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页

作品:《无解

    吴冕听话的迈步进屋。不过对面的人已经出来了,是一位援疆女医生,甄珍和她打了照面,女医生很热情,今年已经快五十了,是等儿子上大学以后来圆梦想的。她也看到了吴冕的背影,因为不知道甄珍情况,于是搭了句话:“你老公来看你啦?”

    正在房间里打量的吴冕闻言朝这边看,他觉得就这么进房间不搭理人有些不礼貌,于是放下行李箱也走过来,女医生见到后夸赞:“你这老公真帅!”

    甄珍不防吴冕走到自己身后,脸上笑容一僵,回头看了他一眼。吴冕谦逊的和她打招呼。等到人进了电梯,甄珍关上门,吴冕脸上的笑容立刻跟着收了。

    他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甄珍,觉得她穿红衣还蛮娇俏——虽然以他俩现在的年纪,谈娇俏或许有些过时,但吴冕觉得,甄珍很衬红色。

    两人站在门口盯着对方看,甄珍说:“你……”

    她话还没说,吴冕先开口问:“脚伤好了吗?”

    甄珍点头,又开口想说什么,吴冕又说:“我给你带了东西,先看看好吗?”

    甄珍想说的又没说出口,于是抿唇不言。吴冕试探着伸手想去拉她,甄珍低头躲开了他的触碰。

    长途的劳累加上甄珍的抗拒,让吴冕有些心力交瘁。

    吴冕打起精神笑了笑:“我先把东西拿给你。”

    他转过身去打开行李箱,行李箱是他来的时候特意买的,特别大。还附带了一个小行李箱。吴冕把小行李箱里的极寒服拿出来,甄珍冬天比较怕冷,吴冕给她带了一件。然后又打开大的行李箱,确实有些吴染给她带的,不过都是不怎么实用的东西,有珍珠手链和丝绸的睡裙。其他的都是吃的,有一些是滋补的,有一些是吴冕以前觉得甄珍似乎是喜欢吃买的。

    他珍惜相处的时间,所以一件一件跟她说,一样一样的叮嘱。甄珍已经走过来了,她在客厅上铺了很大一片软垫,两人就坐在软垫上,甄珍默默听吴冕说话。甄珍觉得从交往到现在,吴冕话都没这么多过。

    吴冕最后从箱子里拿出一盒稻香村的点心。

    “我记得你很喜欢吃,给你带了一盒过来。箱子里东西有点多,不知道有没有压坏。”

    说着吴冕小心的打开盒子,摆在最上面的点心果然已经裂开了,露出了里面的馅儿。

    “果然压坏了……”吴冕沮丧的小声说。他捧着盒子看向甄珍,竟然有点不知所措。

    甄珍自始至终都没说话,没什么表情的看吴冕把那些东西一件一件拿出来。吴冕的嘱咐她也不应,也不看他,只垂眉看那些东西。

    她这样,吴冕竟有些摸不准她在想什么。

    直到吴冕捧着点心盒看着她,甄珍一开始也不想说话。吴冕觉得她肯定是不开心,讷讷的想把盒子盖上。这时甄珍才伸手,拿了一块已经压扁的点心,吃了一小口。

    简直就像特赦一样,吴冕在心里松了口气。

    他觉得自己应该可以说点其他的话不被赶走了。于是他把盒子放在一边,专注的看着甄珍,甄珍一直低着头,一只手还捏着点心,她的刘海垂下来,吴冕看不到她的表情。

    吴冕低声说:“苏知愿走了,去国外定居了,和她丈夫一起。”

    甄珍还是不说话,吴冕踌躇了一下又去拉她的手,甄珍手往后撤了一下,还是拒绝了。

    吴冕不逼她,他手放在身侧,低声说:“甄珍,再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说完,吴冕一颗心就沉下去了。

    他知道以甄珍的性格不会一句话拐两个弯。她只要开口,说的就是她想说的,说的就是她会做的。所以当她说出口时,吴冕就绝望了。

    “还是,不要了吧。”她轻声说道。

    甄珍勉强抬头看他,吴冕发现,甄珍应该是连看他都不想的,她是在强迫自己抬头。

    “我当初想和你离婚,并不是一时兴起的。所以,还是不要了吧。离婚也不只是因为苏知愿。”

    “那……”吴冕想要问,被甄珍打断。

    “谢谢你给我带来这些东西,但我其实,一点都不想见到你,”甄珍到底把那块点心放下了,她已经哭了,默默的哭,尽量让声音不要哽咽,“你不在这几个月,我已经努力的在走出来了,状态越来越好。说实话我现在一点都不想看到你。”

    “我一看到你,就想到那半年我过的日子,真的,我难受,真的太难受了。”

    第四十四章

    陈洲皱着眉,同情地看着对面已经喝得酩酊大醉的男人。

    虽然吴冕只是趴在桌子上一直没有悄无声息,但出于男人的直觉,陈洲知道吴冕肯定是醉了,而且还哭了,而且还是清醒着哭的。

    他不由得叹了口气,拍拍吴冕的肩膀:“兄弟!”

    吴冕趴桌子上没动,也没应。但他不能说话,他怕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

    ……

    吴冕自那次见过林云沐之后,私下要了陈洲的联系方式。后来吴冕有约他出来喝过酒,之前陈洲问他对甄珍什么印象这件事,吴冕耿耿于怀。

    陈洲不抽烟,喜欢喝点小酒,酒品也还行,不打人也不吵架,就是喝醉了老是找老婆林云沐。林云沐不喜欢他喝酒,喝酒对身体不好,所以总管着他不让他喝。陈洲怕老婆,有时候馋酒馋的很难受。尽管如此,跟吴冕见面陈洲也是跟老婆汇报了以后才过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