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span≈ap;

    王子舌头在忙着,手也没歇息。他左手握住东方艳柔软、而弹性十足的用力揉按着,右手则在她凝脂般滑腻雪白的玲珑浮凸的上四下活动。最后,他右手落在了东方艳根部、隆起如丘包子般大小、温暖软绵绵的毛绒绒的桃花地上,右手一展开覆盖住花瓣揉摸起来。

    东方艳只觉及传来一阵阵麻痒,只痒得她芳心砰砰只跳,兴大起,只感到浑身恍如千虫万蚁在爬行噬咬似的骚痒遍体,尤其是那桃花洞穴中无比的空虚及酥痒,花蜜涓涓而流,弄得王子的手湿糊糊的。她浑身血脉贲张,热血沸腾,宛如置身于熊熊大火中,躁热不安,口干舌躁。她一口含住王子的舌头如饥似渴地亲吻起来,并如饮甘泉美汁般吞食着王子舌头上及嘴中的津液。王子被她得心跳血涌,心旌摇荡,高涨,大虫子更为硬挺,胀硬得欲爆裂开来。

    王子气喘嘘嘘地将舌头自东方艳嘴中抽出,星目直冒望着东方艳道:“娘亲,我,我要。”

    已被缠身的烧得头昏脑胀的东方艳,伦理道德此刻已在她头脑中模糊淡薄了。她白嫩的桃腮春色撩人,黑白分明水汪汪的凤眼异彩闪耀,注视着王子道:“三儿,你真的想要娘亲。”

    王子俊面涨红滚烫道:“嗯。”

    东方艳充满的媚眼柔情的望着王子,略有些羞涩地花容酡红,柔声道:“来吧,三儿。”

    王子将眼睛睁得大大的,然后凝视着东方艳的眼神,东方艳一边温柔的点头,一边则轻轻的握住王子的手。兴奋得全身发抖的王子,紧握住娘亲的手,他低下头色的眼神,散发出的光彩,把个东方艳本已娇红的粉脸羞得宛如醉酒一般娇艳迷人。

    东方艳那完美无瑕充满成熟少妇风韵的,宛如熟透了的水蜜桃,姣美艳绝人寰的颜貌、朱唇粉颈,的,及圆润的,肥瘦适中,恰到好处晶莹如玉肤如凝脂的,傲人的三围足以比美任何美女,是任何男人看了都会怦然心动。

    王子星目渐渐地下移,凝视着东方艳那让他充满遐想和的隐密。他呼吸显得相当激烈,心儿剧烈地跳动,挺起又粗又壮又长又烫的虫子,向东方艳的桃花地钻去。东方艳看着儿子粗壮得超越成年男子鲜红的大虫子扑来,她的心脏就怦怦的跳动著,很是兴奋。

    由于王子太过于激动,他如盲人骑马挺着粗壮的大虫子在东方艳芳草萋萋鹦鹉洲上乱冲。他冲了几次都未能入洞,不是钻在花阜上方,就是过玉洞口而不入。硬实滚烫的大虫头直撞得东方艳花阜隐隐生疼,但疼中尤感花阜及玉洞骚痒更为厉害,弄得东方艳兴高涨,攻心。王子此刻是焚身,愈插不进愈急也就更为用力,大虫子更为胀硬。他急得俊颜赤红,额头青筋直冒,气息急促地用力钻着。

    东方艳柔润的纤纤玉手一伸,握住在自己花阜上乱撞的大虫子,媚眼含春一看王子,娇靥羞红,娇声道:“傻孩子,还说要娘亲,连地方都找不到。”

    她将王子暴涨灼热的大虫子,牵引到自己春潮泛滥的玉洞口,想到自己亲生儿子的大虫子,即将钻入自己玉洞中来,自己将和心爱的儿子合为一体。

    她心儿狂跳,热血涌动,亢奋,却又有些羞赧,她颤声道:“娘亲的三儿,来吧,就是这!”

