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kiss 55【江直树番外九】

作品:《[恶作剧之吻]当天骄遇上天娇

    因为裕树忘记关门,所以回到家之后,我们见到几名不速之客——以那个金元丰为首的几个f班学生,对于他们的到来,袁湘琴表现地十分惊讶,显然事先并不知道他们会来的事情。

    那个脱线的金元丰一见到袁湘琴就急急火火地冲了过来,从他激动到几乎语无伦次的话里我得到了一个让我惊讶不已又感觉十分气愤的信息——在我跟袁湘琴出去的这段时间里,我爸妈和才叔竟然商量起了我跟她结婚的事情!

    不用说,这一定是我妈先提出来的,我看了看表情尴尬的三个大人,又冷眼看向一旁的袁湘琴,想看看她会怎么处理,毕竟她也是当事人之一不是吗?

    虽然早有预料,但在听到袁湘琴说出不喜欢我的话之后,还是略微感觉有些不爽,这个袁湘琴还真够大言不惭的,说什么我不是她喜欢的类型,如果她没喜欢过我的话,那她写给我的情书又是怎么回事?

    看着一群人在那边上演“一家亲”,我的心里没来由地升起一股火气。

    不知是在意袁湘琴太过信誓旦旦的语气还是在为所有人都被她蒙在鼓里不值,我终于忍不住地呛声,故意说出情书的事情,不意外地看到袁湘琴惊讶的眼神和有些发慌的表情,不禁在心里暗爽,这下我看你要怎么解释!

    听到这样的事情,我妈她自然是激动无比,一个劲儿地追问,令我没想到的是,袁湘琴竟然承认了写过情书的事实,只是她接下来的解释却让我大吃一惊——玩游戏输掉的惩罚?亏她想得出来!

    心里清楚这只是袁湘琴拿来搪塞我妈的理由,但偏偏她那两个朋友也在一边帮腔,让原本还一脸期待的我妈变成了失望沮丧的表情,再加上还有我爸和才叔在一旁劝着,我妈就是再不甘愿也不得不接受了这一“事实”。

    一场闹剧在我猝不及防之时上演,过程完全不在我的意料之中,最后又这样莫名其妙地收场。虽然没有闹出什么实质性的乱子,但我心里总觉得很不舒服,有种好像吃了大亏的感觉,只是又找不到出处,只能任这种坏情绪在心底肆虐,抓不住,甩不开。

    之后餐桌上的气氛因为我妈频频流转于我跟袁湘琴之间的目光变得有些微妙,对此我只能专心地低头吃饭,当做什么都没看到,也不给出任何回应,不然我妈她又要乱想了。

    看得出来,袁湘琴那边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原本每次吃饭都会跟我妈有些互动的她今天竟一语不发、出奇地安静,这样的发现让我的心情莫名地变好了一些,原来并不是我一个人在忍受这种“煎熬”,这种时候,有人来一起分享苦难感觉着实不错。

    之后在盥洗室听到走廊上裕树和袁湘琴的对话,我刚刚消了一些的火气又“蹭”地冒了起来,什么时候开始,裕树那小家伙开始关心起我的“私人问题”来了?而且听他的口气似乎也有想要撮合我跟袁湘琴的意思,是我做过什么让他误会了吗?看来等下要跟他好好谈谈了!

    “乱点鸳鸯谱”这种事有我妈一个就够了,如果连裕树也掺和进来,我可真别想清静了!

    听到裕树急匆匆地跑走,我装做什么都不知情地从盥洗室里出来,不意外地碰到还没回房的袁湘琴,看到她当没看到我一样地跟我擦身而过,我不禁沉下脸,发生了像今天下午那样的事情,那个可恶的袁湘琴竟像个没事人一样,还可以那么平静地对我视而不见,我到底是为什么要这么在意啊?!语气不善地冷声丢下一句话大步回到自己的房间重重地甩上了房门。

    “哥,你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啊?”裕树挪到我面前,小声问道。

    我顿了片刻,抬手摸摸裕树的头说:“没有,哥哥只是心情不太好。”

    “心情不好?”裕树想了想,一脸恍然大悟地说,“啊,是不是因为今天下午那几个人啊?”

    虽然并不完全是因为他们,但多少也有些关系,只是对于这件事,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低低地“嗯”了一声作为回答。

    “哎呦,哥哥你干嘛跟那群只会乱来的人生气啊,不值得的。”裕树翻了翻白眼语气不忿地说,“还是湘琴姐姐的朋友咧,跟她一点儿都不像!湘琴姐姐一定是被她们骗了,改天我一定要提醒她才行!”

