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span≈ap;

    王子本不想去青州,想要直接去洛阳,去找何皇后、董姐姐深夜里谈谈心,现在蔡文姬应该还是个小萝莉吧。大乔小乔应该还没有去江东吧。

    至于邹靖那货,王子根本不放在一眼中。

    一路急行,来到青州。

    “不好,快走。是太清一气化神大阵。”

    自从进入青州界,王子总觉得的哪里不对。等来到贼军阵营前,王子终于知道那里不对了。

    原来整个青州的天地元气被人用逆天大阵给聚集过来。

    “杀啊!”

    王子这边话音刚落,那边杀声顿起。

    王子三人宛如中了十面埋伏,脸色大变,就连刚刚归降做为副帅的程远志和亲卫队长的邓茂脸色也是惨白惨白的。

    只见四周金光灿灿,无数身着黄巾战甲,手持神兵利器的“天兵”向王子他们冲来。

    “借十万天兵附身,好大的手笔!”

    王子一边奋力冲杀,一边恨得压根直痒痒。

    “坚持住,他们撑不了多少时间。”

    感受着自己的血龙卫转瞬间折了百十个,王子差点没吐出血来。

    “你家爷爷在此,别跑!”

    张飞急得哇哇大叫,手中钢矛狂舞,就是不见一人上来,各个“天兵”对张飞无不退避三舍。

    关羽也是急得满头大汗。

    “我……我和你们拼了!”

    两眼血红的王子,嘴唇都咬破血了,仰天狂吼一声,劈头散发,手中二十一世纪的手雷丹不要钱的砸了出去,密密麻麻宛如蝗虫过空一般。

    紧接着“轰……轰……轰……”

    一阵阵轰天巨响。

    大地震动,人仰马翻,血肉横飞,烟尘四起。

    “阵眼在那里?阵眼在那里?”

    王子不理会目瞪口呆的关羽张飞他们,开启天眼,向四周凝视而去。

    “给我破!”

    王子从虚空戒中取出仿真版九齿钉耙,乃是货真价实的上品仙器,一道金光闪过,王子双手高举,对着阵眼就是一钉耙过去。

    “轰!”

    的一声裂天巨响。

    “哇!”

    的一声,一个身着白衣,约莫岁的绝美小萝莉,吐出一口本命真血,昏死在法台之上。

    三十六块白玉符牌在一瞬间化为玉粉,随风而散,大阵自破。

    而就在这不长的时间内,三千血龙卫折了五百多,负伤千余。

    “萝莉!”

    手持钉耙的王子惊呼一声,顿时傻眼啦!

    第13章 张梁张宝是妖族

    “坏蛋,你快点放开我!不然,我爹爹会杀了你的!”

    面对张牙舞爪对自己语出威胁的小萝莉,王子很不客气的扬起手掌,重重的打在小萝莉挺翘充满弹性的小pp上。

    “坏蛋,你坏蛋!你坏坏!”

    趴在王子上的小萝莉,不住挣扎着,提着两条小粉腿,脸颊娇红,美目中泪光闪烁,小嘴里咒骂不断。

    “女孩儿家家的不学好,竟然学人家排兵布阵,制造杀戒,你知道不知你让我损失多少的血龙卫,训练成一个血龙卫我要付出多少代价。”

    王子越说越气,手上的力道不觉间越来越大。

    “痛,你欺负人,呜呜……”

    小萝莉叫嚣的声音越来越小,到了后来,竟然泪眼婆娑的低声哭泣起来。

    “乖,别哭。哥哥,打疼你了,给你揉揉。”

    王子见状,微微一笑,伸手覆盖在小萝莉那挺翘的臀上,轻轻的揉捏起来。

    正在哭泣的小萝莉,直觉一阵酥麻的快感从身后传来,猛然睁大泪目,忍不住的发出一声舒服的娇吟:“嗯……”

    “舒服吧。”

    王子贼笑道。

    “嗯……坏蛋!坏蛋!你这个不要脸的下流的大坏蛋!我恨死你啦。呜……”

    小萝莉闻言下意识的应了一声,等小萝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阵面红耳赤,羞恼成怒的娇骂道。最后,忍不住伤心无比的痛哭起来。

    “喂,张灵儿,你别哭啊,大不了我放你回去就是。”

    王子见到张角独女真的哭了,伤心的哭了,不由一阵手忙脚乱。

    你看看,王子多好的一个人,把人家小萝莉都欺负得伤心的哭了“真的?”