    说完东方艳松开手,羞怯地闭上秋水盈盈的的媚眼,白腻的玉靥更为羞红,宛如三月桃花绽开。此刻,母子俩伦理道德的围墙已彻底崩溃,心中唯剩下缠绵的。

    王子闭上眼睛,慢慢地前进,要将大虫子穿入娘亲的体内。一阵酥软的暴风袭来,王子有点晕眩。他往后一挺,发现自己的大虫子正抵住娘亲鲜红的山岭沟壑上,漾着异样光泽的大虫头,抵住她稍稍突起恍如红宝石般的秘点上,肥厚柔软的大花瓣夹着大虫头。于是王子又调整一下位子,依旧用虫头去顶,没进。王子再度用大虫头抵玉洞口两片绯红柔嫩的小花瓣的中央,开始施力。

    两片绯红柔嫩的小花瓣慢慢被硕壮滚圆的大虫头挤开,王可以看见中央被肌肉围住的玉洞,随着他的侵入,逐渐扩大进入玉洞小半截的虫头被玉洞四壁包住。当王子正陶醉在这将进不进、将出不出的晕眩里,又是一阵强烈的快感。看到虫头一点一点的插入娘亲的玉洞中,王子的心骤跳不已,万分激动,气息更为粗重。他感觉东方艳的玉洞好紧好小,必须要用力才能将虫头慢慢插入,终于虫头好不容易挤进东方艳的玉洞。

    东方艳只觉玉洞口随着虫头的钻入又涨又疼,尤其是当大虫子最粗壮部分—环绕在虫头四周凸起肉棱子,钻进来时这涨疼更为厉害了。她黛眉紧锁,平滑如玉的额头皱起道:“啊……三儿轻点…………慢慢来……”

    东方艳玉洞本来就紧小,又从未被王子如此大虫子的钻过,加之近六年没有经过了,这玉洞自是紧小得不亚于处女。若非经过事先母子俩的亲热,这玉洞已充分被花蜜湿润,变得湿滑滑的,王子还不一定钻得进来。然而纵是如此,东方艳尤感到有些疼通,她紧张得纤手抓住床单,屏息住呼吸。

    王子感到那温暖湿滑的玉洞中的柔软,将虫头包裹得一阵酥麻麻,一股前所未有无法言喻的快感只透心头,甚为舒爽令他只想一插到底。但是他看见东方艳的疼像,加之东方艳的叮嘱,他于是紧咬牙齿,强忍住心中的,挺起超越常人的大虫子,向东方艳玉洞深处钻入。他感觉娘亲的玉洞中,似有一股吸引力,将自己的大虫子直向里吸。

    王子一路缓缓钻来,直将东方艳桃花玉洞中紧闭的柔嫩四壁撑开。东方艳只觉那烫如火碳、坚硬似铁的大虫子,渐渐地将自己空虚、酥痒的玉洞填满。东方艳喃喃低声道:“对,大虫子就是这样,慢慢的。”

    当大虫子全根尽入,大虫头抵压在玉洞底部的肉蕊上。东方艳如释重负“啊”地舒了口兰麝之气,原本紧锁的黛眉、额头舒展开来,松开了抓住床单的手。

    王子感觉钻在娘亲玉洞中的大虫子,被湿滑滑的、热乎乎的、软绵绵的嫩肉,整个地缠包住非常舒适,妙不可言。这种舒爽劲,使他犹将已全根尽入、抵达玉洞最深处的大虫子向玉洞中用力一钻,母子俩的已紧贴在一起无丝毫空隙。

    东方艳深处一疼,她新月眉一皱起,含水双眸疑惑地看着王子,娇吟道:“嗯……三儿……你怎么还……”

    而王子感觉虫头撞在了一团软肉上,心知已无路可前进,这才做罢。东方艳感觉王子又粗又壮、又长又烫的虫子,将自己玉洞塞得满满的、饱饱的、胀胀的,没有一处没被贴到,虽然饱胀中微微生疼,但是却感到无比的充实和胀满。

