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直树无端的发难让伯父有些坐不住了,语气严厉地制止他再继续说下去:“直树,不要说了,太过分了!”

    “……我有说错吗,这是事实吧?”江直树顿了片刻,不屑地看了眼阿金,语气依然恶劣。

    “江直树你……你少讲那些有的没的,我早就知道我跟湘琴不可能,那又怎样?那不代表她就会喜欢你,我看是你少在那边白费心机才对!”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江直树你少装了,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喜欢湘琴对不对?不过湘琴是绝对不会喜欢你的,你就死心吧!”

    “这也不是你能决定的吧?你又怎么知道湘琴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呢?”

    “我就是知道!湘琴才不会喜欢你这种冷冰冰的自大狂!”

    我十分纳闷为什么好端端的两人争执的重点会转移到我的身上?而且,阿金这家伙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出江直树喜欢我了?这种没有根据的事情怎么可以乱说?还有,江直树,你可不可以不要把话说得这么暧昧啊?就算你是要气阿金,也不要说得好像我们真有什么一样!当着伯母的面你说这种话后果可是很严重的你知不知道!

    眼见两人的争吵逐渐升级,我刚想开口劝架,却被江直树突然蹦出的一句话给吓到了。

    “如果我说我们已经接吻过了呢?”

    “什么……江直树你说你跟谁接吻过了?!”

    “当然是湘琴喽,不然还会有谁?”江直树极具挑衅意味地勾起嘴角,看着阿金不敢置信的错愕表情,脸上有种恶意报复的快感,因为他这句话,我看到伯母豁然亮起的目光,心里禁不住“咯噔”一声,这下糟了……

    我从没想过江直树会主动提起那件事情,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所以一时之间脑子里乱哄哄的有些反应不过来,在我意识到该说些什么来解释,或者说掩饰的时候,阿金已经激动地跳了起来,怒气冲冲地揪住江直树的衣领将他从座位上拽了起来,拳头举起,一副作势要挥下去的样子,一旁,爸爸和伯父伯母手忙脚乱地劝着。

    “阿金,住手!”眼看现场情况就要失控,我急忙站起来拉住几乎要忍不住动手的阿金,阻止道。

    “湘琴你不要拦着我!江直树这家伙——这家伙竟然敢对你做那种事!你们都不要拦我,我要揍扁了他!”阿金冲动地想要扑上去给江直树一拳,但因为我们的阻止没能成功,急得直跳脚。

    因为阿金对这件事的反应太大,我顾不得解释,只能先把他劝住,同时转头,对江直树投去警告的一瞥,他像是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目光开始有些游移不定。

    一阵手忙脚乱之后,大家才把阿金安抚好,并在爸爸的劝说下先离开了,只是临走之前还不忘咬牙切齿地警告江直树一番,让后者本就不善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被阿金这么一闹,原本和乐融融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僵硬,我是很想问问江直树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才会把那件事情说出来,但碍于场合的关系无法开口,眼角余光瞥到一旁的江直树频频向我这边投来欲言又止的目光,我想了想,决定暂时不去理会。

    我知道,我此刻的沉默让大家认为我是在生气,所以没有人就这件事开口询问,虽然江直树所说的确是事实,但当时是什么样的情况,作为当事人的我们比谁都清楚,那个所谓的吻只是个意外,根本不能代表什么,即使现在再提到那件事,我已经不再像当初那么抵触,但也不代表我能够毫不在意地说给别人听,而且关于那件事我跟江直树也早有约定,绝对不能让伯母知道,可是江直树现在把这件事说出来,不论是出于什么目的,都让彼此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所以,对于他的口无遮拦,我确实是有些生气的。

    “湘……湘琴啊,你要多吃点菜哦,今天的菜做得特别好吃呢!”大概是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伯母一个劲儿地劝我多吃,并不停地往我的碗里夹菜,过分的殷勤让我有些招架不住,其实我看得出来,伯母非常想知道关于我跟江直树接吻的事情,但不论她平时有多“脱线”也不可能白目到在这种情况下还来跟我问这件事情,所以我也装作没有看到她那闪动着八卦光芒的闪亮眼神。

