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杨芸的事情之后,裕树比以前更加地黏我了,放学回来一吃完晚饭就钻进我的房间,直到该睡觉了才离开,周末休息时就更是整天整天跟我腻在一起,有时还会拉着我去他跟江直树的房间陪他玩游戏,时间久了,我在打电动游戏上的水平倒是提高了不少。

    对于裕树这样的亲近表现我自然十分高兴,但随着升学考试一天天地临近,这种喜悦却渐渐地变成了隐隐的担忧。

    因为爸爸前段时间已经在外面找到了一套小公寓,也带我去看过,两室一厅带阳台的小房子,位置、交通情况都比较令人满意,价位对我们来说也合适,所以我跟爸爸打算好等我升学考试结束就搬过去,只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跟伯父伯母提起罢了。

    一方面考虑到伯父伯母知道这件事情一定会反对,而另一方面,裕树现在跟我的关系这么好,如果我突然告诉他说要搬出去她一定会很伤心的吧?所以最近我都在烦恼怎么才能委婉地把这件事告诉他们而不至于让他们太难过。

    说实话,在这里住了半年多,我已经慢慢习惯了这一大家子人住在一起温馨热闹的气氛——有点小梦幻、有时会热情地吓人但却对我宠爱至极的伯母;总是一天到晚地忙碌却从不会因此而疏忽家人、睿智体贴的伯父;有些小别扭、聪明可爱又十分黏人的裕树;还有,总摆着一张像是什么都不在乎似的面瘫脸,但实际上却是“闷骚”性格的江直树……相处了这么久,大家的感情已经变得非常深厚,就算早知道自己终究要走、不可能一辈子住在这里,就算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但每每想到很快就要跟他们分开,心里的那种不舍和失落却是实实在在、不容忽视的。

    我不是没有想过就这样在这里一直住下去,只要伯父伯母没有开口,我可以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继续没心没肺地赖在他们身边享受着他们的宠爱、享受着这个大家庭带给我的温暖和快乐,可是,我不能……就算心底的愿望再强烈,就算对他们再不舍,我都不能!

    这里再好,毕竟不是我的家,我不能因为伯父伯母对我的喜欢就这么自私地霸占着原本不属于我的美好,我来到这里之后本就已经给他们添了不少麻烦,以前是因为情势所迫不得已才来借住,现在怎么还能若无其事地继续打扰下去?

    重重地叹了口气,心情不禁有些黯然,我到底该怎么做……

    “湘琴姐姐你干嘛叹气啊?我这次的功课做得很差吗?”裕树询问的声音唤回了我的思绪,转头看到裕树有些紧张的小脸,我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现在是什么状况。

    “啊……没有没有,裕树做得很好,我只是在想别的事情……”我连忙挂起笑容,安抚地摸了摸裕树的头说。

    “别的事情?湘琴姐姐在想什么啊?”裕树仰着小脸好奇地问。

    “也没什么……只是在想……”我低下头,犹豫着要不要现在把搬家的事情告诉裕树,下一秒,感觉裕树抱上了我的胳膊,转头,看到他满带担心地看着我。

    “怎么了湘琴姐姐?出什么事了吗?”

    “……没有,没事的,我只是……”我伸手把裕树搂进怀里,叹息着开口,“裕树,如果有一天姐姐搬走了,你会不会想我啊?”

    “当然……哎?湘琴姐姐你要搬走?搬去哪里啊?”裕树猛地抬起头,提高了声音,紧张地看着我。

    “我是说如果……”

    “不要!我不要湘琴姐姐搬走!”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裕树激动地打断了,“湘琴姐姐不是在这里住得好好的吗?为什么要搬走?我不要跟湘琴姐姐分开!不要!”