    小萝莉闻言,睁大一双扑闪扑闪的泪目,满目不信的看向王子。

    “本殿下从不说假话。”

    王子闻言,手中折扇“唰”的一下打开,语气斩钉截铁的说道。

    “这可你说的,不准说话不算话。”

    小萝莉擦干眼泪,从王子上爬起来,向后退了三步,紧紧盯着王子,口念玄诀,手中拿出一张黄色道符,一道耀眼刺目的金光迸射而出,小萝莉瞬间从王子眼前消失。

    “三弟,你怎的把那个小妖女给放跑了。”

    关羽和张飞看到马车中的张灵儿消失不见,关羽有些不满的说道。

    “大哥,没事。”

    王子摇头道:“跑了,再抓回来就是。”

    一路来到颍川,加上王子有意拖慢行程,等王子他们来到的时候,张梁、张宝被皇甫嵩、朱俊用火攻杀得打败。

    关羽和张飞按照王子的谋算,正好逮住张梁、张宝的残军一阵好杀!

    “好大的妖气!”

    王子眉头紧皱,忍不住出声低呼道。

    只见黄巾军后方,两道青色妖气直冲云霄。

    “莫非张梁、张宝是妖怪!”

    王子心中犹豫,心中决定前去会一会张梁、张宝。

    正巧这时,一队人马从西南方杀来,为首一人,手持长刀,气势如虹,宛如虎入羊群,如入无人之境,杀得黄巾军大败。

    王子心中暗想此人应当就是一代奸雄曹操!

    不过,时间紧急,王子放下去见曹操的机会,施展隐身术,向黄巾军大后方腾空飞去。

    “于吉,你琅邪一脉也算我截教道脉,为何与勾结阐教左慈,谋害我们东海三王。”

    一身鲜血的张梁,怒目瞪着一个黄衣道人,出声怒喝道。

    “哼,张梁、张宝,你们忘记封神盟约了吗?虽然,你们转世轮回,但是你们仍是妖,是妖就不能霍乱天下,如今这片大地是人族正统,岂能容你妖修作乱。”

    于吉闻言,脸色不变,冷声哼道。

    “哈哈……哈哈哈……”

    张宝闻言,突然仰天大笑,声音悲恸,出声喝道:“好一句人族正统,想当年,天皇年间,我等妖族纵横这片大地之时,人族还只是娲娘娘给我们创造出来的食物。”

    “天做孽,犹可恕,自做孽,不可活。”

    于吉闻言大怒道:“既然你们如此执迷不悟,休要怪我于吉不念旧情。”

    于吉说着,手中一道五色光华飞射而出,正是大五行幡。

    “于吉伯伯,不准伤我二叔、三叔!”

    张梁、张宝见之,满目愤怒和绝望,正欲自爆元神之时,小萝莉飞冲而出。

    “灵儿,你快退开。”

    见到小萝莉,于吉神色一阵犹豫,手中准备挥出的五行幡蓦然停在半空中。

    “不……”

    小萝莉坚决道:“天下,都是这个天下!让于吉伯伯和父亲叔叔反目成仇!这个天下又有什么好的,有什么好的,做人又有什么好的。”

    小萝莉说着满脸泪痕,满目悲愤。

    “罢了。”

    于吉见之,心下动容,收回大五行幡,对张梁、张宝二人说道:“你们回东海吧。不然,下次见之,休要再怪我于吉不念旧情。”

    于吉说着,驾驭一朵黄云远去。

    “咳咳……”

    张梁一声剧咳,吐出一口鲜血,向小萝莉出声说道:“灵儿,你快去广宗找你父亲,就说我们三兄弟一起隐退吧,回东海做我们的逍遥王去。管着天下苍生生死又如何?”

    “嗯。”

    小萝莉闻言,点头道:“二位叔叔保重。”

    小萝莉说完,口念玄诀,拿出一道黄符,化作一道金光消失不见。

    “暗处的道友可以出来了,躲躲藏藏算什么英雄好汉。”

    见到小萝莉一走,张梁、张宝二人脸色骤变,满目冰冷的对着王子藏身的地方大声怒喝道。

    第14章 董卓,真猛男也

    “呵呵。”

    王子闻言,忍不住乐了。

    感情张角三兄弟还是妖族轮回转世啊,这么说来,那张角应该是个蛟龙或者神龙。

    “在下,银河天九真人见过两位道友。”

    王子从虚空中现出身来,向张梁、张宝二人作个道稽。

    “银河天九真人?你就是抓去灵儿的那个神秘道人?”

