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span≈ap;

    “哦,对对。”

    王子闻言,连忙做恍然大悟状,出声说道:“老哥,此乃地九品仙丹,吃上一颗可活五百年。我师父说,你乃是皇家龙人,长生不老实乃逆天之举。我苦求师父十天十夜,师父特意赐下仙丹,延长你五百年寿命。此乃是大逆天之事,老哥你以后且记多做好事,多积功德,不然天罚来时,无人可保得住你,必将化为灰灰。”

    刘羽被王子忽悠得一愣一愣的,脸色变了数变,心惊胆颤。

    “老哥,你可决定好了,服下此颗仙丹你就将拥有五百年寿辰,以后将做不得坏事,不然五雷轰顶,天打雷劈。”

    王子看得面色惨白的刘羽,继续向他忽悠道。

    “好,从此我刘君平将多做善事,多积功德。”

    一番天人交战过后的刘羽终于接过王子手中的丹药,颤抖着右手,送进口中。

    仙丹入口既化,全身一阵清凉舒爽。王子送人送到西,帮人帮到底,又助刘羽炼化药力,进入先天之境,返老还童。

    第09章 星君转世

    王子找上张飞,带着十八护卫,风风火火的杀向刘备家中。

    “不知公子驾临寒舍,有失远迎,多多包涵。”

    刘备正在为关羽痛苦不已的时候,王子出现了,刘备见到张飞,顿时心中欢喜,可是张飞见到刘备可就不自在了。刘备看了一眼王子,眼中一道精光迸射而出,脸色瞬变,连忙山前迎声道。

    “大耳朵贼,我是来找关二哥的。”

    王子可不会给刘备好脸色看,闻言冷笑一声,一把推开刘备,冲进屋去。

    “啊!”

    刘备顿时惨呼一声,飞了出去。平日里刘备自负武艺高强,那里想到王子一掌之威会如此可怕。

    躺在床上的关羽闻声,顿时神色激动。

    “二哥,且务乱动,弟弟来迟一步。”

    王子见状,连忙亲热的一把按住关羽,给关羽喂下一颗仙丹。

    仙丹入口即化,关羽脸色顿时泛起一阵血色潮红,虚弱的身体好了许多,神智也清醒了,胳膊也痛得不怎么厉害了。

    “二哥,前几日飞哥对您多有得罪,还望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见怪。”

    王子见状,连忙神色真诚的出声说道:“飞哥,还不快点给二哥赔罪。”

    “哼。”

    张飞闻言,心不甘情不愿的抱着两瓶茅台过来,哼哼一声道:“前几日多有得罪。”

    说完,“砰”的一声把茅台放在桌子上。

    “哼。”

    关羽张飞嚣张的样子,顿时心中怒火生起,要不是看在王子的面子上,早就起来动手。

    “二哥,这两瓶仙酒,价值千金,全当飞哥为您赔罪的一点意思,还请二哥您收下。”

    王子见状,狠瞪张飞一眼,连忙向关羽笑声说道。

    “嗯。”

    关羽闻言,眉头一挑,顿时面露喜色,冷冷的看了一眼张飞,一脸孤傲的向王子点了一下头。

    “二哥,您胳膊上的枪伤,需要立刻动手术,需要用刀子把里面的子弹取出。如果二哥不怕疼的话,现在就随我去医馆如何?”

    王子见状,脸色忽然一敛,神色凝重的向关羽说道。

    “哈哈,区区疼痛何惧哉!”

    关羽闻言,以为王子看不起他,顿时仰天狂笑道:“某家现在就随你去医馆。”

    关羽说着,从床上走了下来,一把推开想要上前搀扶的王子。

    “呜呜。”

    走至门口的时候,忽然一阵撕心裂肺的痛哭声传来。

    关羽和张飞闻之,只觉宛如晴天霹雳,震耳欲聋,天旋地转,头晕目眩。

    王子见状,神色大变,只见关羽和张飞两人周身浩荡出一股逼人的气势,随着刘备的痛哭声,那气势变得越来越强大,越来越恐怖。

    “哈!”