    “裕树……我也不想跟你分开啊,可是这里毕竟不是我的家,我迟早都要搬走的。”我摸了摸裕树的头,尽量让自己的表情保持平静。

    “我不要!”裕树紧紧抱着我的腰,像是生怕我立刻就会消失了一样,“湘琴姐姐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不就好了?我们在一起住了这么长时间不都是好好的吗?就这样一直住下去不好吗?湘琴姐姐不走好不好?”

    一直住下去……我也想啊,可是不能呢。

    我紧了紧抱着裕树的手,轻声说:“我总不能在这里住一辈子啊,裕树有没有想过以后的事情?”

    “以后的事情?什么事情啊?”裕树抬头,不解地看着我。

    “很现实的问题啊——要是你哥以后结了婚,你有了嫂嫂,总不能让你们三个人合用一间卧室吧?”虽然知道现在考虑这个问题还很早,就江直树那种性格应该不会很快就找到合意的对象,但这也是一种可能,需要提前做好准备的。

    “我才不要嫂嫂!我只要湘琴姐姐!”裕树撅着小嘴,带些任性地说,我笑着摇摇头,刚想再说些什么,就见裕树忽然眼睛一亮,看着我开心地笑了起来,“我想到了湘琴姐姐——只要湘琴姐姐嫁给我哥,那样,湘琴姐姐和有才叔叔就不用搬走,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不是吗?”

    我一愣,随即有些无奈地笑了:“又说傻话,我跟你哥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他又不喜欢我,而且他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啊。”我耸耸肩随意地说,“裕树,感情的事情是没有办法勉强的,不是你哥的条件不够好,只是,我对他没有那种感觉罢了。”

    “可是……”裕树看着我,有些失望地扁了扁嘴,“可是人家真的不想让湘琴姐姐走嘛……”

    “我知道的裕树,我也很舍不得你们啊……”我揉了揉裕树的头发,将下巴搁在他的发顶,轻声说,“但是,天下无不散的筵席,裕树懂这个道理吧?”

    “……懂……可是,还是不想湘琴姐姐搬走!”裕树说着,又紧紧抱住了我,小脸埋在我的胸前,声音有些闷闷的。

    看着裕树可爱撒娇的样子,我宠爱地勾了勾嘴角,笑着说:“虽然总要离开,但除了我不住在这里之外,其实并不会改变什么不是吗?我们之间的感情又不会消失不见,你依然是我最喜欢的弟弟啊,只是我们不住在一起罢了,我们可以经常通电话,也可以经常见面的,裕树干嘛一副好像我们以后都见不到了的样子啊?”

    裕树表情怔怔地看了我一会儿,忽然一脸恍然大悟地睁大了眼睛,眼中闪现着惊喜的光芒,“那湘琴姐姐就算搬走也会常常回来跟我玩、教我功课的对不对?”

    “当然了,裕树不会以为如果我离开这里以后就不理你了吧?”我有些诧异地问道,看到裕树忽然变得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我知道自己猜对了,瞬间觉得有些无语,这孩子这是在瞎想些什么有的没的啊?

    还想说些什么安慰的话,就听见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抬头,门被打开,江直树出现在门口,欲言又止地看了我一会儿,然后看向裕树说:“时间不早了裕树,该睡觉了。”

    闻言我转头看桌上的台钟,时间显示已经接近十点,不知不觉的时间过得还真快呢,于是拍拍裕树说:“真的不早了,裕树明天还要上课的,快点去睡吧。”

    裕树有些不情愿地从我怀里起身,嘟着小嘴点点头说:“嗯……那我去睡觉了,湘琴姐姐晚安。”

    “嗯,裕树晚安。”我笑着点点头,看着裕树出了门,正准备收了东西去睡觉,却发现江直树依然站在门口没有离开,于是问道,“还有事吗?”

    “你……要搬走吗?”江直树看着我,像是不确定似的问道。

    我怔了一下,为他的问题有些讶异,点点头回道:“嗯,不过不是现在,你怎么知道的?”

