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kiss106

作品:《[恶作剧之吻]当天骄遇上天娇

    虽说已经在电话里解释过,但发生了那么乌龙的事情我还是觉得有些过意不去,所以回家之后又特地再次给纪明宇打电话道了歉,纪明宇倒是如我所料地没有介意,但却是半开玩笑地说要我给些补偿,让我禁不住再次在心里暗自叹息,江直树这家伙,还真是会给我找麻烦……

    不过抱怨归抱怨,对于江直树今天的表现我倒是还觉得挺满意的,我从没想过有天会跟江直树像那样如约会般的一起逛街,这种感觉很奇怪,但意外的却并不觉得讨厌,而且一路上江直树一直小心顾及着我的脚,照顾着我的速度刻意地放慢了步伐,让我为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培养出的细致耐心而暗自惊奇。

    转天回到学校,我自然少不了被留农她们三个人抓住盘问了一通,我也自然不会告诉她们我跟江直树之间的小插曲,省得再激发出她们过剩的八卦神经,又乱想些什么有的没的。

    中午吃饭的时候意外地遇到了江直树,这次他的身边倒是没有裴子瑜跟着,虽说她们怎么样跟我没什么关系,但也许因为一直都对裴子瑜没什么好感的缘故,看到两人同进同出的,我的心里总有些说不清的奇怪感觉。

    “湘琴你的脚没事了吧?”点餐时,江直树问道。

    没想到他会问这个,我愣了一下才回道:“啊,已经没事了,谢谢。”

    “那就好,记得最近别再做剧烈活动了,要是脚伤复发就麻烦了。”江直树不放心地叮嘱说。

    “嗯,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我点点头回道,忽然想到一件事,看了看正在专心选餐的留农三人,凑近身后的江直树,小声嘱咐说,“诶,江直树,昨天的事情我还没跟她们说,等一下你可不要说漏嘴哦!”

    “……怎么,你很在意吗?”江直树似乎有些不满地问。

    “不是在意不在意的事情啦,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们三个有多八卦?要是被她们知道了,肯定会刨根问底地纠缠个不停,到时候你负责去跟她们解释哦!”想到三个人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可能会有的反应,我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江直树愣了一下,表情微有些不自然地点点头:“好啦,知道了,我不会说漏的。”

    在我跟江直树的“友好协商”接近尾声的时候,忽然从前面传来留农带着调侃的声音:“诶,我说两位,要说悄悄话麻烦点完餐之后再继续好吗?我们可是已经等了很久了呢~”

    “胡说什么呢,留农!什么悄悄话啊?”因为留农的话,我不自觉地瞥向了江直树,脸不禁觉得有些发热。

    “哎~~湘琴你脸都红了诶,还说没有?快说快说,你们两个有什么小秘密不能告诉我们啊?”林琳和纯美也挤眉弄眼地追问起来。

    “哪有什么秘密啊?别乱说了好不好!点好餐就快点去找座位啦,废话这么多!”我略含警告地瞪了“唯恐天下不乱”的三个人一眼,尽量忽略掉她们暧昧的眼神,有些无奈地把她们推出去找位子。

    “我现在算是完全理解你的心情了,有这么三个死党还真是辛苦你了……”江直树带着些微的叹息和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说。

    我瞪了明显在幸灾乐祸的江某人一眼,没说什么,看向菜单准备点餐,却忽然听到柜台里的服务生有些激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们……是袁湘琴同学和江直树同学吧?真的是很高兴见到你们啊!你们那天的比赛我去看了,好厉害啊!听说你们两个正在交往,是不是真的啊?”

    “……啊?什么?”被服务生的话说得一愣,我不明所以地看了他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哪有的事,你听谁说的呀?”

    “大家都这么说啊!你们难道不是在交往吗?可是我觉得你们很配啊!”服务生那一脸惊讶又理所当然的表情看得我好生惊讶。

    知道多说无益,我也懒得再跟他多做解释,只淡淡地回道:“我跟江直树没有在交往,现在可以帮我点餐了吗?”