    心不在焉地吃着伯母夹来的东西,顺手拿了一旁的饮料杯喝了起来,在我察觉到饮料的味道有些不对劲的时候,杯子里的东西已经被我喝掉一大半了,仔细一看才发现,这根本就不是我的杯子。

    “哎呀,湘琴啊,你怎么把我的酒喝掉了啊?你……没事吧?”耳边传来爸爸询问的声音,转过头,看到爸爸正担心地看着我,我轻轻摇摇头,刚想回答,却忽然感到一阵晕眩,我揉了揉有些发晕的额角,忍不住皱起了眉。

    “爸,我没事……”我语气尽量轻松地回道,心里不禁叹息起来,看来对于这件事情,我比自己原以为地要更加在意,竟连错拿了爸爸的杯子都没有发现,看来今天我又要醉一场了,江直树那个家伙,可真会给我找麻烦!

    “哎呦,傻孩子,喝了那么多酒,怎么会没事呢?你等等哦,我去给你拿醒酒汤。”爸爸语气无奈地抚了抚我的头,起身朝厨房走去。

    “湘琴,很不舒服哦?”伯母靠过来,把我揽进怀里,关心地问。

    “没事啦伯母,只是有点头晕,一会儿就好了。”不想让伯母担心,我摇摇头宽慰道。

    “好可怜哦,湘琴真的是不能喝酒呢,每次都变成这样……”伯母抚摸着我的头发,心疼地说。

    “伯母我真的没事啦……”我靠在伯母身上,没什么精神地说。

    不一会儿,爸爸就弄好醒酒汤端了过来,让我趁热喝下,带着微酸口感的热汤下肚,浑身都觉得暖洋洋的很舒服,刚刚的醉意瞬间就被消除了大半,原本有些紧绷的疲惫神经也变得舒缓了,但随着酒意的褪去,睡意却很快地袭来,让我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怎么了湘琴,困了吗?”伯母扶着我问道。

    “嗯……有一点儿……”我点点头,又打了个哈欠,含糊地说,“我在这里睡一下就好,你们不用管我的。”

    “湘琴不要这么勉强啦,既然困了,那就让哥哥先送你回去好了……”

    “不用了伯母——”伯母的话吓得我立刻清醒了不少,赶忙推辞说,“我真的没事,不用那么麻烦的!”

    因为我的坚持,伯母最终放弃了要江直树送我回家的念头,今天这场两家的聚会也在经历了此前的一番折腾之后提前结束了,送走了伯父伯母他们,我坐上爸爸的小货车也从幸福小馆出发回家了。

    随着车子的行进,徐徐的微风从敞开的车窗吹进来,丝丝的清凉感觉让我原本有些烦躁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却让我又想睡觉了,刚想闭上眼睛小睡一会儿,不经意地瞥到爸爸看向我欲言又止的神情,等了一会儿,却不见爸爸开口,我只好主动问道:“爸,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啊,没,没什么啦,湘琴,我只是……”

    在心底叹息了一声,我接过了爸爸迟迟说不出口的话:“爸爸是想问刚刚江直树说我们接吻的事情吗?”

    “哈哈……没有啦,其实想想也知道,那一定不是真的吧?”被我一语中的,爸爸有些尴尬地笑笑说,“直树他准是让阿金给气昏了才……”

    “不,爸,江直树说的没错,我们的确有接吻过。”既然这件事情已经曝光,干脆坦白地告诉爸爸,免得他担心乱想。

    “吱——”爸爸突然踩下刹车,车子急急地停在了路中央,我没有准备之□体猛地向前倾去,赶忙抓住了车顶的扶手稳住平衡。

    “湘琴,你是说真的吗?你跟直树真的……”爸爸转头惊讶地看着我,一脸的不敢置信。

    “对,是真的,不过……”

    我简单地跟爸爸叙述了当时的情形,看到爸爸的眉头一点点地皱了起来,脸上的表情也渐渐变得严肃而凝重起来。

    “湘琴……发生了这种事情,你该早点儿告诉我啊!我却到现在才知道,我这个当爸爸的实在是太不称职了!”爸爸满带自责地说。

    我握住爸爸的手,宽慰地笑笑说:“那件事只是个意外而已啦,爸你不用为我担心的,要不是江直树他今天突然说出来,我都几乎忘记了呢。”

    “……傻孩子,受了这种委屈,为什么不告诉爸爸呢?”爸爸疼惜地轻抚着我的头发说,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表情变得慎重起来,“对了,直树那小子,对你做了那种事情,就一点儿表示都没有吗?”

