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就是有人看不得我们这样的温馨气氛,非要故意找茬,就在我以为这件事就这样过去的时候,一直没说话的江直树突然开口了:“袁湘琴,你确定自己不喜欢我?”

    “当然,有什么问题吗?”江直树的话让我感觉十分疑惑,他为什么要这么问?

    “你确定?”江直树微微挑起眉说。

    “确定!”我刻意加重了语气回道,这人还真是奇怪,为什么一定要揪着这个问题不放?难不他还对此有所期待么?

    “是吗?”江直树怀疑地眯起了眼睛,“既然这样,那有样东西就应该不是你写的喽?”

    “什么东西啊?”看着江直树那样的表情,我的心里忽然警铃大作,“那样东西”?他指的是什么?

    江直树双手环在胸前,斜睨着我开口背出一段听起来十分耳熟的话:“江同学你好,我是f班的袁湘琴,我想你并不认识我,但我对你却很了解哦,从第一次在新生训练上看到你,那一天,我的眼光就不知道该如何离开你。不管是致辞的你,还是和旁人聊天的你,还是落寞不说话的呢,我总可以很快地在人群中知道你的位置,找到你在哪里,仿佛你在哪里,光就在哪里……”

    听着江直树说出的话,我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不是……袁湘琴写给江直树的情书么?这家伙,只看过一次竟然原封不动地给背下来了?!他哪来这么多美国时间做这种无聊的事情啊!

    “湘琴,这是……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这难道是……情书?!”伯母一脸兴奋激动地叫道,暧昧的眼神不停地在我和江直树之间流转。

    “那个……”我犹豫地开口,在心里飞快地盘算着合适的理由,该死的江直树,他现在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因为我刚才说不喜欢他让他觉得伤到自尊所以故意把这件事情曝光想看我在大家面前出丑?江直树这家伙,实在太可恶了!

    “说啊,坦白承认啊。”似乎觉得这样糗我还不够,江直树凑到我耳边继续煽风点火,“既然有勇气做就应该有勇气承认,不是吗?”

    “湘琴,这是真的吗?你真得有写过情书给我们家哥哥吗?”伯母的眼睛唰的亮了起来,抓着我的手追问道,“其实你一直都喜欢我们家哥哥,刚刚只是在害羞,对不对?对不对?”

    “湘琴这是真的吗?你真的喜欢直树吗?”爸爸满脸惊讶地走到我面前问道,伯父和裕树也是如出一辙不可置信的表情。

    “我没……”

    “当然不是这样的,湘琴才没有喜欢江直树!”我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说什么,就被激动地冲到我们面前的阿金打断了我后面要说的话。

    “如果湘琴不喜欢我们家哥哥的话,那直树刚刚说的又是什么?那怎么听都像是情书吧?湘琴既然写了情书给我们家哥哥,难道还不能代表她其实喜欢我们家哥哥的事实吗?”伯母据理力争地反驳说,然后凑到一边的留农和纯美面前寻求肯定的答案,“呐,同学,你们是湘琴的好朋友对不对?来,你们告诉伯母,湘琴是不是有写过情书给我们家哥哥?湘琴是不是喜欢我们家哥哥呢?”

    “这个……”留农和纯美显然是被伯母突如其来的热情弄愣了,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我,目光中带着求助和征询,我不动声色地冲她们摇了摇头,两人立即会意,赶忙摇头,“没有伯母,没那回事!”

    “没有?那刚刚直树说的……那难道不是情书吗?”伯母怀疑地看了看两人,又询问地看向江直树,后者轻哼了一声,不置可否地耸了下肩,虽然他什么都没说,但在这种情况之下恐怕不管是谁都会把他的沉默当做是默认吧?我偷偷地狠狠瞪了他一眼,可恶的江直树,现在他又不怕跟我传出谣言了哦?!

    其实我原本不想再提这件事情的,毕竟我跟江直树都不想跟彼此有什么牵扯,今天突然被江直树讲出来,的确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只是这件事如果我今天不说清楚而被伯母认定了我喜欢江直树的话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吧?到时还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呢,与其放任事态发展,不如趁这个机会一次解释清楚,不留后患吧。

    “伯母,虽然我这么说也许很扫兴,但其实这件事,只是一个误会而已。”我开口讲出刚才脑袋里灵光一闪出现的想法。

    “误会?湘琴你的意思是……你没有写过情书给直树?”伯母略带惊讶地问道。

    “呃,倒也不能那么说,我是有写过情书……但是——”看着伯母忽的又亮起的眼睛,我赶紧来了个转折,“我写情书并不是因为我喜欢他啊。”

    “写情书……却不是因为喜欢……湘琴啊,你把伯母都弄糊涂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啊?”伯母的脸上出现了茫然的神色,不解地看着我问。

    “那个,其实是玩游戏输掉的惩罚啦……”我一脸抱歉地看着伯母说,“就是之前我跟留农和纯美一起玩游戏,结果我玩输掉,所以她们想出一个惩罚措施,就让我写情书去向江直树告白,本来也觉得这样做不太好,但是愿赌服输啊,我总不能没有信用,所以就照做了,可能就是因为这样让江直树误会了,真的是很不好意思……”