    “啊,好,好的,不好意思!袁湘琴同学你想吃什么?”大概是看出我的情绪变化,那个服务生很识相地没继续追问,适时地转到了点餐的话题上。

    “一份a套餐,谢谢。”

    “两份,一起刷。”身后的江直树在这时开口,并递出了自己的餐卡。

    “喂,不用了,我自己付就好。”我赶忙拉住他阻止道。

    “不用这么客气吧?又没多少钱。”江直树略带责怪地看了我一眼,坚持地刷卡付了两人的餐费,对于他这样的强势,拒绝的话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只得在心底叹息着接受了他的好意。

    “那,谢谢你了。”我道了谢,尽量无视那个服务生因着江直树这样的举动眼睛里又放出的让我熟悉无比的八卦光芒,端着自己的那份午餐,跟江直树一起走向留农三人落座的地方。

    “诶,我说湘琴……”江直树的声音低低地在耳边响起,我下意识地转头看他。

    “怎么?”

    江直树目不斜视地看着正前方,让我有些不确定他是不是在跟我说话:“人家都说我们很相配哎,你要不要真的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我心里一动,挑眉问道。

    江直树转过头,目光有些不定地闪烁,他张了张嘴,半晌,像是终于下定决心似的说:“考虑……跟我交往啊。”

    “跟你……交往?!你……我……喂,江直树,别人说说也就算了,你怎么也拿这件事来开玩笑?这一点都不好笑好不好!”在一瞬间莫名的慌乱之后,我稳下心绪,狠狠瞪了他一眼嗔道,拿这件事来开玩笑,这家伙还真是会顺杆爬呢!

    “你觉得我在开玩笑?跟我交往就这么为难你吗?”江直树停下脚步,转头直直地看着我,表情阴晴不定。

    “……喂,江直树,你到底哪根筋不对啦?这是为难不为难的事情吗?你到底有没有搞清重点啊?”我有些头疼地抚额叹息。

    “那你告诉我什么是重点?”像是跟我杠上,江直树不死心地追问。

    “重点就是……拜托,我们为什么要讨论这个问题啊?”我白了明显没搞清楚状况的江直树一眼说,“难不成被别人说说,你还真当我们是天造地设的金童玉女啊?”

    “我当然没这么想,不过,你干嘛这么抵触啊?你是对我有什么不满吗?”

    “哪有?只是我们又不是那种关系,被别人那么乱说,你就不会觉得烦吗?你不是向来最讨厌麻烦的吗?现在怎么又不在乎啦?”我纳闷地看着江直树,这人还真是奇怪,当初最介意的人是他,现在摆出一副不在意的模样的人也是他,他到底在想什么啊?

    “没有啊,只是觉得无所谓了而已,不过话说回来,你真的没想过要跟我交往吗?”

    “怎么可能!”我看怪物一样地看着江直树,不自觉地低呼出声,“我又不喜欢你,为什么要跟你交往啊?”

    “喂,袁湘琴,你非要把‘不喜欢我’这件事说得这么斩钉截铁吗?也稍微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好不好?”大概因为被我说得这么直白让他面子上有些过不去,江直树眼含埋怨地瞪着我说。

    为自己的口没遮拦小小心虚了一下,我歉意地笑笑说:“好啦,不好意思嘛,可是你真的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啊。”

    “那你喜欢哪种类型的?是纪明宇那一型,还是池允翔那一型的?”江直树像是有些不服气地问。

    “这跟你没关系吧?你打听这么多干嘛?”

    “好奇而已嘛,毕竟我们是朋友,想多了解你一点不行啊?”

    对于江直树的回答,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说:“那还真是谢谢你的关心了,不过,这种事情你就没有必要知道得那么清楚了,而且我现在也没有找男朋友的打算。”

    “……为什么?”江直树一脸惊讶地问。

    “哪有这么多为什么啊?话说回来,我们能不能不讨论这个问题了?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八卦了?”我皱眉看了江直树一眼,有些奇怪地问,他不是向来不关心这样的事情吗,今天是怎么了?

    “只是随口问问罢了,你不想说就算了。”江直树无所谓地耸耸肩,没再继续纠缠这个问题,也让我暗自松了口气,要是他再继续问下去,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

    我跟江直树的姗姗来迟又让留农她们多了些谈资,我也懒得多说,任由她们去瞎猜,闹了一会儿三个人自觉没意思也就消停下来,终于能让我安安静静地吃饭。

    只是,这顿午饭注定吃得不那么太平,自始至终我都有种被人窥视的古怪感觉,跟前几天被众人过度关注的情况相似却又有所不同,不动声色地环视四周,果然在某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发现了三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我微微眯起眼睛,看着那三张似乎有些印象的脸,思索片刻,了然地勾起了嘴角,原来是他们……(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