    王子猛然炸喝一声,一把抓住关羽和张飞,施展小空间挪移之术,远遁十里开外。

    “哇。”

    王子一落地,身子猛得一震,张口狂喷出一朵凄艳的血花。

    只见关羽和张飞两人眉心浮现出本命星印,周身浩荡出可怕的星君神威,逼得王子筋断骨折,连连倒飞而去。

    “破……破军……归……归……哇……”

    “七……七杀……归……归……哇……”

    就在此,突然“喀嚓!”

    一声惊雷巨响,关羽和张飞仰天喷出一道丈余血柱,身子在虚空中晃了两晃,仰面而倒。

    与此同时,刘备狂喷三口本命热血,全身巨震数次,最后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星君转世!”

    王子倒抽一口冷气,纵使王子有着天蓬元帅这样的后台,心中仍然一阵胆颤不已。

    若是其他的星君,王子倒也不怕,可是破军和七杀两位星君可是盖世凶神啊,有了名冲动和狂暴,除了贪狼能够压他们一头,在天界众星君中可是属于螃蟹的,横着走。

    “啥?刘备瘫痪了!”

    正在享受可爱婢女按摩的王子闻言,“噌”的一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惊声高呼道。

    “是啊。”

    刘羽点头道:“公子,你是不是能给玄德医治一下,毕竟是他有着我们皇家血脉,他妻子郭氏来到我的府邸嚎啕大哭,苦苦哀求,如果玄德有什么地方得罪郭公子,我代他向您赔罪了。”刘羽说着就要给王子下跪。

    “老哥快快请起,我和玄德素来无怨既无仇,又怎么会出手加害于他。此事来的蹊跷,待我前去观看一下。”

    王子见状,连忙伸手扶起刘羽,急声说道。

    当王子来到刘备家中的时候,刘备神智半清半醒,全身瘫痪在床上,妻子郭氏正两眼红肿的守护在刘备床前。

    王子当时就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送刘备归位,既然关羽、张飞是星君转世,刘备向来也差不到那里去,很可能是文曲星君,这丫的王子不怕他,听师父天蓬帅说过,他就出手打过几次文曲星君。

    为什么?文曲星君是天界小白脸,经常和天蓬元帅争风吃醋呗。

    “唉。”

    王子眼珠子一转,心中顿时生起一个恶毒的原因,叹息一声,拉过刘羽走出门外,小声说道:“老哥,我发现刘夫人郭氏身带先天阴煞,生来克夫克子,如若再不度化她身上的先天阴煞,玄德恐怕命不久矣!”

    “什么?”

    刘羽闻言大吃一惊,连忙一把抓住王子,急声说道:“公子,那您可要救一下玄德啊。”

    “老哥,你且附耳过来……”

    王子回头阴阴的看了一眼屋里瘫痪的刘备,神色凝重,向刘羽语气严肃的说道。

    “公子,这样恐怕不太好吧。”

    刘羽闻言,神色一阵犹豫的道。

    “只能如此来办。”

    王子斩钉截铁的说道:“莫非老哥你认为我贪图郭氏美色?哼,我若想要女人,只要把手一招,不知道有多少美女想要倒贴过来。”

    第10章 抢走刘备的老婆

    “公子请息怒,息怒,我这就去办。”

    刘羽闻言,神色顿变,连忙冲进屋内,对着过氏一翻说教、训斥,弄得过氏面色煞白,神色惶恐自责,差点忍不住想要自尽而去。

    “奴婢拜见……主人。”

    郭氏在刘羽恐吓和威胁下,梨花带雨,依依不舍的看着床上的刘备,走出门外,来到王子面前,泣不成声的跪拜道。

    不要说王子太过于阴险,连刘备的老婆都给霸占了。

    郭氏是刘备的第二个老婆,早晚不要说也得被刘备抛弃,刘备过的是颠沛流离的日子,郭氏跟着他那有什么好日子。

    更别说以后被刘备抛弃的甘夫人、糜夫人、孙夫人、吴夫人四位国色天香的大美人!

    嘿,你别看王子光明正义说的不是贪图郭氏美色,其实王子还真是贪图郭氏美色。刘备原配夫人死没多久,郭氏进门不到两年,年月十五六岁,大概也就是我们后世中学生的样子。

    要知道在古时,女子十二三岁就出嫁了,十五六再不嫁,就有可能嫁不出了。

    王子可是有萝莉嗜好的,在现代曾经养成过数个可爱小萝莉。

    回到家中,郭氏洗漱一番,换上干净的衣服,果然是一个千年白眉的小美人。你还别说,刘备他对女人还真的贼有眼光!

