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诶,江直树你放我下来吧,我自己可以走。”我扯了扯江直树的衣服再次提出要求,从上辈子到这辈子,我还从没被男生这样抱过,虽然知道江直树这样做是出于好心……嗯……姑且就算他是好心好了……

    江直树微微挑起眉毛看着我说:“你现在这样还想自己走?好强也要分时候好不好?”

    “这才不是好强,我只是不习惯这样被人抱着而已……”我不自在地动了动,扁扁嘴小声嘟囔说。

    “哦~我知道了,原来你在害羞啊。”江直树一脸了然地调侃着笑道,“不过这也难怪,谁让你也算是女孩子嘛。”

    “什么叫我也‘算是’女孩子?江直树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江直树十分欠扁地说出这样一句话又让我不客气地一拳捶了过去,这个可恶的家伙竟然这么说我,我有哪里不像女孩子了?

    “哎哎哎,女孩子有动不动就朝人挥拳头的吗?亏我妈还一直当你是乖巧的淑女咧。”江直树一边向后仰着身子躲避着我的拳头,一边不满地抱怨说。

    “呵,谁让某人总是说话那么欠扁呢?”我轻笑一声说,“做淑女也要看对象是谁啊,如果某人一直这么过分的话,即使淑女也是会发飙的好不好?”

    “喂,你说的‘某人’是指谁啊?”江直树低沉着声音问道。

    我眉毛一挑,看着江直树说:“谁搭腔就是谁喽~”

    “你……哼,我现在深切地体会到古人有句话说得还真是有道理。”江直树斜睨着我说。

    “哦?什么话?”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江直树一字一顿地似乎有些咬牙切齿地说。

    我一愣,脸上旋即绽开灿烂的笑容,微微眯了下眼睛,抬头看向江直树说:“如果这是对我的赞美,那么我接受~”

    “这才不是赞美好不好?!”江直树颇有些气急败坏地低吼,我装作没听到一样把头转到一边悠哉地看风景去了,江直树也不再说话,开始加快脚步向附近的医院走去。

    很快,我们就到了离家最近的社区医院,在拍过x光片确定我的左脚只是软组织有些挫伤并没有伤及骨头之后,医生给我开了药,江直树让我在休息室等他,而他自己则拿了药单去药房取药了。

    大概拿药的人比较多,等了十五分钟左右还没见江直树回来,我有些无聊地翻着医院提供的健康杂志,渐渐感觉眼皮有些沉重,于是将杂志放在一边,靠上椅背开始闭目养神,不知不觉的竟睡着了。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处于一片黑暗之中,因为夜盲症的关系,我暂时搞不清楚自己目前身处何地,我刚才不是在医院的休息室睡着了吗?现在又是在哪里?

    手指忽然触到枕头边一个硬硬的长方形物体,熟悉的手感告诉我那正是我的手机,拿起来打开翻盖,柔柔的莹白光芒扩散开来,照亮了周围的一小块空间,成功地让我知道了自己现在到底是在什么地方,同时也让我疑惑了起来——我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完全没有印象?

    借着手机屏幕的光亮,我打开了床头灯,屋子完全亮了起来,看看写字台上的小座钟,时间已经过了七点,怪不得外面天都黑了。

    脚上的扭伤已经不像刚开始那么疼痛,只是还不能做幅度太大的活动,我小心地挪到床边,刚穿上拖鞋,房门忽然打开了,然后穿着一身围裙装的江直树走了进来。

    “你醒了啊,正准备喊你吃饭呢。”

    “噗——你怎么穿成这样啊?”看到江直树的穿着,我忍不住地笑了出来,看他平时那副冷冰冰的模样,实在很难想象他穿围裙装是什么样子,不过现在看起来似乎并不是那么恐怖,反倒给他整个人增添了一丝柔和的感觉,还蛮不错的,我以一种鉴赏的眼神打量着江直树这难得一见的装束想。

    “……有什么好笑的,做饭不要穿成这样啊?”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身上还穿着围裙装,江直树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的表情,随即飞快地把围裙装从身上扯了下来。

    “哎哎……别那么着急脱嘛,真是难得看你穿成这样呢,其实还蛮好看的……”后面的话消失在江直树警告的瞪视中。

    “……吃饭了。”

    江直树沉默地瞪了我几秒后,声音低沉地丢下一句话转身出了门,我对着江直树的背影偷偷吐了吐舌头,生什么气啊,人家是说真的嘛。

    不过他刚才说什么?做饭?怪不得他会穿成那样,原来是这样,只是,江直树什么时候会做饭的?似乎没听伯母说过呢。

    正纳闷着,房门又再一次被打开了,就见江直树沉着脸走到我床边,在我疑惑惊讶的目光中弯腰将我从床上抱起,一言不发地向门外走去。

    “江直树,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走就可以了。”我抬头看了眼面色不善的江直树开口说,却被他一句不客气的话顶了回来。

    “就你那种蜗牛速度,走到明天早上恐怕都下不了楼!”

