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的反面】 3 不是每个恋曲都有美好回忆

作品:《【镜子的反面】完整版

    ≈div id=≈quot;postssage_105100856≈quot; sgfont≈quot;≈≈div style=≈quot;fo≈quot; id=≈quot;postssage_105100856≈quot; sgfont≈quot;≈

    作者:firsarrior

    2015/1/11 发表于:

    是否首发:否

    字数:7405

    3 不是每个恋曲都有美好回忆

    午夜十二点。

    唐杰峰正在酒店里的总统套房工作,埋首用笔记本电脑上的画图软件画一些

    新想法。此时只有他一个人在房间里,裴裴已经飞离三番市去了巴黎拍摄某个国

    际时装杂志的封面照。

    他一边工作一边喝着热巧克力。唐杰峰和别人不一样,就是他从来不喜欢喝

    咖啡。他只要喝了咖啡,就会脉搏心跳加速,十分难受。所以对于非酒类饮品,

    他一向来的选择都是热巧克力或许是清水。

    他刚刚喝了一口热巧克力,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皱一皱眉头,心想是谁在这

    时候打来呢?

    他拿起手机一看,不禁大喜过望,原来手机的来电显示竟然是珈欣的手机号。

    他赶紧接了电话,「嗨,李小姐!」

    手机另一端传来的是震耳欲聋的嘻哈音乐还有珈欣迷迷糊糊的语声。唐杰峰

    只好尽量提高自己的音量,「李小姐!你能听见吗?」他尽力想听清楚珈欣在说

    什么,但是现场真是太吵了,听来听去也只能听见珈欣略带哭声地在说点话而已。

    这一来唐杰峰也急了,「李小姐,你没事吧?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过来!」

    可惜珈欣可能是喝多了,讲话也模糊不清了,唐杰峰搞了半天还是听不清楚

    她说的任何一句话。他还想多问几句,想不到珈欣手机突然中断了。他立刻打回

    去,但是打不通,看来是没电了。

    唐杰峰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在套房里走来走去。他咬一咬牙,拿起手机

    打给雷克龙。「ray,替我办一件事。」

    雷克龙一接电话就听出唐杰峰心急如焚,「jack,你说。」

    唐杰峰马上提出要求,「五分钟前有人打我手机。想办法查查那电话是从哪

    里打的。十分紧急!你需要多少时间?」

    雷克龙想也不想就回答,「十分钟之内告诉你。」

    唐杰峰对他的办事效率很满意,「好的。我等你电话。」

    其实雷克龙在为唐杰峰做的是不属于ceo范围之内的职责。只是这些年来

    唐杰峰已经习惯了在需要帮忙时,第一个找的人就是雷克龙。

    果然不到十分钟,雷克龙就回复唐杰峰了。「jack,根据电讯公司

    的资料,刚才那电话是从三番市pier39三十九号码头的一家叫cheer

    s的酒吧里打出来的。我已经把酒吧发到你手机里了。」

    唐杰峰听了大喜,「知道了。ray,谢谢你。希望没有太打扰你。」

    雷克龙关心的问,「jack,你是要去那酒吧吗?其实离你酒店不远而已。

    要不我安排一个保镖过来陪你一起去?」

    唐杰峰哪里有耐心等什么保镖,他现在简直是恨不得能够立刻赶到那酒吧。

    「不需要了。没事的,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了。」

    唐杰峰匆匆忙忙的把衣服穿好就乘坐出租车赶去三十九号码头,一个三番市

    市里著名的景,一年四季都是游人如鲫的地方。其实唐杰峰的座驾就在酒店地