    张宝抹去嘴角的鲜血,眼中冷电闪烁,向王子冷声问道。

    “对了一半,本殿下可不是‘道人’,而是正宗的仙人—的徒弟。”

    王子见状,一脸不为意的笑呵呵说道。说着,王子拿出了仿真版九齿钉耙。

    “你想干什么?”

    见到正宗的仙器,张梁、张宝两兄弟顿时紧张起来。因为封神一战过后,世俗界仙器已经很少见了。

    “我不想干什么?只是提前告知你们一声,灵儿本殿下娶定了。不要这么瞪着我,我不是那种始乱终弃的人。而且,不久之后,本殿下就要回天界去,灵儿跟着我没有坏处。”

    王子脸皮厚若城墙,大言不惭的向张梁、张宝兄弟二人忽悠道:“对了,忘记告诉你们一件事情,左慈那丫的无耻之极,张天公又很大可能大限将至。”

    王子说完,摆出一副得到高人的模样,踏空而去。

    “什么?”

    张梁、张宝两人闻言,面色大变。

    “骑都王天九拜见两位大人。”

    王子带着关羽和张飞向皇甫嵩、朱俊两人单膝跪道。

    皇甫嵩、朱俊两人可是牛人啊,东汉末年的名将,比日后的十八路诸侯还要牛叉,皇甫嵩更官至太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就连曹操都对皇甫嵩甚为忌惮。

    “嗯。”

    皇甫嵩见状,眯缝着两眼,微微点了一下头。显然,有些看不起王子等人,毕竟他们都是“白身”而不是出身什么名门望族。

    尤其王子更是靠“跳大神”发家,和张角的职业差不多,因此皇甫嵩心中对王子等人有真深深的防备。

    王子等了半天,不见皇甫嵩叫他起来,心中不由对皇甫嵩一阵厌恶,肚子里诽谤不已。

    “三位将军快快请起。”

    朱俊左右看了一眼,连忙给皇甫嵩使个眼色,挥手让王子三兄弟起身。

    王子三人,也不知道怎么从帅帐中出来,总而言之三人都是一肚子火。早知道直接杀向广宗,也好过受皇甫嵩、朱俊二人的鸟气。

    真是封建制度压死人。

    “哼哼,叫你们得意,不久之后,让董胖子虐死你们。”

    王子在心中坏坏的想着,翻身上马,大手一挥,向关羽和张飞二人说道:“大哥,二哥,我们去广宗杀贼。”

    “哇哇……”

    张飞闻言终于忍不住破口大骂:“他爷爷的,什么鸟人,真恨不得抽他们两鞭子泄泄气。”

    “二弟,住口。”

    冷静沉稳许多的关羽,连忙出声喝止张飞,以防祸从口出。谁让他们出身名不正言不顺的。

    连夜行路,三天之后,王子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董卓。

    董卓,真猛男也!

    只见董卓,身高一米八,约莫有三百多斤,身披土黄色的铠甲,裸露着大肚皮,手持两把虎头刀,周身黑气缭绕,正在上窜下跳和张梁、张宝、张灵儿三人战成一团。

    身法灵活至极,刀法充满霸气,丝毫不惧张梁、张梁、张灵儿三人身上的本命妖煞!

    王子感受到身边关羽和张飞两人的呼吸明显加快,眼中露出激动之色。

    而在关羽、张飞他们看不到的云层之中,一个骑鹤的灰衣道人正在和一个黄衣大汉对持。

    高手过招,比拼的就是气势。尤其是修真高手,一个不慎,就有可能形神俱灭。

    “兀那妖孽,今日本将军暂且饶你们一命,下次再见,必取尔等性命。”

    董卓心中知道以一敌三,占不了便宜,再这样僵持下去,再见有可能阴沟里翻船,于是董卓猛然大喝一声,肥大的身子向张灵儿飞撞而去,张灵儿条件反射般的向一旁避开,董卓抓住机会,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而且在逃跑途中,董卓走的“之”字形,不时回头看看,更是满心紧张的戒备着王子三人那个方向。

    得,王子见状,差点没有喷出血来。

    名人是见到了,可是没有机会拉上关系啊。感情,王子三人他们白跑了一趟。

    这时,“轰!”