    看着裕树带满担忧的脸,我无声嗤笑,就f班那几个人能骗得了袁湘琴?明明是被她制得服服帖帖吧?也就只有单纯的裕树才会看不清她看似柔弱乖顺其实精明城府的本质,其实被骗的人是你啊,裕树。

    “裕树你放心吧,袁湘琴不去骗别人就不错了,你用不着担心她。”并没有故意要挑拨裕树和袁湘琴关系的意思,只是有些事情我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裕树,免得等他发现其实自己被骗了之后会伤心难过。

    “哥哥为什么这么说?”裕树不解地看着我问。

    我摸了摸裕树的头说:“没什么,你以后就会知道了,袁湘琴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我知道啊,其实湘琴姐姐没那么笨,她很厉害的,对不对?”裕树的眼睛兴奋地亮了起来,我不置可否地耸耸肩,在某些方面来说,袁湘琴的确很“厉害”,至于其他的,就由裕树自己慢慢去发现好了,现在他刚刚开始对袁湘琴产生好感,我不适合说太多,只希望他在发现袁湘琴真面目的时候不要太失望就好了。

    ————————————————

    “情书事件”给家里带来了不小的波动,但所幸之后我妈并没有因此有什么“大动作”,再加上袁湘琴一直很忙,我们也算是相安无事。

    放寒假的前一天晚上,袁湘琴没有回家吃饭,听我妈说是她们班组织聚餐,也对,这次f班的期末考试的确考出了有史以来的最好成绩,身为最大功臣的袁湘琴自然不能缺席这样的场合,不过这跟我也没什么关系,这件事听听也就过去了。

    晚上妈做了蛋糕,裕树特地给袁湘琴留了一大块,乐得我妈直夸他懂事,我有些不满地撇撇嘴,裕树这小家伙,还真越来越把袁湘琴当一家人了哦?

    无聊地上了楼,但许久都没见裕树跟上来,他不会要在下面等袁湘琴回来吧?果然,半个小时之后楼下传来的声音证实了我的想法,即使关着门我都能听到裕树在楼下喊我妈给袁湘琴煮醒酒茶的声音。

    我轻轻挑了下眉,那家伙喝酒了?而且听起来还醉得很厉害的样子。

    虽然已经成年,但好歹还是在校高中生哎,喝酒,似乎不太好吧?袁湘琴那家伙还真是把别人家当成自己家一样哦?这么随便,喝得醉醺醺地回来,也太过分了吧!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裕树回房间来了,手里捧着一块蛋糕,看起来似乎是他特意留给袁湘琴的那一块。

    “那不是你要留给袁湘琴的吗?怎么,不打算给她吃了?”是发现袁湘琴这么随便之后生气了吧,我有些恶意地猜测。

    “不是,湘琴姐姐说让我帮她吃掉,本来我想说留着等她明天再吃的,可是湘琴姐姐说蛋糕要吃当天的,隔天就不好吃了,所以我就拿上来了。不知道湘琴姐姐喝了醒酒茶以后有没有好一点,她看起来真的很不舒服的样子哎……”裕树皱着一张小脸,不无担心地望向袁湘琴房间的方向喃喃道。

    虽然心里为裕树这么关心袁湘琴有些吃味,但嘴上还是安慰说:“既然她已经喝了醒酒茶,睡一觉应该就没事的,裕树不用太担心了。”

    裕树迟疑地点点头:“嗯……希望是这样吧,妈妈的醒酒茶一向都很管用的,湘琴姐姐一定很快就能好起来。”

    看看墙上的挂表,时间已经过了九点,站起身拍拍裕树的头说:“好了裕树,快点吃完蛋糕洗漱睡觉吧,时间不早了。”

    “嗯,哥哥要睡觉了吗?”

    “你先睡就好,我再看会儿书。”说着,我拿起桌上还没看完的那本《探索生命的神奇》出了门。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袁湘琴在睡觉的关系,此时的二楼显得格外安静,我在起居室踟蹰了一会儿,调转脚步朝走廊另一头袁湘琴的房间走去。

    缓缓推开半掩的房门,屋里虽然没有开灯,但有走廊上的灯光照着,我还是能清楚地看到屋里的情况,轻手轻脚地走到床边,就见袁湘琴怀里抱着一只长耳兔的布偶正睡得香甜。

    袁湘琴静下来的样子我不是没有见过,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睡着时的模样,十分安静乖巧,感觉整个人都完全地放松了下来,这样的状态让人很难跟平时那个伶牙俐齿、总是充满活力的人联系在一起。

    原来这个家伙也有这样的一面呢,我不禁暗暗想道,人果然是个矛盾的结合体。

    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像是给床上的人披上了一层银色的薄纱,在淡淡的柔光中,袁湘琴平静的睡容显得更加柔和安详,原本清秀可爱的容貌忽然间看上去竟像多了些娇媚梦幻的味道,让我不禁有种想伸手去摸摸看她到底是不是真实存在的冲动。

    手在碰触到袁湘琴头发的前一秒顿住,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之后,迅速收了回来——我到底在干嘛?难道中邪了不成?

