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页

作品:《无解

    时间一晃,吴冕来这也有三个多月了,甄珍的学校正备战期末考试,暑假也快要到了。吴冕确实问了她,暑假要不要回家。甄珍没有犹豫,说不回。

    吴冕心里有些惊讶,虽然猜到甄珍应该是很久之的爆发,但没想到甄珍到现在气还没消,这是受了多大的气?

    甄珍期间也和林云沐通了几次电话,也把给林云沐女儿买的小礼物给寄回去了。林云沐把小手镯戴闺女手腕上拍照片给甄珍看,还让她闺女给甄珍跳了一段现学的新疆舞。甄珍一直夸小姑娘跳得好。吴冕那时候就在旁边看着,细细看她的表情,甄珍开心的同时,眼睛里藏着悲伤。

    甄珍是知道的,那个小产的孩子,也是个女儿。

    她很快就没了再聊天的兴致,三言两语挂掉了电话。随后默默继续自己的diy大业。

    那时候甄珍有了新的兴趣爱好,她买了一个diy手工作品,如果拼起来会是一个很好看的红色花轿。但她买的这一款装拼复杂,一直束手束脚做不好。

    吴冕看她低头组装金属片,终于走过来,小心的征求:“我跟你一块做?”

    甄珍抬头看他,爽快答应:“行啊。”

    吴冕于是坐下来,甄珍理直气壮的把手里一直捏不好的模型递给他。吴冕笑了一下,接过来。两人立刻就完成了分工,甄珍负责剪下下一部要用的金属片,吴冕负责组装。其实等于甄珍给吴冕做辅助。

    吴冕盘坐在软垫上,甄珍坐在沙发和茶几中间的。吴冕说:“今晚一晚上拼不完吧?”

    甄珍一边看说明书一边点头:“嗯,可能得花几天时间。”

    吴冕在心里盘算,所以他这几天都可以用这个理由过来?

    其实也不需要什么理由。吴冕来这里两个多月了,除了最开始一个月甄珍格外抗拒他以外,现在慢慢对他卸下了防备,虽然吴冕还是不敢对甄珍有太亲昵的举动,但两人到底是从仇人进化到不住一间房的友好室友……这样的关系了。吴冕每晚下班都会直接过来,直到要休息才回对门自己房间。

    甄珍的精神状态也好了很多,不像之前那么激烈了。虽然还是抗拒他的触碰,但两人可以同处一室,可以像以前一样和谐的说话。不过吴冕也能感觉到甄珍和以前不一样的地方,毕竟两人现在还是离婚状态,毕竟她也不求吴冕做什么,也不像以前那样渴望些什么。大抵是无欲则刚,所以如今更随自己的心意,没以前那么唯唯诺诺了,说话比以前顺畅很多,两人可以说很久,不像之前一样,说一两句就无言。

    挺好,吴冕挺满足,唯一担忧的,就是甄珍从来不提苏知愿的事儿。

    第五十五章

    甄珍生日时吴冕告诉她,如果她想知道苏知愿的事,他可以说。结果两个多月了,甄珍再没提过苏知愿,连类似“你之前也这样做过吗?”这样的问话都不曾有了。

    以前没觉得怎么样,现在吴冕反而有些忐忑了,跟头上悬了一把剑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甄珍会突然发问,然后又提离开。现在跟她在一起越来越安逸,他深怕如果到时候真的这样,他会没有招架之力,那打击就更大了。

    自从做diy之后,吴冕发现,当他们两人一起做同一件事的时候,甄珍的脾气会特别好,这时候她人很放松,话也多。有时候还会因为觉得自己话多不好意思,吴冕就会告诉她他一直在听。她也不是一昧的自己说自己,有时候还会问他,一脸诚恳的请他解惑,她说的时候认真,听的时候也认真。

    那个红轿子的diy做成后,吴冕意犹未尽,问她想不想再做。甄珍一边开心的欣赏两人的大作,一边分心说这东西太贵了得缓缓再买。她还以为吴冕没做够让她再买。过了五六天,吴冕提着一个广寒宫的diy模型过来了,说他买的,让甄珍帮忙。

    于是两人又开始做新的模型。

    吴冕也终于鼓起勇气试探着问她:“你……真的不想知道苏知愿的事了吗?”

    他挑了一个甄珍看起来最开心的时候问的。问完还是觉得自己如此作死,因为甄珍愣住了。

    她有点不知所措,沉默了几秒讷讷的说:“你要是不介意的话……”

    “我不介意啊!”吴冕连忙说。

    甄珍眯眼看他,并不是生气,反而是不痛不痒的戏谑,她慢慢说:“不是吧,你当初可没这么爽快……”

    “那时候……”吴冕顿住,随即叹了口气,“那时候不想提她是因为觉得没必要。我的生活过得很好,提她很扫兴,这个人说出来对你对我应该都不会开心吧。”

    他说这些的时候,甄珍一直看着他,神情温和,闻言嗯了一声。吴冕被她这声嗯搞得心提起来,越来越忐忑。

    “但我会觉得你会放不下,就是因为她还能让你情绪起波动,所以你才会不想提她啊。”

    甄珍语气很平静。

    吴冕觉得甄珍这个状态很奇特。

    她仿佛完全站在了旁观者的角度,像看一个故事一样看着他,置身事外,无情无欲的。仿佛吴冕心里是不是还记挂着苏知愿,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她谁也不关心,她不生气苏知愿,也不关心他吴冕。

    这个念头浮起来,吴冕噌的抓住了甄珍的手。

    甄珍手里还拿着小剪刀,连忙松手怕扎到他,吓了一跳。

    “你……”吴冕盯着她看,有点说不出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