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开学这天,就像每一个开学日一样热闹非凡,因为前一天被纪明宇带着逛过校园的关系,我没费什么力气就找到了自己上课的教室。

    宝石鉴定专业,正如我之前了解到的那样,每年的入学率都是各专业中最低的,倒不是因为专业本身不够好,只是相较于其他大家热衷的金融、理工之类有些冷门罢了,就像今年,本专业只招收了一个班、寥寥四十几名学生,这种情况在任何一个专业都是不可能的,不过,我倒是很喜欢现在这样的状态,至少不用为跟那么多人抢座位而烦恼了。

    因为学生少,所以教授们上起课来也比较轻松,同样的,针对性也强,所以,尽管这个专业每一年的学生人数最少,但学生的成绩每年都是在全校名列前茅的,这也是让本专业的导师和教授们引以为傲的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上午的课程在一种充满趣味又学术性十足的氛围中结束,我也交到了正式开学后的第一个朋友——我的同桌,一个叫林琳的女孩,短发、娃娃脸,一笑起来脸上就露出两个小酒窝,煞是可爱。

    吃午饭时跟留农和纯美碰了面,大半个月的时间没见,两个人也都各自改变了造型,纯美跟我一样烫了头发,只不过稍微剪短了一些,配上粉蓝色的吊带衫和淑女小包,小女人味儿十足;而留农直接来了个动感十足的爆炸头,一身嘻哈的打扮看上去活像摇滚歌手。

    因为太久没有见到她们,一见面就有数不清的话聊,让她们和林琳互相介绍过之后,四个女生很快就打成了一片,笑闹着分享起了假期里的趣闻轶事。

    刚巧我们四个人下午都没有课,于是就结伴来到中心广场去选择自己喜欢的社团,因为大家的兴趣各不相同,所以在一起看了开始的几个社团之后就分头行动了。

    沿着各社团摊位组成的长龙从头走到尾,我有些遗憾地发现竟没有自己太感兴趣的,虽然各个社团的学长学姐们都十分热情、招牌展示都很吸引人,但始终不能让我提起加入的兴致,就算我曾一度很有兴趣的手工艺社和烹饪社也没能让我做太多的停留。

    一路走来似乎没有看到纪明宇说过的美工社的影子,正考虑着要不要找个人来问问看的时候,就被一阵喧闹声吸引了注意,循着声音走了过去,看到不远处一个凉棚前围着一大群人,里面时不时地传出嬉笑声,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转头看看旁边立着的招牌,上面赫然写着“摄影协会”四个大字,我不禁挑眉,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刚才还想着去美工社的事情呢,没想到“正主”直接送上门来了——既然摄影协会在这里,那作为组织者的纪明宇一定也在,有他在,我还怕找不到美工社么?

    轻轻勾了下嘴角,我迈步走了过去,靠近之后发现被那一群人围在中间的正是纪明宇,他正摆弄着自己的相机给周围的人讲着什么,见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纪明宇身上,没人注意到我,我轻手轻脚地绕到他身后的位置,踮起脚尖探头朝人群里看去,然后看到他正向大家展示的竟是他昨天给我拍的那张照片。

    此时,纪明宇正借着那张照片给周围的人讲解光影运用的技巧,他头头是道地侃侃而谈,俨然一副资深讲师的模样。

    “好了,大致就是这么多了,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讲解告一段落,纪明宇抬头看着周围的人问道。

    “我有问题!明宇,你是从哪里找来这么正的美女的?不会是你女朋友吧?”一个小个子、瘦瘦的男生坏笑着打听起了八卦,然后周围的人都跟着起哄。

    纪明宇怔了一下,笑着开口说:“她呀……呵呵,她可不是我的女朋友呢,她叫袁湘琴,是今年入校的新生,我想你们应该听说过的。”

    “什么?袁湘琴?就是高中部今年那个满分毕业的f班的学妹?”刚刚的小个子男生不敢相信地叫道。

    “满分毕业?这么厉害?学长,你说的是这个女生吗?”小个子男生旁边一个戴眼镜的女生指着相机里我的照片问道。

    “如果她真的是袁湘琴,那么就是她没错了,可是大家不都说袁湘琴是个四眼龅牙妹吗?”小个子男生皱着眉,一脸纠结地说,“明宇,你不是在忽悠我们吧?还是这张照片其实是经过处理的?”

