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页

作品:《无解

    她等着吴冕洗完澡进来,吴冕以为她还在睡,悄悄靠过来贴着她的后背躺下,手刚环上去,甄珍睁开眼睛转过头去看他。

    裸着上身的吴冕愣在那里,手搭在她的腰上。

    他反应也快,很快就皱了眉:“怎么还没睡?”

    甄珍小心翼翼的翻了下身体,平躺着看着侧撑的吴冕。

    “最近几天你都回来得好晚。”

    吴冕给她拉好被子:“明天就不了,这几天抱歉。”

    他不看她。

    甄珍伸手拦住他的手臂。

    “你是去见苏知愿了吗?”

    甄珍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问出口的,她只觉得把这个名字说出来以后,她脑海里一片空白。

    她还记得她第一次跟吴冕提起苏知愿时,吴冕皱了眉一脸不悦的神情。从此她尽量不在吴冕面前提起这个名字。

    而且她也知道,问出这句话,吴冕也可能生气。

    果然吴冕动作顿了一下,但表情没什么变化,只把目光转过来:“嗯。”

    他承认了。

    甄珍一时不知道如何反应,所以她神情有些呆怔。

    “她丈夫来找她了,但是两人关系还是不好,这几天一直在吵架,吵得很厉害。”吴冕一边说一边给她掖好被子。

    甄珍把手放到被子里,被他严严实实盖好,其实天已转夏,盖这么严实会热,但甄珍没说,吴冕也没说。

    甄珍讷讷的说:“所以,你这几天去劝架了啊。”

    吴冕盯着她微隆的腹部看了许久。

    他突然叹了口气,伸手抱住甄珍。

    “甄珍,跟我结婚的人是你,你还有了我们的孩子,你对我有点信心好吗?苏知愿的事很快就解决了,我不会再这么晚回来,这几天我跟你道歉。”

    吴冕贴着她耳朵,说得一字一顿,言辞恳切。

    甄珍不看他,只抬头望着天花板,她听见自己说了声好。就想以往一样,不问缘由,他说了,她就说好。

    因为这学期结束,甄珍虽然在学校还有些工作,但跟前段时间相比还是清闲很多,也可以好好养胎。吴冕的确又恢复了下班回家的节奏,每天也会听一下宝宝是否在她肚子里玩闹。那三天的事两人都没再提。

    只不过,到底还是有些不一样了。吴冕接电话去阳台的次数变多了,他在阳台说话甄珍听不清,也知道吴冕是有意压着声跟电话那边的人说话。以往吴冕不会这样,因为他知道甄珍对他的工作并不关心。如今能让吴冕去阳台接电话的,甄珍也猜得出是谁。

    仅仅五天,第六天晚上,吴冕就在接了电话后立刻拿了衣服出了门,他跟甄珍说自己出去一下,嘱咐她锁好门早点睡。那时候甄珍没说话,吴冕听她没回应,本来行事匆匆,在门前陡然停下来看她。

    甄珍正在吃水果,她确实一开始不想说话,从他去阳台打电话,甄珍就知道那个人是谁,愚笨如她,她也猜到了。

    看他停下来,甄珍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点头,她甚至让自己笑了笑:“我知道了,你……早点回来。”

    吴冕看着她,静了几秒,本来着急得不得了的人,转而朝她走过来,没等甄珍反应,吴冕扣着她的后脑勺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等孩子出生了,就不好这么随心所欲的亲你了。”吴冕摸了摸她的头发。一直到他走,甄珍都没反应过来该怎么回他,但她的脸还是不可抑止的红了。吴冕很满意,又亲了一下她的额头才匆匆离开。

    那天吴冕还是回来得很晚,已经过了凌晨,甄珍本来想等他,撑不住还是睡着了,她是半靠在床头睡着的,书从手边滑到床上。吴冕回来时看到她歪在床头,灯也开着,他走过来想扶她躺好,一碰她她就醒了。

    甄珍的嗅觉比视觉更先工作,因为吴冕靠得近,甄珍闻到了他身上的香水味。

    她对香水没研究,吴冕平时也不用香水,她只觉得那香味馥郁,不像是男性用的。

    她几乎不用想就觉得是谁的香水。

    “躺好。”吴冕跟她说。

    甄珍乖乖顺着他的手躺下。她躺好后才发现吴冕的衣服是皱的,不是自然的褶皱,是明显衣服被扯坏了。

    “怎么了?你去打架了吗?”甄珍惊讶的揪着他衣服打量。

    吴冕脱了t恤顺手扔到一边:“嗯,差点。”

    “苏知愿的丈夫?”

    吴冕看她一眼,又嗯了一声。

    “为什么打起来?”

    “不知道,他们关系不大好,总是吵架。”吴冕说着,拿东西要去洗澡。

    甄珍默默看着他。

    “吵架已经吵到要动手了,那他们还是离婚吧,这是家暴啊。”

    吴冕正拿换的衣服,闻言看她一眼。

    “他们的事我们没有管的权利。”

    甄珍不说话了。

    吴冕去洗澡,哗啦啦的水声传过来,甄珍平躺在床上一直没动,但脑海却停不下来,这让她无法入睡。

    她觉得,其实今晚的事很简单。

    苏知愿跟丈夫吵了架,打电话找吴冕帮忙,吴冕就去了。

    她觉得,其实最近这几个月的事也很简单。

    苏知愿跟吴冕分手后结婚了,她跟丈夫相处不好,所以回来找吴冕。

    他们都是结了婚的人不假,但是,如果其中一个离了婚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