    “郭夫人,你既然进了我王家大门,为奴为婢,做主人的我自然要给你起个名字,你后你就叫郭襄吧。”

    王子躺在老爷椅上,斜眼看着郭襄,笑吟吟的说道。

    “是,主人。”

    郭襄闻言,美目中再度出现水光,粉纯噙着泪水,向王子躬身拜道。

    “郭襄,你记住。我王家是大家族、是豪门,千万不要触犯了我王家的规矩。”

    王子突然星目中迸射出一道凌厉寒芒,向郭襄冷声说道。

    “是,主人。”

    郭襄闻言,身子一颤,面露惊惧,连忙向王子叩头拜道。

    “嗯。”

    王子见状,微微点头道:“只要你听话,保你吃穿不愁,享不尽的荣华富贵,咱们王家有钱,相当的有钱,有的是钱。”

    看着一副暴发户样子的王子,身后的两个可爱婢女忍不住抿嘴一笑。

    “是,主人。”

    郭襄闻言,心中也是忍不住一笑,连忙恭声应道,却是不像刚才那么害怕王子了。

    王子说的话也没有错,以前王氏家族穷啊,可是有了王子就不同了,这不王子半个月前,成为王氏家族千百年来最为年轻的族长,王子又给王氏家族购买了万顷良田,使王氏家族一跃成为新一代封建统治阶级。

    王氏家族虽然在别人眼里是暴发户的样子,可是那些地主氏族也渐渐的接受了王氏家族的存在。

    收买人心是必要的,在古代的家族氏族忠于的可是不是皇帝,而是他们的族长,他们的家主。

    王子以后家大业大,光用外人毕竟不行的,只有王氏家族的人才会和他一条心,所以说,那怕是一个傻子,生在王氏家族,以后也是有权有势的傻子!

    “族长大人,飞爷和关羽醒来了。”

    王小虎面露喜色的跑了进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向王子神色恭敬的大声说道。

    “哦。”

    王子闻言心中一阵激动,微微应了一声,起身去了别院。

    “二弟,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到全身有用不完的力量。”

    张飞周身散发着一股剽悍强大的气息,满脸疑惑的向王子出声问道。

    关羽也用疑惑的眼神看向王子。

    “飞哥,你们都睡了七天七夜了。如此说来,两位哥哥已经玄功大成。”

    王子说起谎来,脸部红心不跳。

    “什么玄功大成?”

    张飞闻言,忍不住“哇哇”大叫的急声问道。

    “咳咳。”

    王子干咳两声道:“飞哥,你们吃了我的九转仙丹,已经打通生死玄关,进入先天武境,如果不出意外,你们现在多活个两三百岁,完全不成问题。”

    张飞和关羽闻言,两人心中顿时一阵激动。

    “两位哥哥,不要激动,要想长生不死,以后的路还早着呢。”

    王子见状,语气严肃的说道:“我现在也最多能活一千多岁而已。酒席已经在桃园中备好,二位哥哥,请洗漱一番,随我前去桃园为两位哥哥庆祝。”

    “好好。”

    张飞闻言,心中一震骇然,回过神来,张飞连忙点头应道。

    关羽还是那副样子,摆酷,在桃园里菜没吃多少,茅台倒是喝了四五瓶。

    “好酒,好酒,真是好酒。”

    关羽脸色涨红的哈哈大笑道。

    “那还用你说,我家二弟的仙酒岂是一般人能够喝到的。”

    张飞仰首灌了一大碗酒,眼神不屑的说道。茅台这个喝法,看得王子心中一阵滴血。

    “你家二弟?”

    关羽闻言,顿时气急,胸中怒火升腾,眼睛一转,关羽顿时有了注意:“如此美景,有酒有菜,我总觉得还少了一点什么?”

    “少了什么?”

    王子闻言一愣,出声问道。

    “气氛,一种气氛。”

    关羽面带微笑道。

    “什么气氛?”

    张飞瞪大两眼,向关羽吼声道。

    关羽闻言,微微一笑,不再言语,只是眼中富含深意的看向王子。

    “哦。”

    王子见状,顿时恍然大悟道:“若是我们能在桃园中义结金兰,这顿酒宴吃起来就更加有味道了。”

    “义结金兰,和谁?”

