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页

作品:《无解

    吴冕低头打量她的脸:“说谎,不过我问你,你是不是还是不会说?”

    甄珍沉默。

    “关于我的事?”吴冕问道。

    甄珍不知道怎么回答。

    这个场景,包括吴冕说的话,在她的人生里已经出现过无数次。

    总有曾经关系很好甚至亲近的人问她,怎么回事,关于我吗?甄珍总是说没有,时间长了,他们就冷漠了,就离自己而去了。

    她搞砸了,她又搞砸了。

    她突然有些心烦,也很无助,陷入短暂的记忆了,一时间忘了从吴冕怀里坐起来。

    “看来是我的事了。”吴冕了然,尽管一开始他就觉得应该如此。

    甄珍抬头看了他一眼。

    就算这样的死亡视角,吴冕也很好看,而且居高临下的姿势,让他更气势迫人,甄珍觉得自己所有的小心思都在她面前无所遁形。

    “我如果问你,是关于我的什么事,你愿意说吗?”吴冕再次问道。

    甄珍垂眉,默默的坐起来。

    “看来是不愿意。”吴冕的神色也淡了。

    他发现了甄珍今天的不同,跟平时都不一样。他感觉到甄珍仿佛躲进了一个壳里,外面带着刺,她躲进去把自己防备起来,不沟通,沉默着应对一切。

    这并不是一个好习惯。

    所以吴冕不打算就这样停止。

    “既然是关于我的事,为什么不跟我说?你不告诉我,所有的事情就会维持现状,你还是会很难受。”

    吴冕平静的看着她。

    甄珍就知道,如果她不说,那她今天应该是不能睡觉了。

    “苏知愿是谁?”

    说这句话时,甄珍没有看吴冕,而是偏过目光盯着床的一个角落。她并没有什么底气的样子,所以声音很低。

    吴冕怔了一下。

    “我今晚看到了你的手机来信,苏知愿是谁?”甄珍的目光终于转到他的脸上。

    然而这时候,吴冕的神情已经很平静了。

    “苏知愿是我前女友。”

    就是那个陪了吴冕八年的女朋友。

    这次轮到甄珍愣了。

    她突然意识到几秒之前自己有多傻。她以为这个人或许是某个正撩拨吴冕的人,尽管觉得吴冕应该不会,后来她又猜测是不是他的女同事。她还想能说好想你这样亲密的话,是不是说明两人已经亲密好久了。她根本没想到苏知愿是吴冕的前女友。

    她又觉得荒唐,卫瑛跟她讲过吴冕的前女友,她父亲各种盘问吴冕的前女友,结果到现在,她都不知道这个前女友的名字。或许是觉得这个名字是可有可无的,所以每每用“他前女友”来代替。而更重要的是,她从来没问过。

    是觉得不需要问,还是不敢问?

    甄珍不知道。

    总之她突然说不出话。

    她没有吴冕的手机登录密码,也不知道他的qq和微信,她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那个叫苏知愿的女孩是被吴冕宠了近八年的姑娘,吴冕把自己最好的八年都给了那个女孩。

    “分手的时候我删了她的照片和账号,她这两天突然加我微信,给我发信息,我一开始没答应,她一直发,昨天刚刚加上的。”

    吴冕说着,拿出手机,打开后让她看自己的微信。他调出苏知愿的界面,苏知愿的微信名就是知愿,单单是名字就已经足够文艺,吴冕把手机放她手里让她看记录,里面苏知愿在问他最近做什么,听说他结婚了之类的问题,吴冕回得都很简短,对自己结婚这件事也并没有避讳。聊天记录不长,是昨晚九点多同意的。

    甄珍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只是扫了几眼,很多都没看全就还给他了。好像侵犯了他的隐私。吴冕把手机放一边,伸手捏她的脸:“就因为这个跟我闹别扭的?”

    甄珍不说话。

    吴冕叹了口气。

    “甄珍,我当初跟你结婚,不是一时冲动,你相信我。”

    第十七章

    吴冕说让甄珍相信他,甄珍就相信了。

    她是好多天之后,才把这件事告诉了林云沐。很多时候,林云沐知道的甄珍的事比她父母都要多。

    林云沐听完皱紧了眉头。

    “你就再也没问过?”

    “没有。”甄珍回答道。

    林云沐惊呆般看着她,良久后叹了口气。

    好友当年固执的要嫁给自己的偶像,本着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的道理,林云沐自然不会说什么反对的话。但她始终觉得这桩婚事不会很稳。

    甄珍结婚前也知道,吴冕不爱她。所以甄珍跟林云沐说,既然吴冕愿意跟她结婚,她相信吴冕有他的责任和担当。就算吴冕不爱她,那他们就一起搭伙过日子也是可以的。

    然而问题就在这里,搭伙过日子或者各玩各的,取决于两人是否势均力敌,势均力敌的两个人可以组成一个没有感情的婚姻,因为这种情况下,一旦婚姻维持不下去,两人都有能力维护自己的利益不会吃亏。

    那甄珍和吴冕是吗?显然不是。论谋算论心机论手段,甄珍别说面对吴冕了,就是面对林云沐这样的佛系青年她都不是对手。如果真的到时候两人过不下去了,吴冕如果真的没什么责任和担当,那吃亏的肯定是甄珍,甚至可能不只是吃亏。

    林云沐从没觉得吴冕是什么仁慈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