    下车库,只是他知道自己身份特殊,只想静悄悄的跑去夜店然后把珈欣带走,所

    以就不自己开车了。

    原来刚才珈欣在家明家里等呀等终于等到有人开门进来。她故意躲在厨房里

    想等家明进来之后才出来给他一个惊喜。谁知道大门一开,竟然有两个人一起进

    来,而且那两人还犹如连体婴那样相拥在一起亲热的接吻。珈欣看见这一幕整个

    人呆住了,动也不动地站在厨房,透过厨房门的间隙开着那两人。

    其中一人当然就是家明。他大约二十五六,戴着金丝眼镜,穿着一身时尚的

    西装,一副典型的金融才俊模样。另一人是个妙龄少女,长得美艳动人,一身行

    政套装,看来应该是个金融界的女强人。

    两人此时犹如干柴烈火,一发不可收拾。那女孩毫不畏羞地把玉手伸进家明

    的裤裆里,拨草寻蛇的握住了家明的肉棒,然后上下搓揉。家明也不客气的把手

    伸进她衣服里,爱抚着她的双峰。

    两人情到浓时,干脆就在客厅里互相为对方解开下身衣服。裤子一脱下,珈

    欣就看见家明已经勃起来了,自己熟悉的肉棒高高举起,但是不是为自己敬礼,

    而是向那不知名的美女献殷勤。

    两人心急要做爱,连上衣也不脱,家明坐在沙发上,而那女孩就一把握住肉

    棒坐下去。肉棒一进洞,两人都一起发出欢愉的叫声。家明咬牙切齿地拼命往上

    顶,那女孩也很放荡地在他身上奔驰。两人就犹如发春的野兽那样尽情做爱。

    躲在厨房里的珈欣看见原本应该是自己专属的肉棒现在竟然毫无保留地在别

    的穴里插入抽出,她的心真的是裂成无数碎片。原来家明一直瞒着自己和别的女

    人有染,可怜自己还对他一心一意。

    此时客厅里的两人正在疯狂做爱。他们激烈的动作把沙发也摇得发出一阵阵

    刺耳的声音。那女孩毫不顾忌地放声淫叫,她每一个呼声都像一把尖刀直刺珈欣

    那破碎的心,眼泪不知不觉的从她眼里流下来。

    家明突然狂吼一声,然后捧着那女孩屁股站起来。他一边走往卧室,一边继

    续抽插。珈欣知道他是想在卧室里比较舒服的做爱。果然不到一会,房间里已传

    来一阵阵叫床声和床垫因猛力碰撞而发出的声音。

    珈欣发梦也想不到平时在自己面前表现得一本正经的家明竟然会背叛自己,

    还把女人带回来在曾和自己抵死缠绵的床上做爱。一直以来她都把家明当成能共

    度一生的对象,等到自己毕业了,找到工作了,两?a href=&039;/qitaleibie/situ/≈et=&039;_bnk&039;≈司徒峄椋缓笊父鲂『1?br /≈

    但现在一切美好的憧憬都毁灭了,她整个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那样,没有活力了。

    她趁家明两人还在卧室里做爱,慢慢地溜走。她竟然没有勇气冲进去责问家

    明。她怕自己面对家明的话会整个人崩溃。

    她漫无目的开着车,不知不觉开到了三番市著名景点三十九号码头。她抬头

    看看天空,已是一片漆黑,原来不经不觉她已经开了好几个小时了。她把车子停

    好,一个人犹如行尸走肉般的在路上走,也不感到饿。

    她走了一段时间,无意中看见一家酒吧,就推门进去想要喝点酒麻醉自己。

    她独自坐在吧台前喝了几杯之后就有点迷糊了。她还有点理智,于是拿出手机想

    要联系诗文过来把自己带走。可是她确实是醉了,竟然阴差阳错地按了通话记录

    中诗文昨晚打给唐杰峰时留下的号码。她朦朦胧胧中听见有人接电话,但已经无

    法识别是否诗文。说了一会儿,她手机就刚巧没电了。于是还带有几分清醒的珈

    欣就只能坐在那里,打算得到酒意稍微退了点才想办法离开。

    就在此时,一个肥腾腾的洋汉突然坐在珈欣身边,咧开大嘴向她打招呼,「

    嗨,你好!我请你喝杯酒吧?」

    珈欣连连摇头,心想你没看见我已经喝了很多了吗?