    张飞闻言,大声吼道。

    “你不愿意?”

    王子和关羽同时望向张飞,齐声说道。

    “哼。”

    张飞见状,冷哼一声,心中知道这件事躲不过去了。

    于是,王子命人取来乌牛白马祭礼等项,三人焚香再拜而起誓道:“今关羽、张飞、王子虽然异姓,既结为兄弟,则同心协力,救困扶危;上报国家,下安黎庶。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皇天后土,实鉴此心,背义忘恩,天人共戮!”

    誓毕,拜关羽为兄,张飞次之,王子为弟。

    桃园义结金兰过后,三人一顿酒宴吃了三天三夜。

    第11章 刘焉也想长生

    王子这半年来,小日子过的悠哉游哉的,天下山庄前门庭若市,各王侯贵人都派人前来天下山庄购买仙酒和神烟王子若说日进斗金,一点都不为过。

    “主人,该起程了。”

    郭襄来到王子跟前,神色恭敬的低声说道。

    “黄巾贼起,孩儿这就前去幽州拜见太守大人,少则三月,多则五月,孩儿必回,娘亲不要担心。”

    王子看着一脸不舍担忧的娘亲,出声说道。

    “小三儿,此去你要多多小心,凡事多和你两位兄长相商,不要硬逞强。”

    东方艳美目含泪,满脸不放心的叮嘱道。

    “叔母放心,有我和二弟在,定保三弟周全。”

    骑在汗血宝马上的关羽手持青龙偃月刀,面色严肃的向东方立誓道。

    “谁敢欺负三弟,先问过我手中丈八钢矛答不答应。”

    张飞豹眼一眼,凶神恶煞的大吼道。

    若不是东方艳对张飞熟悉,不认识的人见了还以为是从那里出来的恶神呢。

    “三儿,去吧。”

    东方艳怕自己再说下去,会忍不住哭起来,连忙深呼吸一口气,向王子挥手告别道。

    “是,娘亲。”

    王子在东方艳掌心偷偷捏了两下,翻身上马,“唰”的一声,拔出腰间斩妖剑,斜指青天,大声喝道:“血龙卫听令,起程。”

    三千血龙卫哄然应诺,迈起整齐的步伐,气势如虹,杀气冲天,前去幽州。

    为了“血龙卫”这三个字,王子不知道买通了多少朝中大臣,化作无数黄金,除了皇家,谁人敢用“龙”字给私人卫队命名。

    这简直是诛九族的大罪啊。

    半个月后,王子三兄弟来到幽州太守府。

    三千血龙卫都留在城外,由张大胖统领。

    没有办法,现在王子除了关羽、张飞,手下没有人可用啊。

    别小看张大胖,现在人家可是先天高手,在关羽、张飞手下都能走过三招。

    “大哥,这位就是涿郡公子王子。”

    刘羽身着锦衣,亲自把王子三人迎进太守府,向刘彦出声介绍道。

    “天下山庄王天九拜见太守大人,恭祝太守大人寿比南山、福如东海。”

    王子见到刘焉使来的眼色,那能不识趣,连忙上前两步向刘焉躬身拜道。

    下跪?不可能!

    刘焉看起来约莫三十多岁,保养的很好,瘦长脸,微微有些病态的苍白,显然是纵欲过度沉迷酒色导致。

    “草民关羽拜见太守大人。”

    关羽和张飞两人也是有一套学一套的向刘焉躬身拜道。

    “嗯。”

    刘焉见状,也不在意,微微点了一下头道:“三位英雄快请坐。君平,你也入坐吧。”

    “谢谢大人。”

    “是,大哥。”

    王子三人和刘羽一同向刘焉拜谢道。

    “久闻天下山庄庄主少年英雄,今日得见,果然传言不虚。”

    刘焉见到王子四人坐下后,放下茶杯,面带微笑的看向王子,出声说道:“三位英雄前来,不知带来多少人马。”

    “回禀太守大人,天九与两位兄长带着三千人马前来诛贼。”

    王子闻言,硬起头皮向刘焉说道。

    这是个过程,大家彼此心中都清楚无比,必须要走个过场。对于生性怕麻烦的王子,心中一阵不由厌烦。

    “大哥,公子三千天下山庄血龙卫尽皆精锐,可以以一敌十。公子两位兄长,尽皆当世豪杰。所谓出师有名,大哥应当给公子三人一个名份才是。”