    四眼龅牙妹?很好,原来昨天纪明宇所说的“龅牙眼镜妹”还是比较含蓄的说法呢。

    没等纪明宇解释,我就在人群外闲闲地开口了:“我本人就在这儿,是不是骗人你们自己看过不就知道了?”

    “嗬!”

    围在一起的人齐声发出惊呼,然后又整齐划一地转过了头,下一刻所有人又一齐瞪大了眼睛看着我的方向。

    “湘……湘琴?你怎么来了?”纪明宇惊讶地站起身,表情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我。

    我微微一笑说:“来找你啊,不欢迎吗?”

    “当然……当然不会,湘琴你坐……呃……随便坐。”纪明宇回头看到被一群人弄得七零八落的座位,有些尴尬地看了我一眼,不好意思地转开了视线。

    “呵呵,坐就不用了,明宇学长你不用这么紧张,我不会怪你不经我的同意就把我的照片给别人看的。”我笑眯眯地看着明显有些不知所措的人,悠悠地说出显然会让他更紧张的话。

    “呃,湘琴我不是……我只是……”纪明宇语无伦次地想要解释,但似乎找不到合适的措辞,只目光不定地看着我,脸上满是歉意。

    “好了学长,不跟你开玩笑了,我有事来找你的,你现在有空吗?”毕竟当着这么多学弟学妹的面不能让纪明宇这么没面子,我相当“好心”地没再继续捉弄下去。

    见我没再纠缠这个话题,纪明宇明显松了口气,忙不迭地点头说:“有空有空,湘琴你有什么事?”

    “学长不是说要带我去美工社吗?怎么,忘了?”我笑笑,说出我此行的目的。

    纪明宇的脸上露出貌似惊喜的表情说:“当然没忘,湘琴真的要加入美工社吗?”

    “嗯……我想先去看看再决定,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现在带你过去!”纪明宇痛快地点头答应,然后转向那个小个子的男生,“阿远,你先帮我招呼一下想加入协会的新生,我出去一下,一会儿就回来。”

    “没问题,交给我好了,明宇你就放心去吧,难得佳人有约,不用那么着急回来~”看起来是从最初的震惊中反应过来了,被叫做阿远的小个子男生一脸促狭表情地跟纪明宇开起了玩笑,周围的人也开始“吃吃”地笑了起来。

    纪明宇白了他们一眼,拉上我匆匆离开了,我偷偷抬头瞥了他一眼,有趣地发现他的耳朵变红了。

    走出好大一段距离,纪明宇才发现我的手腕还被他抓在手里,慌忙松开手,又紧张地向我道歉解释刚才的事情,我无所谓地摇摇头笑道:“没什么,学长不用太在意的。”

    “湘琴你别生他们的气,他们只是无聊跟着瞎起哄,没有恶意的。”

    “呵呵,我了解,我没怪他们,真的。”我随意地摆摆手说。

    “啊……那就好……”

    看得出来纪明宇还想说些什么或再解释些什么,但似乎又不知道如何开口,一副十分苦恼的样子,所幸这段路程并不长,我们一会儿就到了美工社的摊位,我意外地发现,不同于其他摊位的热闹拥挤,这里冷冷清清的并没有几个人光顾。

    “哎?明宇副社长,怎么舍得从你的摄影协会回来了?这个小美女是谁啊?你带来的吗?”一个看到我们的社员打招呼询问道。

    “她是我们今年新入学的学妹,我带她过来看看,社长呢?”

    “哦,社长去准备活动用的图纸了,一会儿就回来,小美女学妹是想加入我们社团吗?”那个社员带着好奇地打量着我说。

    “我想先看看再决定,不过明宇学长说你们的入社要求很严格,我还不知道自己够不够标准呢。”我笑笑回道。

    “湘琴你放心,有我在,没问题的。”纪明宇信誓旦旦地保证说。

    “假公济私哦,明宇副社长~”

    纪明宇瞪了那个调侃他的社员一眼,带我到一边坐下等着社长回来,因为我们的对话,其他社员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来,一个个开始探头探脑地朝这边张望,发现我看过去又忙不迭地收回窥探的目光,还自以为掩饰得很好,我淡淡一笑,并没太过理会。