    那洋汉也不管珈欣同意不同意,招手吩咐酒保,「给我们来两杯马丁尼加冰

    !」他当然看得出珈欣已经半醉,所以才想趁机把她灌醉,然后就可以趁人之危

    了。

    酒杯一会后就放在珈欣面前。

    洋汉在一边怂恿着她,「喝吧!喝了之后什么烦恼都会忘记了!」

    他这话打动了珈欣。于是那酒杯很快就空了。洋汉自然马上让酒保再补上一

    杯。就这样珈欣又多喝了三四杯,这次她真的是醉了。

    洋汉见奸计得逞,握住珈欣玉臂想把她带走。珈欣酒醉还有三分醒,拼命挣

    扎,「你……你干嘛?放开手……」只是她语声微软,加上酒吧里音乐音量超高,

    根本没有人听见她在说什么。

    那洋汉故意大声喊,「宝贝,知道了!我们现在就回家!」这样一来,旁边

    的人都以为两人是情侣关系,根本不会理会他们。

    珈欣急了,但是她实在是喝多了,已经无力抗拒,就这样被洋汉拉到酒吧外

    面。

    那洋汉心想今晚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可以把到一个那么美丽精致

    的东方小妹妹,待会不痛痛快快地屌她几次自己就真的不是人了。

    他举手召唤出租车,刚巧有一辆车刚刚到达停下来让车里的客户出来。从车

    里走出来那人正是匆匆忙忙赶来的唐杰峰。

    他一看见珈欣喝得烂醉,整个人都倚在一个肥胖洋汉身上,心知不妙,马上

    抓住珈欣肩膀想把她摇醒,「李小姐,李小姐!我是唐杰峰!你醒醒啊!」

    洋汉看见半路突然杀出个程咬金,不禁大怒,「你干什么?滚开!」伸手想

    要推开唐杰峰。

    醉眼朦胧的珈欣依稀认出来者是认识的,微软地呼唤起来,「救我……」

    唐杰峰一听马上热血沸腾。在他心目中珈欣就是那个她的化身。现在她身陷

    险境,自己拼了命也要保护她安全。幸好唐杰峰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手无绑鸡之力

    的文弱少年了。自从成为百亿富豪后,为了自身安全,他跟随了好几个师傅学习

    防身术和咏春。虽然他不是什么高手,但是应付一个洋汉还是绰绰有余。

    那洋汉一手推过来,唐杰峰往左一闪,然后在洋汉背后一推,洋汉脚步不稳

    就被他推倒了。唐杰峰在洋汉倒下前一手抓住珈欣玉手,没让她随着洋汉倒下。

    唐杰峰知道自己刚才是趁其无备才轻易的把洋汉弄倒,再打下去自己未必稳

    赢。他看见那辆出租车还在原地等待,马上拉珈欣上车。一进入车厢就吩咐司机

    开车,同时把一张一百美元钞票交给司机。司机一看钞票面额,二话不说立刻开

    车离开。

    珈欣知道自己安全了就迷迷糊糊地靠在唐杰峰肩膀睡着了。唐杰峰赶紧推推

    她,「李小姐,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去!」

    可是珈欣已是神志不清,口里只是吐出几句责怪家明的话,「家明……为什

    么你要这样伤我的心啊……?我好心痛啊……」

    唐杰峰无可奈何只好让司机先回去希尔顿酒店。「李小姐,你先随我去我房

    间休息吧……明早我再送你回家。」珈欣在半梦半醒中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在路程中,唐杰峰心中在隐隐作痛。「家明?你这个幸运的人怎么可以让她

