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kiss 102

作品:《[恶作剧之吻]当天骄遇上天娇

    因为多出了些意料之外的人和事,原本好好的一顿饭吃得让我实在有些郁闷,就在这场难耐的煎熬终于结束,我急不可待地拿上包包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纪明宇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湘琴,你这周末有时间吗?”

    “嗯……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我想了想说,“怎么了明宇学长?”

    “也……也没什么啦,就是我刚好有两张周末上映的新电影的票,所以想问问你要是有时间的话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纪明宇挠挠头,有些腼腆地笑着问道。

    “嗯,可以啊,去哪儿?什么时候?”因为的确没什么事要做,我并没有多想就点头答应了。

    “啊……那个,要是湘琴你不方便的话也不用……呃,哎?!湘琴你答应了?你真的愿意跟我去看电影吗?”纪明宇不可置信地问,让我为他的反应觉得有些好笑。

    “对,我答应了,你用不用这么惊讶啊学长?”

    “啊……不是啦,我原本没以为你会答应嘛……这样的话,那我们周六上午十点在时代剧院门口见面好吗?”纪明宇一脸期待地看着我等着我回答。

    “好,到时候见。”我点点头回道,“那学长我先走了,下午还有课呢。”

    “好,好,湘琴你忙,不打扰你了,我们周六见啊!”纪明宇说着,跟我挥手道别离开了,看着他那副兴高采烈的样子,我开始怀疑,自己这个未经大脑就做出的决定到底是不是正确。

    “喔……有情况哦,湘琴~”留农三人怪腔怪调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转过头,看到三个人脸上是一模一样不怀好意的表情。

    “我说,你们三个,那是什么表情啊?”三个人眼中满满的异样光芒让我忍不住皱了皱眉,这三个家伙,肯定又想到什么有的没的事情了吧……

    不出我所料的,三个人立刻凑过来,贼兮兮地笑着打听起了八卦:“湘琴你老实交代,你跟那个纪明宇是不是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秘密关系?不然怎么会答应他去看电影?”

    “我说你们啊,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东西啊?只不过看个电影而已,值得你们这么大惊小怪的吗?”我冲三人翻了个白眼,有些无奈地说。

    留农立即睁大了眼睛反驳说:“才不是什么大惊小怪呢!湘琴你别告诉我们说你没看出来那个纪明宇对你有意思哦?不过我倒是觉得他人还不错哦,长得帅气又温柔,怎么看各方面的条件就算比起江直树也不差呢,既然你又不喜欢江直树,不如就拿他来当‘备胎’吧?”

    “喂……什么备胎啊?留农你不要胡说好不好?”我瞪了口没遮拦的留农一眼说,“而且,你会不会想太多啦?明宇学长对我……不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他看你的眼神真的很不一样哦,我们可是有目共睹的,我看啊,就只有湘琴你自己没有发现吧?”留农一副‘被你打败了’的无奈表情看着我说,“湘琴你啊,明明平时对什么都那么精明,可是在这种事情上,怎么就变得这么迟钝了啊?”

    “有……吗?”我不确定地问,然后得到三人有志一同的肯定点头,让我忍不住地怀疑自己的情商是不是真的有那么低。

    “其实啊,我觉得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啊,湘琴你不妨考虑一下啦!”纯美碰了碰我的肩膀,笑得贼兮兮地怂恿道。

    “什么我就考虑一下啊……我说,你们别在那边瞎操心好不好?”对于两人时不时就爱“乱点鸳鸯谱”的行为,我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

    “这怎么是瞎操心呢?作为死党,我们是在关心湘琴你的感情生活啊,你们说是不是?”留农说得理直气壮,还不忘拉上两个同盟,纯美也很给面子地应和,但让我意外的是,从来都跟她们站在统一战线的林琳这次却异常地沉默,脸上显出了为难的表情。

    “可是……那样江直树不是很可怜吗?”林琳突然冒出一句似乎不着边际的话让我跟留农和纯美都疑惑地看向了她。

    “林琳,这跟江直树有什么关系啊?”纯美问出了所有人的疑问。

    “江直树喜欢湘琴不是吗?本来暗恋就已经够辛苦的了,现在还出现了一个实力相当的竞争对手,那他要追到湘琴不是更难了吗?”

