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页

作品:《无解

    他不是一个习惯沉沦或感怀春秋的人,更不喜欢自怨自艾或自怜,在学校里很快也再度拔地而起迎头赶上,继续他顺利的人生。但这样的心理落差,虽然他没有外露过,不过在一段时间里确实存在。

    甄珍盯着他,她眼睛里渐渐流露出不安和焦急,吴冕意识到自己的话似乎让她想多了。

    “我喜欢你十个优点,就算你其中一个做的不好,我还有喜欢你的九个优点,再说,就算那一个你做得不好,你也比我强啊,比大多数人都强啊。我为什么不会崇拜你?你是觉得我只喜欢更强的,一直追逐更强的?看到更好的就跟着人家跑?”

    说到这的时候甄珍声音都有点颤了,不敢相信吴冕是这么看她的。她下意识就要起床离开,吴冕连忙把人抱住:“甄珍,我不是这个意思!”

    甄珍挣了一下没挣动,就没再反抗,但拿手背擦了一下眼睛。

    吴冕有点着慌,手忙脚乱的给她擦眼泪,反复跟她说对不起,两人认识了两年,他还从没这么慌过。不管是外面还是面对甄珍,他向来冷静沉稳。

    甄珍哭也不出声,应该是觉得自己哭有点矫情,也很快擦干眼泪,她咳嗽了一声:“我哭的时候特别没有美感。”

    说完腾的起身跑出去了,她小时候就得了鼻炎,一哭就容易流鼻涕,完全做不到美美掉眼泪。

    她爬起来的时候吴冕都没反应过来,愣了一下才跟着起床,甄珍很快洗了脸出来了,说让他放水洗澡,这次不是询问了,是直接就让他这样做。吴冕也听话,等洗了澡出来,甄珍已经躺下了,听到他出来的声音睁眼看他,眼皮还是红的。

    吴冕躺进去抱她。

    “刚才不是让你哭的。”他说。

    甄珍笑了笑,吸了吸鼻子:“我知道。”

    “甄珍,”吴冕轻声说,“跟你在一起这一年,我也很开心。”

    他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

    甄珍怔了一下,很惊讶:“真的?”

    吴冕哭笑不得,手从她后背往上滑,摸到她颈后的富贵包,她长年久坐,颈椎腰椎都不大好,吴冕给她揉着:“怎么还不信呢?”

    “我信,”甄珍缩到他怀里,她特别喜欢他的怀抱,“可我不止这一年,我很多年前就很庆幸遇见你。”

    吴冕觉得这个场景有点迷幻。

    他跟自己的妻子躺在床上互飚情话。

    他那板板正正的讲理的沉闷无趣的妻子原来说起情话夸起人来这么有战斗力,他觉得自己这回赢不了。

    但他很开心。

    两天后,他们度过了一周年的结婚纪念日。很简约的出去聚餐庆祝,还是之前吴冕生日时甄珍带让她去的那家餐厅,连位置都是一样的。

    甄珍收到吴冕送到的礼物时,吴冕第一次知道,甄珍看到喜欢的东西能开心成这样,他送了她一支钢笔,她的反应远比上一次收到包包要开心得多,眼睛都是发光的,问笔尖多大,吴冕说038。他知道甄珍写字小,爱用细笔尖。甄珍听到这句话很感激的看了他一眼,一直到吃饭前都还在笑眯眯的打量那支钢笔。然后跟他说,她之前查过这一款,一直没舍得买,从没想到有一天她拥有它了。

    “是你带给我的!”甄珍这样说道。

    吴冕一直看着她笑。

    钢笔不贵,至少跟上次买的包包比不贵,但甄珍比上次还满足。她算是从学校出来又进入学校,从上学到现在都是在学校里呆着。不管如今学校学生有多社会,甄珍本人确实一直带着一些学院的天真简单。

    这个感觉对吴冕来说不坏。

    甚至很不错。

    所以他们的结婚周年纪念日一整天都很愉快。对甄珍来说,在她喜欢的餐厅和吴冕共进晚餐,这实在是两年前她想都不敢想的事。

    她衷心希望如果这是梦就不要被打破。在今天,她终于承认,她还是想贪婪一点的。

    然而梦碎的也很快,打脸猝不及防。

    晚上两人回家,甄珍让吴冕先洗澡,她自己还拿着那支钢笔翻来覆去的看。浴室里哗哗的水声,吴冕的手机放在外面。

    吴冕习惯手机内扣,但这次不知道怎么了,他把手机屏幕朝上了,盖在衣服底下。因为衣服薄,屏幕发光时甄珍注意到了。

    她那天不知道怎么想的,或许是因为觉得跟吴冕更亲近了,所以少了很多顾忌,信手把衣服拿开,然后毫无防备的看到了信息。

    她不知道吴冕手机的登录密码,但信息发过来时,手机屏幕上会有短暂的信息显示,还会出现一行信息内容。

    因为内容只有几个字,所以完整的显示出来了。

    屏幕亮了三次,第一次甄珍没看到,后两次甄珍看到了。

    甄珍一直觉得自己记忆里不大好,直觉也很差,女人传奇第六感对她而言基本没有,如果自己丈夫真的出轨或者有什么猫腻的话,她一定察觉不到。

    但事实是,仅仅闪了两下,甄珍不光看清楚了内容,还记住了来信的名字。

    那是qq信息,两次的来信是——

    “我好想你。”

    “我想跟你见一面。”

    来信的qq名字叫苏知愿。

    第十六章

    “甄珍。”

    吴冕叫她了。

    甄珍简直一个激灵,迅速把衣服盖了上去,她嗯了一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