    第28章 缠绵

    王子刚挺起大虫子抽动几下,只觉那玉洞四壁柔软胜棉,暖暖的、湿滑滑的磨擦得虫头痒酥酥的,一股荡魂蚀骨,让人神魂颠倒强烈的刺激,立时从大虫子袭上心头,溢入脑中,那是一种突如其来,对初次禁忌欢好王子来说是无法防备的刺激,短暂而强烈。只爽得王子口大张,急促地呼吸,大虫子在东方艳玉洞中颤抖起来,就欲出来了,情急之下王子赶紧补抽几次。

    东方艳也感觉到王子就要泄身了,她皓白的玉臂立紧紧抱住王子道:“三儿……忍住……别那么快……别那么快……”

    她很温柔地纠正王子的错误。

    王子颤声道:“啊……娘亲……忍不住……糟糕……”

    他一股不可抑制地自大虫子中喷射出来,全部喷射在东方艳荒疏已久的玉洞中,东方艳的玉洞如旱天逢甘露,将儿子的全然容纳。

    东方艳挺起身,靠到王子的旁边,怜爱地亲吻他脸颊一下,用她甜的令人沉醉的嗓音,轻轻地对王子道:“傻孩子,没关系,第一次都是这样的,以后就不会了。”

    东方艳端着王子的下巴,樱唇很温柔地亲着王子的脸。

    东方艳好似浑然忘记王子刚刚从郭襄那里过来。

    东方艳温软嫩滑的纤纤玉手产,握住大虫子轻轻地抚摸,王子只觉大虫子被抚摸得麻痒不已,心跳血涌,欲念横生,大虫子倏地又变得又粗又壮、又长又烫了,雄纠纠的竖立起来。东方艳娇声道:“三儿,你看娘亲没骗你吧,你这又硬起来了,快来,娘亲这痒死了。”

    她娇躯一倒,仰卧于床上,白腻修长的秀腿向俩边张开,妙态毕呈,春人。

    王子看见自己大虫子这么快又硬起来了,遂将大虫子对正东方艳那桃花玉洞,用力一插,只闻“噗滋”一声,粗壮的大虫子已一插到底。东方艳“哎哟”大声娇唤出一声,只觉玉洞恍如破身似的,火辣辣的撕裂般的疼,痛得她娇躯一下子挺起紧紧地抱住王子,柳叶眉颦蹙,额头都渗满了细密的汗珠,连声娇道:“好痛,轻点,你这小坏蛋,你把娘亲弄得好痛。”

    王子连忙停住大虫子的挺动,东方艳休息了一会,待疼痛稍解,她看见王子强忍的样,心中万分不忍,温柔地宽慰他道:“三儿,娘亲已经没事了,娘亲的下面好痒喔,三儿,快用你粗壮的大虫子给娘亲止痒吧。”

    王子鼓起勇气,再度挥戈前进。他再入这神仙玉洞,感觉玉洞里热乎乎的,四周的柔软娇嫩紧紧得刮着大虫子,令他进出间畅快无比,大感舒爽,十分兴奋地全力动作起来。东方艳俏丽娇腻的玉颊红霞弥漫,晨星般亮丽的媚眼紧闭,羞态醉人。

    王子见了心神一荡,从未见过娘亲如此迷人,他大虫子一硬,腾升,意乱神迷地挺起硬若铁杵的大虫子,在东方艳艳温暖湿润的玉洞中狂干不已。王子屁股一高一底地挺动,大虫子在玉洞中一进一出地动作。东方艳只觉这大虫子钻入钻出之际,玉洞中的每一部分都磨擦到了,而王子也感到大虫子及虫头,整个地被东方艳玉洞中的柔嫩娇软抚弄着。一阵阵飘飘欲仙的快感,宛如海浪般一波接一波地袭上心头,扩散到四肢百骸。

    东方艳是郁积多年的今夜得以渲泻,自是尽情享受。王子是思求好久的神仙洞此刻得到,当然恣意采弄。在阵阵快感地刺激下,王子气喘嘘嘘地抽动得愈来愈快愈来愈用力。如此一来大虫子与玉洞四壁磨擦得更为强烈,令人神魂颠倒,激动人心的快感,汹涌澎湃地一浪高过一浪,冲击着母子俩的心神。

