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页

作品:《无解

    甄珍一愣,身体就僵硬了,这个变化被吴冕发掘,于是他的手乖乖贴着她的腰不动。但甄珍想挣脱,吴冕又不许。

    甄珍还真的挣了一下,发现吴冕立刻收紧了手臂,于是也就不动了,满脸的生无可恋和忍耐。

    吴冕头靠在她肩上,因为把人抱紧了怀里而心下稍安,又觉得悲凉。

    他真的从生理和心理上都感觉到了甄珍如今对他的抗拒,她已经把他当成了一个外人,不喜欢他的触碰,不想听他的话,也不想见她。她全然把他排斥到自己的世界以外,

    她这样的防备对他来说简直是凌迟,她一次又一次的提醒他,当初那个安静的甄珍,是如何全然的信赖他。

    而他,亲手破坏了她对自己的依赖。

    思及此,吴冕的手都在发抖,他又揽了一下她的腰,突然轻轻的笑了笑。

    他更放肆的把头埋到她的颈窝,低声说:“我当时决定离婚,是觉得我要是不答应的话,你就会把你自己折磨死。”

    甄珍兀自出神,听到他的话抬起头来。

    “你当时给我感觉就是这样,好像如果我不答应离婚,你就会做出更伤害自己的事”吴冕手渐渐握成拳,“所以我就想先离婚,让你先平静下来,再找你复婚。”

    “我一开始就是这么想的,离婚的时候就是这么决定的,”吴冕已经有些颤音,他还埋首在甄珍颈窝,深吸口气,满满都是甄珍身上清浅的香气,“我太不自量力了是不是?我怎么那么自信,你会在原地等我?就算你真的在原地,你也不再看我了,是不是?”

    甄珍没说话。

    她的手臂还僵硬着,始终都没有回应。对吴冕的问题,甄珍回答不上来。她既没办法狠心洒脱地说“是,我们各自开始自己新的生活吧”也不想懦弱地说“其实我还是喜欢着你”。

    一想到还喜欢着他,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大病,应该确实有。

    她觉得吴冕该死心了,并且完全不理解吴冕追到这来的价值是什么。支援西部大开发为国家做贡献的话,这个可以有。

    吴冕抱着她放肆了几秒,突然说:“重新来过吧。”

    这次,他没说好不好,行不行,他只是突兀的,肯定的说了这句话。

    甄珍没反应过来,又被他这样单独宣布的语气搞得有点生气,一时间音量都提高了:“你怎么这么油盐不进呢?”

    “我要是进了你就跑了。”

    甄珍:“……”

    她长舒了口气,自觉不想说话,又开始挣。吴冕立刻收拢了手臂,两人力气悬殊,甄珍又放弃,恹恹的问他放手行不行。

    “不放。”吴冕语调平淡,不光没放手,还伸腿夹住了她的腿。

    甄珍怒了,伸手拍了他的腰一下,她没用力气,吴冕不为所动。甄珍立刻改拍为掐,结果发现他腰上没有赘肉捏不起来,无奈放弃。只好继续抵着他:“起开!”

    吴冕脸埋在她颈窝无声的笑,继续不为所动。

    这让他想起了以前他“欺负”甄珍时,甄珍反抗一下又无奈纵容他的样子。她那时候是喜欢他的吧,所以才心甘情愿的顺着他。

    “甄珍,你知道我第一次觉得你遮掩自己是什么时候吗?”

    吴冕越来越心安理得的窝在她肩膀上,动来动去就是不走。他贴的近了,甄珍胸前的饱满就会被挤一下,甄珍就会抗拒的往后退。吴冕于是不动,但箍着她的腰不让她走。她身体始终绷得紧紧的,很不适应的样子,但没有再推开她。

    “就是你带我第一次见林云沐的时候。”

    那时候两人交往半年多,甄珍也被吴冕带着见了一些他的好友。随后甄珍试探着和他说,想带他见见林云沐。那时候甄珍经常提到这位至交,吴冕自然不会拒绝。

    他们约在一家中式风格餐厅。林云沐和陈洲带着孩子去的,两人一进小院,坐在窗边的甄珍就发现了。那是第一次吴冕见到欢快的甄珍,她甚至都没来得及和吴冕说一声出去接,人就已经跑了出去。吴冕走在后面,看着甄珍连走路都是颠着小碎步,完全是学生时代的小女孩才做的动作。

    吴冕觉得稀奇,但面上不动声色。他看着甄珍推了门出去,紧随其后也推开了门,就是这几秒的时差,一出门的吴冕就听到甄珍说了声:“抱抱!”

    声音也不再是一板一眼,反而黏黏糊糊嗲嗲的,是甄珍从不在他面前发出的语调。

    他心里一动,抬起头来,看到甄珍张开手臂已经朝林云沐小跑过去。甄珍身高167,林云沐只有154,而且远比甄珍瘦小。但甄珍就像孩子一样,跑到林云沐面前把人抱了个严实。林云沐还很配合的拍拍她的后背,从甄珍的背影看过去,瘦小的林云沐仿佛已经被甄珍给埋进怀里了。

    而那时候陈洲就抱着他们的大宝站在她俩旁边,一脸憨厚的笑。

    那是吴冕第一次因为甄珍的动作觉得不舒服。

    他慢慢朝他们走过去,敏锐的观察力让他几秒之间就推测出几个信息。

    林云沐的丈夫一直在笑,显然对甄珍这样孩子气的行为已经不意外。

    所以甄珍对亲近的人其实是这个样子,她不是对所有人都那么客气的,相反,她能这么粘人。

    但是甄珍并不黏他,在他面前,她总是一板一眼严肃正经,她不撒娇,说话平稳,永远都说,她自己就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