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略掉江直树那毫不掩饰的讽刺语气,我表情平静地看着他说:“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你有这样的误会,但是,我从来没有过想要嘲笑你的意思。也许之前我有拿过那件你不想提起的事情调侃过你,但也是你对我不友好在先,所以在你责怪我做了什么让你不舒服的事情之前,还请先确定是否因为你自己的言行不够得宜而惹到了我,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我这个人虽然睚眦必报,但从不会无缘无故地给人难堪。”

    江直树皱眉看着我,表情阴晴不定地变幻了几秒,迟疑地开口:“你……真的不是故意在嘲笑我?”

    “我为什么要嘲笑你?”江直树的话让我觉得有些好笑,他一直在意的不会就是这件事情吧?

    “……那些照片……你不会因为那个……”

    “江直树,你会不会想太多了?”明白了江直树的意思,我想也没必要让他这么为难地说下去了,于是打断了他的话,“如果你是担心我会因为你小时候穿过女装的事情嘲笑你的话,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完全没有必要!一来,我没有闲工夫做那种无聊的事情;二来,我根本不认为那有什么好笑。”

    江直树表情讶然地看着我:“是吗……”

    “当然了。”我无语地翻了个白眼,然后认真地看着江直树说,“江直树我问你,你还在为伯母当年把你打扮成女生的事情在怪她吗?”

    江直树愣了一下,表情有些黯然,片刻之后他缓缓地摇了摇头:“……不会,也许那个时候我是怨过、怪过,但毕竟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其实早就没放在心上了。”

    “既然这样,那你现在到底是在别扭什么?”我尖刻地说,“如果你已经原谅了伯母,为什么不去跟她说?让她这么多年都在为那个时候伤害到了你而一直内疚着、伤心着,你是在享受报复成功的快感吗?”

    “我才没有!”江直树激动地反驳,“我又不是故意不说,只是……只是事情已经过了这么久,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而已……”

    “你因为一句‘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就让伯母自责了这么多年,江直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了,有你这种不懂体贴的儿子伯母还真是可怜哎!”我轻轻叹了口气,不客气地吐槽,iq和eq果然是成反比的,江直树这家伙根本就是典型的表达无能。

    “我不懂体贴?拜托,当年那件事,我才是受害者好不好?!”江直树瞪起眼睛吼道。

    “我听力好得很,你可以不用这么大声!”我伸手推开江直树,揉揉耳朵抱怨地说,“不就是穿个女装么,有什么大不了的?值得你吼成这样吗?‘彩衣娱亲’的故事你听过没?人家老莱子都七十岁了还能穿彩衣扮小孩逗父母亲开心,你为什么就不能穿女装逗伯母开心一下呢?为人子女的偶尔牺牲一下尽尽孝道有什么不对?而且你不知道吗,有些地方为了小孩好养活,还把小男孩从小当女孩儿养呢!我小时候也穿过男装啊,谁敢笑我,我就狠狠扁他一顿,揍得他连他妈妈都认不出,看谁还敢笑!”说着,我还一脸凶横地捏起拳头挥了挥。

    我并不是为了要安慰江直树才故意这么说,小时候我的确有段时间迷上了穿男装,就缠着爸妈买些男孩衣服穿,到了学校不可避免地会有人嘲笑,不过很快就在我的“铁拳政策”下偃旗息鼓了,为此,我还得了个“铁拳暴力女”的称号,着实让我洋洋自得了很久。

    江直树表情愕然地看了我一会儿,嘴角忽然幅度极小地上翘了一下,语带笑意地开口:“那的确是你会做得出来的事情。”

    “哼,所以我才说你逊!”不在意江直树语气中的调侃,我轻哼一声不客气地说,“只不过被人笑了,就好像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样,是男人的就该自己讨回面子啊,你可倒好,像个小姑娘似的生气闹别扭,江直树,你还真够让我‘刮目相看’的!”

    “……喂,你说话一定要这么不留情面吗?”江直树状似无奈地苦笑说。

    我撇撇嘴:“这是事实嘛,你啊,就是心理素质太差了,我这是在锻炼你的抗击打能力哎,少不知好歹了!”

    “那我是不是还要跟你说‘非常感谢’啊?”江直树嘴角抽了抽,咬着牙,发狠似的说。

    “不客气~我这个人啊就是这么乐于助人,你可千万不要太感激我哦,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嘛~”我微微一笑,气死人不偿命地说。

    “你……袁湘琴,谁以后要是做你男朋友一定会被你气死!”江直树语气不满地吐槽说。

    “所以啊,江直树你千万不要喜欢上我,不然你可就有得受喽~”

    “……谁会喜欢上你啊!”江直树瞪了我一眼,表情不甚自然地呛道。

    “那就好,反正我喜欢的也不是你这一型~”我无所谓地耸耸肩说,江直树的确聪明帅气,但完全不是我心目中的理想型,我喜欢的是像池允翔那样的阳光男孩,他这样的冰山面瘫我可消受不起。

    “那你喜欢哪一型的?”江直树好奇地问。

    “我喜欢的类型啊……”故意拖长了声音,成功地吊起了江直树的好奇心,然后我狡黠一笑,一字一顿地开口,“不-告-诉-你!”

    江直树瞬间呆滞的表情充分满足了我的恶作剧心理,我心情大好地得意笑着看他在对面咬牙切齿地瞪我,忽然觉得表情生动起来的江直树看着顺眼了不少。

    “好了,不跟你废话了,好困,睡觉去了。”我摆摆手向楼上走去,江直树没再说什么也跟了上来。

    踏上最后一级台阶,我正要转去自己房间,忽然听到身后一直沉默的江直树开口了:“诶,袁湘琴。”

    “什么事?”我转头看他。

    “……这样,我们算是和解了吗?”江直树的目光一直盯着旁边起居室的窗户,像是忽然对外面黑洞洞的天空产生了兴趣。

    “和解?”我轻轻挑眉,语气中带着不明所以的疑惑,反问道,“我们好像没有吵过架吧?为什么要和解啊?”看着江直树转向我带着惊讶的脸,我轻笑调侃,“是我的记忆出现了问题还是……这根本就是天才头脑奇怪的思维方式啊?”

    “袁湘琴!好好回答问题你会死吗?!”江直树再度被我气得咬牙。

    “开个玩笑嘛,干嘛这么激动啊?”我状似不满地嘟了嘟嘴,随即粲然一笑道,“如果这是你希望的,那么如你所愿吧~”

    知道在口头上也占不了什么便宜,这次江直树聪明地没再跟我争执,只是哼了哼作为回应,转身准备离开。

    “诶,江直树。”我开口唤他。

    “干嘛?”江直树停下脚步,侧过头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跟你说——晚安,还有,做个好梦。”我笑盈盈地看着他说。

    江直树明显怔了一下,咕哝地低语了句什么,大步向他的房间走去了,因为距离很近,再加上我的耳力很好,于是就听到了他留下的那句话——你也是。

    嘴角不自觉地勾起,这几天一直压在心底的不爽在这一瞬间忽然烟消云散了,这个家伙,似乎也没有我想得那么糟糕嘛。

    作者有话要说:哎,终于让这两只开始不再针锋相对了,前面写得纠结死我了,后面开始就是甜甜的甜文部分了,两人又会有怎么样的故事和发展呢?嘻嘻,请不要大意地继续往下看吧~~

    我想说,如果我下章开始更直树的番外,大家没意见吧?

    ps:求收藏~求留言~各种求~~~(继续满地打滚中~~)(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