    刘羽对王子的脾性也有点了解,连忙出言向刘焉提醒道。

    “嗯。”

    刘焉闻言,沉默了一会儿,拿拿架子,方才点头道:“王天九、关云长、张翼德听令,今我暂时任命你们三人为骑督校尉、左右中郎将率领三千兵马前去剿灭黄巾反贼。待朝廷正式任命公文下来,你们就是我大汉军官。”

    刘焉话音一落,关羽和张飞闻言齐齐动容。

    要知道关羽乃是杀人犯出身,这转眼之间,摇身一变,成了公务员,统治阶级,你说关羽能不激动吗?能不兴奋吗?宛如和了十个瓶茅台一样,脸色红得都快滴出血来。

    至于张飞,杀猪的出身,则是平民老百姓的思想,乍一闻当官了,光宗耀祖了,自然是兴奋不已。

    “是,大人。”

    王子三人起身,向刘焉单膝跪拜道。

    “好公事一了,现在我们谈私事吧。”

    刘焉见状,微微点头道。

    关羽和张飞闻言见状一震疑惑的看向刘焉,他们两个好似记得与刘焉没有什么私人关系啊。

    “仙长,救我啊。”

    只见,刘焉“噌”的一声座椅上窜起三尺余高,“扑通”一声扑跪倒王子脚下,两手一把抱住王子的,嚎啕大哭道:“仙长,我上有八十老母,中妻儿数人,下有门客三百,我不想死啊。请仙长救我,赐我仙丹,返老还童,长生不老啊。呜呜……”

    “这个……”

    王子闻言神色顿时为难起来道。

    “仙长,我发誓,以后我会好好对待百姓,爱民如子,多做善事。请求仙长慈悲,赐我长生!”

    刘焉哭的天地灰暗,日月无光,闻着悲恸。

    为了下血本,刘焉连头都磕破血来。

    这也是为什么王子在朝中和众多大臣,有这么良好关系最大原因。

    王子的另一个身份可是人间仙师—天九真人啊!

    “唉。”

    王子一脸失望的看向刘羽,伸手扶起刘焉,叹息道:“若是普通之人,我代师尊赐他长生也无不可。可是,大人,您乃人间皇族,龙气加身,若是长生不死,岂不是大逆天的事情。到时乾坤倒转,天地大乱,不但天罚降世,大人您化为灰灰,就是天下黎民百姓也要为你遭殃,生灵涂炭啊。”

    “那……那我三弟怎么可以……”

    刘焉闻言心中大震,脸色煞白,有些底气不足的狡辩道。

    “糊涂。”

    王子一挥袖袍,怒喝道:“君平身上无管制在身,龙气内敛于体内,平日多做善事,多积功德,能够返老还童,已是异术,若是想要长生,君平还有一番充满荆轲长远的路要走。”

    “公子,我错了。”

    刘羽闻言,心中着实感动,“扑通”一声跪倒在王子脚下,失声痛哭道。

    “仙长,那就没有什么扑救的方法了吗?”

    刘焉抹了抹眼泪,有点不死心的道。

    “有也没有。”

    王子留下一句,转身离去。脚踩虚空,一副道骨仙风得道高人的模样。

    “三弟。”

    关羽和张飞呼喊一声,急忙跟了上去。

    “君平,仙长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刘焉神色有些激动,声音微微发颤的向刘羽问道。

    “大哥,恐怕是仙长要考验您一番。大哥,不若这样,您把爵位传给章儿,我们一道去给公子当道仆如何?俗话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他是仙长飞升,我们也跟着去天界,当个散仙长生不老也好。”

    近来苦苦钻研神仙传说、道家经学的刘羽,说起话来一道一道的,忽悠得刘焉一阵发愣。

    第12章 黄巾小萝莉

    三天后,王子三人领三千精兵,向大兴山杀去。

    “停。”

    一脸匪气程远志,大手一挥,令万余黄巾战士停下。

    “将军老大,为何停下,我们加快行程,天黑就可攻下涿郡,大吃三天。”

    一个面色有些白嫩的小胖子骑马来到程远志身旁,出声问道。

    “阿茂啊,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那个啥子兵法有云的,路经高山的必有伏兵的。来人啊,去前面探探路。”