    江直树犹豫了一下,表情有些不自然地说:“刚刚我听到你跟裕树的谈话……你已经决定什么时候搬走了吗?”

    “嗯,应该就在升学考试之后吧。”本来随时可以搬去新家的,但是爸爸担心突然搬到陌生的环境会影响到我复习考试的发挥,所以决定等考试结束再搬过去,我们也好多些时间来准备和道别。

    “那不就是还有一个星期?你就这么急着从这里搬出去吗?”江直树的眉毛皱了起来,出口的话略带了些指责的意味,眼睛里的情绪复杂得让我有些看不懂。

    “江直树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以为我愿意从这里搬走啊?要不是因为你……算了,反正事情都已经决定了,再说别的也没意思。”我不太明白江直树忽然发脾气的原因,是在怪我没有早点告诉他吗?不过现在知道也不晚不是吗?而且他本来不就盼着我早点搬出去吗,现在应该高兴才是,干嘛还一副那种表情的啊,真是奇怪!

    “你要搬走是因为……那天的事情吗?”江直树语气迟疑地问道,我奇怪地抬头看他。

    “那天的事情?你指什么?”

    “就是……毕业典礼那天……你是因为那个才决定搬走的吗?”

    看着江直树似有为难的表情,我眨眨眼睛,思索片刻后恍然大悟,轻轻挑眉笑道:“哦~你说的是你强吻我的那件事情么?”

    此言一出,江直树的表情立刻变得不自在起来,头撇去一边不与我对视,语气含糊地说:“那件事,你还很在意吗?我真的不是故意……”

    “好啦好啦,都已经过了这么久,你不说我都要不记得了。”我随意地摆摆手说,“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男人都有冲动嘛,这很正常,我理解的,如果你要真是故意的那我才要烦呢。”

    本来因为我前一句话不好意思的江直树,听到我后面的话忽然直直看了过来,“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我有些纳闷地看着他。

    “什么叫‘要是故意的你才要烦’?被我吻就那么让你难以接受吗?”他一脸控诉表情地看着我,让我有点儿莫名其妙。

    “我什么时候那么说了,只是我干嘛那么心甘情愿地让你吻啊?我又不喜欢你,而且,你也不喜欢我啊,所以发生了那种事难道不会让人觉得烦恼吗?”这人还真是奇怪,明明被占便宜的是我哎,他却反倒像个受害者一样地跟我计较这种事情,他大少爷到底有没有搞清楚状况啊?!

    “……喂,袁湘琴,你口口声声说不喜欢我,我到底有什么不好?嗯?”江直树忽然瞪起了眼睛,质问般地说。

    我愣了一下,随即瞪了回去说:“那你告诉我,你有什么好?”

    “我……我人长得帅头脑又好……”

    “真自恋!”我撇撇嘴,打断了他没说完的话,虽然这的确是事实,但是听江直树亲口说出来还是感觉蛮奇怪的。

    “……这不是自恋,是事实!”许是也为自己的直白觉得不好意思,江直树虽然出言反驳,但还是微微有些脸红了。

    “就算是这样好了,可那又怎么样呢?”我无所谓地耸耸肩说,“你又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就算你再怎么聪明帅气到天上有地下无的,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江直树皱了下眉,说:“那你喜欢什么类型?像池允翔那样的?”

    “嗯……对啊,我就是喜欢——哎,真是奇怪了,我干嘛要跟你说这些啊!”忽然意识到这是我的私人问题,没必要告诉江直树知道,当即打住,不满地白了他一眼说,“反正你又不喜欢我,我喜欢谁不喜欢谁跟你没关系吧?而且就算你喜欢我,也没有权利决定我要不要喜欢你吧?”