    我在心里疑惑着,又心虚地看了看床上犹自熟睡的人,心里庆幸无比——还好她睡着了,不然如果被她发现我忽然跑到她的房间还不知道要闹出什么事情呢,依她平时对我的态度,虽然不至于搞得人尽皆知,但被她臭骂一顿总是免不了的,就她那张气死人不偿命的嘴,我又何苦自己给自己找不自在!

    不过话说回来,我到底为什么要到她的房间来?难道我真的中邪了不成?

    几乎是落荒而逃地退离袁湘琴的房间之后,我坐在起居室的沙发上,纳闷起了这个问题,这个袁湘琴到底施了什么法术,为什么一遇到她的问题我就变得莫名其妙?现在的袁湘琴,似乎总能轻易拨动我的情绪,这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信号,当初对她会不会打扰到我的生活的担心,现在似乎正慢慢地变成现实。

    这样下去,事情可不太妙呢,我皱眉沉思,是我自己的问题吗?是我自己太大意,所以给了她能够轻易影响到我的机会?不是早就知道这个袁湘琴不简单,自己该对她敬而远之的么,怎么还会这么容易中招呢?一定是袁湘琴那个家伙太狡猾了所以让人防不胜防吧?一定是这样!

    可恶的袁湘琴,我就知道有她在准没好事!看,这么快就变成事实了吧,我以后一定要加倍小心才行,免得被她害了自己还懵然不知。

    为自己不知不觉地着了袁湘琴的道而愤懑不已,书也没心情看下去了,我拿了水杯下楼倒水准备睡觉,不想却在刚走上楼梯的时候被人狠狠地撞了一下,多亏我反应及时才没让杯子里的水洒出来,不满地瞪向撞了我的冒失鬼——这种情况下,这个人除了袁湘琴不做他想。

    “喂,你走路眼睛都不会看路的吗?”下意识的责备脱口而出,没有留意到她刚才似是歉意的话。

    袁湘琴皱眉瞪了我一会儿,什么都没说地转身要走,我的心里忽然一股无名火起,她这是什么态度?撞到了人连句话都不说扭头就走,太没有礼貌了吧!

    生气地质问,她却强词夺理地说什么我也应该道歉的话,好吧,就算我有责任好了,可她也有错啊,凭什么就说得那么理直气壮?

    什么叫“我这种人”?我到底是哪种人,袁湘琴你倒是给我说清楚!

    又被袁湘琴轻易地撩拨起了火气,我忘记了刚才在心里劝告自己的话,不顾形象地冲那个马上要走掉的人吼道,成功地让她停住了脚步。

    原以为我们又会大吵一架,没想到袁湘琴转过头来,明明神情看上去很不耐烦,却依然扯出笑容跟我说着道歉的话,她这个样子让我忽然有种自己像是在无理取闹的感觉,眉头不自觉地皱了起来,我怔怔地瞪了袁湘琴许久,直到她转身离开才回过神。

    为什么她可以在跟我争执之后那么快得冷静下来?为什么她可以前一秒还怒不可遏,下一刻却能平静地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为什么她可以在惹起我的火气之后还能毫无负担地说着不痛不痒道歉的话然后丝毫不管对方的感受扭头就走人?

    我眯起眼睛盯着走廊那头已然关闭的房门,因为始作俑者的离开而无处发泄的怒火压抑在胸中,直觉憋得整个胸腔都闷闷地难受。

    袁湘琴她凭什么!

    凭什么她就可以表现地这样若无其事?而我一个人在这边生闷气又到底是为什么?!

    我开始怀疑,这样控制不住自己再跟她发生冲突是不是明智的决定,回想这几次与袁湘琴的“交锋”,我不仅没有讨到过任何好处,反而被她打击地节节败退,这个家伙,难道是我的克星,生来就是跟我作对的不成?

    从来没有对一件事感觉这样无能为力,然而面对袁湘琴的时候却让我深深体会到了这种从未体验过的滋味,能够对我造成这样的影响,袁湘琴还真是有够厉害!

    颇觉无力地叹了口气,我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算了算了,对于这种自己搞不定的人,惹不起难道我还躲不起么?大不了以后尽量不跟她打交道就是了,反正前面的两个月我跟她就是这么过来的不是么?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家到底为什么会住进这种人啊?!

    作者有话要说:琉璃昨天下夜班在家睡了一天没有码字,晚上码了一部分,刚刚补全了后面的部分就早早发上来了,这章内容比较多,给亲们看个过瘾~

    话说,越来越发现江直树的番外开始向吐槽系发展了……(望天)

    ps:谢谢q小呆亲补的留言,看到那么多好用心的留言真的好感动哦~~亲,辛苦啦~~啵~~(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