    东方艳爽得头脑昏昏沉沉的,浑然忘我,什么伦理、道德,什么母子她早已抛弃之九霄云外,只知扭动纤腰,摇动丰臀随着大虫子的抽弄活动不已。她白嫩的芙蓉嫩颊,恍如涂了层胭脂红艳欲滴,春意盎然,花瓣似的朱唇,启张不停,吐气如兰,发出了近似低泣的娇吟声:“啊……三儿……娘亲好爽……用力……大虫子……你钻得真好……”

    王子目睹东方艳这如醉如痴的勾魂美景,荡人心魄的春呻浪吟声。他高涨,血脉贲张哪还记得东方艳是他娘亲,只知道东方艳是一个能让他获得无比快感的女人。他大虫子在东方艳玉洞中,幅度更大地奋力地狂抽猛插。

    一股接一股无比畅美的快感,纷涌向东方艳的四肢百骸,东方艳欺霜塞雪的娇颜红霞弥漫,媚态横生,春意盎然,美眸眯着,红唇启张急促地喘息,放浪不拘地浅呻底吟不已:“啊……喔……三儿……娘亲爽死了……没想到我的三儿……如此会弄……”

    她白净肥腻的粉臀频频起伏,盈盈一握的纤腰扭动得更为厉害。

    王子也是浑身通畅,无比舒爽。他听了东方艳这话倍受鼓舞,更为亢奋,他挥舞着大虫子在东方艳玉洞中又翻又搅,又顶又磨,恣意而为。他将东方艳送上了一个又一个的巅峰。就在东方艳将要达到最后的时,王子突然停了下来。东方艳妙目一睁,饥渴地望着王子,樱唇喷火地颤声道:“……三儿……你……你怎么……停下来了……”

    王子气喘道:“娘亲……我……我要射了……”

    东方艳眉目间荡意隐现,浪声道:“不要停……娘亲也要泄了……三儿你……只管射出来……射在娘的身体内……射进娘的玉洞里……快……”

    王子听了这放荡地话语,刺激得他极力抽动。方才几下,东方艳粉妆玉琢的忽地一僵硬,编贝皓齿咬住红唇,雪藕般圆润的玉臂,紧紧地缠抱着王子,神性玉洞一收缩,她的玉洞本就紧小,再这一收缩,恍如要将王子的大虫子夹断似的,紧紧地纠缠包裹住大虫子。

    紧接着,她芳口一张,“啊”低长地高吟出声,神仙玉洞一松,自身体深处涌出一股如膏似脂,浓稠无比的蜜汁,浇灌在虫头上,一软,浑身娇柔无力地躺在床上,娇靥浮现出愉悦、满足的笑容,她畅快地泄身了。

    王子本来就大虫子酥痒难当,现在虫头再被那温热的蜜汁一烫,只弄得痒酥酥的直钻心头。他心儿痒得直发颤,俊脸涨红,急促地喘息着几下后,大虫子在东方艳玉洞中急剧地收缩,一股滚烫浓烈的,强有力地喷射在东方艳柔嫩温软的玉洞四壁的柔软娇嫩上。滚烫的,灼烫得东方艳娇躯直颤栗,娇躯轻飘飘恍如攀上云层顶端。她俏眸微启,樱桃小嘴“啊”、“啊”地舒爽甜美地娇吟。

    而王子感到一刹那之间,全身好似爆炸了一样,粉身碎骨不知飘向何方,他身体全力地向前一扑,倒在了东方艳软玉温香的上,东方艳拿过一旁金黄的绒毯盖在自己和王子身上,亮丽的美眸,柔情无限地凝视着王子道:“三儿,爽吗?”

    王子陶醉地道:“娘亲,真好,好爽,想不到和你缠绵如此的美妙。”

    东方艳道:“三儿,娘亲问你一件事,你要如实地回答。”

    王子手揉按着东方艳丰隆柔滑的,道:“什么事,你问吧。”

    东方艳被他弄得痒痒的,她扭动娇躯,娇声道:“三儿,不要玩了,弄得娘亲好痒,开始玩了那么久,还没够啊。”

    王子嘻笑道:“娘的这么好,我永远也玩不厌。”

    说着,他犹爱不释手地玩弄着。

    东方艳见他赞美自己的,芳心甜甜的,她软言温语道:“那你等娘亲问了事,再玩,好吗?”

