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页

作品:《无解

    甄珍陷入沉思,只觉得不可思议。没想到声音在耳边响起,吴冕轻声问:“之前呢?”

    “之前为什么没结婚?”吴冕静静的看着她问道。

    甄珍只看到他丹凤眼里隐匿着火光,她一阵心悸,推他握在腰际的手:“得寸进尺了啊你!”

    吴冕乖乖松了手,却又勾住她的手指,不言不语固执的等着她回答。

    甄珍跟他僵持了几秒,败下阵来。

    “那时候也没怎么想过结婚。想象不出来。”

    想象不出来,谁能和她步入婚姻。

    甄珍高中时候就和她母亲说,她不想结婚。这句话虽然很有些没心没肺的成分,但不否认,她从那时候就觉得自己应该不适合经营婚姻。

    因为喜欢吴冕,她尝试了。

    “其实没有苏知愿,我对这段婚姻,确实蛮喜欢的,觉得会长久。”

    甄珍沉思着,不自觉就把这句话说出来了。

    但她看到了吴冕眼中的疼痛。

    甄珍一惊,有点尴尬:“我……”

    “没关系,”吴冕打断她,他低下头,“应该的。”

    吴冕依然在甄珍家住着,一人占一间卧室,两人酷似合租室友。只不过这对合租室友跟以前比,没那么别扭了。

    说好了再试试看,其实吴冕还是担心那些事给甄珍造成了阴影,让她放不开扔不下。这时候吴冕对苏知愿多少有些恨了,也对自己更恨了。但是恨没用,他庆幸甄珍至少不像以前那样赶他走,让他能守着她。

    没想到甄珍似乎真的是放松了,把心里话都告诉他,她好像没有了心理负担。只不过后来跟他说,如果他觉得不合适,大可以走,不用守着她。她现在挺好的,不用他愧疚费心的照顾。

    甄珍说这样的话,吴冕不开心。那时候甄珍已经期末考试结束,迎来了久违的暑假。他们在做新一个模型,照例是甄珍把金属模片减下来吴冕组装。吴冕低声给自己辩解:“你明明知道我不是因为愧疚。”

    甄珍瞄了他一眼,没说话。

    吴冕察觉到了她的目光,心下酸涩,忍不住放下模型注视她她,一字一顿:“你为什么不信我爱你?”

    甄珍的手当即停了。

    她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他。

    吴冕和她说过喜欢,但从来没用过这个字。

    效果非凡。

    吴冕并不躲避她的目光,他眼神淡而坚定,带着一点愤愤不甘。他就这么迎着甄珍,反倒是甄珍不自在了,最后别开了眼。

    “你这么说……你让我说什么好?谢谢?”

    吴冕:“……”

    他哑然,又觉得这个反应也算是意料之内,叹了口气:“没什么,就是想告诉你。”

    他重新拿起模型继续拼装,垂下眉:“早些想告诉你,你那时候又那么抗拒我,我说了你也受不了。现在又怕你觉得我油腻,又怕你不相信,总是挑不到合适的时候。”

    他有点负气,也觉得难受,手里的力道不由得重了些,那些娇贵的金属片经不住他的力道掉下去,他面无表情的拿起来继续组装。

    他不看甄珍,没看到甄珍的讶异。

    甄珍只觉得一阵心惊,又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浅淡激荡。

    吴冕三言两语,就说出了她心里的矛盾。

    甄珍以前之所以觉得自己不适合结婚,就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有点事儿精。拈轻怕重的,各种不合适。当然,最后她总是会适应的,但心理上总可能有一个别扭的过程,这个别扭的过程一般她不会显露出来,但如果真的放大,那就真的是个事儿精了。

    什么时候会把小心思放大?放松的时候,尤其是在最亲近的人前放松的时候。

    思及此,甄珍心里小小的惊了一下。不由得脱口而出:“你怎么看出来的?”

    她有点激动,吴冕一颗心却寂寂的,丧丧的抬头瞥她一眼,淡淡的说:“这不很简单就看出来了吗?”

    “……你是说我很好懂咯?”

    吴冕闻言又抬头瞟她一眼,抿起唇没说话。

    意思很明白。

    这不很明显吗?

    他避重就轻,闷闷地说:“没,你主意大着呢。”

    这也是实话。

    平时甄珍看着一脸逆来顺受的小模样,但有时候你还真不知道她到底有什么决定。

    甄珍竟然也意会到了,扁扁嘴低头继续剪金属片。剪了一会她说:“我还真幻想过你有一天会跟我说这句话。”

    吴冕停下动作意外的看她。

    “这没什么奇怪的吧,我嫁给你肯定会有这样的幻想啊,女人至死是少女!”甄珍睁大眼睛,有点防范的往后仰了一下身体。

    吴冕被她最后那句话逗得有点想笑,唇角抽搐了一下,拼死忍住。

    他有点了解吴染说的,甄珍间接性沙雕是什么意思了。

    “就是没想到你真的会说,”甄珍重新撑在沙发上低声说,“我觉得像你这样……呃,这样的情况,应该已经把爱情耗尽了。”

    再也不会像你年少那样,意气风发的炽热的爱一个人了。

    可能你会找个人结婚,但再也不会像那时候一样悸动了。你只是觉得你们合适,可以相守过一辈子而已,你不爱她,只是合适而已。

    吴冕静默,他其实一开始就是这么以为的。以为甄珍适合结婚,只是适合而已,他会保护她,她脾气也顺着他,挺好的,应该可以长长久久过一辈子,所以就她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