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页

作品:《无解

    半个月后,吴冕和甄珍请了假,吴冕带着甄珍去见了甄父甄母。

    就如吴冕所说的,甄父最开始自然是十分愤怒,但随着甄珍去了新疆且好久没有回来,甄父盛怒之后渐渐平复下来,甚至有些担心甄珍的情况,但当甄珍真的狠下心来对他们老两口不闻不问之后,以甄父的性子,他反倒不是难过凄凉,而是又开始生气了,生气甄珍的狠心,要不是甄珍回来,估计要开始骂她冷漠无情自私自利了。

    甄珍按照吴冕的吩咐,老老实实言辞恳切的和甄父低头认错,并且做好了挨骂和被嘲讽的准备。虽然多少也挨了一些,但跟她想的声势小了很多。

    甄珍不怎么说话,过去她在甄父面前也是寡言少语的人,现在犯了错,自然是更加话少。好在有吴冕,根本没有冷场。吴冕的节奏一如既往把控到位,话题找的也好,面对甄父甄母,只要不涉及甄珍,他一贯是游刃有余。

    也不可避免的问到了两人的问题,这一次吴冕看向了甄珍,是征询她的意见,要不要说。

    甄珍张口,一开始声音有点哑,她清了清嗓子,言简意赅的说:“我想和吴冕复婚。”

    话音刚落,甄父冷笑了一声。

    “还以为自己年轻呢,一天到晚的瞎折腾。”

    甄珍抬头看了甄父一眼,低了头没说话,能看出来她也是在忍气。

    吴冕看她一眼,随机低头笑了笑,伸手握住她的手。

    “是我错了。”

    甄珍任他握着,看了他一眼,吴冕垂眉沉思一会,才抬起头对甄父甄母微微笑了笑。

    “她坚持跟我离婚,是因为我做错了事。应该的。也是因为她要离开我,我才知道甄珍对我来说很重要。”

    甄珍的手在吴冕掌心里不安的动,吴冕收了力,还擦了一下她的指甲盖。

    甄珍把头转过去,耳根通红。

    在自己父母面前说情话,她太不好意思了。

    骂归骂,甄父甄母到底没有反对两人在一起。

    甄珍是个私生活和感情生活都十分简单的人,尤其是异性关系上。她长这么大,被谁追过,跟哪个男生打过电话,甚至每个阶段遇到过什么男生,她妈妈都一清二楚。

    甄母曾经跟吴冕说过,甄珍几乎隔几年就会提起他。

    几乎每个阶段,甄珍都会提起这位“初中偶像”,她读高中了,会说,自己初中的时候遇到过很优秀的人。她要考研,会说,自己那时候遇到的同学,肯定已经十分优秀。

    都是从那个时候走过来的,甄父甄母都明白,甄珍所谓崇拜的背后是什么样的情感。

    是喜欢。

    吴冕也带着甄珍去见了自己父母,说了两人复婚的消息。吴冕父母的开心让甄珍受宠若惊。虽然吴冕坚持要重新追她和她复婚,但甄珍其实还是没意识到她和吴冕的婚姻其实已经被两家人认可。

    吴冕得了甄珍许可后,有些等不及,也有些怕夜长梦多的意思,拉着甄珍去扯结婚证。甄珍虽然在两家父母面前已经说明了要复婚,但真被吴冕拉着去领证的时候,突然又开始紧张。

    这一次可就不一样了,就跟考研二战,高中复读一样,要是就这么复婚的话,感觉再离婚可就难了。这种进去容易出来难的感觉加上心里的伤口尚未完全消散,让甄珍对和吴冕复婚这件事突然有了一些消极的抵触情绪。

    吴冕能理解甄珍的紧张,自然也不可避免的失落。但还是尊重她的想法,见过双方父母,告知了两人复婚的决定之后,吴冕和甄珍到底还是没领证,又一起回了新疆。

    甄珍对此很歉意,跟自己答应了又反悔似的,还得吴冕反过来安抚她没事。两人回去之后倒也一切如常,吴冕心理上调整的也很快,虽然甄珍还不想领证,但人已经愿意让他守着了,复婚领证也就是时间问题,他不着急,他愿意等。

    时间倏忽而过,一眨眼,又到了严冬。

    甄珍放寒假的时候,吴冕还要上班,两人没办法回去。甄珍也宅,加上一个人出门不太方便,她又怕冷,就每天找点事情消遣和等吴冕。她那段时间迷上做各种酱料,日常喜欢煮青菜蘸自己做的酱料吃,不怎么吃肉,也不喜欢吃主食,虽然在家里玩,竟然比以前又瘦了些。

    瘦了甄珍自然开心,但这样的日子并没有持续太久。

    眼看着吴冕快要放假了,两人计划着今年回家过年。结果甄珍临行前几天,开始不停的吐。

    吴冕下班回来,就看到甄珍再度抱着马桶吐得昏天黑地,他心里一跳,跑过去扶住她的同时,心里多少也知道了怎么回事,毕竟是有经验的男人了。

    甄珍靠在吴冕怀里,难得敏锐的听出吴冕声音里的笑意,她有些生气,伸手毫不留情的拧他的手背。

    吴冕也不藏着了,直接把人搂在怀里,额头贴着甄珍的后背,笑得开心又满足。甄珍有气无力的靠着他任他笑。

    笑过之后吴冕又一本正经,神情诚恳的做发誓状:“甄珍,孩子是顺其自然来到这个世界的,我真没有用孩子逼你复婚的意思。”

    甄珍低低的嗯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

    立刻去医院检查,结果真的是甄珍怀孕了。吴冕早就做好了回归家庭的准备,对于这个新来的小生命很开心,当然,他也敏锐的考虑到了甄珍的情绪。怕甄珍因为这个孩子的到来而想起之前那个没缘的孩子和那段糟糕的往事,接下来几天一直在看甄珍的反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