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页

作品:《无解

    她脸没红,但人是真的晕乎了。喝完就趴在桌子上。

    她只有晕乎了才能把那个问题问出口。

    “吴冕,你那时候陪苏知愿去妇科,也是像今天这么认真吗?”

    说完她肩颤了一下,似乎是瑟缩,她声音低了些,小声问:“还是比今天更认真啊?”

    第五十三章

    甄珍从小,甄母就说她,很独的一个人。

    不是毒,是独。甄母难得评价的这么精辟。甄珍从小朋友不多,一两个足以。和家里同辈的兄弟姐妹也不算亲熟。长大后很长时间里,都没有谈恋爱的意愿。

    甄珍读研时期和林云沐成为朋友,后来遇到了很优秀的一个女孩,叫陆妍。

    陆妍欣赏林云沐,本来两人是通过甄珍认识的,后来陆妍就倾向了林云沐。

    甄珍很受不了,那一阵心情不佳,林云沐找她谈心又买小礼物安慰她,让她渐渐走出来。甄珍对林云沐那么好是有原因的,不是林云沐的坚持,她可能又没了一个朋友。

    甄珍那时候觉得自己应该会单身一辈子,不想也不需要男朋友。但毕业时林云沐说,甄珍,你特别需要谈个恋爱。

    “因为你需要一个疼你听你倾诉和你站在一个战线,让你不再孤单的人。”

    父母可能会不在你身边,好友也可能会有自己的家庭,当你并不那么坚强时,大概就需要男友或者丈夫这样的生物了。

    甄珍表示嗤之以鼻,不屑一顾。其实是在掩盖自己的恐慌,她恐慌自己会犯和当初面对林云沐时一样的问题。

    她那时候就明白,她需要的始终是偏爱。

    让我知道,我在你心里是最重要的,第一位的,那种偏爱。

    但她又没有那个自信认为自己是值得偏爱的人。所以会退而求其次,觉得只要你心里有我就行了。我知道我在你心里有一定位置就好了。林云沐当初跟她谈心,就是让甄珍得到了这样的安抚,她说我活到现在就有三个好友,你是其中一个。甄珍立刻被安抚了。

    但爱情和友情不一样,爱情就是需要偏爱的。

    甄珍没有自信,从不敢问吴冕的过往,那个属于他和苏知愿的绚烂璀璨的八年,她不敢问。如今吴冕对苏知愿的感情,她也不敢问。她一直觉得,只要如今你好好对我就行了,但当苏知愿再出现,吴冕却让她没有了安全感。

    明明有妻子,却对另一个女人关怀备至,妻子不应该伤心吗?

    哪怕知道他们有八年感情,她还是伤心了。

    你们更加默契的行为,让我很难过。

    甄珍趴在桌子上,脑海里纷乱的出现想象中的画面,吴冕认真听医生说话,只是他前面坐着的女人是苏知愿,她埋在臂弯里默默的流泪。

    然后她听到吴冕说:“我和她去医院看了三次,都是在外面等着她,不进门。”

    甄珍趴着没说话。

    吴冕也不说了,甄珍只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不知道他在干什么,也不想看。她一直在默默的流泪,偶尔抽一下鼻子,吴冕也知道了她在哭。

    他本来想扶她去休息,甄珍冷声说你别动我。吴冕没再动,又一阵细微声响,他给她披上了一件衣服。

    甄珍其实不怎么舒服,胳膊枕得也很麻,但她就是不想动,她不想一抬头就看到吴冕。

    又安静了一会,甄珍也不知道吴冕去干什么了,她竟然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她是被吴冕的声音惊醒的。吴冕和她说:“我先回去了,你早点睡觉。”

    听到关门声后,甄珍才抬起头。

    吴冕果然走了。但在她面前的玻璃杯下,压着一张纸。

    甄珍这会已经酒醒了,她醒酒挺快,一般一个多小时就会酒醒。

    她摊开纸条看,发现上面写着几句话。

    “给她做过两次饭,一次煮的面条,一次煮了粥。但我给她带过饭,她有时候吃什么会让我给她买。我错了。

    那次从医院遇见你后,没再让她坐过副驾。遇见你之前,她确实坐了。我错了。

    和她出去吃过两次餐,一次是和吴聿一起,吴聿带她来见我,一次是和她说不再帮忙,一次是前段时间她去加拿大告别。

    分手以后换了所有共用的账号密码,删了所有的图片和信息,她登不上我的□□号,是骗你的。

    从结婚到离婚这段时间,我上班从没请过假。

    你如果想知道过去的事,我可以告诉你。”

    后面还带了一串□□号和密码,备注:接受检阅。

    甄珍:“……”

    她把纸放一边儿:“什么玩意儿。”

    随后几天,吴冕没再出现,但每天一日三餐还是端端正正的把饭盒挂到她家门把手上。甄珍也突然看开了,饭她就拿走了,人她反正是不见的。

    反正他自己也会找上来。

    甄珍觉得自己非常没骨气,明明下决心不再见这个人,结果还是纠缠不清。然而最初的焦躁不安逐渐淡去,她竟然渐渐适应了这样的状态。

    甄珍对此觉得恐慌,却又不知道和谁去倾诉她这无法被人理解的担忧。离婚这件事她目前还只和林云沐说过,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她也不想昭告天下般的告诉所有认识的人。

    而林云沐如今有自己的家庭,哪能像以前单身那会随时听她倾诉。

    至于她的父母,算了,很多年前就已经不能指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