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我心中顿时警铃大作,脚步轻轻地又走下几级台阶,我蹲□小心地探出头向下看去,不想却看到三个熟悉的身影围在客厅的茶几旁在谈论着什么。

    什么嘛,原来是爸跟伯父伯母啊,害我吓了一跳!

    放下心来,我又为自己的疑神疑鬼感到有些好笑,刚想起身,忽然感觉有人从我身后靠了过来,然后就听到耳边响起低低的声音:“你在看什么?”

    毫无准备的,我被吓得几乎从楼梯上跳起来,刚要惊呼出声就被人捂住嘴堵住了几乎溢出唇边的尖叫,我下意识地要挣脱,却被人紧紧抱住限制了活动,然后听到一个急匆匆的声音。

    “喂,是我啦……”

    我愣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这人是谁,停止挣扎放松了下来,稳定了情绪,用力扒下还捂住我的手,没好气地将身后的人推开,转身瞪着他,压低了声音怒道:“江直树你鬼鬼祟祟地在我身后干嘛?想吓死人啊?!”

    “我哪有?明明是你在鬼鬼祟祟的好不好?”江直树不满地白了我一眼说。

    “我才没有,我只是想看看是谁在下面,这么晚了我还以为是小偷进来了,谁知道原来只是我爸跟伯父伯母他们在说事情。”我撇撇嘴解释道。

    “他们在说什么?”江直树探头看了一眼问。

    “我怎么知道?想知道的话你去问他们啊。”我说着就要起身,却被江直树一把拉住。

    正要发难,却见江直树一脸神秘兮兮地竖起手指在唇边比了个“嘘”的手势低声说:“等等,先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我抽回手,不情不愿地坐了下来,瞪了眼正兴致勃勃偷听的江直树一眼,也把头靠上楼梯扶手的栏杆,听到三人的谈话声清晰地传了上来。

    “……正正方方的格局,四面采光,像这个地方哦,这个地方是我特别设计出来的——安全步道。”这是伯父的声音,“这个地方非常好,像是有小朋友啊,在这边玩不会出危险,还可以散步啊……都可以。”

    “这是什么啊?”这是爸爸的声音。

    “这个地方叫做livg area,livg area就是一般的起居室。”伯父回道。

    “那我要的那个……”这次是伯母带着询问的声音。

    “啊,你要的那个在这里……”

    我好奇地探出头去,看到伯父正点着放在茶几上的一样东西给爸爸和伯母讲着什么,仔细一看,竟是一张房屋的平面设计图,联系到刚才听到的内容,了然地点了点头,原来他们是在讨论这个啊,只是——

    “诶,江直树,伯父伯母有要盖新房子的打算吗?”我问向身边的江直树。

    “我不知道啊。”江直树的声音中带着些疑惑,看来伯父伯母没有跟他提过这件事。

    既然知道了他们在谈论什么,而且似乎跟我也没什么关系的样子,我不打算再听下去了,还是喝了牛奶快点去睡觉吧,明天还要早起呢。

    正准备起身,却在听到伯父突然说出的一句话骤然停住了动作,什……什么?不是我听错了吧?为什么我刚才好像听到伯父说什么“哥哥跟湘琴的卧室”?我跟江直树的……

    我惊异地睁大了眼睛看向江直树,从他难看的脸色我了解到,刚才伯父的话并不是我的幻听,原来是真的……天,我爸他们到底是在讨论什么事情啊,怎么会扯上我跟江直树?

    下面的三个人还在兴高采烈地谈论着,旁边的人却已经坐不住了,因为我能清楚地感觉到他释放出的低气压,忽然,江直树猛地站了起来就要往下走,赶紧伸手拽住了他的睡袍衣袖。

    “你在干嘛?放开!”江直树转头看着我,皱眉低喝道。

    “如果我放开你,你是不是要下楼去跟伯父伯母理论?你就不能冷静一点吗?”

    “听到这种荒唐的事情让我怎么冷静得下来?倒是你,怎么好像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难道你听到他们自作主张地决定这种事情就不会生气吗?还是说,这正是你所期望的?”江直树冷冷地看着我问道。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想太多了,我只是不想你在生气的时候做出任何不理智的决定,如果你就这样冲动地跑去跟他们理论一定会把大家都搞得都很尴尬,所以我劝你还是冷静一下再决定要不要现在出去吧。”

    对于我爸他们谈论的事情,我不是不介意,不过就这样下去跟他们吵并不是明智的决定,我知道,在这件事情上,伯母才是最大的推动力,如果能劝服伯母放弃她一直坚持撮合我跟江直树的念头,那么这件事自然会迎刃而解。

    所以不论是我还是江直树,要做的是从伯母这个关键点入手,而不是现在冲动地出去跟他们大吵大闹,那样对谁都没有好处,搞不好还会适得其反。我想,江直树并不是不明白,只是比起我,他对这件事更加敏感,所以碰到这个问题才会如此激动。

    只是我心里也清楚得很,如果伯母是那么容易就能说服的话,事情也不会发展到这种地步,所以,我们还有很艰巨的任务要完成呢,唉……

    “……喂,袁湘琴你听到了没啊?!”耳边响起江直树的低吼声把我从自己的思绪中拉了回来,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又在发呆了,歉意地抬头,江直树正皱眉看着我,“喂,你在干嘛?怎么又发呆啊?”

    “啊……不好意思,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你可以放开我了。”江直树不耐烦地说。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拉着他的衣服,赶紧放开手,报以歉意的一笑,不意外地得到江直树一个白眼。

    此时江直树显然已经冷静了下来,但依然脸色阴郁地盯着楼下,我看看江直树,又看看下面犹不知计划已经被我们听到还在热烈讨论着的三个人,无奈地叹了口气。

    “江直树,对不起。”我抬头,真诚地看着江直树说出自己的歉意,“要不是我住在这里,也不会给你带来这样的麻烦,真的很抱歉。”

    也许没想到我会这么说,江直树愣了一下,转头看了我一眼,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就算不是你,我妈她也会这么做,这不是你的错,你没必要跟我道歉。”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我多少也是有些责任的……”

    明知道伯母对这件事如此执着,我该早一点就跟爸爸说清楚的,不然他也不会跟着凑热闹了,也许那样事情还好解决一些,如果早一点跟爸爸说了,他一定会为了不给这个家里添麻烦而决定早点搬出去吧,如果早点搬出去的话……

    我忽然眼前一亮,欸,这样不就可以了?

    作者有话要说:本月开始第一天,琉璃够勤劳了吧~~亲们快点给奖励吧~~~(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