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页

作品:《无解

    他想起很久以前看到的一个故事,女孩在分手后,才发现自己不是公主,而是因为被男孩宠爱着,才有了公主般的光彩和自信。

    他想,其实男的也一样。

    他真想念和甄珍最初结婚的那段时光,没有苏知愿,他的甄珍信任并崇拜着他,他在她的崇拜里神采奕奕。其实那半年里,他工作稳扎稳打,婚姻舒服自然,对婚姻并不自信的甄珍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他的后盾。

    可是他却作死的丢掉了她。

    你能不能再爱我一次?

    他说不出口了。

    第五十七章

    吴冕终于为自己的作死付出了代价。

    他那晚没有留宿,强撑着回到自己的住处。处理了伤口后勉强休息了一会,当然,一晚上都没睡好。

    他真不是故意的,但几个月的紧绷抑郁的情绪寻得了今晚的突破口,加上一晚上没有休息好,仿佛积蓄已久而突然爆发,饶是吴冕这样的强壮汉子也没撑住。

    他早上的时候开始发低烧,自己感觉到不对劲,但没放在心上,吃了药,还准时的把午餐做好,照旧挂在甄珍的门把上。但甄珍没带走,他上班时间比甄珍晚一点,清楚看到午餐还挂在门板上。

    吴冕心情低郁,但也是意料之中。他想着晚上还是得厚着脸皮来敲门。结果计划没能实现,下午下班那会他的体温已经更高了,强撑着下班想去医院看看,然后很好,半路上他就出车祸了。

    安全气囊保护了吴冕,但依然被撞得头破血流吴冕却没有惊慌,他脑海里想的是,丫,真是报应……

    电话第一个打到的就是甄珍。

    因为甄珍在吴冕手机里的备注是老婆。

    以至于警察叔叔给她打电话时说的都是:“喂您好,请问您是该手机用户的老婆吗?”

    甄珍听到吴冕出车祸正送往医院的时候,心口像是被重锤轮了一下,竟然一时说不出话。几秒后她才发现自己手里的笔掉了,她惊醒般站起来,急问吴冕怎么样了。警察说还在昏迷,甄珍立刻说自己这就去医院。

    她没有自己的车,她的惊慌被同事看到,好心热情的同事开车送她去医院,甄珍到的时候,吴冕还在昏迷。

    他伤的不重,但也不算轻,头上虽然缠着绷带,但其实是外伤,轻微脑震荡。伤的重的其实是腿和手,折了一条胳膊一条腿。

    警察和肇事者都在守着,甄珍赶到之后和她确认身份。甄珍没经历过这样的事,一颗心起伏不定,她还没清楚情况,只知道人出了车祸,一低头看到吴冕带着呼吸罩在那躺着,越发不行了。警察和她交代情况,她一边听一边脑子轰鸣,冷不防手被人捏住,甄珍一个激灵,和警察一起发现吴冕已经醒了。

    吴冕头痛欲裂,拿没输液的那只手勾住甄珍的两根手指。

    甄珍盯着他看了几秒,又转头去跟警察交涉。

    甄珍暂时忙完事,回病房看到吴冕正睁眼躺着。此时已经快到凌晨,甄珍也有些累,她在吴冕床边坐下,看着吴冕。

    吴冕已经摘了氧气罩,正看着她,眼神同样疲惫而歉意,低声说了句对不起。

    他声音又低又哑,甄珍起身倒了点水喂给他喝。

    甄珍静了几秒,她叹了口气,收回目光:“我还以为这几天能消停一下呢,失策了。”

    吴冕抿着唇不说话。

    “不是故意的吧?”甄珍看着她说。

    吴冕静了几秒:“不是。”

    但是有点关系,算了,不说了。

    不光没说,吴冕歇了口气继续开口,有点不服气:“我知道你不喜欢故意伤害自己的男人。”

    甄珍正愁着接下来怎么办,什么保险公司理赔什么的,她都不太懂,没经历过这些。冷不防听到吴冕的话,她怔了一下,反问:“你从哪知道的?”

    吴冕不说话,林云沐告诉他的,他不能说。就连之前那通电话,他都让林云沐保密。

    “你觉得那种男人连自己都不爱惜,肯定也不会爱惜他的爱人。”吴冕瞟她一眼,继续说道。

    甄珍皱了皱眉,突然有点忧心:“你没失忆吧?怎么感觉脾气有点变了?”

    吴冕看了她几秒,终于难掩疼痛和自我嫌弃的情绪,闭上了眼睛。

    “没有。”他淡淡的说道。

    他只是看她慌得要死,强撑着让她放心一点而已。

    他闭眼休息了几秒又睁开眼睛看她,看她忧心忡忡的眸子:“你休息会。”

    甄珍看了看旁边那个折叠床,没应这个茬:“需不需要给你爸妈打个电话。”

    这么大个事儿……

    再说她现在跟他算是没有关系,保险什么的咋填?

    结果吴冕以为她不想照顾自己,虽然早就预料到会有这种情况,还是止不住心里一沉,他尽量声音平稳:“不用,别告诉他们。明天麻烦请你给我找位护工。”

    他来这就是为了找她的,给他父母打电话,为人父母,他担心会影响甄珍。

    结果又想岔了,甄珍以为他觉得自己照顾不了他,她确实也不是会照顾人的性格。心里有点尴尬难堪,但又说不出什么,只点头:“好,更专业点。”

    说完自觉无言,转身想去休息。心里很难过,两人现在无话可说,估计他好了以后也就如她所想,他不会再缠着她了。

    挺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