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是因为喝酒的关系还是因为昨天晚上的“强吻”事件,原本每天五点半准时起床的我第二天竟然一觉睡到八点多才醒。

    看看写字桌上台钟显示的时间,我有些挫败地叹了口气,原以为不会在意的,但其实自己根本没那么洒脱,那种事情,即使不想过多地计较,也的确没办法当做完全没发生过吧?

    不过江直树……到底为什么……我能不能把它简单的理解为只是青春期的某种“冲动”所造成的结果?哎呀,真是的,想想就觉得好头痛,待会儿出去要是见到了他,一定会很尴尬吧?也许那家伙会借机躲着我呢,看他昨天晚上似乎像被吓到的样子,可能也没想到自己会对我做那种事,毕竟我们两个……

    呃,怎么这话听起来像是在为江直树开脱一样?明明吃亏的是自己哎,竟然还一个劲儿地为他找理由,我到底是哪根筋不对劲儿了!

    甩甩头丢掉无聊的念头,我起身下床洗漱完毕之后下了楼,只见伯母一个人在厨房里忙忙碌碌,似乎是在做饼干,看到我,伯母笑着走了过来。

    “湘琴你起来啦?昨天睡得好吗?哥哥说你昨天喝了不少酒,今天可能会晚起一会儿的,昨天的谢师宴玩得很开心哦?”

    “嗯……是啊,很开心。”我点点头敷衍地回道,在听到伯母提及江直树时心里不免微微颤动了一下,下意识地环顾四周,并没有发现他的身影,轻轻吐了口气放松下来,在餐桌边坐下拿过伯母为我留的一份早餐准备吃饭。

    “湘琴啊,听哥哥说昨天你们两个班在同个地方办谢师宴啊?怎么样,你们有没有一起玩?”伯母凑到我身边坐下问道。

    “没有啊……毕竟我们两个班又不是很熟。”我悄悄地撇撇嘴说,昨天两个班差点就打起来了,能一起玩才有鬼了。

    “啊,这样啊……好可惜哦……”

    听了我的话伯母一脸的失望,我愣了下,忽然觉得有些无奈,恐怕伯母真正想知道的不是两个班,而是我跟江直树有没有在一起吧?伯母为什么就不能放弃撮合我们的想法呢?总是要这样提防着她时不时的神来一笔是很辛苦的,尤其昨晚还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如果被伯母知道,天,我实在不敢想象那样的情景,我是不是该跟江直树为那件事达成一项“保密协议”?

    这样想着,不自觉地开口问道:“伯母,江直树他人呢?”

    “哦,他说出去玩,湘琴你找哥哥有事啊?”

    “没事。”我果断地摇摇头,为防伯母在问些有的没的,我低头开始专心地吃饭不再做声,忽然看到桌上的一样东西,奇怪地问道,“伯母,那个是不是裕树的图画作业本?”

    “啊,真的哎,裕树又忘记了!”伯母低低地惊呼了一声说,“怎么搞的啊,总是丢三落四的。”

    “没事啦,等下我送去给他好了,应该不会耽误他用的。”满意地看到伯母转移开注意力,我赶紧顺势接下去,也给自己一个可以光明正大开溜的机会。

    “那就麻烦你了湘琴,不然裕树又要被老师骂了。”

    “不麻烦,应该的嘛。”

    快速地解决掉了早餐,我换好衣服拿上裕树的图画作业本出了门,刚出大门竟遇到了不知道从哪里回来的江直树,本不想理他的,但是江直树却在最初的怔愣之后主动开口了。

    “要……出门么?”

    “裕树的图画作业忘了带,我送过去给他。”我没有看江直树,面无表情地说完绕过他走了出去。

    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然后江直树的声音在耳侧响起:“我跟你一起去吧……”看似陈述的话却带着询问的语气,我停住脚步,怀疑地看了过去,江直树一怔,表情不自然地看着我加了一句,“我有话要跟你说……”

    我直直地看着他,直到他不自在地别开脸才收回目光,什么都没说又迈开脚步,片刻之后,我听到江直树又从后面跟了过来。

    路程近半,之前明明说有话要说的江某人却一直没有开口,只沉默地和我隔着半步的距离跟在我身后,我开始有些不耐烦,沉声问道:“你刚刚说有话要说,是昨晚的事情吗?”

    “啊……对……”江直树像是才想起这件事,快步走到前面跟我并行,面色犹豫地看着我,似乎是在斟酌应该怎么开口。

    没耐心等,我便首先问道:“江直树,你并不喜欢我的,对吗?”

    “呃……嗯……”江直树愣了一会儿,才像不确定似的点点头,那副迟疑的样子让我忍不住纳闷地看了他一眼,对于这个问题他有什么好犹豫的?

    “既然这样,那你昨天晚上做那种事情,是因为什么?喝了酒的关系么?”我停住脚步看向江直树,平静地问。

    江直树眼神不安地看了我一会儿,才低声说:“我没喝酒……”

    “没有喝酒,那是因为什么?”如果不是酒后失德,那昨晚的事情又该怎么解释?缓缓向前移动脚步,看着由于我的靠近而有些紧张无措的人,我眯起了眼睛,“江直树,你不要告诉我说,那个时候,你忽然对我产生了冲动哦?”

    像是证实了我的猜测一样,江直树的脸色瞬间变得僵硬难看,我讶异了片刻,忽然有种想笑出来的冲动,然而我也真的这么做了,先是小小的闷笑从唇边溢出,然后变成不能遏止的大笑,一发而不可收拾。

    等我终于笑够了,捂着笑疼了的肚子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抬头看到的是江直树阴郁的脸,他瞪着我,声音低沉地开口:“袁湘琴,这有什么好笑的?!”

