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页

作品:《无解

    苏知愿的家庭也摆在那,虽然经商,但经营多年,人脉广泛,加上苏知愿的亲哥从了政,对吴冕家其实一直瞧不大上。苏知愿因为这层外界因素,一直觉得自己和吴冕在一起是为了真爱,更觉得需要吴冕的包容。而吴冕从小也是顺顺当当骄傲长大的,即便因为爱苏知愿愿意忍受她家庭对自己的轻蔑不屑,但他们的态度,也让吴冕不自觉的绷紧了神经,始终放松不下来。

    “但其实,如果你们真的结婚在一起了,你也就一直那样了吧。”甄珍看着他说道,倒也由着她捏着自己的手一直吃水果。

    她说完这句话,吴冕的手顿住了。

    他静静的看了她几秒,低头微微笑了笑。

    其实甄珍也很懂他。

    “可能吧,应该会。毕竟在一起那么多年了。”也有过一起很甜的生活,有过同甘共苦的岁月,异地恋的时候想一想,依然觉得喜欢她。

    所以倒塌来的也特别快。

    喜欢和责任撑起来的相濡以沫,经不住她的出轨和背叛。他可以对天发誓,也可以看着苏知愿的眼睛说,在这八年里,他始终忠诚于和苏知愿的爱情,没有和其他女人暧昧,也做到了包容和忍让。更是因为如此,受到的打击才更大。

    苏知愿会觉得她陪了他八年,她付出了自己的青春,无论她出轨还是背叛,即便以□□身份站在他面前,她也依然理直气壮镇静自若。因为她不觉得自己是错的,她觉得错在吴冕,是因为吴冕在这八年里没有跟她求婚,没有给她安全感。她也自信,觉得吴冕这个前男友一定会对她念念不忘。

    吴冕不说错全在苏知愿,他也有很大责任,所以那次的帮忙,他算是还了她人情,然而这个人情的代价超出了他的想象。

    无论如何,甄珍总是受到了委屈了。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甄珍。能遇到你,能喜欢你,能爱上你,让我觉得生活总起来说,对我不亏。”

    他轻声的说完这句话,无法再说下去。

    怕甄珍又难受,也怕自己难受。

    “你没有给我信心觉得你始终会和我在一起。我自己也没有自信,”甄珍轻声说,终于从他手里抽回了手,轻轻叹了口气,“所以就这么出差错了。”

    吴冕最近还在患得患失的状态里,听到甄珍这样淡然的话,不由得心里一惊,绷直了身体:“甄珍……”

    他扳过她肩膀,看到甄珍怔愣的表情,只觉得说不出话,只好又把人抱在怀里:“你别……”

    甄珍有点莫名其妙,靠在他肩上:“啊?”

    “你不会……真不要我了吧……”吴冕抱着她喃喃。

    “呃……”甄珍偏了偏头,“为什么这么说?”

    吴冕抱着她不说话。

    就是觉得不安。

    甄珍刚才说的太平静了,他觉得甄珍只有两种情况下才会这么冷静,要么是她真的想开了放下了原谅他了,要么是……

    她对他死心了,她不在乎他了,所以可以从旁观者角度看她和苏知愿的事了。

    吴冕被这个念头吓到了,把人抱得更紧了。

    她像以前打他骂他咬他都行,至少知道她看着自己情绪是有波动的。她现在这样听故事一样听着他说话,他更觉得不好了。

    甄珍被他抱得有点喘不过气,心里却是困惑茫然:“我没说什么啊,什么不要你了啊,别多想。”

    吴冕的手臂松了一下:“那就是要我了?”

    甄珍一愣,觉得这说法有点怪。

    她不回,挣开他的怀抱,抿着嘴低头吃水果。

    吴冕手臂还环着她,看她耳垂渐渐浮起粉色,他刚才惶恐不安的心被安抚道,也不由得起了调笑的心思:“要不要?”

    甄珍撇开头不看他,不知道怎么回。

    吴冕厚着脸皮勇往直前,去亲她的耳垂,她躲,他就含着她耳垂吮了一下,明显感觉到她的身体颤了一下。

    “吴冕!”甄珍转头看他,禁止的话对吴冕根本不起作用,正好便宜了吴冕吻上她的唇。

    他抱着她倒在沙发上,甄珍还在推他,渐渐没那么用力。吴冕和昨晚一样,看起来肆意胡闹,但还是关照着她的感受。灯光很晃眼,客厅空旷,甄珍很不好意思,哽咽着小声说别在这。吴冕当真就抱着她去了卧室,一路上都在胡搅蛮缠。

    他把她放到床上时,一直在推他的甄珍终于受惊一般收回了手,这次反而被吴冕缠住,牵着她的手放在心脏处。他贴着她的耳垂,声音依恋而温柔:“甄珍啊……”

    第六十八章

    吴冕第二天晚上,又这么留宿在了甄珍房间,不仅如此,两人还就这么同床共枕了。

    跟昨晚不一样的是,这次两人完事儿后都没睡。

    甄珍其实很困,但吴冕跟上次一样长手长脚的“捆”着她,甄珍被他贴的睡不着,一转头看到吴冕正看着自己眉眼带笑,甄珍又害羞又气恼。

    “别看了……”她忍着困意凶他。

    “你被我看还会害羞吗?”他笑。

    甄珍不语,往下缩了缩,拿他的胳膊盖住脸。

    吴冕被逗笑了,贴她贴的更紧,继续逗她,在她耳朵吹了口气。

    甄珍痒得直躲:“你是我什么人啊怎么不害羞……”

    吴冕一把抱紧她:“你说我是你什么人!我是你老公,快叫老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