    的一声巨响。

    天地骤变,黑云遮天。

    雷鸣电闪间,一声悲鸣由左慈身下的仙鹤发出,而且张角的也紧跟着从云头上落了下来。

    “父亲!”

    “大哥。”

    张灵儿三人见状,顿时变色大变,天空下起了倾盆大雨,张角倒在血泊之中,面色苍白如纸。

    第15章 张角身死

    “灵儿……”

    张角泪眼浑浊,目光呆滞的望着张灵儿,右手伸向前方,想要抓住什么,却什么都没有抓住。

    一代神棍就此西去,死不瞑目。

    “父亲……”

    “大哥……”

    张灵儿三人见到张角西去,忍不住放声悲哭。

    “我要为大哥报仇!”

    张宝留着血泪,咬牙切齿的说道。

    接着张宝自爆肉身,一条黑色蛟龙破体而出,迎风一变,身化百丈,翻云覆雨,兴风作浪,实乃是大大的恶龙是也!

    两军撕杀,官军大败。

    王子领着张飞、关羽二人快速后退。

    发疯的狗还咬人呢,更何况是发狂的蛟龙。

    “二哥。”

    张梁见到张宝发狂,惊呼一声,更加悲痛万分。

    “二叔!不要啊。”张灵儿见到张宝舍去肉身,脸色雪白,美目含泪,泣不成声。

    “还我哥哥命来。”

    张宝一声怒吼,大口一张,千余人不分敌我尽皆被张宝一口吞下,吃了血食,张宝实力顿时大增,隐隐约约间东海方向,一道黄光冲天而起,近来一看,乃是张宝蛟龙本体。

    张宝回归本体,实力暴增十倍,龙体暴涨到八百丈,大嘴一张,五千余人被张宝一口吞下,同时万丈巨浪凌空而下,张宝竟然动用东海之水,水淹广宗。

    “妖孽敢尔?”

    受了重伤的左慈和于吉一道而回,同来的还有三个道人,他们各个面色大变,双目喷火。

    于吉大五行幡抬手打入虚空,化作万丈大小,五彩光华迸射而出,形成一个巨大的光照,死死拖住张宝引来的东海之水。

    “移山倒海!”

    左慈面色涨红,怒喝一声,抬手向高天一指,运用大神通,把东海之水移回去。

    余外三个道人,则是手持飞剑,脚踩祥云,向张宝杀去。

    “嚯!”

    人龙大战,天崩地裂,看得王子倒抽凉气,心中一阵发寒,原来以前自己太高估自己,小看天下英雄。

    在于吉他们围攻张宝的时候,张梁一记手刀打晕张灵儿,偷偷溜走。

    而在怒海巨浪之中,一个身披土黄色铠甲,露着大肚皮,手持两把大刀,周身黑气缭绕,凌空踏浪,飞挪腾移,连连狂吼,一边暗中偷袭张宝,一边采集黑色龙血。

    看得王子极其不齿,董卓无耻起来真没谱。

    这一场大战,不用说也知道结果。

    王子当然也要出手,如此机会,不多积点功德,那才没天理了呢。

    得,一场人龙大战,董卓得了龙血等物,王子得了莫大功德,两人看来都是喜欢发“战争财”啊!

    此一战过后,东汉政权更加风雨飘摇。

    战后朝廷加皇甫嵩为车骑将军,领冀州牧。皇甫嵩又表奏卢植有功无罪,朝廷复卢植原官。曹操亦以有功,除济南相,即日将班师赴任。

    这一切的一切和历史没有发生多大变化。→文·冇·人·冇·书·冇·屋←

    王子通过送礼送钱,和十常侍张让、赵忠、封谞、段珪、曹节、侯览、蹇硕、程旷、夏惲、郭胜拉上关系,尤其王子积极巴结张让。

    为啥?一,张让乃是十常侍之首,就连汉灵帝都称呼其为“阿父”二,张让乃是何皇后、大将军何进一派。想要进宫和何皇后做些什么,必须要拉拢张让。

    三,何皇后的儿子汉少帝刘辩丫的就是一个昏庸无能之辈,想要“挟天子以令诸侯”当然要内交张让。至于那很有才能胆识末代皇帝刘协,王子已经决定找个机会把他给除去。

    俗话说,浑水好摸鱼。王子本来就不是一个好人,东汉越乱当然对他越有利。虽然说,王子对于当皇帝的也不是很强大,但是弄个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出来,王子还是很渴望的,嘿嘿。

