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少妇在密室的耻戏

作品:《交换夫妻的肉宴

    当香子约他去卡拉ok时说的话,一直挂在一郎的心上,不过他本来就很喜欢唱歌,加上敦亲睦邻的意思,就对江奈说

    「我们去卡拉ok好不好了」

    原以为内向的江奈会拒绝,没有想到她会做出兴奋的表情,反而使一郎感到惊讶。

    「我真不知道你也喜欢唱歌。」

    「高兴的样子像天真的少女。」

    「你不要看我这样,我读高中时还是合唱队的人,高叁时还到大会上唱独唱曲的」

    江奈还这样为自已吹嘘。

    「哦,你唱独唱曲!唱什么呢?」

    「舒伯特的圣母颂。」

    一郎听到后耸耸肩。

    因为和他的领域相差太远,他唱的都是流行歌曲。

    「原来你唱舒伯特的。」

    看到一郎做出严肃的表情,江奈笑起来说:

    「现在不一样了,我喜欢唱名谣。」

    「唱什么都没有关系,在车站后面新开一家叫美国俱乐部v渐d拉ok。我们明天晚上就去吧。」

    因为明天是第二个星期五,公司只有半天。

    第二天晚上,一郎在车站的大门前和江奈见面。

    江奈多少化一点,也穿上漂亮的衣服,很兴奋的样子。

    「好久没有这样和你在外面约会了。」

    「可是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卡拉ok呀!」

    「其实不去卡拉ok也没有关系,我们到哪里去享受一顿晚餐吧。」

    江奈用撤娇的吻说。可是一郎已经和香子约好,今天晚上是不能不去卡拉

    二个人经过平交道到车站的北边。这一带是属于繁华街,有很多上班族在这里徘徊。

    美国俱乐部是在繁华街的巷道里,看来虽然艳丽,但房屋是白墙有很漂亮的外观。

    一郎付钱后又换一些卡拉ok用的硬币,就在左右两侧找空房问。

    因为还不到发饷的日子,有很多空房。

    一郎选一个房间走进去。

    那是只能容纳四个大人的窄小空间,而且卡拉ok的设备占了一半。

    要了啤酒和酒菜,一郎就拿起麦克风。

    就在这时候走廊有人经过,来到房前时听到女人的声音说:

    「这不是叁上先生吗?」

    香子露出惊讶的表情向房里看。

    「真是太巧了,原来叁上太太也在一起。夫妻一起来卡拉ok,真好。」

    虽然这是事先商量的好的台词,香子表演的还真自然。

    前几天把一郎引诱到家里,玩淫藏书吧戏的事好像完全忘记了。那种胆量使一郎哑无言。

    这时候西方从香子的背后探出头说:

    「香子,怎么这样说,我们也是夫妻一起来的。」

    西方露出笑容向江奈凝视。江奈红着脸低下头。

    「既然这样样四个人就在一起玩吧。」

    香子向一郎送来秋波这样提议。

    「我是没有关系的。」

    一郎很想看江奈对香子的行为有什么反应,所以表示赞成。可是西方拉一下香子的袖子说:

    「人家夫妻难的享受,不要这样,等彼此唱完以后再到一起吧。」

    说完拉着表示不满v沪诱l进入隔壁的房间。

    关上房门虽然听不到走廊的声音,但还能微微听到隔壁的歌声。

    一郎在唱流行歌,声音很不错。

    「叁上先生的歌声真好,真想和他对唱。」

    香子好像根本忘记丈夫的存在,专心听一郎的歌声。

    就在这时候,西方突然抓住香子的手背推倒在沙发上。

    「你对叁上的多情也要有个限度。我知道你和那个家伙玩过了。」

    西方的表情完全改变,从眼睛好像要冒出火焰。

    「你以为我回家时没有发现房间里有男人衬衫的袖扣吗?那个袖扣不是我的,是你趁我不在家时,把男人带回来,从最近的情形看除了叁上以外还有谁?」

    可是,香子脸上的笑容并没有消失。

    「原来你也会和一般人一样的嫉妒。我真高兴。过去你可曾为我有过一次嫉妒吗了?既然是那样爱我,为什么没有给我更多的爱」

    「好!我现在就爱你,把叁角裤脱下来。」

    西方伸手要拉起有华丽花纹的裙子。

    香子发出尖锐的叫声用手压住裙子。

    「你疯啦!再怎么样也不能在这种地方干呀!」

    「你说什么?要在这里干,让叁上夫妻听到声音刺激他们,是你提出来。」

    「那是我说假如的话,真的那样干会被店里的人看到的。」

    「把门上的布慢拉起来就绝对下会看到。」

    「不要,不要拉。啊!!!不要啊!!」

    香子弯曲身体想逃避,但在小沙发上没有办法自由活动,只好让男人摆弄。

    「你也不能说大话,你想勾引江奈,说什么要她做模特儿,那是你的藉。」

    西方好像要封住香子的嘴,压到香子的身上亲吻。一面用力吸吭舌头,一面从衣服上揉搓乳房。

    奇怪的是隔壁的叁上夫妻的歌声突然停止,什么声音也听不见了。

    西方是有企图的心。

    老婆香子喜欢玩,又是自由开放的性格,因此夫妻间经常吵闹,而西方因工作的关系常接触年轻女孩,自然少不了在一起玩的

    可是自从认识邻居的叁上江奈,他的心开始兴奋。

    最近的女性无论是单身或有夫之妇行为都很活泼,虽然有容易交往的一面,但会让人觉的轻浮而缺少内涵。

    可是江奈就是难的具备一般女人缺少的保守性。

    「那个女人才是我要的日本典型女性。」

    于是西方等待机会接近江奈。

    偶然间v器d香子和江奈有相当亲切的来往,就想透过香子接近江奈。

    因些让香子和汪宗的丈夫一郎亲近,就成为使问题简单化的条件。

    因为对方占有我的老婆,当然我也可以同样的报复采取态度。

    「如果进行顺利,说不定能享受到交换夫妻的乐趣。」

    于是西方就和香子合作,把叁上夫妻引诱到卡拉ok,在房间里和香子做出大干的行为刺激叁上夫妻,以便做进一步的接触。

    到那时候,可以让香子和一郎在一起。

    可是没有想到香子已经先一步诱惑一郎。已经掌握到做证据的袖扣。可是对没有和西方合作,任意采取行动的香子感到气愤。

    「这样一来我的计划就不容易进行了。」

    西方的想法也是自私的,但不管自已的阴谋,只知道怪香子。

    「你看怎么样,偶尔在这种地方寻乐,也有刺激吧。」

    西方一面玩弄ru头一面小声说:

    香子好像痛苦的皱起眉头说。

    「不要这样,我会真的有那种意思的。」

    「还说这种话,如果是叁上,早就有这种意思了吧了」

    「不要大声说。他们就在隔壁会听到的。啊!不要这样!!!」

    西方抱住香子的身体,伸手进入裙子里抚摸。

    因为离家很近,只穿轻便的衣服,连丝袜也没有穿,裙子里因为香子的体温很温暖,大腿好像火热般的表示有性感。

    虽然是已经玩腻的肉体,但这样在卡拉ok的房间里戏弄,觉的很新鲜。

    「香子还是很不错的。」

    西方的手指伸入大腿根里,富有弹性的肉唇已经湿润。

    「不要这样,真的不要这样。」

    扭动屁股想翻身,使的沙发发出卡吱卡吱的声音,摇摆的碰到墙上。

    「店里的人看到了怎么办?」

    「有什么关系,爱看就让他们看。」

    好像西方已经开始激动。

    「你摸摸这里,我已经有这个意思了。」

    西方已经呼吸急促的拉自已的手到大腿根上。

    「哟,真是的,你的东西大起来了。」

    「你不要这样大声叫。」

    「这是彼此彼此吧。唉呀!我会想干那件事啊。」

    「那就干吧。这样可以给隔壁的内向的太太教育一番了。」

    「其实,你的目的在隔壁的江奈身上,反正我是做饵而已。」

    「不要说这种话,你也是是很可爱的。」

    「那么,你发誓不要动江奈的脑筋」

    「你的要求太过分,你都已经诱惑叁上了。」

    提起这件事,香子的态度就不能强硬。西方不是很坏的丈夫,但他和工作上的女性玩使香子不满,加上香子生来就喜欢男人的性格,使她忍不住要勾引一郎

    「不要罗嗦了,快脱叁角裤。什么!你穿了二件。」

    「有一件是束腰带。」

    「真没有性感,还穿这么硬的东西。」

    「所以,你就算了吧。在这种地方是不可能的。」

    香子不是没有到在卡拉ok的小房间里玩,但真的到这里来就不敢动了。如果被俱乐部v漱h发现,以后就不能再到这一带走动了。

    可是西方已经充满干劲。

    从叁角裤上用手指在阴门揉搓。

    虽然隔一层布料,但用男人的力量摩擦敏感的部份还是无法忍受。本来就经过吻或玩弄ru头已经多少有一些兴奋了。

    「嗯,开始涨大了,而且也更湿了。」

    西方把裙子撩起向里面看。

    「不要!!不要啊!」

    香子皱起眉头只顾摇头。

    可是西方用力把束腰带拉下去。

    幸好没有穿丝袜,立刻露出香子的腰部。肚子随着呼吸上下起伏。浅蓝色的高开叉叁角裤深深的陷入肉缝里。

    西方把手里的束腰带丢在地下,把脸压在叁角裤上。

    「唔!!咬呀!!不要!!」

    香子发出很大的声音o大概所有的房间都能听到她的声音。

    西方的鼻尖在叁角裤双层底上摩擦,手指还在玩弄肛门。

    香子就像大风浪里的小船,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知道在这里不能大声叫,可是这样的念头反而使她发出更人的声音。

    想缩紧大腿,可是男人的头在大腿之间,很自然的形成用双腿夹紧男人的状态。

    西方愈来愈兴奋。

    觉的真正的性交还没有这么好玩,香子的叁角裤已经的汗和体液弄湿。在那里舔时感到一种咸味,觉的这种味道也很美妙。

    折磨女人的快感能满足男人的自尊心和欲望。

    香子的声音突然有了变化。

    不只是喊叫,呼吸也变急促,成为喜悦的表现。声音也变小,好像上气下接下气的样子。

    「很好,我就是想要江奈听到这里这样的气氛。」

    西方在心里感到很的意。

    让内向的女性尽量感受到淫邪的气氛,然后追求时,很容易就能达到目的。计划进行的很顺利。

    不过西方并不准备就在这里性交,在这里性交还是很危险,随时都有被其它客人看到的可能。

    西方担心自己摄影师的名字受到损害。

    但想到用另外的方法。

    「对,就用那个办法。」

    他把香子渗出来的蜜汁用舌尖揉过之后站起来。

    把蓝色的高开叉叁角裤丢在地下。

    香子好像失神一样的卷曲身体全身无力的闭上眼睛。

    西方把裙子尽量撩起,然后把香子的一条腿抬高放在沙发的靠背上。另一条腿伸直在地上。双腿完全分开,看起来像深蓝色湿淋淋的草沿着红色的肉缝茂密的围绕。洞口有很多粘液发出光泽。

    西方仔细观察这种情形后,从架子上取下麦克风握在手里。

    「rou棒也许还没有这个东西更有快感。」

    无论西方说什么香子都没有回答,胸部不停上下起伏脸颊汗湿红润。

    「你现在唱一首喜欢唱的歌,但用下面的嘴。」

    把麦克风的开关打开,靠近香子的y唇上。

    把音量放到最大,y唇少许张开,所以麦克风的头部轻易就顶开y唇钻进去

    「啊」

    香子张开眼睛想要站起来。

    可是西方继续压住她的身体把麦克风插进去。

    「你放进什么东西了?啊!!又凉又硬,还像电动假阳真一样的颤抖。」

    电源开关打开的麦克风进入香子的膣腔里。

    西方为把音量开到最大,所以在膣腔里的轻微摩擦声,也变成音响传出来。西方这时候握紧麦克开始抽插。

    粘膜和金属摩擦的奇妙声音从扩音器播放出来。因为是立体音响,所以音域很宽大。

    那真很奇妙的声音。

    像搓洗衣服的声音,还有用手掌打在肉上的声音。

    香子在喘息,好像还不知道插入的是麦克风。

    「不要了,那里会受伤。」

    这样说过以后,又扭动屁股说:

    「可是,紧紧的很舒服。啊真好」

    没有想到插入麦克的结果,香子有这么热烈的反应。

    「好呵还要深一点」

    「真的吗了还可以用力插入吗?」

    「要!要深一点!!」

    麦克风继续深入。麦克风的部分已经完全进入膣里,只从红色的肉门露出导线。那真是奇妙的景色

    西方插入手指继续向里推动。

    好像是到达子宫。

    这时候香子发出更尖锐的尖叫声,猛烈扭动屁股,双手伸在半空中颤抖。

    「啊我快要了快插吧!!」

    西方继续用力向里插入。

    这时候房间里充满和草摩擦的声音。

    「大概是香子的子宫哭泣的声音吧。」

    音箱中的喇叭传出声音有时候变成锐利,有时也出现杂音。

    让麦克风在里面旋转时,出现很奇妙的声音。像小河流水的潺潺声,也像树叶摩擦的声音。

    香子好像很快就进入高潮。

    不停的发出哼声,全身是汗的扭动屁股时,香子开始哭叫。

    「就是现在啊!!好!!啊!!真好!!!」

    从喉咙发出汽笛般的声音。

    「唔」

    发出长长的哼声,身体像瘫痪一样的不动了。

    从rou洞里流出淫液。可能是这样的液体防害麦克风的作用,出现杂音。

    西方急忙拔出麦克风,开掉电源开关。

    麦克风也变成惨不忍睹的样子。

    收音部的金属网完全被香子的体液盖住,有如高尔夫球一样,其馀的部份也是湿淋淋的。

    这时候在隔壁的房间里一郎和江奈已经丧失唱歌的心情,注意力完全被来自西方和香子房里的女人欢乐的声音吸引。

    「真厉害,你把耳朵靠在墙上听听看。」

    首先是一郎发现隔壁的变化把耳朵贴在隔壁墙上。

    江奈远不知道什么意思,傻呼呼的说:

    「你偷听别人唱歌是不礼貌的事。」

    一郎吞下口水,把手指压在嘴唇上。

    「嘘江奈,你过来,能听到了吧。」

    江奈也过去把耳朵贴在将上,确实听到男女的声音,但不是在唱歌。

    好像香子在说话,然而却是叫的声音,男人在动的声音。

    香子不停的说:「不要」,沙发好像碰到墙上。

    没有多久就听到香子激动的娇声。

    「啊!!!好啊!!」

    江奈身体里的血液开始沸腾。

    断断续续的听到香子喘气的声音,偶尔也有尖叫声。

    「我不要听。」

    江奈用手盖在耳朵上。

    「他们二个人真厉害啊。」

    「我们走吧,我受不了,快要羞死了。」

    「为什么要走?这是难得听到的声音,听到也觉的快活。」

    一郎的脸色也兴奋的通红,想知道墙壁那一边的动静。

    香子的哼声更紧张,沙发发出振动的声音。

    「我要走了,快要羞死了。」

    江奈摇摇摆摆站起来想走,但又像目眩般的跌坐在椅子上。

    「你不要走。」

    一郎拉住江奈的衣袖。

    「我不是要和他们对抗,可是这样听了以后,我也无法忍耐了。我们也开始。」

    一郎说着要拥抱江奈。

    江奈惊讶的说:

    「你不要胡说,简直像野兽了。」

    江奈虽然推开男人的手,可是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中身体里像火在燃烧,没有办法做有力的反抗。

