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页

作品:《无解

    他总算反应过来,初中时候的班主任挺牛,会把一段时期学生的优秀作文亲手用电脑打出来,然后打印出来供学生观看学习。不光看,作文课还专门让学生朗诵,这篇作文他当时就朗诵过。甄珍这两张纸,应该就是那时候留下来的。

    “你那时候作文很好,我还记得你最喜欢写项羽。”

    吴冕腾的想起刚结婚时甄珍对他说过的话。

    原来她不止记得,还把他的作文给收藏了。

    吴冕又看了看那个笔记本,是个淡紫色封面的线装本,牛皮纸内页,甄珍工工整整的在笔记本上誊写了一遍他的作文。

    他又翻看另一页,也是作文,上面有两篇,被甄珍同样在后面标注了他的名字,说明也是他写的。但吴冕已经不记得了。

    吴冕静静的看着甄珍的字,只觉得眼眶酸涩。

    那时十三四岁的年纪,贪玩爱闹又中二,总是目视前方畅想未来的光明闪耀。不知道有一个女孩子能如此细水长流的默默爱慕他许久。所有人都只记得他只是一路的优等生,唯独她记得少年的他钟爱写项羽,记得他随手写过七言律诗。

    “飞雪迎春,百花争艳,漫湖畔江月,独泛孤舟;满江映月,波光粼粼,醉杨柳春风;月色朦胧,把酒高楼,忆浩荡春愁。醉梦壮志未酬,恨血染乌江尽东流,江春今有暖,不见孤舟,梦回千年,往事如稠,乌驹跃江,霸王幻想,东山再起斩群方,跃长江,问鼎中原日,笑对刘邦!”

    吴冕看着作文的结尾,隔了十多年再看,只觉得羞赧中二。他想笑,最后却是摁住眉心,别让自己流泪。

    这纸,甄珍收藏了多少年?大概有十七八年了吧,被她藏在笔记本里,跟着她的这些宝贝一起颠簸许久,始终未曾丢弃。

    那时骄阳似火,他站起来读自己的文章,四周皆静,大家面孔稚嫩年轻。年少的他意气风发,骄傲放纵,不知道有个女孩姿态端正的坐好,认真的看着他。

    三月初,吴冕跟随援疆队伍,启程去新疆。

    他被安排到甄珍支教的地区,当然,不否认有刻意为之的成分。当时做出这个安排时,赏识他的领导觉得有点可惜,其实当时有一个很不错的岗位,更专业,历练的机会也更多,吴冕主动申请想去妻子在的另一个地方,他领导觉得有点委屈他了。吴冕倒是处之坦然。

    甄珍支教的地方是一个农场,属于典型的功能型城镇,虽然行政范围面积很大,但人口聚集地的面积很小,真正的地广人稀,大部分还是耕地和农场。而真正的居民区步行就可以横穿,尤其机关政府和当地唯一的中学距离只有一千米,别说坐车,就是步行,吴冕十几分钟都能从他的工作处走到甄珍上班的学校。

    更何况,来该农场的所有援疆干部和教师,都会住在同一个小区的同一栋楼里。

    甄珍是知道最近会来新的援疆干部的,只不过她不是很关心。她所在的这处农场地方不大,来援疆的干部和教师以及护士加起来近三十个人左右,不算多,吃饭时候一桌也能凑开。如果有新的援疆队伍过来,肯定是会聚会见面的。

    她对面的医生姐姐援疆时间已经到了,刚刚搬走,这次一共有十多位援疆教师和援疆医生以及干部将要回家乡,前几天给他们送行。

    甄珍有想过新邻居来了以后主动去打个招呼。但不知道人家什么时候到,她又深居简出消息不灵通,是以就随缘了。

    某个周末早上,甄珍还在睡懒觉,模模糊糊听到对面似乎有动静,她没睡醒,只隐约觉得应该是新邻居来了。

    甄珍社恐,加上觉得人家应该忙着收拾东西,当天没有去跟新邻居见面。意外的是,第二天早上甄珍去上班,却发现门把上挂着一个食盒。

    甄珍愣了一下,看到上面放了一个卡片,甄珍拿起来看。

    卡片上写着“听说你中午不回家吃饭,给你做了午饭。记得热了吃。——新邻居”

    字迹潦草,龙飞凤舞,甄珍看了好几遍才看出意思,她诧异的眨了眨眼睛,看向对面的新邻居。她新邻居是一位体贴入微的教师姐姐?

    甄珍狐疑的拎着食盒走了,守在猫眼处一直看着她的吴冕悄悄松了口气。想想甄珍刚才把纸条看了许久的样子,有点后悔为了不被她认出来把字写得那么潦草了。

    吴冕只觉得甄珍还没做好见他的心理准备,想着能拖一天是一天,他决定如果甄珍要是来拜会他这位新邻居,他就坚决闭门不出,他甚至在犹豫要不要参加两天后的聚会。

    当晚甄珍就来敲门了。

    吴冕就在房间里,没有回应,想着时间久了没人应甄珍应该就回去了。

    事实果然也是如此,甄珍敲了挺久的门,没人应后她就走了。吴冕怕被伏击,甚至都没敢开门。心里松口气的同时又觉得心酸,不知道这样还得偷偷摸摸坚持多久。

    第二天早上,吴冕照旧早起把做好的午饭包好打算挂到甄珍的门口。他已经决定不去参加那个聚会了,能藏一会是一会吧。甄珍不想见他,那他们就先不见。

    吴冕兀自这样打算,一边把袋子系到门把上,他动作尽量轻,免得吵醒房间里的人。

    上次见到甄珍发现她瘦了很多,她一直想减肥,但肯定不能是这么个减法。虽然小产后有调养过,毕竟那段时间她心情不好,后来又是和家里人吵架又是搬家的,身体肯定调理不好。吴冕觉得她的瘦也不是自然的瘦下去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