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页

作品:《无解

    第二天,甄珍起得晚,吴冕已经上班了,依然给她做好了饭。甄珍吃完开始出去溜达了几圈,即便出去散心,依然觉得胸口闷。

    她翻出手机再去看苏知愿的微信,苏知愿从昨晚发了那三条信息之后,再也没有说过话,甄珍也怂,根本就没开口。此时她突然想起来,苏知愿当初是怎么找到她的手机号的?又是怎么加了她的微信的?是吴聿给她的,还是……

    甄珍盯着苏知愿发给她的那三句话。

    看了一会,她的手开始发抖,她把手机放在一边,一会又忍不住截了个图给林云沐发过去。林云沐回得很快,问:“这谁?”

    甄珍回答:“吴冕前女友。”

    林云沐发了个问号:“什么情况?”

    “她加我了,给我发的这三句话。”

    林云沐在家里抱着孩子,看到甄珍的话,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这才多久不见,甄珍这是经历了什么?

    甄珍又发过来一条信息:“小沐,我发现缘分这个东西,真的是求不来的。吴冕这个人,我也是求不来的。”

    当天晚上,甄珍就出了意外。

    其实一天都好好的,中午吴冕回家,甄珍还做了饭,她厨艺很一般,在吴冕面前更是不值一提,所以从手机查菜谱按照顺序一步一步做的,即便如此依然没什么信心。但吴冕并没有挑刺,反而说好吃,吃得也很多,也让她不要再做了,等生孩子以后有兴趣再试。

    一切都好好的。包括晚上吴冕给她发信息说会晚点回来,她都平静无波的接受了,继续说好。然后给自己做饭,熬了很稠的米粥喝。喝完以后她想买个十字绣来打发时间,就在她在网上搜款式的时候,腹部开始疼痛。

    一开始,甄珍真的没在意,一来她有点迟钝,二来没经验。但腹部越来越痛,甄珍发现情况跟她想的不大一样,这时候她从沙发站起来,发现自己的裙子已经沾了血了。

    甄珍吓了一跳,连忙去给吴冕打电话,但始终无法没人接。甄珍心理素质一般,肚子又疼得厉害,慌得六神无主。给吴冕打了三次电话,吴冕那边都是没人接听。甄珍在洗手间一边擦着血迹一边打电话给120,勉强说完情况以后,甄珍又哆嗦着手给她母亲打电话。甄母毕竟不在身边,也不会安慰人,听到她的话只知道着急的让她打电话给吴冕打电话给120,一点建设性的意见也提不出。甄珍几次开口都被她打断,那时候甄珍已经疼得额头冒汗,本来就害怕,被甄母一嚷嚷心里也烦,直接挂了电话。

    她恐慌的拿纸和毛巾擦着腿上不断流出的血,再度给吴冕打了电话,打了两次依然是无人接听的状态,第三次竟然关机了,甄珍不相信,捂着小腹打了第四次,真的关机了。

    甄珍心里发凉,又来不及自怨自艾的难过。她慢慢挪出洗手间,给自己套了一件很大的外套,又强撑着垫了卫生巾换了裤子,期间下定了决心,鼓起勇气给自己婆婆打了电话。

    电话那边很安静,她的婆婆声音平静,又有种意外的亲昵:“甄珍啊,有事?”

    “妈,”甄珍疼得声音发虚,“我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见红了,想请问怎么办……”

    她婆婆安稳的声音瞬间变成了惊讶:“你见红了?”

    这时候,甄珍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一道声音:“怎么回事?”

    甄珍一愣。

    没等她婆婆说话,吴冕已经把电话拿过来了,也是难得的慌乱:“甄珍,你现在在哪?”

    电话那边,随着吴冕的声音伴随而来的是一阵嘈杂。甄珍张口结舌之余,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吴冕。

    还没等甄珍说话,电话那边很快又传来一阵声音。只是发出了一声啊,女声短促而低,但甄珍还是注意到了。反应过来之后,甄珍心里重重的一沉。

    那时苏知愿的声音,甄珍觉得自己听到了苏知愿的声音。

    这个认知让甄珍浑身僵硬发冷。

    那边,吴冕还在问她在哪,让她在家的话不要动他马上过来,没等他说完,甄珍在今晚第二次挂断了电话。

    这时候她接到了医院的电话,甄珍告知了位置,等着医护人员上楼。趁着这个空当甄珍给林云沐打了一个电话,林云沐接的很快,她一接电话就听到电话那边甄珍的哭腔。

    “小沐,不好意思,真是不好意思,麻烦你今晚能不能来一趟医院,我……我的孩子好像没了……”

    甄珍叫完她的名字就哭了。嘈嘈杂杂的楼道里,她被医护人员安排躺上担架,甄珍因为哭,腹部疼痛的感觉也越发锐利,她精神有些恍惚,只不住的跟电话那边说麻烦你和求求你。最后甄珍疼得晕了过去,她的手机啪嗒一声掉在担架上。

    第二十八章

    甄珍在睡梦中突然把整件事儿捋清了。

    她的孩子出现了意外,她给自己丈夫打电话打不通,给自己婆婆打电话,发现自己丈夫在婆婆那,并且貌似丈夫的前女友也在那。

    捋顺了这件事,甄珍艰难的睁开眼睛。

    还没看清眼前的的人,甄珍就觉得一阵恶心,她连忙支起身体要吐,有人扶住了她,给她顺背。甄珍也没吐出什么,只干呕了几下,听到有人在耳边问她是不是很难受。

    甄珍听到这个声音身体僵硬,根本不想抬头去看。她知道那是她的丈夫吴冕。她缓了好一会,做足了心理准备才说了没事。她抬头,看到吴冕脸上青色的胡渣,他看起来很憔悴,但甄珍莫名想起那通电话,电话里那一声短促的女声,如今她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