    王子停下道:“你问吧。”

    东方艳面容一整,认真地问道:“三儿,你爱娘吗?”

    王子一听是这个问题,他不再嘻笑,郑重地道:“当然爱,在我心目中娘亲你是我最爱女人。那娘亲,你爱我吗?”

    东方艳柔情满腔,春水般澄澈,波光粼粼的杏眼,蕴含着浓腻得化不开的情意,望着他道:“三儿,娘亲也爱你”王子闻言欣喜若狂,他狂乱的吻向东方艳,而东方艳也热情的回应他的吻,最后母子俩的嘴唇舌头又纠缠在了一起。情意融融地舔舐亲吻着对方的舌头,津津有味地吐食着对方舌上和嘴中的津液。王子心中再起,大虫子膨胀起来变得又粗又壮、又长又烫、一颤一抖地抵压在东方艳肥腻多肉的花阜上。弄得东方艳荡漾,兴又升,肥臀在下难耐地转动。

    王子急喘着气,星目直瞪着东方艳道:“娘亲……我……我要……”

    东方艳媚眼流春,玉颊霞烧,媚声道:“三儿,你要,就进来呀,不过,可要轻轻地,重了娘亲会疼的。”

    其实她不说,王子也知道要轻轻地,因为上次东方艳的疼状他犹铭记在心。

    王子挺起虫眼怒张的大虫子,向东方艳桃源玉洞缓缓钻入,他边钻入边关切地问道:“娘亲,这样,不疼吧。”

    东方艳秀目情意绵绵地望着王子,柔声道:“嗯,乖三儿,就是这样,慢慢地来。”

    王子感觉娘亲的玉洞湿滑滑的一路插来很是顺畅,加之连插了俩次,东方艳比刚开始要适应王子粗壮得的大虫子了。一会儿王子就在东方艳毫无痛感的情况下,将大虫子全根插入。王子并没有立即开始动作,而是伏温存地问道:“娘亲,没弄疼你吧?”

    东方艳见他如此乖巧听话,心中很是高兴,她红腻的香唇亲昵地吻了下王子的嘴唇,微笑道:“娘亲一点也不疼,你弄得真好,三儿。”

    “那我动了。”

    东方艳黛眉生春,娇靥晕红地点了点头。

    王子似是仍怕东方艳会疼,他挺起大虫子在东方艳玉洞中没敢用力动作,只是微微用力地轻抽慢插着。其实他这样,哪能满足此刻缠身,酥痒遍体的东方艳的需要。东方艳感觉玉洞中愈来愈骚痒,在玉洞中抽动的大虫子,已不能像刚开始给她带来一阵阵快感了,反是愈抽骚痒愈厉害,一阵阵奇痒钻心。她现在急需王子用力地重重地抽动方可解痒。

    虽说心中及玉洞迫切的需要,可是出于女本身的羞怯,加之她又不想在儿子脑海中留下自己荡的印象,故而羞于启齿向王子提出。她摇动雪白丰腴的,以期望借助地摇动,大虫子能磨擦去玉洞中的骚痒。谁知由于王子没用力,她如此摇动,大虫子只是蜻亭点水似的,在玉洞中左右轻擦一下,不但不解痒反骚痒愈甚。

    只痒得她芳心恍如千虫万蚁在噬咬似的无比的难受,白腻的娇靥也因承受不了那骚痒而痛苦地抽搐着,玉齿咬紧得咯咯轻响,纤纤玉手在床单上急得只乱抓乱揉,修长光滑的粉腿紧紧地纠缠在一起,激烈地互相摩擦着。王子见了还以为自己又弄疼娘亲了。他立停止动作,体贴地道:“娘亲,你怎么了,是不是我将你弄疼了?”

