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kiss121【直树番外二十二】

作品:《[恶作剧之吻]当天骄遇上天娇

    即使再次同桌吃饭,我还是没能跟湘琴说上话,哪怕只是一句普通的寒暄也好,但从始至终湘琴都像当我不存在一样,连一个眼神都不肯施舍,一直到用餐结束,我都被她无视得彻底。

    从餐厅出来,我一直在想着要怎么找机会跟湘琴谈谈,却看到湘琴不知怎么撞上了一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家伙,虽然她立即向对方道歉,但那人还是不依不饶,正准备过去帮忙,就看到王皓谦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挡在了湘琴的面前,并开始跟那个貌似混混模样的人呛声,一副英勇无比样子,但我很快就发现,原来他特地找人来跟他演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却因为搞错了人而惹到了真正的黑社会。

    我无语地看着眼前正在上演的“狗血”剧情,心里特别想拿把刀剖开王皓谦的脑袋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特别的构造,才能想出这种荒唐至极的主意?看事情发展得似乎越发的不可收拾,在我想着是不是应该报警比较好的时候,就看到几十号人手持砍刀气势汹汹地从前面的街口跑过来!

    见势不妙,我赶紧走过去拉上湘琴“跑路”,至于裴子瑜,自然有王皓谦带她离开,更何况他为了裴子瑜花费了这么多心思,还倒霉地惹上了大流氓,如果不为他制造与裴子瑜相处的机会怎么都说不过去吧?

    就这样,我拉着湘琴不知道跑了多久,直到周围的景色变得全然陌生,确定那群黑社会的家伙不会再追上来才在路边停了下来。

    自“冷战”以来,这还是我跟湘琴第一次直接的接触,这几天湘琴的不闻不问,对我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种煎熬,终于能有这种可以跟她“亲密接触”的机会,让我实在有些舍不得放开她的手。

    但想归想,在看到湘琴因为剧烈的运动而急促的难受样子后,我还是自动自觉地到路边的自动售货机那里去买了她喜欢的悠露,关心地询问着递到她面前,她显然想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沉默着接过我手里的饮料,我的心里也因为她的没有拒绝而升起了一点点希望——如果等下我跟她道歉的话,她应该也能接受吧?

    缓过神来,湘琴开始责问我为什么会拉着她跑掉的事情,我含糊地说着“拉错了”试图搪塞过去,但这样的理由明显不能令人信服,只是,会对这件事情表现得这么介意,难道这丫头更希望带她走的人是纪明宇么?看到湘琴的反应,我不由得在心里酸溜溜地想道。

    因为手机没电,所以湘琴借了我的打给纪明宇,不想让他们有太多的交流,于是在电话刚接通之后我就将手机抢过来言简意赅地交代了我们的情况以后果断地挂掉了电话。

    看着湘琴气冲冲地转身离开,我赶忙追过去道歉,并主动把手机递了过去,虽然毫不意外地得到白眼一枚,但也成功地消掉了她的火气,这样的结果让我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又忍不住在心里暗自叹息,刚才自己的做法还真是有些冲动欠考虑啊!

    只是,看到湘琴那么和颜悦色地在电话里跟纪明宇聊天,完全不同于跟我在一起时的样子,我心里的不满又开始酸溜溜地冒了出来,语气不善地问她是不是跟纪明宇在交往,虽然她没有正面回答,但是她那句“跟你没关系”还是让我有些情绪低落,是啊,跟我没有关系,就算他们真的在交往,我又能以怎样的立场干涉呢?

    让我有些意外的,湘琴竟忽然问我跟裴子瑜是不是在交往,那貌似不满的语气让我低落的心情又开始慢慢回升,想要跟她解释今天的事情却又不知道该用怎样的措辞比较合适,只是否认说并不是跟裴子瑜在交往,最后还是忍不住再次询问她跟纪明宇的关系,虽然依旧没有得到正面的回答,但她的反应却已经让我知道了自己想要的答案。

    这时我才终于找到机会为那天的事情向湘琴道歉,本就不确定她会是什么样的态度,在听到她语气冷淡地说出那些貌似责难的话以后心里更加惴惴不安,手足无措地根本不知道该怎么继续下去了,但让我意外的是,虽然她之前的语气不善,却没有太过为难我就将那件事一语带过,让我不禁在心里猜测她是不是已经没有在生气而是故意跟我闹别扭?不过,只要能跟湘琴重归于好,事实真相如何,都已经无所谓了。

    以我破坏了她的约会为由,湘琴要求我代替纪明宇跟她约会,我做出一副无奈的表情,但其实心里却开心得要命,在确定所行方向后,我十分自然地牵起了她的手,而她也没有拒绝,这样的发现让我的心情更加欢欣雀跃起来。

    坐上开往碧潭的公交车,湘琴却像忽然反应过来一样抽回了被我握着的手,看着她明暗不定的表情,我下意识地开口道歉,但出乎我意料的,湘琴并没有生气,却也没再说什么,我也不好再开口,直到汽车到站,才化解了这无言的尴尬气氛。

    在台北生活了这么多年,我还从来没有到碧潭这边来玩过,只知道这里的碧潭吊桥是台湾著名的八大景之一,是每个来游玩的人都不容错过的美景,而我和湘琴也入乡随俗地上桥准备游览一番。