    “嗯,就是这个样子的!”留农开口帮腔说,“其实事后我们也觉得很不好意思啦,还好当时江直树拒绝了,不然还不知道这件事情要怎么收场呢。”

    纯美也赶紧点头附和:“对呀对呀,所以湘琴不是因为喜欢江直树才写那封情书的,这真的只是一个误会而已。”

    看着两人言之凿凿的样子,我在心里悄悄比了比大拇指,留农纯美好样的,真不愧是我一手“教导”出来的。

    “哎……原来是这样啊,我还以为……”伯母原本兴奋的目光暗淡下来,脸上是难掩失望的表情。

    “湘琴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你怎么都没有告诉爸爸啊?”爸爸一脸吃惊地问。

    “就是刚搬到这里的几天前啊,因为那件事情,所以在知道这里是江直树的家之后那段时间一直都觉得很尴尬,相信大家都看得出来吧,我跟江直树那个时候几乎都不说话的。”我用这样的理由解释了我跟江直树那时的“不和谐”,如我所料的得到了众人的一致认可。

    “难怪我一直都觉得那几天你们之间怪怪的,我还以为你们是在不好意思呢,原来是这样啊。”伯父一脸恍然大悟地说。

    “嗯,就是这样啊,对不起啦伯父伯母,做出那种会让人误会的举动实在很不应该,你们不要生气啊。”我满带歉意地说,留农和纯美也开口帮腔。

    “是啊,江伯父江伯母,你们不要怪湘琴了,当时是我们提出这样的要求,不是湘琴的错。”

    “哎呦……不会不会。”伯母连连摆手表示不会在意,“你们只是玩游戏而已嘛,又没有恶意,我怎么会因为这个怪你们呢?是不是爸爸?”

    “对嘛,你们那只是小孩子的玩笑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我想直树也不会因为这点小事情生气的,对不对直树?”伯父碰了碰还在一旁板着脸的江直树,示意他说些什么,江直树朝我这边瞥了一眼,哼了一声,什么都没说,把头撇去了一边。

    “你们看,不说话就是默认了,直树他没有生气啦,所以湘琴,还有两位同学,你们不用那么在意那件事情啦。”鉴于江直树明显不友好的态度,伯父赶忙出来打圆场说。

    “湘琴啊,可是我真的觉得你跟直树好配哦,如果你们两个能在一起那该有多好……可是看来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真的好可惜哦……”伯母转头看向我,拉住我的手,一脸遗憾惋惜的表情看得我禁不住黑线了,拜托伯母,你到底从哪里看出我跟江直树“好配”啦?你确定自己不用去看看眼科?

    “伯母,我不是早就说过吗,感情这种事是强求不来的,如果我跟江直树注定没有缘分,勉强凑在一起是不会有幸福的。”腹诽归腹诽,我还是得安慰安慰伯母不是?真是的,明明我才是最委屈的那个,现在还得去开导别人,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妈妈,强扭的瓜不甜,孩子们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好了,我们这些当大人的就不要干涉太多了吧,而且湘琴和直树都是很懂事很让大人放心的孩子,我们这样子总在一旁指手画脚的对他们来说也许会是种负担呢。”伯父真不愧是这个家里最睿智的人,讲话就是有水准,我忍不住在心里给了伯父一个“赞”。

    “是啊嫂子,我看两个孩子彼此之间似乎都没有那样的意思,我们就不要再勉强撮合他们了吧。”爸爸也开口劝道,“当然,如果他们真的能在一起我也很高兴啦,不过看现在的情况,这种事似乎不太可能了,虽然也觉得很遗憾,但是我更愿意看到他们开开心心的,嫂子你说呢?”

    “这些我也知道啊,可是……我就是觉得好可惜嘛,他们两个明明这么适合……哎,算了,也许真的是我太过理想化了吧。”伯母叹了口气,一脸无奈地放弃了这个话题。

    “这样才对嘛,儿孙自有儿孙福,所以妈妈,我们不用太为他们操心的。”伯父拍了拍伯母的肩膀安慰说。

    “嗯,那好吧。”伯母点点头,然后客气地笑着看向留农和纯美他们,“几位同学吃过饭了没有?不如留下来一起吃吧?”

    “不用客气啦伯母,我们要回家了,今天过节,家里人都等着我们吃饭呢,那我们就先走了。”婉拒了伯母的好意,留农和纯美一派“大姐”风范十分强势地把依依不舍的阿金拖出了门。

    “我去送送他们。”

    我跟大家交代一声也跟出了门,心里着实为这件事能够圆满解决松了口气,这样我也算是放下了一件心事,而伯母态度的转变更是让我感觉欣慰不已,虽然不知道这样的状态能够维持多久,但至少有跟伯母说清楚,让她了解到了我真正的想法,以后她要再做些什么多少也会有些顾忌吧,所以,这样也挺好的,不是吗?

    作者有话要说:更得稍微慢了些,抱歉啦~

    谢谢亲们没有因为琉璃开v就放弃了,真的非常感谢!琉璃无以为报,只有多多更文来报偿大家啦o(n_n)o~

    琉璃悲哀地发现留评的人越来越少了,既然大家来看文,多少也留句话再走吧,琉璃想多听听亲们对这篇文的看法和意见呢,话说有交流才有进步嘛,亲们请不要大意地留言吧!!(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