    一郎好像已经完全兴奋。

    「这个东西该怎么办了!」

    一郎一面说一面拉开裤子。

    里面的内裤已经完全变成帐篷,渗出的淫液使内裤上出现斑痕。

    「不要拿出来!不要!!!」

    江奈用手蒙住脸弯下身体,可是一郎不顾一切的从内裤里拉出勃起的rou棒。汪奈立刻闻到男人的味道。

    「啊!!!」

    虽然想逃避但被一郎抓住,反而形成把下半身交给男人的样子。挺直的炮身钻入裙子里顶在叁角裤上。

    江奈被迫趴在沙发上,屁股也露出来,强烈的羞耻感和狼狈使她无法发出声因为担心这里的服务生会不会感到异常而进来看,江奈已经变成失神状态。

    裙子撩起到屁股上,有蕾丝边的衬裙缠绕在大腿上。

    在昏暗的房间里,江奈蠕动身体的淫荡姿势几乎使一郎快要爆炸。压在江奈的身上立刻把叁角裤拉下去。

    江奈开始辍泣

    「求求你饶了我吧」

    一郎没有说话,把膨胀到极点的rou棒插入江奈的屁股沟里。

    这种后背姿势是自从那天晚上第一次做过以后,已经充分了解江奈的反应o为江奈的性器是「偏下」,所以从背后能插入的更深。

    「江奈,我来了!」

    下半身用力向前挺。

    在丰满的屁股缝上,男人长满黑毛的下腹部紧紧贴上去。顶开柔软的y唇,一下就进入里面

    「啊!!进来了!!!不要啊!!」

    江奈的全身都僵硬,张开眼睛后又紧紧闭上,拚命的抓住沙发的肘靠。

    「插进去以后就要看我的了。」

    在这种地方匆忙的性交,使一郎感到无比的新鲜。

    江奈的个性很保守,性交也有一定的方式,缺少刺激感。这样的不满使一郎去找香子,想不到在这种场所玩弄,江奈也能享受到兴奋的快感。

    「这样一来,江奈也应该多少懂一点了吧!」

    一郎一面想一面做活塞运动。

    因为没有经过前戏就插入,所以开始时有一点疼痛。

    江奈诉苦这样的情形。

    「好痛,不要啦,会受伤的」

    「不会的,马上就会好起来的。」

    里面是干的,就好像是在牛皮上摩擦一点也没有舒服的感觉的不过还是缓慢抽插时,慢慢的开始湿润。

    「这样就好了。怎么样?有没有舒服了」

    江奈没有回答。

    她在咬紧牙关忍耐,脸色是通红的。

    一郎猛烈前后摇动身体。这是半弯腰的姿势在窄小的沙发上还要担心外面,所以没有像在家里那样顺畅。

    「老公,还是快一点弄完吧。」

    手上用力抓住江奈的屁股拚命的插入。到这时候溢出来的蜜汁才开始增加。

    「唔很好江奈,快扭动屁股扭动屁股」

    能感觉出江奈的呼吸开始急促。一郎也更兴奋。

    好像就要达到兴奋的最高潮。

    如果在家里,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可是现在先听过隔壁的淫荡声音,又在异情场所开始,所以和过去的情形不一样。