    “呵呵,你不会是因为这个所以不好意思说吧?江直树,你也太逊了吧?”我斜眼看着他,毫不留情地嘲笑说,“本来还害我乱担心一把,原来就是这样啊。”

    “就是这样?”江直树拧起眉,“那种事……你一点儿都不在意吗?”

    “谁说我不在意?”我瞪了他一眼说,“可是在意又能怎样?事情都已经发生了,难道我还能让时间倒流不成?不然还是说你打算做点儿什么来弥补你犯下的过错?”

    “我……能做什么?”江直树低声问道,我稍微愣了一下,有些惊讶,他还真有这种想法么?

    看着江直树一脸小心征询的样子,我不觉生出一种想要逗他的念头,身为行动派的我也就很自然地将之付诸了实际,我倾身向前凑近江直树,语气轻佻地开口说:“既然这样,那你就让我吻回来好了,就算我们扯平,怎么样?”

    “你……你说什么?”江直树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紧紧地盯着我,似乎想确定我是不是在开玩笑。

    我眉毛一挑,一脸随意地说:“没听明白吗?我可是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呀,你吻了我,现在换我吻回来,很公平,不是吗?”

    “这哪里公平?!你……你怎么能……”江直树皱眉看着我,表情很是纠结,我轻轻勾起嘴角,为他这样不知所措的反应感到心情十分愉悦。

    “我为什么不能?一个吻换一个吻,这不是很简单的等价交换么?你刚才不还说要弥补,怎么,这么快就不认账了?”忽略掉江直树的反应,我继续开口逗弄说,成功让他的表情慌乱起来。

    “袁湘琴你怎么……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江直树开始不着痕迹地后退,但我怎么能让他如愿?一步迈到他跟前,揪住他衬衣的前襟,阻止了他的行动。

    “你认为我是在开玩笑吗?”我眯起眼睛,看着眼前惊慌不迭的人,又故意凑近了些。

    似乎被我大胆的举动吓到,江直树整个人僵在了那里,头一次看到他这种反应不能的有趣表现,我感觉自己有些玩上瘾了,不想马上停止,于是抓着他的衣领缓缓下拉,却意外地没有遇到抵抗,这样的发现不禁令我兴奋了起来,在这种情形下,江直树竟是出乎意料地好玩呢。

    忽然感觉江直树的手搭上了我的腰,缓缓收紧,却又不像是想把我推开,反而有打算向我背后慢慢游移的趋势,我怔了一下,很快明白了他的意图,勾起嘴角,抿唇轻笑道:“呐,江直树,你似乎很期待呢,怎么,昨晚的吻,想再重温一次吗?”

    江直树像是才反应了过来,慌张地推开了我,力道大得让我向后倒退了几步才堪堪稳住身子,刚要发难,却忽然有趣地发现江直树的脸竟浮上一层可疑的暗红,这家伙是……害羞了吗?

    “袁湘琴你……你……这样耍我很有意思吗?!”正为江直树的反应惊讶着,就见他红着脸站在几步之外对我怒目而视,那表情就好像我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一样。

    “的确很有意思啊~”我轻轻勾起嘴角,随意地说,毫不意外地看到江直树的眼睛瞪得更圆了。

    “袁湘琴!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

    “适可而止?呵,江直树,你认为自己有资格这么说我么?”我挑起眉,冷笑一声说,“在你对我做了那种事情之后还能理直气壮地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我还真是佩服你!”

    “我……”闻言,江直树的气势瞬间弱了下来,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只发了个音就没了下文,皱起眉看着我,眼中情绪复杂地让我有些看不懂。

    看着江直树因为我提及昨晚的事而再一次陷入沉默,我忽然没了继续跟他抬杠的兴致,颇觉无趣地叹了口气,不再理他直接抬脚走人。

    本来我就是一时兴起想寻他开心,只是想逗逗他好纾解一下我被他占去便宜的郁闷心情,让他恼羞成怒可不是我的目的,只是他的反应太过有趣让我有些欲罢不能,现在看来,的确是稍微有些玩过火了呢。

    而且我这么做,不会让江直树误会些有的没的吧?万一他再认为我对他还抱有期待那可就有些糟糕了,虽然我们最近一直相处得比较和平,但也的确不能放松警惕,起码在我还住在江直树家里的时候凡事都大意不得呢,有一个伯母在那边“虎视眈眈”就算了,要是连江直树这边我都要提防会不会再出状况的话,我不如明天就从江家搬出去得了!

    不过说到搬出去,我前段时间就跟爸爸提过这件事了,他也一直在留意有没有合适的出租公寓,这么长时间了,应该有些眉目了吧?今天就找他问问看好了,照目前的情况来看,还是早点搬离江家才是上上之选。

    作者有话要说:琉璃又拖文了,琉璃是千古罪人!55555……

    琉璃最近的日子简直悲催地一言难尽啊!本来就是个不求上进的人,偏偏要被放进节奏紧张的环境里,虽然一开始束手束脚的状态已经过去,也慢慢习惯了现在周围的一切,却还是觉得以前的日子更好一些,琉璃就是个懒人,不喜欢快节奏的生活,进取心神马的都是浮云啊浮云!

    呜……貌似悲剧地有些语无伦次了呢……

    好了,不废话了,耽误大家看文我就更罪大恶极了!

    最后再说一句,亲们,天气转冷,要注意防寒保暖哦~琉璃这边今天下了好大的雪,今天冒着大风雪下班回家,感觉快冻僵了说(╯﹏╰)亲们一定要保重身体呀~~!!(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