    闲来无事,我拿起旁边桌上一叠素描手稿翻了起来,里面画的有静物、风景及人物肖像等常见的素描类型,每一张上都写有系别班级和姓名,而且看年份都是今年的新生,应该是作为入社审核之类的东西吧。

    “学长,这些是入社的要求吗?”我扬了扬手中的纸张问向身边的纪明宇。

    “嗯,没错,一般来说我们社团只招有一定绘画或电脑绘图经验的人,不过湘琴如果真的有意加入,我会跟社长说让她通融一下的。”

    “不用了学长,你没必要……”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旁边一个女生的喊声打断了:“副社长,麻烦过来帮我看一下好不好,电脑突然没有反应了!”

    “哎……好,等一下。”纪明宇对那边应了一声然后歉意地转向我,“不好意思湘琴,我先过去那边帮一下忙,很快就回来。”

    我不在意地摆摆手说:“没关系,你忙你的,不用管我,我帮你拿着相机。”

    “好,谢谢。”纪明宇把相机交给我然后走到那个求助的女生那边去帮她检查电脑故障了,我闲得无聊,打开他的相机看起了他拍的照片。

    其实这里面大部分的照片我昨天都已经看过了,我一张张地翻着,很快就到了最后,毫无意外的是他给我拍的那一张,虽然拍的是自己,也不是第一次看到,但还是忍不住地在心里感叹起来,能抓住那一瞬间微妙的感觉,纪明宇果然是个天才的摄影家呢。

    忽然心念一动,拿过桌上还没用过的画纸,跟近处的人借了彩色画笔,将相机摆在桌上,调整了合适的视觉角度,开始对着那张照片临摹起来。

    我这个人有个习惯,就是在专注地做一件事情的时候通常会忽略掉周遭的一切,所以当我画完最后一笔收工的时候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围了一圈的人。

    “怎么了,大家?”我诧异地环视一圈表情各异的众人,开始回想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湘琴,你怎么都没告诉过我原来你绘画这么棒?亏我还跟社长说……哎呀,真是的,看来我是多此一举了。”纪明宇满眼惊奇地看着我,神情带些懊恼地说。

    我眨眨眼睛,一脸无辜地说:“因为学长你从来都没问过我啊,而且我刚刚就想告诉你的。”

    “呃……好像,好像是这么回事……”纪明宇愣住,似乎很认真地想了想,然后抓抓头,不好意思地笑着说。

    “你就是袁湘琴?”纪明宇身边一个我不认识的女生插话进来问道。

    “嗯,我是,学姐你是……社长吗?”我看着眼前高高瘦瘦却十分有威严的漂亮女生,猜测地问道。

    “没错,我是美工社的社长江蕙,袁学妹想加入美工社吗?”江蕙单刀直入地问道。

    “这个……我想先考虑一下再决定。”我实话实说道,虽然跟纪明宇来到了这里,也见到了社长,但我真的不确定自己要不要加入,毕竟我对这个社团还不够了解。

    “没关系,你什么时候想好可以随时来找我。”

    我怔了一下,诧异地问道:“学姐的意思是我够资格加入美工社吗?”

    “以学妹的实力,如果不加入美工社的话,绝对是我们的损失。”江蕙如此明显的示好让我有些惊讶,因为看上去她并不像是那种会说话这么直白的人呢。

    “学姐过奖了,如果你对我抱太大期望的话,也许会失望呢。”虽然江蕙的话让我很受用,但还是适当地谦虚了一下。

    “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江蕙对我微微一笑,自信地说,我勾起嘴角,回她一个带着谢意的笑容,没再说什么。

    能这么轻松地就得到社长的肯定已经让我感觉很意外了,但接着又被告知自己可以先来参加美工社的社团活动,多了解些情况之后再决定是否加入之后简直有点儿受宠若惊了,我当然知道自己在绘画方面功底不弱,只是在江蕙看来我的实力真的已经到了那种需要开出优厚的条件来“引诱”我入社的地步了吗?

    我有趣地勾了下嘴角,加入美工社,也许是件值得期待的事情也不一定呢。

    作者有话要说:亲们,果断留言啊!!!(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