    一郎在快要shè精时也忍不住发出呜咽般的声音。

    「江奈,我要射了!!」

    一面说一面猛然射出。

    江奈完全没有说话,只有在shè精的时候扭动身体发出哼声。

    就在一郎很满足的整埋衣服时,他们的房门被推开。

    江奈也急忙穿上叁角裤,喝果汁的眼睛好像失去焦点。

    「晚安,情形怎么样?」

    表情泰然的走进来的,就是刚才还在隔壁发出性感声音的香子。

    江奈低头萎缩在沙发上。

    没有勇气和香子面对面,她刚才和一郎性交的情形,一定完全被偷听。可是一郎保摊开双手表示欢迎香子。

    「你丈夫呢?」

    「他去厕所了。」

    香子好像很自然的和一郎在同一个沙发上并排坐下。

    「现在,一切都知道了,隐瞒也没有用,所以我要说出来」

    一郎好像很香的喝香子带来的罐装啤酒。

    「你们干那件事完全听到了,使我们受到很大刺激。」

    一面说一面稍稍握香子的手心香子也用力反握。

    「那是彼此彼此吧。」

    从香子的眼睛冒出媚态。

    「叁上先生也很厉害,我丈夫都感到满讶。」

    「是啊,叁上太太也使我受不了。」

    西方一面说一面走进来。坐上后和一郎干杯。

    江奈的脸色灰白,好像有地洞就要钻下去的样子。

    西方不停的在安慰江奈。

    那种样子如果有第叁者看到,一定会以为西方和江奈是一对,叁上和香子是一对。

    「叁上先生,我们已经能这样彼此赤裸的谈话关系了,开门见山的谈一谈好不好了」

    西方紧靠在江奈的身边说。

    「说实话,我喜欢你的太太,如果夸张一点说,就是我长久以来寻找的最理想的女性。」

    「哦,是江奈吗了?」

    一郎做出很惊讶的表情。

    「我说真正的真心话,我想和她结婚。」

    西方大胆的说。这时候香子的柳眉倒竖。

    「你真不要脸。她是叁上先生的太太呢!」

    「我当然知道,你不要罗唆!」

    西方反驳香子后说:

    「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所以我想请求一件事,就是请你太太做我的模特儿,当然要酬谢。我想在秋天的摄影展展出和服的摄影展。她是最适合穿和服的人了。」

    西方做出认真的表情看一郎。一郎下的不承认从他的眼睛里冒出属于艺术家的感情。

    「能被你看中我觉的很光荣,江奈,你怎么样。」

    这样问像石头人的江奈时竟然意外的,江奈立刻答应

    西方高兴的笑。

    香子气忿的把头转过去吸烟,用白眼瞪一下西方说:

    「每一次都是这样。做模特儿是借口,不知道用这个方法勾引多少女人了。」

    「你说什么?听你的话,好像我在诱惑叁上太太。」

    「难道你能保证不是诱惑吗。」

    香子露出嘲笑对西方说。这样说开来以后,西方就无法反驳,只有喃喃的说

    「你还不是一样玩,就是叁上先生也」

    听到西方这样说,一郎就急忙打圆场。

    「不要说了。江奈已经答应了。像她这样的女人也可以的话,就请西方先生多照顾了。」

    「当然没有问题,会给我很大帮助。」

    这时候香子又挖苦说:

    「能给你什么帮助呢?」

    「你不要罗唆!」

    西方向香子冲过去,好像要推倒她。可是好像脚拌到桌子,玻璃杯倒下去发出很大声音。

    一郎抱住西方说:

    「不要吵架了。西方太太最藏书吧好也不要说那种话了。」

    香子好像还不服气的瞪一眼西方说:

    「既然叁上先生这样说我只有服从。可是我有条件。」

    「你有条件,对人劝架还有提出条件的人吗?」

    「我丈夫请叁上太太做模特儿时,我要和叁上先生约会。」

    西方听到以后没有生气反而用温柔的声音说:

    「原来如此,这种事情太简单了。」

    一面说还一面做出要把香子推到一郎身上的动作。

    「事情就这样决定了。」

    西方喝一啤酒对江奈和一郎说;

    「这样吧,明天下午我就要借用你的太太,方便吗?」

    江奈一直像石头人一样低头不做声,但经过西方摸一下肩膀,身体虽然颤抖一下,但还是用很小的声音说:

    「我是没有问题的。」

    「很好,那么明天下午一点钟到我的工作室来吧。」

    「你的工作室在那里呢?」

    「就在我家,改建一个房间做我的工作室。」

    「那么,就让江奈穿和服去你的工作室吧。」

    事情谈到这里以后,气氛有一点尴尬,也没有心情再唱歌。

    西方在柜台结帐时,香子靠在一郎的身边说:

    「他在工作时是谢绝访客的。在那个时间,我们去喝茶好下好?反正我不在家,他会更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