    回到天下山庄,王子自然要先见一见母亲东方艳,两人聊聊家常。

    聊着聊着自然聊进被窝里去了。

    对于王子的“恋母”情节,东方艳也察觉出来,只是东方艳守寡多年,心中自然对异性有点渴望,对王子也并不是很排斥,而且有些隐隐窃喜。

    王子也郁闷不已,老是无法突破最后一层,都愿那个狗屁誓言,要把“处男身”留给东方艳。

    搞得王子身边的可爱美少女奴婢女多,只能看着吃不着。

    尤其刘备的老婆郭襄,越来约有女人味儿,打扮得花枝招展,一点也不像是个奴婢,反倒像是个嫁入豪门的贵妇。

    对于尤爱人妻的王子来说,这不得不是一个莫大刺激!

    而且郭襄心中也隐隐约约猜出了王子对自己的不良企图,反而默认了,准备逆来顺受,有时有意无意的看向王子时,眉目含情,春情萌动。

    天哪!

    真是受不了啦!

    三个月后,朝廷诏书下来了,册封王子为骠骑将军、护国天师。当然,有名无权。

    关羽、张飞跟着王子升官发财,册封为校尉,到京述职,可能去给皇帝看大门,掌管城防军。

    要是没有点实权,王子送了那么多好酒好烟,还不去找张让和何进拼命啊。

    用王子自己的话说就是,咱有钱,相当的有钱。

    此去京都洛阳王子的马用十六匹拉,而且还是十六匹汗血宝马改良版,吃过仙丹,那是大大的通灵。

    去京城不能带太多人,三千血龙卫留下两千五。

    为啥?朝廷某些人害怕啊。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王子去京城又不是去打仗,五百血龙卫士加上两个战神,足够自保。若是惹急了王子,大不了放几个导弹就是。

    而且王子又被册封为护国天师,乃是国师啊。其荣誉之高,尊比帝王。

    汉灵帝再是昏庸懦弱,他也是个皇帝不是,是个皇帝自然就有一些真本事。这也是汉灵帝能够完美的走完他这一生帝王生涯的最大根本原因。

    众生皆蝼蚁,众生死活关我鸟事,难道当皇帝就一定要顾忌天下苍生死活吗?嘿嘿,不需要。

    责任,责任就是个屁!责任就是上位者更好统治下位者的一种手段。

    你还就别不信,别觉得这血淋淋的太过于现实,因为这本就是一个血淋淋的事实。

    你别看那么多穿越同人打着为天下苍生,为人民服务的口号而奋斗一生,成就千秋霸业,万世流芳。其实,那都是穿越同人们太强烈,需求太厉害,想要玩更多的女人,骑更加名贵的宝马,享受更多的奢侈生活,就需要更多的地盘,更强大的势力。

    于是乎,一些穿越者们打着打着,抢着抢着,自然而然的就统一了天下,对于老百姓又减税提高福利什么的,那只是一种怜悯。

    那一种高高在上的统治者对众人的怜悯。

    俗话说的好,封建制度压死人。

    没有到过封建世界,根本不知道封建制度的可怕。

    王子牛吧,你看看,来三国没多长时间,就当上汉朝国师了。

    你们知道王子在背后付出了多少吗?送出了多少香烟美酒来拉关系吗?

    有些东西是不能说出来的,因为那些东西只能意会不能言传。

    …。文。…;

    …。人。…;

    …。书。…;

    …。屋。…;

    …。小。…;

    …。说。…;

    …。下。…;

    …。载。…;

    …。网。…;

    第16章 唯我典韦横刀立马

    王子携家带口的离开涿郡,向京都洛阳赶来,郭襄去看了一下刘备,刘备小日子过的不错,由四个可爱小婢轮流照看着。

    生活比以前好多了。

    不管怎么说,刘备都是星君转世,加上关羽素来对刘备关心异常,关羽是个重义气的人,这些东西不需要说吧。

    虽然王子很想干掉刘备,可是王子预料到自己来三国绝对不是个巧合,迟早还是要回去的,要么回到现代,要么白日飞升。后者可能性大一点,以后上了天界,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闹的太很,大家以后的面子都不好看。

    王子对刘备这也算一种变相的补偿,变相的软禁和监视。只要刘备不给他惹什么麻烦,王子并不介意他在俗世平安度过一生。

    十六匹马儿跑得快,王子坐在车中,看着陷入熟睡中的东方艳面如春桃,不由一阵心痒难耐。

    可惜的是现在是中午时分,王子看了一眼偷偷向自己瞧来的郭襄,微微一笑道:“襄儿,过来给主人捏捏腿。”

    “是,主人。”

    见到王子投往而来的灼热有点邪恶的眼神,郭襄心跳的速度陡然加快两拍,粉脸娇红,眉目含羞,伸出一双白玉般纤纤玉手轻轻的放在王子小腿上。

    “给我用点力!”