    伤心流泪?我一定要为她取回公道!」

    曾经在他脑海中出现过无数次的情景又再浮现。她睁着那双大眼睛,悲伤又

    无奈的向他说,「我不能接受你的爱。我很感激你的我的爱意,但是……自从我

    被他伤了后,我再也无法打开心窗重新接受任何人了……」

    其实当时他已经是心里有数,但是亲耳听见还是让他眼前一黑。他还在垂死

    挣扎,「让我留在你身边吧……我们还是可以做好朋友的呀!」他是一心一意想

    要留下来做她的守护天使,照顾她不让她再受到任何伤害。

    可是她还是拒绝了,「不……我知道你……只要你在这里,你永远不会放下

    ……我不想害了你,所以……从此以后,我不会再见你了。你去寻找属于你自己

    的天空吧!」

    他在心在撕心裂肺地狂呼,但是在她面前还是保持冷静。只是任何一个人都

    可以看见他那苍白面孔,还有眼中的绝望。他就坐在那里眼睁睁地看着她离去。

    他好像一个木偶那样在那坐了一整个晚上,直到那餐厅打烊了,被服务员礼貌的

    请走了才回家。

    接下来的几年,他活得就如行尸走肉那样,在公司实验室拼命地究发新点子,

    回到家里就喝个烂醉。他没日没夜地工作,把对她的一切思念都投入在设计上。

    每一个新的产品都是以她来做目标而设计的,每一个产品的颜色都是她爱好的。

    这段时间陪伴他的只有空酒瓶还有他心爱的披头士歌曲,他最起码听了一万遍h

    eyjude。

    终于他有几个设计狂受欢迎,在公司里的地位也水涨船高。他拿了一笔丰厚

    的奖金后就自己出来打天下。他当时的想法只是觉得这样会自由点,可以自由自

    在的随自己喜欢的时间上班下班,也可以尽量把自己天马行空的想法实行起来。

    世事就是那么奇怪,他不奢求成功,成功却找上门来了。连续几个网上游戏

    和高科技产品都买得很好,资金很自然地就涌进来了。之后,一切都顺理成章了。

    节拍公司快速成长,产品大卖,公司上市,唐杰峰资产不断增加……

    唐杰峰也聪明的引入专业经理人来管理公司。毕竟他的擅长是在设计这方面,

    而不是生产,管理。雷克龙的加入确实让节拍如虎添翼,在他高效率的执行力之

    下,公司攻陷了一个又一个市场。为了留下雷克龙这个人才,唐杰峰也把公司一

    成股份交给他。可以说节拍虽然是一家上市公司,但是唐杰峰还是大股东,第二

    股东就是拥有一成股权的雷克龙了。

    想着想着,出租车已经到达酒店。唐杰峰把珈欣扶着上去总统套房,把她安

    顿在床上,让她先睡个觉再说。唐杰峰看着珈欣春梦正甜的样子,心中碰碰地跳。

    那娟秀的脸孔,健美的身材,修长的美腿,一切一切都让他心动。只是他不是一

    个趁人之危的人,而且珈欣简直就是那个她的化身,他又什么可能做出一些让她

    反感的事呢?于是他就坐在床边,细细地凝视珈欣脸庞。

    唐杰峰心里真是百感交集。难道眼前这女孩就是她女儿?但是当年她不是口

    口声声说自己破碎的心已经无法再被弥补了?除非当年伤了她的那个人又回心转

    意,最后还是和她在一起了?

