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kiss 101

作品:《[恶作剧之吻]当天骄遇上天娇

    关于“接吻事件”跟爸爸达成共识,让我的心里轻松了不少,其实那件事情我现在已经不在意了,就算被别人知道,对我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江直树在没有跟我商量的情况下就把这件事说出来,让我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地陷入了十分被动的局面中,这才是最让我生气的地方。

    不过让我有些意外的是,之后,伯母并没有打电话或是传简讯来问我关于那次接吻的事情,这倒是让我有些心理安慰,反正我现在也没心情跟她谈论那件事,她不提也省了我解释的麻烦。

    第二天上午下课后,我照常跟留农纯美和林琳来到餐厅吃饭,一路上都不时地有人对我指指点点,在我看过去的时候又讪讪地笑着转回头去,却还是自以为很隐蔽地偷偷朝我打量张望,一开始我并不太明白为什么,后来才从留农纯美那里知道,原来经过了昨天的比赛之后,我和江直树似乎已经成为了学校里的名人,不少她们的同学听说我们是高中同学都纷纷找她俩打听我的事情,不过这些对我来说确实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就是了。

    到了餐厅刚找到位子坐下,就听到后面有人喊我的名字,转过头,发现是纪明宇,于是邀请了他一同入座,虽然留农和纯美她们跟纪明宇接触得并不多,不过大家都是很好相处的人,所以很快的几个人就热络起来,气氛很是不错,不过,如果留农纯美她们别总是有意无意地把话题转到我跟江直树身上就更好了,在我消气之前,我并不多想见到他。

    可是,往往是怕什么就来什么,就在我们正聊到兴头上的时候,江直树和裴子瑜忽然结伴出现了,因为我的位置正对着餐厅入口,所以我第一个看到了他们,本不打算理会,但坐在我旁边的林琳这时却也发现了两人,热情地挥着手招呼江直树过来,动作快得我都没来得及阻止。

    眼见两人走了过来,我只得默默地叹息一声,暂时先放下心中的别扭和不满,尽量表情自然地继续吃饭,只是直到江直树他们走过来坐下,我的目光都没再朝他那边移动过,即使他就坐在正对着我的座位,我一抬眼就能看到他。

    江直树和裴子瑜两人的加入无疑又为大家增加了不少谈资,刚才沉淀下来的话题也被众人翻了出来重新讨论起来,我兴趣缺缺地听着,适时地给一些回应,感受到江直树若有似无投来欲言又止的视线,忍不住的烦躁起来,原本可口的饭菜也变得有些索然无味起来,心里不禁期待着这顿难熬的午餐快点结束——这样明明很想快点离开却又要故作平静地不能表现出分毫的感觉着实不太好受。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听到了我内心的期盼,很快,一个对此时的我来说堪称“天籁”的男声响起,将我从这般纠结的心思中解救了出来。

    “这不是湘琴同学吗?好巧哦!”

    我抬头,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张熟悉的帅气脸庞,微微一怔之后,对来人笑道:“是你啊,程浩,一个人吗?我们这里还有座位,一起吧?”对于程浩这个朋友,我倒是很乐意结交,因为不论是当初送纽扣被我拒绝后的洒脱还是之后见面时的自然毫不做作,都让我对他很有好感,当然这样的好感也只限于朋友的层面。

    “好啊,今天难得有机会能在这里遇到湘琴同学,我可是求之不得呢!”程浩欣喜地应着,坐到了一旁空着的座位上,刚好就在江直树的旁边,并跟他打了招呼,“你好啊,江直树同学,我叫程浩,以前是c班的,你可能不认识我,不过江直树同学却是非常有名呢!”

    对于程浩的友好,江直树没有说话,只是点点头作为回应,大概也知道他是什么样的性格,程浩对此并没有表现地太在意。

    简单地跟其他人做了介绍,程浩的出现并没有破坏刚刚融洽自然的气氛,也没有人因为他这位陌生人的加入而表现出不满或反感,一方面因为是我主动邀请,更重要的还是因为程浩本人的随和大方让大家对他印象不错的关系吧。

    “对了湘琴,恭喜你们网球联赛取得冠军,那段时间我们篮球社在集训,都没能看到湘琴比赛的英姿,好可惜哦!”程浩一脸遗憾地说。

    “只是一场比赛而已,又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们集训比较重要嘛。”我摆摆手无所谓的说,忽然想到程浩刚才说的话,不确定地看向他,“你刚刚说……篮球社?程浩你竟然加入了篮球社?”

    “啊,对啊,怎么了湘琴,有什么不对吗?”程浩眨巴着眼睛,一脸的不明所以。

    “哎~我还以为像你这种文质彬彬的男生会参加像文学社这类的社团,还真看不出来你竟是意外地热血呢。”我有些不可思议地感慨说。

    “哈哈……是吗?原来在湘琴看来我还是‘文艺青年’啊?”程浩不好意思地抓抓头笑着说,“虽然我对文学方面也蛮有兴趣的,不过,就我个人而言,还是更青睐于运动类的社团,啊,对了,下周我们篮球社有分组比赛,湘琴要不要来看啊?”