    王子贼手快如闪电般一下抓住郭襄软弱无骨的柔荑,盯着郭襄胸前一对高峰,笑吟吟的说道。

    “主人,请放开襄儿。”

    郭襄面色绯红的羞道。

    “襄儿,主人我要是不愿放开呢。”

    王子目光灼热的盯着郭襄,坏坏的笑道。

    看到郭襄神情窘迫的样子,王子飞快在郭襄的香腮上亲了一口,惹得郭襄娇躯一阵剧颤。几个可爱小婢暗自在心中窃笑不已。

    “啧啧,襄儿,你的脸蛋儿怎么向花儿开得一样红,主人我喜欢。”

    王子目含柔情的凝望着郭襄,明目张胆的勾引刘备老婆。

    那火热的眼神顿时令郭襄心跳加速,呼吸急促,脸上滚热,大感吃不消。

    “主公,主公,前面出现一个人。”

    突然,马车停了下来,邓茂卑躬急切的声音响了起来。

    “阿茂啊,什么事情,如此慌张啊。”

    正在和郭襄的王子眉头忍不住微微一皱,神色有些不悦的道。

    邓茂是个忠诚的仆人,简直就是一个天生的仆人啊。

    使用起来,比王小虎顺手多了,而且还会狗仗人势,极其势利,王子要的就是这种会咬人的属下。

    程远志虽然有些小军事天才,加以培养,日后不难成为独挡一面的帅才,因此王子把程远志留在了涿郡,又让王小虎和张大胖、十八好汉辅助于他。

    至于黄巾贼的事情,在王子眼中就是农民起义军,没有什么好坏之分。再说,张灵儿还是王子的预备夫人,算是天下山庄的半个主人。换句话说,天下山庄和黄巾贼本来就是“一家人”嘛,王子也不担心程远志反叛,毕竟他有那个实力来对付背叛者。

    别以为王子暗中培养的“暗魔”小队都是吃素的,日后“暗魔”小队可是让三国将领闻之变色的恐怖存在。

    “主公,前面出现一个人!”

    邓茂满目着急的说道。

    “阿茂啊,什么人?”

    王子隔着窗户看了一眼邓茂一眼,声音懒洋洋的说道。

    “男人。”

    邓茂斩钉截铁的说道,见到王子脸色瞬时阴沉了下来,邓茂连忙补充道:“而且是一个真男人,竟然横刀立马,向我们打劫!”

    “噗……”

    王子闻言,道口的香茗一下子全都喷了出来。

    “问绿林草莽谁是英雄,唯我典韦横刀立马。打劫!”

    王子让郭襄打开前方的小窗,只见一个凶神恶煞,身高九尺的黑脸大汉,手持一把长刀,宛如一座铁塔般傲立在大道之上,明目张胆的向王子打劫。

    同一时刻,正在品着红酒、抽着香烟的关羽和睡眼惺忪补充睡眠的张飞从马车里探出个脑袋来。

    没有办法,本来关羽和张飞都是简朴之人,在王子的影响和说教下,也学会了享受,开始慢慢学做上流人、文明人。

    “那……那来的毛贼,胆……胆敢打劫你家爷爷张翼德。”

    张飞豹眼一瞪,一拳打碎面前的车壁,跳了下来,抓起钢矛就向那黑脸大汉冲了过去。

    “呸,来得好。今天我让你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看刀。”

    那黑脸大汉,见到同样一副凶神恶煞,相貌丑陋,面色其黑的张飞冲了过来,挥起长刀就向张飞砍去。

    “铿锵!”

    “砰砰!”≮我们备用网址:rshu。≯

    两人一交手,顿时打得天崩地裂,土木纷飞,烟尘四起。

    “起。”

    正在耍酷的王子,刚刚走下马车,就迎来一阵烟雾,眉头一皱,手中纸扇向前一指,顿时一阵狂风凭空而起,把烟雾反响吹去,看得一旁的邓茂满目崇拜。

    “三弟,那人是一个高手!”

    关羽眯缝起眼睛,向来到自己身?

    ≈ap;/spa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