    天色就在他胡思乱想中渐渐亮了。

    他看看时间,就打了个电话给妮琪,就是负责安排珈欣和他会面的那个秘书。

    「妮琪,替我办件事。」

    「唐先生,你说。」

    「麻烦你替我查一下两天前和我做访问的那位李珈欣的背景。」

    妮琪有点担心了,「jack,不会是那个李小姐带给您什么麻烦吧?」

    唐杰峰马上澄清,「不不……坦白说,她很像我一个旧朋友。所以想请你替

    我确认一下她是否我那个朋友的家人。」

    妮琪在电话的另一端点点头,「jack,明白了。我尽快给您回复。」

    唐杰峰平时一向来都把下属当成朋友看待。而且节拍是一家创业不久的公司,

    所以大家都是和硅谷其他公司一样,不论职位都直接称呼对方洋名。

    他交代了这事情后就起来为自己泡杯热巧克力。

    当他泡好回到床边时看见珈欣正睁大一双眼睛看着他。他顺手把热巧克力放

    在珈欣手上,「你醒啦?先喝口巧克力吧!」

    珈欣刚刚醒来时发现自己睡在一张陌生的床上,吃了一惊。后来检查一下,

    衣服还是完好无损的在身上,而且自己也没被侵犯,才放下心来。

    她摸着那痛得仿佛要裂成两块的头,慢慢记起昨晚发生的事。想到家明的自

    己的不忠,心又再次隐隐作痛。她也想起昨晚自己差点被个洋汉带走,幸好唐杰

    峰及时赶来。她心想他这人倒是个君子,昨晚自己醉得一塌糊涂,他也没趁人之

    危。

    她接过那杯热巧克力,徐徐地喝了一口,一股暖流马上流注她身上。「谢谢

    你,唐先生。」

    唐杰峰关心地看着她,「李小姐,你没事就好。」

    珈欣察觉到唐杰峰那通红的双瞳,意识到他昨晚是整晚未眠守护着自己,不

    禁一阵感动。「不要那么客气啦,小姐前小姐后的,叫我珈欣可以了……」

    唐杰峰听出她口里的亲切感,「那你也喊我jack吧!公司里大家都是这

    样称呼我。」

    珈欣点点头,「好的,jack!」

    她这样一呼唤他洋名,唐杰峰又再想起那个她。当年她也是用这种带点天真

    又带点妩媚的语气呼唤自己。

    他不想在珈欣面前陷入那一发不可收拾的回忆里,马上定一定神,「珈欣,

    你休息一会我就送你回去吧!』

    珈欣摇摇头,「不需要啦,待会送我回去三十九号码头就可以了。我车子在

    那里。」

    唐杰峰点点头,「好的,没问题。珈欣,你昨晚……没什么事吧?怎么一个

    人喝那么多呢?」

    提到这事,珈欣立刻双眼一红。但是她倔强地摇头说,「没什么大事……只

    是一时心情不好而已。」

    看看她那又倔强又可爱的模样,唐杰峰恨不得付出一切来保护她,就和当年

    一样对她。他柔声说,「珈欣,我们是朋友了,对吧?」

    珈欣点点头。

    「那要是你有什么困难,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找我。好不好?」唐杰峰

    继续说。

    珈欣又再点点头,「好的。暂时我自己还可以处理。谢谢你了。」

    「那你多休息一会。待会我就安排车子送你到三十九号码头。」唐杰峰心想

    幸好裴裴昨天已经离开三番市,飞去巴黎公干了,要不然自己真的不方便把珈欣

    带回套房里。

    他没想到的是裴裴确实是已经飞离三番市,也确实是到了巴黎,只是她现在

    不是在为杂志拍照,而是正摆成狗仔式趴在地毯上被人从后屌。

    在她身后那人一手抓住她长发,一手从后伸到她胸前捏着她乳头,下身就犹

    如上紧了发条的机器那样,下下重击地插着她。裴裴香汗满脸,全身泛起一片绯

    红,看来是被插得情欲高涨了。

    那人屌得兴起,干脆把裴裴双腿抬起然后站起来,就这样让裴裴双手靠地,

    双腿悬空地继续插。他插了一会,突然把巨物抽出来,裴裴小穴里马上喷出一股

    暖流,把地毯也弄湿了。只见他那整个巨物已是湿透了,沾满了裴裴的爱液。