    “嗯,那当然,到时候一定要告诉我哦!”我点点头笑道,程浩这型的男生打篮球,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对呀对呀,而且有湘琴去看比赛的话,程浩一定会超常发挥的,你说是吧湘琴?”留农用肩膀碰了碰我,笑得贼兮兮地说。

    纯美也跟着点头附和:“对对,没错,一定会的!”

    “喂,你们,不要胡说!”看她们的样子我就知道两个人在想什么,我瞥了两人一眼阻止道。

    “我们哪有胡说,那明明就是事实,不然湘琴你问程浩啊,到底是不是?”完全无视了我的警告,两人挤眉弄眼地看向程浩,程浩愣了一下,有些担心地朝我这边看过来,我回他一个微笑,轻轻摇头示意他不需要在意。

    “到底是什么事啊湘琴?你们不要一直打哑谜好不好?”林琳嘟着嘴,疑惑地问道,我刚想开口,却被留农和纯美抢了先。

    “哎呀,林琳你不知道啦,当初毕业典礼的时候……”没等我来得及阻止,留农和纯美就一人一边扒着林琳的肩膀在她耳边窃窃私语了起来,我在心里无奈地叹息一声,这几个八卦的家伙啊……

    “程浩同学,是真的吗?你真的送过湘琴第二颗纽扣啊?”林琳惊讶地向程浩问道,大睁的双眼中满是好奇。

    “啊……没,没错,不过很可惜,被湘琴拒绝了,哈哈……”程浩不好意思地笑着挠挠头,看向我的目光带着些许的遗憾,我抱歉地笑笑,并没有说什么,从那时到现在,我的决定并没有任何改变,所以这个时候还是什么都不说比较好。

    “湘琴的眼光可是很高的,不过程浩你也不用觉得不甘心啦,当初湘琴可是连江直树的纽扣都没收呢。”留农语气随意地又丢出一个爆炸性的话题,我心中一惊,下意识地看向江直树,他似是也没想到留农会提到那件事,表情也有一瞬间的错愕,随即皱起了眉头朝我这边看过来,我赶忙转移视线,避开了他的目光。

    “真的吗?原来直树同学也给湘琴送过纽扣啊?真是想不到呢……”程浩满眼惊奇地看着江直树略有感慨地说,然后他凑近江直树面前,小声地说了些什么,因为距离的关系,我并没有听清,只是江直树瞬间冷下来的脸色让我知道那一定不是他喜欢听到的。

    随后,江直树面无表情地看了程浩一眼,冷淡地说:“这跟你没关系吧?”

    “啊,也对,不过有直树同学这么强劲的竞争对手在,我可是一点儿胜算都没有呢。”程浩耸耸肩,露出一脸无奈的表情,我叹了口气,还是决定不发表任何言论,将四周探究的视线忽略掉,低头继续吃饭。

    “湘琴?江直树真的也送过你第二颗纽扣吗?你为什么没收啊?”林琳转头凑到我耳边小声问道。

    我看了她一眼,反问:“我为什么要收?”

    “哎……啊,对哦……嘻嘻。”林琳吐了吐舌头,然后朝江直树那边瞥了一眼,在我耳边小声地说,“不过湘琴,人家都送过你纽扣了,你还说他不喜欢你?我看江直树人也蛮不错的,你要不要真的考虑一下啊?”

    “别这么八卦好不好?吃你的饭吧!”我白了林琳一眼,没好气地说,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八卦精神太丰富了,如果是别人也就算了,对象是自己的话就有些麻烦了。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啦,不过湘琴我可没有开玩笑哦。”林琳表情认真地看着我说。

    “唔。”我含糊地点了点头,对林琳突然一本正经的神情有些不知道该作何反应,诚如她所说,江直树的确很不错,无论是相貌还是头脑都是男朋友的绝佳人选,只是对于我来说,总觉得还差了些什么,但究竟是什么却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也许这也是我一直会对别人把我跟江直树凑在一起的行为产生抗拒的原因吧。

    因为“纽扣事件”被披露,似乎让裴子瑜感觉到了危机,于是对江直树越发地殷勤起来,就算对方依然表现得十分冷淡也丝毫没有打击到她的热情,对于他们那边上演的戏码我没有观看的兴致,只是心里却不知为何像是堵了什么东西一样闷闷地难受了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阔别一月余,亲们,琉璃又回来了!前段时间单位刚刚评审结束,每天都在加班,一直没有腾出时间写文,让大家等了这么久真是抱歉!现在琉璃终于有时间更新,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琉璃会用更多更好的内容来回报大家的!(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