    “他啊……”想到江直树当时不知所措的反应,我挑起眉,忍不住勾了勾嘴角,“他当时恐怕也是吓到了,整个人都慌了呢,头一次看到他那么惊慌失措的样子,倒是难得的很呢……怎么了,爸?干嘛那样看着我啊?”忽然看到爸爸古怪的表情,不由问道。

    “湘琴,你跟直树是不是……”爸爸的话说到一半,犹豫地停住,我怔了怔,忽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爸,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我跟江直树才没有好不好!我都说了,那只是意外啦!我跟江直树没什么的。”

    “可是这件事要是放在以前,以直树那种怕麻烦的个性又怎么会说出来?所以我想,他是不是对你……对你有什么特别的想法?”

    “爸!你在乱说什么啊?江直树怎么会对我……你想太多了吧!”不假思索的否定回答冲口而出,只是,嘴上虽然这么说着,我的心里却忍不住因为爸爸刚刚的话起了波澜,好像最近总是有人跟我说起类似的话,一次两次还没觉得怎样,但听得多了却难免会胡思乱想呢,不过即使是这样,我还是很难想象江直树会对我有像爸爸刚才所说的什么“特别的想法”。

    “也许是我多想,不过湘琴啊,你真的没发觉直树他对你有什么不同吗?”爸爸不死心地追问,“我看直树现在对你的态度很不一样,搞不好他真的会喜欢你也不一定呢,你们要是在一起,我看也没什么不好,其实仔细想想,你跟直树还挺相配的呢,阿利和嫂子,还有裕树,他们都那么喜欢你,就是你跟直树以后结了婚也……”

    “爸!你扯到哪里去了?什么相配,什么结婚啊?太离谱了吧!”听着爸爸将话题越扯越远,我赶紧出声打断了他的话,免得他也跟伯母一样产生一些漫无边际的遐想。

    “呵呵,好啦,不跟你开玩笑了,不过,湘琴如果真的想交男朋友的话,直树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哦。”爸爸笑着说,一反之前刚听到这件事情的担忧,反而隐隐显出一些期待,看得我只想翻白眼。

    “爸,这种事情不能勉强啦,还是顺其自然比较好,如果我们真的有缘分,不管怎样都会在一起的,若是刚好相反,那……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一派平静地淡淡说着,只是在提起第二种可能的时候,心里却不自觉地有些不舒服,只不过那种不舒服也只存在了一瞬间而已,很快就被我刻意地忽略了,因为我下意识地不想去考虑这方面的问题。

    “好啦,我知道我的女儿现在已经长大了,也很有想法,很多事情都不需要我操心,但是湘琴啊,虽然爸爸并不一定能帮上什么忙,但还是希望你能在遇到事情的时候可以多告诉我一下,我这个做爸爸的也很想多关心、多了解女儿一些啊,好不好?”爸爸轻轻抚摸着我的头发,慈爱地说。

    “嗯,我知道了爸,以后再有什么事,我会多跟你商量的。”我感动地点点头说,“不过,爸,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走了?后面那辆车已经按我们喇叭很久了诶……”

    “啊……糟糕了,我都忘了!真不好意思哦,我马上就走了!”爸爸有些尴尬地探出头去对后面的车主道声歉,赶紧发动车子开了出去,在片刻的安静之后,我跟爸爸都为刚才的乌龙事件忍不住地喷笑出声,而我之前因为“接吻事件”曝光而产生的不愉快也在一瞬间烟消云散了。(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