    程远志闻言,脸色一正,对小弟邓茂谆谆教导道。

    “将军老大英明,小弟对您的敬仰简直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总而言之,跟着将军老大走,听将军老大的话,在天公将军、地公将军、人公将军的英明领导下,小弟一定升官发财,有吃有喝。”

    邓茂闻言,一连崇拜,滔滔不绝的说道。

    听得不远处的王子差点喷出血来,忍不住了了。

    “得,如此毛贼,就留他一命吧。”

    王子剑眉一挑,笑声说道。

    “报,将军大人,前面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

    一个斥候连忙翻身下马,向程远志语气恭敬的报道。

    “嗯。”

    程远志闻言,点了点头,大手一挥,豪气顿生道:“前进!”

    “列阵!”

    程远志他们还刚没出山头,王子突然大喝一声,喝声如雷,哄传百里,吓得程远志他们一个胆颤。三千血龙卫,各个身着玄铁黑甲,手持利刃,武装到牙齿,胸口一个大大狰狞“血”字透露出一股莫大的煞气。

    “嘶!”

    程远志猛得倒抽一口凉气,脸色骤变,大喝一声:“撤,快撤!”

    “扑通”一声,王子惊得从马上直接栽了下来。

    “有没有搞错,给我杀!”

    王子抚了抚头盔,脸色发红,有些羞恼成怒的大喝一声,一马当先,手持巨剑,冲了上去。

    “你家爷爷在此!”

    张飞回过神来,连忙大喝一声,挥矛冲了过去。

    关羽则是微微摇头,对张飞喜欢做人家爷爷的嗜好非常感冒。

    “爷爷饶命,爷爷饶命。”

    “大人,我是被逼的,我不想死啊。”

    得,本想过过打仗的瘾的王子错了,而且错得很离谱。

    他突然间发现古代的劳动人民还是非常聪明的,打不过就投降,稍微有点良心的人还真不好意思对投降的劳动大众下手。

    “反贼,还不快点跪下。”

    张大胖立身在王子一旁,狐假虎威的向鼻青脸肿的程远志大声呵斥道。

    “男子汉—大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大不了十八年后我又是一条好汉!”

    程远志闻言,冷哼一声,挺直胸膛,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是吗?”

    王子闻言,冷笑一下,伸手拂去挡住视线的长发。

    “大人,不要打我……不要打我……呜呜……”

    见到王子的动作,程远志条件反射的“扑通”一声跪到王子脚下,哭声哀求道。

    如此巨大反差,虎得关羽、张飞两人一阵愕然,张大胖目瞪口呆!

    “哼,你可知道我为何打你!”

    王子冷声问道。没有办法,仗没打成,憋了一肚子火的王子自然把火气撒到了程远志身上。

    “我……我不知道。”

    程远志闻言,满脸惊惧看了一眼王子,小心诚实的应道。

    “我顶你个肺啊!”

    王子闻言见状,猛得怒吼一声:“你个笨蛋!你为什么不战自退!你以为你很聪明吗?你就算打不过我们,也要略微抵挡一下再跑!我还就没见过你这么胆小的起义军将领!还有,你以为你化了妆,穿上马甲,我就认不出你了吗?哼哼。”

    “大人,我错了!”

    目瞪口呆的程远志猛然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凄惨嚎叫,两眼一翻,吓昏过去。

    “阿茂啊,你过来,不要害怕,我是好人!”

    王子收回踢在半空中的右脚,向跪在一旁,脸色煞白的邓茂说道。

    “大人,爷爷,我错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该死,我有罪,我不该参加农民黄巾军和爷爷你做对,我自己来。啊……”

    邓茂闻言吓得口快尿了出来,连忙叩头如捣蒜的向王子认错到,最后邓茂主动双手捂胸,发出一声非人的惨嚎,两眼翻白,仰面而倒昏死过去。

    “我……”

    本想收个顺眼小弟的王子见状,差点没气出血来。

    “哈哈……”

    关羽和张飞两人见状,再也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

    得,按照剧本走,青州解围。

    王子本不想去青州,想要直接去洛阳,去找何皇后、董姐姐深夜里谈谈心,现在蔡文姬应该还是个小萝莉吧。大乔小乔应该还没有去江东吧。

    至于邹靖那货,王子根本不放在一?

    ≈ap;/spa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