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页

作品:《无解

    思及此,林云沐神色复杂的又看了甄珍一眼。

    “我觉得如果吴冕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多了解一下他前女友的事。反正就当听故事呗,你不是一向爱听故事。”

    林云沐本着为好友好的心意跟甄珍说道,她一向是一个有分寸不爱惹事的人,能为甄珍提点到这个地步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多了解一些,就算你不想知道,也总比什么都不了解好。”林云沐解释道。

    甄珍哦了一声,觉得挺有道理。

    林云沐看她并无忧愁的眼睛,知道她此刻还没有意识到此刻的严重性。甄珍并不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有时候心理负担也很大,林云沐不明白为什么在此刻她还能这么镇定,是因为真的相信吴冕吗?

    吴冕和甄珍自那晚说开后,并没再有什么矛盾。吴冕照例有时候晚上回来吃饭,有时候会告诉甄珍今晚有事不回家吃饭。甄珍没想太多,还有心思趁着吴冕不在家的时候试试做新菜。其实对于吴冕前女友的事,甄珍再也没提过。

    时间过得很快,不久后,甄珍学校里安排了一次月考,监考之后又判试卷,甄珍为了第二天任务轻松一点,加了个班把自己负责的试卷判完,那天晚上吴冕给她发信息说不回家吃饭。甄珍说了个好。心说正好,她也不用做饭了。

    她判完试卷,心里轻松,想着犒劳自己一下,不想就凑合着把晚饭解决。就特意开车拐到了繁茂的商场,那里有一家甜品店跟一家奶茶店是她的最爱,她想破例晚上放肆一下。

    大概是因为周末,商场附近没有车位,甄珍找了半天,车开了好久,不得已把车停到了离商场有一段距离的酒店,那是一家四星级酒店,地段配置都很好。

    甄珍小心翼翼的停了车,她因为开车,临时戴上了满度数的眼镜,看事物比平时都要高一些。所以一个转身,甄珍就看到了吴冕。

    吴冕的身高和外形很出挑,又是自己相处一年的老公,亦或者是因为其他,总之吴冕一站起来,甄珍就认出他了。

    她还真没想打招呼,那一瞬间只是惊讶,还有点开心,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他。她打算回家以后跟他说,今晚遇见他了。

    然而下一幕,甄珍觉得,今晚的事儿,她一个字都不能跟吴冕提。

    吴冕下车后,大步走向副驾驶,打开车门,他甚至很绅士的伸手给车里的人挡了一下门沿,然后从副驾驶里走出了一个女人。

    酒店和路灯让这一片非常明亮,甄珍完全看清楚了那个女人的相貌和身型。

    甄珍很久之后回想那一幕,才艰难概括出了那个女人的相貌。

    不知道怎么回事,甄珍就觉得那个人是苏知愿。尽管在那晚吴冕告诉她,苏知愿跟他们并不是一个省的人,甚至都不是邻省。

    那是个修长纤细的女人,蓬松风情的乌黑长发,皮肤很白,穿了一件春季风衣,因为纤细,所以身材勾勒的线条很优美,也很脆弱。她的妆容一丝不苟,甄珍印象最深的是她那双眼睛,并不是多大多明亮,而是,那双眼睛总让人觉得,把所有事物都全然掌握,那是一双骄傲的眼睛。

    人也是骄傲的人。

    更久之后,甄珍形容苏知愿给她的感觉,苏知愿并不一定算是女神的样貌,但她一定是学校里最有“权势”的那类女生,可能在学生会担任要职,可能在很早就被发展为党员,成绩名列前茅,未来很有规划,始终都是老师眼里可以担当大任的优秀的学生。同时,具有事业心和上进心,手段和谋算自不必说。这样的女孩,因为她的能干和具备一定的姿容,而是学校真正的风云人物,真正的女神。

    是跟吴冕很相配的女人。

    意识到这一点后,甄珍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又钻回了她的小车里,那是她工作一年后,她父母跟她一起买的小车,最普通的大众,方便甄珍从省城回家。她开了好多年了。

    甄珍坐在车里半天没有启动,她攥着方向盘,半天后才发现自己的手是凉的。她把手贴在脸上,又呵了口气。

    她此刻脑海里回荡的,已经不是那个女人,而是另一个细节。

    吴冕去副驾驶座上开门,他把手伸到门沿出,防止车里的女人碰到。而那个女人走出车门,对吴冕笑了笑。

    吴冕从来没有对她这样做过。

    吴冕从来没有对她开过副驾驶的车门。

    甄珍的手背还是凉的,她把头搁在方向盘上,不断的想起那个女人在吴冕侍奉下从车内优雅走出来的场景。她看起来理所应当并且早已习惯。那应该是过去的岁月里,他们已经自然而然的形成的习惯。

    甄珍弓起背捂住耳朵,这显然是一个徒劳的动作,她脑海里始终回荡着这一个念头。

    那个女人坐在了副驾驶。

    吴冕从没为她开过副驾驶的门。

    甄珍还没到家,就收到了吴冕的电话。她开车本来就不稳,没接。回家的时候看到吴冕正坐在客厅玩着手机等她。

    “怎么回来这么晚?”听到开门声吴冕也站起来看她,“打你电话怎么也不接?”

    甄珍背对着他说判试卷回来晚了。吴冕没有怀疑,问她有没有吃饭,甄珍想说吃了,但她的肚子发出很响的咕的一声,吴冕都听见了。

    甄珍身体都僵硬了。那一瞬间她的想法很奇怪,她想的是,苏知愿肯定不会这么不优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