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页

作品:《无解

    原来她一直在跟他见外,她始终没对他敞开心扉。

    这份区别对待让吴冕很不舒服。

    以至于此后吴冕陷入一个怪圈,见不得她对自己那么客气。她过生日,明明想吃他的水果片,但她不说,他生气;她平时侧睡朝着他,突然有一天背对他了,他不高兴;她躲开他的手,他心里不痛快;她不让他给她擦头发,他就不开心。

    “我不是你男朋友吗?我不是你丈夫吗?我不应该是你第一位交心的人吗?”吴冕哑着声音轻声问她。

    为什么我反而排在后面,你和她们撒娇,都不肯依靠我一下?

    甄珍静默无言。

    一会她翻了个白眼,反问:“合着还是我的错了?”

    “不是你的错,”吴冕伸手,准确的捏住了她的脸,“但我现在觉得你确实欺负我了。”

    “无耻!”

    她从没觉得吴冕这么无赖过。

    甄珍扭头去咬他。

    还真让她咬到了,咬到了吴冕的大拇指。吴冕也不动,就让她咬,反倒是甄珍没料到,愣了一下后立刻松了口。

    吴冕却不躲,反而大拇指慢慢摩擦了一下她的唇。

    吴冕想想甄珍和自己拉开距离的过往,又开始气了。

    “所以甄珍,重新开始一次,行不行。”

    他埋在她颈窝里不想动,一只手却搭在她肩上把她搂向自己。

    他笑了笑。

    “你说过去不是你真实的样子,其实我也不一样,你说是不是?”

    第五十二章

    吴冕是很惆怅的。

    大多破镜重圆的套路里,求和方一般会在一个大事件中救下对方,或者突然来一场大灾难,才能才患难见真情里求得对方的回心转意。

    古代有战争,来一场临时征兵,他负伤而归,兴许甄珍就心疼了。或者一场突袭,他为她挡剑、中毒、断一条胳膊或腿,也许甄珍就消气了,再或者他当个杀手,为了和她在一起杀死一切挡路的人,让她在飘摇的古代获得一个立身之所,没准两人也能再度长相厮守了。

    或者现代商界沉浮,他们一举一动都被外界知晓关注,来一场媒体大肆报道轰动外界的大事件,甄珍知道他可以为她倾尽财产,没准也感动了。要不然,道上的也行啊,她被对家瞧上了,拿她做诱饵,他孤身犯险,为她吃枪子儿住病房,没准甄珍也就同意复合了。

    然而没有,什么都没有。

    他生在和平时代最安全的国度,国家繁荣富强,和平的鸽子在天上咕咕叫,一方安宁,岁月静好。

    他也不是什么商界新贵,霸道总裁,□□小爷,没那轰轰烈烈的故事来向全世界宣布甄珍是他的心尖宠。

    他和甄珍就是平凡的人,做着这个时代大船上的铆钉,努力往前走,用力来相守。

    他能做的,也就是改变计划提前来援疆,特意申请和甄珍一个地方,就这,还可能被甄珍认为是来历练丰富履历,而不是来找她。

    所以,他只好每天做好饭,然后不厌其烦的去敲甄珍的门。把套路里轰轰烈烈的求复合变成生活里的一蔬一饭,柴米油盐酱醋茶。

    甄珍其实还没接受他,不接受的原因千奇百怪,然而目标一致:不想复合。

    就像这个周末的中午,两人在楼道展开一场艰难的拉锯战。甄珍奋力拉着门,嘴上喋喋不休:“你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你完全可以找个更好的更年轻的更爱你的!找个你做什么她都不会生气的!”

    吴冕面无表情,已经被甄珍的言语行为锤炼得心如铁石,他手扣着门,胳膊虽然随着甄珍一伸一缩,然而脚底下却纹丝不动:“你乖乖的把这个吃了,你吃了我就不打扰你。”

    甄珍不吃:“我身体没事,已经好了!我不吃你做的东西!”

    这些天吴冕一日三餐都要给她准备好,全是调理身体的食材。

    吴冕继续面无表情的跟她推拉,他其实可以进去,但甄珍太抗拒了他不想总是这么冒进:“你不能每天就吃点水果沙拉和水煮青菜。”

    甄珍发现光靠力量比拼不行,于是啪啪拍吴冕的手,不过是个象征性动作,没太用力气。吴冕继续不为所动让她拍,几秒后他听到甄珍低声说了句:“我靠!”

    吴冕:“……”

    他没绷住笑了,顺手扯开门进来:“你刚才说什么?”

    她还能吐脏话,看来是藏得太深。

    甄珍后退几步,抿着唇气愤的看着他。

    吴冕淡定的进厨房。

    甄珍还穿着那件红色的睡衣,看吴冕进自己家这么自然,又不开心了些。她站在他身后:“你这样做我不会开心的!我不喜欢这样强迫我的男生!”

    吴冕肩膀抖了一下,转过来时果然一脸笑意:“没关系,能把你身体调理好我也无憾了。”

    说着顺手提着她后面的帽子把她往前推,她睡衣帽子很大,还垂着很大的兔子耳朵,正面反面都很可爱。吴冕都不好意思说,第一次看到她穿这套睡衣,他就觉得甄珍把自己裹成了圣诞礼物。

    甄珍说不过他,偏偏吴冕还拍着她后背安抚她别生气,甄珍于是更生气了。吴冕一松手她就往卧室走,事事都不想让他顺心。

    吴冕立刻跟在她后面想要劝她。

    没想到走了几步,甄珍不知道为什么,腿一软,毫无征兆的坐在地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