    大概是因为之前跑太急的关系,湘琴在比赛中受伤的脚开始疼了起来,我向她提议先回去休息,但是她却坚持要继续玩,最后,我也没能拗过她,只好无奈地叹息着答应了她的要求,并出于对她脚伤的考虑,还是决定由我来背着她。

    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像这样背着湘琴,但因为想到以前看过的一个关于碧潭吊桥的传说,我的心里还是忍不住小小地激动了一把,如果我就这样背着湘琴从桥头一直走到桥尾,我们是不是也能像传说中那样永远在一起呢?即使知道这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但此情此景,还是让我不禁有这样的联想。

    许是因为想到那个关于碧潭吊桥的传说,又或许是因为四周那些别有深意的暧昧目光让她不安,在我还沉浸于美好的设想中时,湘琴却拍拍我的肩膀让我放她下来,只是在我表示不会在意之后,她也就不再坚持了,这让我的好心情又更增添了几分。

    最后,如我所愿的,我真的背着湘琴走完了一整座碧潭吊桥,但当进入熙熙攘攘的闹市区后,湘琴却怎么都不肯再让我背了,虽然有些遗憾,但因为她的坚持,我也只好依言将她放了下来。

    虽说是一起出来玩,但对于不常出来逛街的我来说,实在有些不太清楚应该做些什么,看着湘琴在前面走走停停,兴趣盎然的样子,我忍不住在心里想,跟我在一起,她会不会觉得无聊?

    注意到我的无所适从,湘琴停下来问我要不要回去,我坦言只是不习惯出来逛街,并借机问出了我的担心,而湘琴的回答虽然在我的意料之中,但心里还是觉得有些不舒服,原来在她看来,我真的是这么无趣的一个人么……

    但随后她却笑着说只是在开玩笑,我有些意外地看着她不似作假的表情,再想到刚刚她对我的评价,面上不动声色,心情却忍不住地飞扬了起来,即使之后在玩夹娃娃的时候出现了一点小小的风波,依然没有影响到我的好心情,而且我从来都不知道,自己在夹娃娃方面也能有这么高的天赋,凡是湘琴指名要的娃娃,我几乎都能百发百中地夹到,这样的发现让我自己都惊奇不已。

    因为湘琴对夹娃娃异常的热情,我们始终在夹娃娃机前没有移动地方,直到手中的硬币花光,湘琴才意犹未尽地停了下来,看看手边堆成小山一样大大小小的布偶玩具,不好意思地对我吐吐舌头,我一脸无奈地笑着摇摇头,但什么都没有说,难得我们之间的气氛这么融洽,这个时候就不要破坏了吧。

    最后,湘琴把娃娃分给了周围一脸艳羡地看着我们的小孩子们,心里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无奈,原来她大小姐拉我做了这么久的免费劳工,并不是真的想要这些娃娃啊……不过,只要她开心就好,其他的,都无所谓了。

    “呐,江直树,这个给你!”我意外地看着湘琴递过来的娃娃,是成对的两只小熊中代表雄性的那一只,也是那些娃娃中唯一足足花费了五个硬币才夹上来到的一个,我刚刚还以为她把娃娃都送人了,没想到她却留下了这一对。

    “都多大了,还玩娃娃,幼不幼稚啊?”

    嘴上虽然抱怨着,却还是伸出手去把布偶小熊接了过来,这样的举动无疑愉悦了湘琴,她笑得眼眉弯弯地看着我,这样的发现让我觉得偶尔像这样“幼稚”一下也蛮不错的。

    准备离开的时候,湘琴不知踩到什么,脚下一拐眼看就要摔倒,我赶忙抢前一步将她扶住,关心地询问她有没有事,她似乎有些发愣,并没有立刻回答,过了一会儿,才转过头来,表情莫名的看着我问道:“之前在电影院的时候,是你吧?”

    我愣了一下,很快明白了她说的是什么,不确定她的反应,我犹豫地点点头,她定定地看了我一会儿,在我因为她的态度不明而越发忐忑不安的时候,她却忽然笑了起来。

    “那个时候,谢啦。”

    “……不用,你不是已经谢过了。”不知道湘琴是怎么发现那个时候的人是我,但原本因为她的无知无觉还暗自有些郁闷的心情此时却变得豁然开朗,我就说嘛,以这个丫头的精明,即使我刻意掩饰,还是会被她发现些蛛丝马迹吧。

    “那个时候不知道是你嘛,不过看不出来,你还这么喜欢做‘无名英雄’呢。”湘琴笑着调侃地说。

    “什么‘无名英雄’啊,那个时候不是……”

    话说到一半,我忽然意识到这个时候再讨论这样的话题有些不合时宜,于是停住没再继续说下去,而湘琴显然明白我的意思,了然地笑了。

    “好啦,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谢谢你,时间不早了,我们走吧。”

    湘琴说着,率先迈开步子向公交车站走去,我顿了一下,随即跟了上去,看着前面那个长发飘飘的秀丽背影,心底不禁一片柔软,有这么一个随时能够明白自己心意的人,真的是一件好事吧。(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