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页

作品:《无解

    吴冕笑,借着她的手坐下来。甄珍进去换衣服,走路带风,看得出心情不错。

    她出来,吴冕正托着下巴等着她。甄珍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坐下来看了他一眼,有点不好意思,又把目光移开了。

    她夸他做得不错,吴冕立刻表示自己花了好久的时间做的,背后的努力一定要让她知道。

    甄珍一边喝汤一边看他,想了几秒突然说:“我感觉你除了感谢我还有别的事,是我想多了吗?”

    吴冕神色一僵。

    甄珍如今总是有奇怪的第六感冒出来,还挺准。

    看他脸色,甄珍瞪大了眼睛:“真的啊?”

    她放下勺子,诧异的看着他。

    吴冕只觉得唇发干,看着甄珍的眼神,又觉得要是就这么糊弄过去也不好。于是纠结一会,他低声问:“我们现在……算是和好了吗?”

    甄珍怔住。

    吴冕望着她,把她整个人望进眼睛里,他温和的笑笑,掩饰自己的忐忑:“我们现在,算是和好了吗?”

    甄珍看了他几秒,终于有了反应。

    她低头拿起勺子又开始喝汤:“吃完以后再说可以吗?”

    吴冕立刻点头:“嗯,都可以。不着急。”

    他看看甄珍,甄珍显然没刚才那么轻松了,吴冕觉得猜不透她的心思,索性不想,反正早晚他会知道的。

    甄珍喝完一碗汤就不再吃了。她一放下勺子,吴冕下意识也跟着坐好,暗笑自己跟一对一教学的小学生一样,然而即便这样调侃自己,还是没办法放松下来。

    甄珍没看出吴冕的紧张,至少想象不到他会这么紧张。一来是因为甄珍有点迟钝,二来,吴冕的表情确实控制得不错。

    于是甄珍没有停顿的开口了。

    “我以后,再也不会和你提苏知愿了。”

    这是甄珍开门见山的第一句话。

    吴冕呼吸一滞,有点猝不及防。

    甄珍自顾自继续说:“我提起她也不开心啊,每次提她其实都不怎么开心。我不想这么折磨自己了,我想放过我自己。”

    就这样。

    她想求个解脱。

    其实每次提起苏知愿,她也不会开心。怎么可能开心,知道自己不是被偏爱的那一个,这对甄珍来说,绝对不会心里好受。换任何一个人,知道自己丈夫结婚以后还给前女友跑前跑后,估计心里都不是滋味吧。

    吴冕屏息看着她,心里七上八下。她还没说到自己,他还不知道自己在她心里会是个什么处决。

    甄珍看他神色紧绷,不知道他是在等着自己对他的决意,只当自己刚才的话说重了,于是解释:“吴冕,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不是纠结你和苏知愿的八年恋情。”

    吴冕一愣:“我明白。”

    甄珍看了他一眼,只觉得自己表达不清,她手心都有些潮湿了。

    “你们在一起那八年,任何人都没有置喙的余地。我没有,我知道的。所以当时不管是恋爱还是结婚,我没有和你提过她。因为我觉得那是你生命的一部分,我无权过问,而且我相信,她的存在也是我遇见你的缘分。我只是……”

    甄珍顿了一下,看着吴冕的眼睛,突然卡壳,末了她移开目光,低声说:“我只是希望你自己处理好而已。”

    说完甄珍眼眶一热,眼睛已经模糊了。

    她还是觉得委屈的。

    “我就是希望……希望你能处理好就行了,如果你还爱她就别找别人,如果她来找你你不要瞒着……”

    甄珍深吸了口气,有点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吴冕伸手捏住了她的手。

    甄珍愣了一下,下意识想抽回,吴冕紧了紧。

    “你别走,不抓着你我没安全感,”吴冕低喃,“我错了……”

    错了,他错了,但不想放开她,他不要放开她。

    吴冕一边想,一边又紧了紧,甄珍忍不住皱眉:“疼。”

    吴冕连忙松开,没等甄珍抽回手,又立刻把她的手拢在手心

    甄珍看他动作,也懒得再跟他较劲了。她看着他,又说了一点心里话:“其实结婚前我就知道你所有的第一次都是和苏知愿完成的,你还为了她学做饭什么的,我也都知道……”

    她想了想:“但这个……我真的觉得我没有置喙的余地,你那时候肯定是深爱她的,我也不可能非让你说你喜欢她还是喜欢我……”

    这句话,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她都问不出来。

    “比较来比较去,很没意思。你为她付出那么多,我很羡慕她……不羡慕肯定是假的啊,但要是光把力气花在羡慕嫉妒恨上,也实在是浪费吧。我当时觉得既然你肯和我结婚,那我就和你过以后的人生,只要你大差不差的……我陪着你还是可以做到的,到时候你以后的人生是我陪着你,想想也不错。”

    她说的随心所欲,吴冕却能很快的处理好她话里的信息。他握着她的手一眨不眨的盯着她,想要问什么,甄珍没注意,继续说:“我结婚前真的觉得即便你不喜欢我,我跟你在一起,也是可以做到的。毕竟我真的喜欢你。”

    吴冕心里一跳,想要问的话再也说不出口。

    她轻描淡写的一句喜欢,让他心头巨震,欣喜又疼痛。

    现在呢?

    吴冕不敢问,只一昧抓着她的手不敢放,仿佛那是他的救命稻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