    看着林琳一脸担忧的表情,我的心里忽然为她多管闲事的“鸡婆”心理产生了一种淡淡的无力感,她操心的也太多了吧?而且听她说的就好像江直树真的要追我一样,林琳这丫头到底是为什么就这么肯定江直树喜欢我啊?就凭那时候的视频里江直树一句不知是真是假的话?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可是谁让江直树到现在都一点行动都没有啊?要是他真的喜欢湘琴的话,干嘛不干脆点来表白?现在这样真的很让人着急好不好?”纯美撅着嘴一脸不满地抱怨说。

    “对啊,所以我觉得,他搞不好真的像湘琴说的那样只是因为要拒绝那个裴子瑜所以才拿湘琴来当‘挡箭牌’,根本就不是真的喜欢湘琴!”留农点点头表示赞同。

    “可是,江直树他明明给过湘琴第二颗纽扣啊,而且他也亲口承认自己喜欢湘琴了,我可不觉得那是什么为了拒绝别人的借口,你们当时都没有在场,根本就不知道那个时候江直树的表情有多认真!”林琳还是坚持着自己的观点为江直树说着好话,让我稍微有些惊讶,难道是因为江直树曾指导过她网球所以才让林琳对他这么维护么?

    “就算是这样好了。”留农不以为意地耸耸肩说,“不过江直树那个人整天冷冰冰的,根本就一点都不温柔体贴嘛,找男朋友啊,还是要找个像明宇学长那样的男生,湘琴你说对吧?”

    “拜托……”我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任她们三个讨论得兴致勃勃,已经懒得再说些什么了。

    ————————————————

    站在时代剧院门口,我开始有些后悔答应纪明宇的邀请来跟他看电影,其实不用留农她们说我也看得出来,纪明宇对我的态度的确殷勤得有些不太寻常,虽然对于这种事我从来都不甚在意,但我也并非真的在这方面迟钝到连这么明显的迹象都看不出来的地步,所以对于今天的这场“约会”,我答应得的确太过随意,有些考虑得不够周翔了。

    “湘琴——”纪明宇的声音忽然从不远处传来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我抬眼,看到纪明宇从前方气喘吁吁地跑到我面前,忙不迭地道歉,“不好意思啊湘琴我来晚了!你等很久了吗?明明是我约你的却让你等,真是对不起啊!”

    “没有啊,只是我不喜欢让别人等而已,明宇学长不需要在意啦。”

    “哎,这样啊,湘琴真的跟别的女孩子不一样呢。”纪明宇一脸感慨地说,我的心里微微一动,下意识地想要回避这样的话题,只含糊地应了一声并没做太多的回应。

    “学长,电影什么时候开演啊?我们是不是该到时间进场了?”

    “没关系,还有十分钟呢。”纪明宇看了看手表回到,“啊,对了湘琴,你再稍微等我一下,我去买点儿吃的。”话音未落,纪明宇就跑了出去,在我来得及开口阻止他之前。

    不一会儿,纪明宇就买了可乐和爆米回来,我们随即检票进场,从明亮的室外乍进到光线昏暗的电影院里,我的眼睛还有些不适应,虽然在我刻意的调理下,这个身体原有的“夜盲症”有了一定程度的减轻,但眼睛对于黑暗的适应和调整还是需要比别人更长的时间,所以就算再小心,在这样对我来说完全伸手不见五指只能靠摸索才能前进的环境里还是难免有些手足无措,即使纪明宇就在我前面相隔仅半步之遥的地方,我也并不想开口向他求助,于是在这样莫名的坚持下,我终于在迈到某一级台阶的时候一脚踩空就向前扑了过去。

    因为看不到周围的情况,又要面子地不想呼救,我只能认命地闭上眼睛等待着跌倒在地的命运,然而,预期的疼痛并没有发生,我在摔倒的前一秒被一双手稳稳地扶住了,出乎意料的情况变化让我一时有些愣住了。

    虽然开场之前电影院里环境比较嘈杂,但因为眼睛看不到,听力而变得异常敏锐之后,我还是清楚地听到了一个低低的男声询问到:“没事吧?”

    “啊,没事,谢谢了!”回过神来,我赶忙道谢,虽然知道对方不一定能看到我的表情,但脸上还是保持着感激的笑容。

    “不客气,小心一点。”对方叮嘱说。

    “嗯,谢谢。”我再次道谢,忽然觉得这个人的声音似乎有些熟悉,这时眼睛稍微适应了一些,我转过头,想看看是不是自己认识的人,但只看到一个像是穿着白衬衣的模糊背影,有些失望地轻轻叹了口气,听到已经找到座位的纪明宇在前面叫我,只好放弃了继续找人的打算,转身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