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kiss 56【江直树番外十】

作品:《[恶作剧之吻]当天骄遇上天娇

    因为经常去幸福小馆帮忙,放假之后倒是很少看到袁湘琴出现在家里,少了见面的尴尬,我们也算相安无事。

    某天早饭之后,我正在房间用电脑查着资料,就见刚才还皱着一张小脸冥思苦想的裕树拿起他正在研究的习题册出了门,我撇撇嘴,不用想就知道,这小家伙一定是跑去袁湘琴那边请教功课去了。

    自从裕树跟袁湘琴的关系好起来之后,他来问我问题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只要袁湘琴在家,他总会跑去她那边,明明身边就有我这个人称“天才”的哥哥,非要舍近求远地去找袁湘琴,裕树这家伙,这样示好的举动也太过明显了吧?

    大约一个小时以后,裕树满脸笑容地抱着习题册回来了,看他那样子,想必问题都解决了吧,真是的,以前我给他讲题的时候也没见他这么高兴,怎么换了袁湘琴就整个变了样?袁湘琴那家伙到底给裕树施了什么魔法让裕树这么黏她?

    “裕树,作业做完了?”我问道。

    “嗯,不会的问题都问过湘琴姐姐了,我就知道什么问题都难不住她的!”裕树欢快地说,崇拜的语气听得我不禁有些吃味。

    “她可是高中生诶,如果连小学三年级的功课都不会那不是丢死人了?裕树你至于这么高兴么?”我承认我是嫉妒了,从来都是我的小粉丝的弟弟现在却完全投向袁湘琴那边去了,这怎么能不让我火大?

    “我才不是为这种事高兴呢,湘琴姐姐那么聪明,我早就知道这种问题难不住她,我高兴是因为湘琴姐姐说要做蛋糕给我!”裕树一脸幸福地说,“湘琴姐姐做的蛋糕最好吃了,啊,我要赶紧下楼去,说不定蛋糕已经做好了!”裕树叫着,把作业本扔到一边急冲冲地跑出门去了,那简直可以媲美短跑冠军的速度看得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很好,不说别的,用美食就轻易地收服了裕树,袁湘琴,你果然是有够厉害!

    因为裕树没有关门,楼下电视里棒球赛的喧闹声清晰地传了进来,我皱皱眉,站起身准备去关门,却忽然听到我爸跟才叔在兴奋地谈论着什么,仔细听了听才了解,原来是他们的高中同学来信邀请他们去度假村参加同学聚会,记得爸爸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去参加过同学会了,想必这次的聚会他们一定不想错过吧,更何况地点还在度假村,趁这个机会好好玩玩也是不错的。

    不过,有那个貌似老爸初恋女友名叫“清蓉”的同学在,老妈会那么轻易地放行吗?我对此表示怀疑。

    出乎我意料的,这次老妈竟然真的同意了,这样难得大方的态度让我心里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只是又想不到到底是那里不对,是我多心了吗?

    在预定日期前的周末,老爸和才叔兴高采烈地收拾行李出了门,这几天一直表现地热情到过分的老妈今天的行为更加诡异,不仅热心地帮忙提行李,还交代两人不用那么着急可以多玩两天再回来,甚至当我爸他们的车子都开出去很远根本看不到了之后还执着地站在门口冲着空无一人的路口挥手,她这样反常的状态让我心里不安的感觉越发强烈了。

    事实证明,我的预感是正确的,我妈这样积极地支走我爸和才叔果然是有阴谋的!他们前脚刚走,我妈后脚就接到了据说是外婆打来的电话,说什么小黄死了,外婆很伤心,要带裕树回去看她,然后就拉着裕树上楼收拾东西去了。

    没错,外婆是有一只养了十八年名叫小黄的博美犬死掉了,但那已经是寒假以前的事情了,因为裕树跟它的关系最好我们担心他听了会难过影响期末考试,所以打算以后再跟他提这件事,裕树不知道就算了,可是我妈她……好吧,我的担心果然不是没有道理的,看,这么快就变成现实了吧?我妈她根本就是找这个借口想让我跟袁湘琴单独相处吧!

    我想我妈她现在一定很得意没有告诉裕树小黄死掉的消息,就算说我要留在家里写作业的理由站不住脚,至少裕树那么真实自然的表现也能博得袁湘琴的同情,从而让她心软得说不出反对的话。

    而另一方面,她也不用担心我会拆穿她的谎话,因为如果我讲出事实,势必会让裕树难过,说不定他会怪我们没有告诉他这件事,那种情形是谁都不想看到的,所以她是笃定了这一点才这么有恃无恐的吧?

    不得不说,在某些时候,我还真的不能不佩服我这个天才老妈!

    我妈带着裕树雷厉风行地收拾好行李上了车,临走之前她还特地把袁湘琴叫到跟前神秘兮兮地说话,距离太远,我只隐约听到她跟袁湘琴说什么“哥哥喜欢吃咖喱”、“你一定要好好把握”之类的话,我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老妈,你就这么肯定在你走了之后她会那么乖乖地听话么?

    看着走在前面的人,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嘱咐一句,虽然我妈有交代,但谁知道袁湘琴会不会照做啊?现在家里只有我跟她了,她会做饭给我吃才怪!

