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页

作品:《无解

    甄珍为此,特意跟林云沐通了气,串好口供才跟吴冕报备。吴冕听到她今晚不回家吃,果然很意外,问她跟谁,去哪吃,甄珍也一一答了,吴冕叹气,倒也没说什么,只嘱咐她早点回来。他以为中考结束,甄珍跟林云沐庆祝去了。

    然后甄珍才去见苏知愿。

    林云沐知道她去见苏知愿时觉得简直匪夷所思。这样的事儿甄珍自然没法跟父母说,林云沐是甄珍唯一倾诉的人,甄珍知道多少,就跟林云沐说了多少。所以林云沐觉得这事儿不靠谱,至少对甄珍来说没一点好处。她也不明白,甄珍平时那么怂的一个人,这次为什么坚持去见苏知愿。

    甄珍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她很久之前就有预感,从医院见面那次起,她就觉得,苏知愿一定会单独见她。

    地点是苏知愿定的,甄珍只来过一次,还是吴家聚会的时候来的。那时候她跟着吴冕,自己根本没认路。现在自己来,到了苏知愿说的雅间,苏知愿早已在房间内等待。

    特别诡异的是,甄珍进了房间第一句话说的是:“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苏知愿笑了一下,是勾起一边的嘴角做了一个笑的样子:“没关系,没等多久。”

    甄珍本来在落座,闻言看她一眼。

    她有一种微妙的感觉,感觉苏知愿此时跟她说话的语气,跟最初在医院里,有一点不同。

    也是这一眼,让甄珍发现,苏知愿也在盯着她,准确的说,是盯着她的肚子。

    “听吴冕说你怀孕了,恭喜啊。我定的是孕妇餐,你应该可以吃。”苏知愿微笑着说道,这次是真正的微笑,仿佛刚才只是甄珍的幻觉。

    甄珍点头:“谢谢。”

    苏知愿微笑着打量甄珍。

    她也不说话,没有顾忌的盯着甄珍看,直盯得甄珍万分不自在,苏知愿还是不说话,只是笑容更明显了些。

    直到甄珍问她怎么了,苏知愿才收回目光。她笑着端起茶给甄珍倒上,轻声说:“我跟吴冕在一起快八年,他一直很照顾我,我不想那么快就生宝宝,又乳胶过敏,他不能戴套也不能让我怀孕,每次只好在外面,这他也都容着我。”

    苏知愿缓缓给她倒上水,声音更轻。

    苏知愿这话没说完,甄珍就已经愣住了。

    甄珍本人性格多少有些传统保守,至少这样的话她是不能在外人面前说出来的。所以苏知愿的开场白让甄珍完全接不上话。

    好在苏知愿也没想等她反应,她继续泡茶,似乎在回忆中得到了惋惜和愉悦:“刚交往的时候,他的厨艺就很不错了,后来我才知道,他是上大学以后才开始学着做饭的,就是因为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他发现我胃不好。他说,那时候觉得得提前练习,等追到我的时候,就可以直接给我做好吃的饭了。”

    说着,苏知愿缓缓放下茶壶:“他很用心,因为他,这些年我的胃病都被他养好了。”

    甄珍双手撑在膝盖上,依然沉默。

    她知道苏知愿就是说给她听的,而且她突然明白了一件事。

    苏知愿的话听起来这么直白,并不是因为她没有手段,而是并没有把她当做对手,应该是不屑于将她看作对手,所以才说得如此单刀直入。不需要试探和迂回,苏知愿相信,只需要陈述,就可以击溃她。

    一瞬间,甄珍相信了苏知愿聪明如妖精,她不知道,苏知愿是在什么时候找到她这个死穴的。

    苏知愿还在不紧不慢的陈述,期间她很少看甄珍,只回忆的望着杯子,偶尔给自己倒茶水,她很有把握,甄珍一直在听。

    “你知道我们是怎么交往的吗?大二的时候,我有一次生病,输液打点滴,我的血管细,很难找到血管。那段时间我的老师安排给我一个实践,他就来陪我,和医生说,能不能教给他输液,他来给我输。很奇怪,自从他给我输之后,从来没有出错过,每次都是一次就找到血管。后来我发现,他是用自己做实验,他那时候穿长袖,因为他的手臂上都是实验的留下的青紫的印。”

    甄珍不说话,她感觉到自己的指尖渐渐变凉。

    “我问他是不是喜欢我,他说,不然呢,”说到这苏知愿笑了笑,看向甄珍,似乎在寻求认同,“是不是很有他的风格?”

    甄珍继续沉默,苏知愿也不在意。

    “所以我们就交往了,他很优秀,我自然也很喜欢他。后来发现,确实也很合拍。我们分享了彼此很多的第一次,”说到这,苏知愿意味深长的看了甄珍一眼,“你能够想象的情侣之间所有的第一次,都是我们一起完成的。”

    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接吻,彼此的初夜,彼此的初恋,第一次赤诚热烈的爱一个人,第一次毫无保留的爱一个人。

    吴冕的这些,都是苏知愿。

    “大学毕业的时候,他保研了,继续留校,我也保研了,不过学校依然在北京,那时候我们已经规划好未来,我是要回自己城市的,毕竟是一线城市,发展也好。他愿意跟我一起到南方,跟我一起生活,他学的法学,也准备做一名律师。也是那一年,他带我去见了他的父母和朋友。”

    “他的家人很有和善,是不是,”苏知愿和气的笑了笑,仿佛已经忘记了吴冕的父母已经是甄珍的公婆,闲话家常般说道,“我还记得阿姨最喜欢吃稻香村的点心,现在应该不敢吃那么多了,以往每次回去都会给她买一些。叔叔最喜欢品茶,我也会从家里给他寄碧螺春过去。吴聿去念大学,还是我跟吴冕送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