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页

作品:《无解

    “毛巾我忘带了,帮我拿一下。”

    甄珍说了声好。

    她找到吴冕的毛巾,把浴室的门打开一个小缝给他递过去,不朝里面看。

    浴室里,吴冕并没有立刻把毛巾接过来,他大掌扣住甄珍的手腕,朝自己怀里轻轻拉了拉。力道很小,却是一个很明显的信号。

    甄珍饶是心乱如麻也明白了这个信号的意思,她愣了一下,自然没心情,低声说不要。说完觉得这有点生硬,她低声解释,可能要来例假了,不大舒服。

    吴冕哦了一声,有点遗憾的叹气,故意叹给甄珍听的。如果是平时,甄珍或许会笑,吴冕要是再坚持一下,她可能就半推半就的依从了。但此刻,甄珍只是收回手关上了门,没再多说话。

    她其实就是这样的人,丧起来没边儿。

    她也有一个很大的缺点,就是心里装着什么事儿,根本就藏不住,全写在脸上。就像现在,她根本藏不住此刻自己不想理会吴冕的心情,不由自主的态度就发生了变化,完全做不到若无其事。

    甄珍跑到另一个卧室,她茫然无措,于是贴墙靠着,从站着变成蹲下,她拼命跟自己说要冷静,要相信吴冕,吴冕可以处理好的,他们现在感情正在变好,她要相信他。她这样反复跟自己强调了很多遍,跟洗脑一样,洗的觉得自己信了,她站起来,拍拍自己的脸,又深呼吸了一下,然后走出卧室。

    吴冕已经出来了,擦着头发看手机,神情很淡,甄珍担心他是不是看出自己看到他手机了。

    应该没有,吴冕神情始终没什么变化,甚至对她笑了笑嘱咐说洗澡前把水调低一点。甄珍跟其他女孩也不一样,女孩子洗澡水温都比较高,她正好反着,不管喝水还是洗澡水温都比较低。

    甄珍说了声好,拿着毛巾进了浴室。进浴室后她松了口气,她觉得可以的,给她几小时,她应该就能把刚才信息的事儿给忘了,继续像平时一样跟吴冕在一起。

    洗了澡之后,甄珍果然把情绪平复的差不多了。她看了一眼正在看手机的吴冕,他神色特别安静,但甄珍知道他是在打字,他们都是习惯用全键,打字的时候需要两手捧着手机,他如果看新闻,就会用单手。

    甄珍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很平静。她躺下来,没玩手机,直接要关灯睡觉。吴冕有点意外,摸摸她半干的发:“今天睡这么早?头发还没干呢。”

    “早睡早起身体好。”

    吴冕手插在她头发里,皱了下眉:“再擦擦头发。”

    甄珍不喜欢用吹风机,除非着急出门,平时就是自然晾干,但毛巾擦头发,她也不会擦得特别干。

    甄珍不在意,说没事。吴冕捏她耳垂,问她起不起来,甄珍还是说不起,一次没关系。吴冕很凶的哼了一声,然后自己起床去拿毛巾,甄珍察觉到了,但始终维持那个姿势没有动,尽管她知道这时候吴冕的手机可能还开着。

    吴冕回来,跟她说:“起来。”

    这次甄珍躲不过去了,人家都把毛巾送到眼前了,再不接着就过分了。她坐起来,吴冕没给她,他盘腿坐在她面前,自己拿毛巾给她擦。

    他力道拿捏得刚刚好。

    甄珍低头想着,他一定做过很多次这样的事,才能做得这样好。

    吴冕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他收了毛巾,让她转身,从后面擦她的长发。甄珍的头发越来越长,之间见她的时候还是半长不短的扎个小毛辫儿,现在已经快齐腰了。

    “头发还要留吗?”吴冕一边给她擦一边问。

    “想。”甄珍言简意赅。

    吴冕摸了摸她的头发,说:“留长了也不错。”

    她头发很黑,也很顺,长发的样子应该很温婉。

    擦干了,吴冕又让她梳头发,甄珍说你给我梳行不行?吴冕笑了,说甄珍你今天怎么这么黏人?一边说一边去拿梳子给她梳头发。

    他不大敢使力,一点一点给她疏通,头发长了梳起来是有些费力,吴冕说痛的话就跟我说。甄珍说好。

    顿了一下,吴冕又说道:“甄珍,以后提这样的要求,不用问行不行,就直接说‘你给我梳头发’就可以,明白了吗?”

    “为什么?”

    “因为你说‘行不行’‘好吗’这样的字眼时,会显得很客气,也会显得放低姿态,但你不需要放低姿态。尤其不需要跟我这样客气,因为我们是夫妻,明白了?”

    吴冕仿佛一个老师,教着自己30岁的妻子细微的人生道理。

    他一直都不喜欢甄珍这样说话,虽然很礼貌,但生疏客套。其实他发现不管在什么时候她都是这样说,这完全就是她的语言习惯。

    甄珍沉默几秒,回答:“我知道了。”

    吴冕听她声音沉闷,手顿了一下,突然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往后一拉。甄珍猝不及防,跌进他的怀里。

    她背靠着吴冕,只能仰脸才能看到他的脸。吴冕低头打量着她,其实从他的视野看,甄珍的脸是倒着的,但不妨碍吴冕直视她的眼睛。他低头皱眉看她:“不开心了?”

    甄珍立刻回答说没有。然后挣扎着要起来。

    吴冕轻轻按了一下她的肩膀挑眉:“你明明不开心。”

    她的情绪全写在脸上。

    “没有!你想多了。”甄珍说着又挣扎着要站起来,再度失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