    “喂,今天晚饭你煮。”

    “喂,今天的晚饭你自己搞定。”

    没想到我开口的同时袁湘琴也转回头来,只是说出的内容令我忍不住皱起了眉,早知道是一回事,亲耳听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你说什么?”语气不善的问道,不想袁湘琴又跟我同时开口问出了一样的问题,愣了一下后我抢先开口说道,“刚刚我妈有交代你吧,所以煮饭的事情归你。”

    “你想都别想!要吃东西就自己弄,本小姐没义务伺候你!”袁湘琴气冲冲地说完这一句,也不理我的反应,转身头也不回地回屋里去了。

    可恶的袁湘琴!她那是什么态度啊!就像谁稀罕她做饭一样!

    我踩着重重的步子回到房间,气呼呼地甩上房门,坐在电脑前玩游戏来发泄心中不满的情绪,把我跟这种人单独丢在家里,我妈她还真是放心,就不怕等她回来的时候自己的儿子已经被袁湘琴那个家伙气死了么?

    真搞不懂我妈到底为什么非要把我跟袁湘琴凑在一起,虽然她儿子我是“天才”,但也照样有会搞不定的事情啊,就像跟那个袁湘琴和平相处,那可是十分有技术难度的,以我这智商200的头脑,到现在都没琢磨出什么门道,如果真的要我跟她在一起……额,那一定是件很恐怖的事情吧……

    想到那种情景,我不禁恶寒地抖了抖,一不小心手偏离了方向让被我控制的小人掉进了陷阱里,看着屏幕上显示出鲜红的ga over,我不敢相信地愣了一会儿,不是吧,平时都能打通关的游戏今天玩到第二关居然就死掉了,这不会是什么对未来悲惨的预示吧……?

    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额……那种事……应该不会发生才对,如果我妈不耍什么阴谋手段……只是,这种可能性也许是微乎其微的吧?

    所以,我以后还是自己小心一点好了,一个袁湘琴就已经够难搞了,再加上我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老妈,老天,我怎么有种前途一片灰暗的感觉啊……

    不会的不会的,那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千万不要自己吓唬自己!

    我自我安慰着,深吸口气稳定了情绪,移动滑鼠点了重新开始,这一次,顺利地玩到了最后一关,屏幕上亮起了表示胜利的五彩烟火,我长长地舒了口气,缓缓勾起了嘴角,呵,看吧,跟平常一样通关了,我就说嘛绝对不会有事的!

    忽略掉心底说着“江直树,你这是在自欺欺人”的小小声音,我全身贯注地投入到了游戏之中,直到肚子传来咕噜咕噜的抗议声我才注意到原来外面的天空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看看电脑屏幕右下角显示的时间,惊讶地发现竟然已经七点半了。

    打开房门,走廊上静悄悄的,走廊的那头袁湘琴的房间屋门紧闭,听不到什么动静,我皱皱眉,袁湘琴不会……真的没有准备晚饭吧?

    我下了楼梯准备去厨房看个究竟,刚走到餐厅却看到了餐桌上放了东西,走近一看发现是一盒披萨,盒子上贴着一张便条纸,上面写着:我今天不想做饭所以叫了披萨,这份是你的,希望你发现的时候还没有凉掉,祝晚餐愉快。

    便条没有落款,但现在家里只有我跟袁湘琴两个人,所以这张便条是谁写的显而易见。

    这件事倒实在出乎我的意料,本以为袁湘琴在放了那种狠话之后不会准备我的饭呢,没想到……哼,她一定是怕我妈回来之后我会告她的状吧,嘁,我才没那么无聊!

    随手打开披萨盒盖,从里面飘出一股浓浓的咖喱香味让我不禁一愣,再转回头看盒盖的标识时发现竟是咖喱牛肉口味的。

    知道我喜欢吃咖喱所以袁湘琴叫了我喜欢的口味?她会有那么好心吗?也许只是因为她喜欢这种口味所以顺便也给我叫了吧?嗯,一定是这样的!

    我撇撇嘴,不客气地把披萨带回了房间,既然有现成的披萨放在面前,不吃的才是笨蛋!

    只是当我吃完披萨下楼去丢垃圾看到厨房的垃圾桶里那个赫然标注着“海鲜口味”的披萨包装盒时才知道我原本的猜测是错误的,看来袁湘琴的确是特意帮我叫了喜欢的口味吧。

    好吧,既然是这样,我就不跟她计较刚才的态度问题了,其实我这个人还是挺大方的,不是吗?

    洗完澡从盥洗室出来,路过袁湘琴的门口,我迟疑片刻,还是决定去跟她说声谢谢,正准备敲门的时候却没想到房门突然自己打开了,然后袁湘琴一脸惊吓地出现在门口,也把我吓了一跳。

    袁湘琴瞪着我出声埋怨,许是因为“吃人嘴软”的关系吧,我忍住没有反驳,只是真正面对她的时候感谢的话却怎么都说不出口,又看见袁湘琴手里拿的东西,随即找了个比较合理的理由应付过去,才没有引起她的怀疑。

    犹豫了半天,那句“谢谢”还是没能说出来就离开了,匆忙地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哎,对袁湘琴说什么感谢的话,我果然还是不太习惯啊。

    作者有话要说:琉璃果然永远都会错估自己,本来以为三章就可以结束这部分的番外,结果又要多更一章了,原因就是琉璃写着写着又写多了……(望天)

    下一章明天中午之前就会更,这次就只有一章不会再多加了,麻烦亲们就再忍耐一章吧,不好意思啦!

    ps:番外结束后的正文会相当给力,大家想要的jq都在后面的内容,精彩不容错过哟~(_)~(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