯母。

    爸爸是个自尊心很强的人,我想,如果不是当初伯父伯母找上门,他是打死都不会去主动联络他们的,即使爸爸跟他们是有着十几年深厚交情的好朋友,即使在以前的求学生涯中都是爸爸帮伯父比较多。

    这样的爸爸,怎么能不让我心疼,怎么能不让我想去跟他并肩奋斗呢?看着爸爸在厨房忙忙碌碌的身影,心中有股自豪感油然而生,这个人就是我的爸爸呢,真好!

    果然大厨出手注定不同凡响,才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爸爸就从厨房里“变”出了五菜一汤,精美丰盛的菜式让眼巴巴等在餐厅里的大家不由得眼前一亮。

    伯父拿起筷子跃跃欲试地准备去夹他面前的那盘辣炒鸡块却被伯母重重地拍在手上,警告地瞪了一眼后又缩回去变成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裕树盯着桌上那盘醋肉,不停地做着吞咽动作,我突然有种感觉,如果现在跟他说可以开动了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扑上去;至于江直树嘛,他在那儿冷着一张死人脸瞪着面前的青菜,就好像那盘菜刚偷了他的钱、烧了他们家房子一样,啊呸呸呸,什么烧房子啊,真不吉利,当我没说过这句话!

    “来来来,年年有鱼(余),大家开动吧!” 爸爸端着最后的一盘菜——清蒸鱼走了过来。

    “喔哦,真的好棒哦~果然不愧是大厨师耶!”伯母毫不吝啬地称赞道。

    “为了答谢嫂子跟阿利对我们家的照顾啊,我是一定要使出看家本领来的,大家尽量用,不要客气哦!”

    爸爸此话一出,众人如蒙大赦一般地纷纷行动起来,然后都是忍不住地啧啧赞叹,因为爸爸平时要忙店里的生意,很少能跟我们一起吃晚饭,就更别说做菜给大家吃了,所以今天算是第一次这样全员到齐又正式地尝到爸爸的手艺。

    “啊!”才吃了两口就听爸爸突然大叫起来,把大家吓了一跳,然后就见他一脸懊恼地说,“这么重要的场合我居然忘记买啤酒!湘琴啊,去帮爸爸买一打啤酒,再加……两瓶果汁哦?”爸爸看向裕树询问,小家伙状似十分愉悦地点了点头。

    “好。”

    我站起身正准备出门,却听到伯母忽然说:“饮料那么重,哥哥啊,你陪她一起去,帮她提一下嘛~”

    “哦。”江直树看了我一眼,不情不愿地答应着站起身。

    “我也要去!”裕树积极地主动请缨,却被伯母毫不留情地拒绝了。

    “不可以!啊……那个你提不动啊,快点来吃肉,这个好好吃哦~”意识到自己的态度有些过于强硬,伯母赶紧找了个借口打发裕树,只是这种掩饰自己失态的理由也太勉强一点了吧伯母!

    “伯母,既然裕树想去那就让他跟我们一起去好了。”我开口提出建议,裕树抬头略带惊讶地看着我,是没想到我竟然会帮他说话么?

    “可是湘琴,他又提不动,去了也只是添麻烦而已啊……”

    “没关系的伯母,说不定裕树也能帮上忙呢,我们带他一起去吧。”

    “可是……”

    伯母还想再说什么被我打断了:“伯母,把裕树交给我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吗?就算他不能帮忙提东西那就当是带他出去玩好了,裕树,快点跟上来哦~”说完,招呼着裕树向门外走去,刻意忽略掉了伯母投来的哀怨眼神。

    开玩笑,我怎么能跟江直树两个人单独出去?!伯母,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哦,想制造机会让我跟江直树单独相处?厚~~饶了我吧!

    爸爸和伯父也帮忙说话,伯母虽不情愿也只好答应了裕树的要求,让他跟着我们一起出了门,江直树大步走在前面,裕树小跑着跟了上去,我看了他们一眼,自顾自地在后面慢悠悠地走,跟他们拉开了距离,既然他们不愿意和我走在一起,我又何必凑过去自讨没趣呢?

    只是,裕树,你那什么表情啊?干嘛一副哀怨不满的样子看着我?难道是嫌我太累赘了不喜欢我跟着?可是拜托,我才是那个被派出来买饮料的人好不好?你一个非要跟来的人有什么理由抱怨啊?小没良心的,我刚才都白替你说话了!

    愤愤不平地想着,我又将速度放慢了些,三个人默默无语地走着,很快就到了附近的小卖店。

    “哦哟,这不是直树、裕树还有湘琴嘛?要买些什么啊?”我们才刚走到跟前,老板娘就热情地打起了招呼,因为都住在同一个住宅区里,再加上平时会经常来这里买东西,所以彼此之间都已经很熟悉了。

    “老板娘,麻烦拿一打啤酒。” 江直树说,然后转向身边的裕树询问,“裕树,你要什么饮料?”

    “我要可乐。”

    “好,那老板娘,再加一瓶……”

    “等一下——”我快走几步来到两人面前打断了江直树的话,没理一脸诧异的江直树,看向裕树说,“裕树我们换别的饮料好不好,喝碳酸饮料可是会发胖的哦。”裕树现在的体重就已经有些超标了,虽然胖胖的是很可爱,但是影响身体发育,而且可乐这种东西可不是什么健康的饮品,我是从来都不会碰的。

    “会发胖……谁胖啦!我才没有胖!”裕树急切地反驳说。

    “我没有说裕树胖啊,只是喝太多可乐真的是会变胖的,而且碳酸饮料对身体不好的,知道吗?”我好笑地摸了摸裕树的头说,看来小家伙对体重的问题很敏感呢,反应这么激烈的样子。

    “喔……我知道了,可是那我要喝什么啊……”裕树出乎意料的听话让我感到有些意外,愉悦地勾了勾嘴角,开口提议。

    “我记得你平常也蛮喜欢喝果粒橙的,不然就买果粒橙好了。”

    “那好吧……哥哥,我要果粒橙好了。”裕树一脸勉强地接受了我的建议,那副别扭的样子看得我嘴角又止不住地上扬,明明喜欢喝却还摆出那样一副表情,这个小鬼啊,还真是不坦白。

    作者有话要说:抱歉亲们,说好昨天开v三更的,结果因为工作的关系被迫搁浅,今天补上,真是不好意思啦~~(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