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页

作品:《无解

    “她跟丈夫冷战以后突然联系我,给我打电话,加我微信,一开始我都拒绝了……”吴冕难得迟疑了一下,“后来吴聿找我吃饭,带我见到了苏知愿,我知道了她当时小产……”

    说到这,吴冕再度顿住了。

    毕竟现在,甄珍也是小产,他担心甄珍受不了。

    吴冕安静下来,甄珍等了许久,见他不说话,轻声问:“所以,你那段时间去照顾她了?”

    “没有,我只是给她请了一位月嫂,伺候她。”

    这话,甄珍多少是比较相信的,主要是吴冕的时间摆在那,都是24小时,吴冕大多数时候都是回家的,在外的时间并不长。如果他陪苏知愿,那除非他不上班。

    “后来,她要离婚,拟了协议书给她丈夫发过去,她丈夫不肯,追她来到这里闹。她在这里没有认识的人,又怕她丈夫对她家暴,只好找我帮忙。”

    又是三言两语,吴冕就解释了这半年多苏知愿来此的过程。

    甄珍也相信,吴冕说的是真的。

    大体的过程应该是这样,苏知愿跟丈夫不和,来到这里,重新联系了吴冕,并打算跟丈夫离婚,而吴冕这个前男友,保护她不被丈夫伤害。

    过程很完整,只是啊,有许多话,吴冕并没有解释啊。

    为什么苏知愿不找别人,不找自己的父母,偏偏从南方千里迢迢的来到这座北方城市,找了吴冕?

    苏知愿来这应该半年了,但应该只是一个多月以前才决定跟丈夫协议离婚,那在此之前,苏知愿刚来这里的时候,她跟吴冕做什么呢?

    为什么她流产当天,苏知愿跟吴冕,是在吴冕父母家?

    太多的问题了,吴冕都没有解释。

    “我可以问几个问题吗?”甄珍轻声问道。

    “她这次来,你给她做过饭吗?”

    甄珍问完,吴冕愣了一下。

    第三十章

    吴冕一开始,不明白甄珍为什么这样问。但他很聪明,仅仅是一瞬他就明白了。所以他沉默下来,甄珍跟他说,直接说就行,反正今晚就是坦诚相见,没必要撒谎。

    吴冕还是沉默,其实已经给了她答案。

    “是。”他回答道。

    甄珍静了几秒,想笑,笑不出来。

    她只觉得心口空荡,却又疼得清晰渺远。

    “会不会是你去见她的时候,她会提前跟你说她想吃什么,然后你就去给她做啊。”说到这,甄珍笑了一下。

    这个问题就是她发挥脑洞后随口问的了,尽管说完后她就知道,她的这个问题对她和吴冕来说,只要承认,都是一种伤害。

    吴冕依然沉默,甄珍静了几秒,轻声说:“真的啊。”

    她瞬间想象出了那个画面,吴冕给苏知愿发信息,说一会去看她,苏知愿就跟他说,自己想吃什么菜。吴冕就说好,然后买了东西,去酒店亲自给她做饭吃。

    这几句话,听起来很平常,然而杀伤力很大。得有多熟稔多有默契,才能寥寥几句就能了解对方的心意啊。

    甄珍觉得自己在自虐,越是禁止自己想,越是压不住的想。想久了,她忍不住把手抽出来,这次,吴冕没有阻止,她轻而易举的逃脱他的掌心。

    一瞬间,甄珍心里就凉了。她最近总是抗拒吴冕的亲近,但吴冕真的松手,她又觉得心口锐疼。

    她突然就没了力气,以至于后面的问题,她已经问不出口了。

    她突然想,自己在这里究竟是做什么呢?

    “吴冕……”

    “甄珍……”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顿住。

    吴冕似乎知道甄珍要说什么,所以并没有让她先说,他又握住了她的手,声音有些急:“分手了就是分手了,我没有想过复合什么的。我知道我结婚了,只是因为她现在困难,我帮忙,仅此而已。”

    吴冕说完,似乎自己也觉得有些徒劳,顿了一下,近乎叹息的恳求:“请你相信我,好不好?”

    他不这样说,其实甄珍也就这样算了,然而他说了,甄珍不由得又问了下去。

    “苏知愿这次来,不止一次去你家吧?”

    吴冕静默无言,因为从刚才甄珍的问题里,他听不出甄珍是什么情绪,她似乎单纯的只是想从他口中验证她的猜测,除此之外别无其他。然而他知道,承认之后对甄珍是什么样的伤害。

    其实沉默就是承认,甄珍知道,虽然吴冕不回答她还有些不到黄河不死心,但他这样,摆明了就是承认了。

    “她一共去过两次,第一次是几个月前,突然拜会我父母,我也不知道……第二次,就是这一次……她去医院复查,她小产后身体底子很差,想要找妈问有没有中药调理的办法。”

    吴冕的妈妈,退休前是一位极其出色的中医。

    吴冕自己都有些说不下去了,只握紧她的手喃喃:“其他的真的都没有了,甄珍……”

    甄珍嗯了一声。

    她手心沁出了汗,实际上,她已经出了一层虚汗,精力也有些跟不上,但她没说,只疲倦的再度抽回了手,吴冕依然没有挽留她。

    “早点睡吧,晚安。”甄珍说着,躺下来,单方面结束了这段对话。

    她态度冷淡,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怕说的多了,自己就丢盔卸甲的崩溃。

    其实她还有好多问题没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