    “我——谁……谁会喜欢你啊!你少自作多情了!”江直树瞪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

    我对着他翻了个白眼,懒懒地说:“所以喽,你干嘛那么在意我喜不喜欢你啊?”不喜欢我却介意我说不喜欢他,大概是无聊的虚荣心在作祟吧,看来即使身为“天才”也是不能免俗的。

    “我哪有在意!我只是——算了,没什么。”江直树开了个头却没有再说下去,撇撇嘴不再出声。

    “好了,如果你没别的要说,那就请回吧,我要睡了。”看江直树似乎不想再说什么的样子,我随意地冲他摆摆手,开口“赶人”。

    “哦……那我先回……”江直树点点头转身准备出门,刚迈开步子却又停住,又转了回来,“喂,你好像还没告诉我为什么要搬出去吧?既然……不是因为那件事,总要有个原因吧?”

    看着江直树一脸认真询问的表情,我先是一愣,有些迷惑但还是开口道:“江直树,首先我要纠正一下你的用词——我不是‘搬出去’而是‘搬走’。这里不是我的家,我总要离开的,这跟你,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江直树看了我一会儿,眉毛又皱了起来,微微垂下眼,放低了声音说:“要是不想离开住着就是了,又没人赶你。”

    我眨眨眼睛,有些惊讶地说:“哎,江直树,你这么说是想留我吗?”

    江直树看着我,沉默不语,眸光闪了闪又回归宁静,看不出在想些什么,一时间,空气似乎变得有些凝滞,我缓缓吐了口气,开口打破了僵硬的气氛:“其实我要走了你应该高兴才是的,那样,裕树搬回自己的房间以后,你又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私人空间了啊,这样不是很好吗?”

    “无所谓……反正我都习惯了。”江直树撇撇嘴,小声说。

    “呵,那你是习惯了跟裕树一起睡还是习惯了我住在这里啊?”因着江直树的话,心情忽然变得十分愉悦,我眯起眼睛笑问道。

    “……都有吧,只要你不给我找麻烦,我无所谓。”江直树难得地坦诚了一把,听得我心情更好了,颇有兴致地跟他开起了玩笑。

    “是么……那还真是糟糕呢,看来你很快就要开始习惯一个人睡还有我不住在这里的日子了呢,呐,江直树,要是我走了,你会不会想我啊?”

    江直树怔了怔,忽然转开目光,片刻之后低声喃喃道:“……那要你走了之后才知道。”

    原以为他又会借机讽刺挖苦我的,却没有想到他会是这样的回答,我忍不住地笑了出来,江直树这人还真是……真是败给他了!

    虽然在这里的半年多总是跟他吵吵闹闹,好像真正和平相处的时间也没有太多,但不管怎么说我们好歹也是朋友,分开的话,应该也是会想念的吧……

    这样一想,忽然觉得有些感伤了,甩甩头丢掉无聊的情绪,我的语气尽量轻松地笑着开口说:“好了,既然都说清楚了,那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吧,时间不早,赶快去睡觉吧。”

    江直树什么都没说地点点头,顿了片刻之后开口道:“真要搬走的话,记得早点跟我爸妈说,尤其是我妈,你知道……”

    他没有说下去,但我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了解地点头道:“嗯,我知道,我会尽量早告诉他们的。”

    “嗯,那我回去了,晚安。”

    “晚安。”

    我笑笑,看着江直树出了门,想到他刚才的话,忽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会考虑到伯父伯母的感受还能主动提出来,这家伙,似乎真的不太一样了呢。

    作者有话要说:唔,终于赶上在过年之前再更一章了,这次篇幅比较多,让大家饱饱眼福(__)

    亲们是不是都放假了呢?好幸福呢!琉璃就比较悲惨啦,春节还要值班,虽然病房里也没几个病号,但也得有人“看摊”不是?做护士就是这么悲催,5555……

    既然没假,琉璃也没什么时间回老家了,所以过节期间会照常更新的,亲们不用担心啦,虽然进度不能保证,但一定不会断更的,亲们就不要大意地期待着吧~

    ps:虽然有点儿早,但还是提前祝春节快乐啦!!(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