    裴裴回个口气后就转头看着他,「ray!你赶紧再插裴裴嘛!」

    那人一头帅气的长发,脸孔轮廓分明,赫然正是雷克龙。

    既然裴裴如此要求,他二话不说就把巨棒再次插入,只是目标不是裴裴小穴,

    而是她那细小的菊花洞。他一插之下,裴裴立刻鬼哭狼嚎搬的叫起来。「你这没

    良心的!怎么插我这里啦?」

    雷克龙已经多次和裴裴做爱,知道她心口不一,虽然现在喊的厉害,其实她

    是挺享受这后门游戏的。所以他也不理睬她的抗议,继续猛力一插,几乎把半根

    肉棒都插进去了。

    「啊……」裴裴呼天抢地般地大喊大叫,但是脸上表情竟然带有浓浓的媚意,

    让雷克龙插得更加凶了。

    雷克龙不想裴裴小穴空虚太久,插了她菊花一会,他手指也加入战场,两根

    手指一起插入裴裴小穴。裴裴前后两个凶都被填满,整个人兴奋得颤抖起来。

    雷克龙很有节奏地插着裴裴,当肉棒插入时,手指就抽出来。然后肉棒抽出

    来时,手指就往里面塞,还偶然性地揩她阴蒂。不到一会,裴裴呼吸急促,小穴

    也在缩紧,看来离终点不远了。

    有鉴于此,雷克龙马上改变战略,肉棒和手指一起同时插入和抽出。这一来

    裴裴的感受更加强烈,只见她双眼泛白,爱液不停地随着雷克龙手指抽出而狂喷。

    她突然全身犹如被点穴般定住了,接下来就整个人瘫痪在那沾满了自己爱液

    的地毯上。既然已经大获全胜,雷克龙也不再坚持下去,多插了十来下就把肉棒

    抽出来了。一股浓精马上喷到裴裴玉背,在她背上留下了激情的印记。

    两人发泄之后就并肩躺在地毯上。

    裴裴一边歇气一边说,「看来这地毯需要换了……」

    雷克龙回过气后说,「我明天就让人安排吧……对了,你前几天和jack

    在一起时有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异常?』

    裴裴摇摇头,「没有啊……除了和我做爱,他就如常埋首他那些设计……还

    有听他的披头士……就这样啊!怎么啦?」

    雷克龙说,「他昨晚好紧张的找我替他查一个人的行踪。他从来没有那么紧

    张过。」

    裴裴也有点好奇了,「是什么人呢?」

    雷克龙继续说,「我查过了,是一个叫李珈欣的女孩。』

    裴裴哼了一声,「看来他那家伙又有新目标了!我才和好了他几个月他就见

    异思迁了!」

    雷克龙摇摇头,「这一次不一样!」他和唐杰峰一起作已经好几年了,他

    能感觉到唐杰峰对珈欣的关注是和以往那些「朋友」不可同日而语的。但是在裴

    裴面前他不好意思说得太清楚。「我让你留在他身边就是希望你能够找到一些他

    的弱点或许是不可告人之事。我觉得了解多一点这个珈欣会有帮助。」

    裴裴双眼凝视着雷克龙,「那我过几天就回去他身边咯……你舍得吗?」

    雷克龙马上陪笑说,「傻瓜!当然不舍得啦!但是为了我们的将来,就委屈

    委屈你了……」

    裴裴叹了口气,「ray,其实你也有不少钱了……何必一定要……?」

    雷克龙马上脸色大变,「我一定要jack从最高峰时摔倒,而且还要他一

    倒不起,永无翻身之地!」

    裴裴看着雷克龙那凶狠的表情,不起然打了个寒颤。「你为什么那样恨他啊?

    据说你们不是一起共事十多年了?唐杰峰还没自己出来创业时,你们就在同一家

    公司上班,不是吗?」

    雷克龙一脸阴霾地说,「这些陈年旧事就不要提了。总之一句话,我要看着

    他倒在我面前!」

    一时之间,春意盎然的房间气氛因雷克龙这几句话变得凝重无比。裴裴也不

    想自找没趣,干脆闭上眼睛睡了。雷克龙那俊脸因为痛恨而扭曲,变得丑恶万分

    ……≈/font≈

    ≈/td≈

    ≈/tr≈

    ≈tr≈

    ≈td css=≈quot;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