    “……什么嘛……”我不满地小小声反驳,盯着江直树的脸观察了片刻,猜测地问道,“喂,江直树你生气啦?”

    “你当我很闲吗?”江直树斜了我一眼说,虽然嘴上不承认,但看他的样子根本就是在生气,真是的,我不就是笑了他两声嘛,至于气成这样么?而且我又没说错什么,他穿那件围裙装的确还不赖啊,虽然那件衣服“娘”了点儿,但是也不至于……

    啊,难道他在意的是这个?

    哎呀,我怎么忘了,江直树对女装可是深恶痛绝的啊!虽然严格来说,围裙装并不是女装,但是那hello kitty的图案,缀满蕾丝边女气十足的样式对江直树来说恐怕也是避恐不及的吧?他今天肯穿还不知道是下了多大的决心呢,因为他心里清楚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曾经有过一段女装童年,而且我还拿那件事调侃过他,所以他一定尤其不愿让我看到他穿那件围裙装的样子,而我刚才并无恶意的调侃看在他眼里也许就变成嘲笑了吧?

    江直树这个家伙,居然出人意料的敏感呢,是当年那段穿女装的经历造成的吗?伯母曾经说过,也许正是那件事才导致了他现在这样的性格,即使在十几年后的今天,那件事情对他来说,可能还是一种难以启齿的羞辱、一种不能言喻的痛楚吧?

    我不清楚当年那件事对江直树和伯母之间的关系造成了怎样的影响,但我现在知道,其实这两个人的内在都是一样的敏感脆弱,只不过,两个人选择了两种不同的方式来隐藏自己真实的内心,也许迷惑得了别人,却始终骗不了自己。

    看着江直树紧皱的眉头还有从刚才就板着的一张冰山面瘫脸,我在心里暗暗地叹了口气,哎,这对母子啊,怎么都这么假装坚强得让人心疼呢?

    默默无语地被江直树带进了餐厅放在餐桌边一张拉开的椅子上,我还在思考着应该怎么为刚才的事跟江直树道个歉,却听到江直树喊我的声音。

    “诶,你在发什么呆啊?怎么,饭菜不合胃口?”

    “啊?什么?”我茫然地抬头看看江直树,在他询问的目光中低头看向自己面前的那份晚餐,有些惊讶地眨了眨眼睛,抬起头又看向江直树,确认地问道,“这些都是你做的?”

    江直树没有说话,只是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然后拿起自己面前的那副刀叉自顾自的开始了他的晚餐,而我又盯着自己跟前那看起来跟高级西餐厅里做出来一般无二的咖喱牛排、主厨沙拉和芙蓉珍蔬汤看了半天,才带着满满不可思议的心情执起刀叉准备开动。

    “嗯……这些都好好吃哦!江直树,没想到你煮饭还蛮有一套的嘛!”每样都尝过之后,我毫不吝啬地对江直树大加夸奖,而他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只是撇撇嘴象征性的哼了两声,我轻轻叹了口气,心里暗想,他大概还是因为刚才的事在生气吧?

    哎哟,早知道他是在做饭我那时就不笑了嘛,难得江直树下厨一次哎,这么具有历史意义的一刻如果因为我的一声笑而不欢而散地收场,那我不就成了千古罪人了吗?

    “哎,江直树。”我看着坐在对面的江直树开口唤道。

    “干嘛?”江直树懒洋洋地说。

    “你还在生气啊?刚才的事,对不起嘛,我不是故意要笑你的。”我诚恳地看着因为我的话而抬起头,面带惊讶看向我的江直树说,“只是因为你从来没穿过那样的衣服,所以觉得有趣才笑,绝对没有嘲笑你的意思哦,呐,你看我都这么诚心诚意地跟你道歉了,就不要生气了好不好?”

    江直树愣了几秒,快速地移开了目光,低下头去切盘子里的牛排,片刻之后,才低声说:“我没有在生气。”

    “没有生气……却很在意,是这样吗?”我试探地问道。

    江直树低着头,看不清脸上的表情,只是声音平静得有些吓人:“……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我忍不住在心里暗叹,江直树不愧是iq 200的超级天才,这么快就看出了我的用意,只是他这个样子反而让我有些没有勇气问下去了。

    “唔……我想知道的,一定是你不愿意说的,我可不想被人埋怨是在多管闲事,算了,我不问了!”我嘟了嘟嘴,有些不甘心,但随即甩甩头,轻快地说,难得能吃到江直树做的菜,如果被不愉快的问题打扰到了用餐的兴致那可就得不偿失喽!(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