    东方艳俏脸抽搐着道:“不……不是……”

    王子道:“那是怎么了?”

    东方艳羊脂白玉般的香腮嫣红迷人,深潭般清澈明亮的杏眼看了看王子道:“是……是……”

    王子催促道:“是什么?娘亲你快说呀。”

    心中的需要及玉洞的骚痒,让东方艳顾不得那么多了,她鼓起勇气,强抑制住心中的羞意,深邃清亮的媚眼,含羞带怯地微微睁开望着王子,声如蚊吟的轻声道:“娘亲不是疼,是玉洞中太痒了,你要用力顶才行。”

    道完此言,她明艳照人晶莹如玉的鹅蛋脸,羞红得娇艳欲滴,媚眼紧闭。

    王子自己也是大虫子麻痒无比,早就想用力抽动,只不过是顾忌着东方艳而强忍着。现在听东方艳这样一说,他马上毫无顾忌地挺起大虫子,在东方艳温暖柔嫩湿滑紧小的玉洞中横冲直撞,左冲右突地奋力抽动起来。东方艳只觉那滚烫的大虫子插去了钻心的奇痒,带来一股股飘飘欲仙的快感。尤其是那环绕在虫头四周凸起肉棱子进出玉洞时刮磨得玉洞四壁的柔软娇嫩,一股令人欲仙欲死,心神皆醉,前所未有的快感如海浪般排山倒海似的涌入心间,冲上头顶,袭遍全身。

    东方艳舒爽得玉首一仰,樱桃小嘴张开满足地“啊”、“啊”地春呻浪吟。王子也感觉娘亲玉洞中的娇嫩那么的柔软,暖和,磨擦得大虫子及虫头舒爽不已,满怀通畅,他遂更为用力地狂抽猛插起来。在王子的下,东方艳渐入佳境,迭起。她纤腰如风中柳絮急舞,丰润白腻的,频频翘起去迎合王子的动作。

    她珠圆玉润的粉腿一伸一缩地活动着,千娇百媚的玉靥娇艳如花,眉目间浪态隐现,芳口半张,娇喘吁吁放荡地着:“三儿……你插得真好……娘亲……我……我爽死了……啊……喔……就是这样……三儿……快……”

    忽然东方艳“啊”地甜美地娇吟一声,柔润的双手及莹白修长的,恍如八爪鱼似的,紧紧地纠缠着王子,玉洞内一阵急速收缩,一股火热热的蜜汁直射而出,东方艳畅快地泄身了。已射过两次的王子,此次得更为长久,他并没有随着东方艳一起泄身,大虫子仍坚硬似铁,十分兴奋地动作着。

    身心俱爽的东方艳此刻媚眼微张,唇边浅笑,俏脸含春,花蜜横流,四肢无力地瘫软在床上,任由王子去抽动。王子气喘嘘嘘地抽顶不多时,也乐极情浓,再也控制不住,一股热精如岩浆爆发,汹涌而出,滋润了东方艳那久枯的花心,一时间天地交泰,阴阳调和。

    东方艳美丽的脸上露出满足的媚笑,王子瘫软地伏在娘亲的上,她舒展玉臂,紧紧地搂着王子,抚着他的背,吻着他的唇,慈祥、和蔼、娇艳、妩媚,风情万种,仪态万千。

    王子痴痴地望着这位“便宜”娘亲,而又对自己投怀送抱,奉献的绝世佳人,不禁引起了无限的遐思绮念道:“娘亲,孩儿真是太快乐了。”

    第29章 给何皇后摸骨

    东方艳摸着王子的大虫子道:“是啊,今天娘亲也快乐极了。我的好三儿干得太好了太棒了。说实话,你今天弄得娘亲美得都要上天了,简直要把娘美死了。你真棒,真是娘的好儿子,第一次弄娘亲就这麽厉害,以后有了经验就更了不得了,说不定真的会把娘亲弄死在你这条大虫子下。不过,你以为你孝敬娘亲这一次就行了吗?你以为干这么一次娘亲就会满足了?不,不但不满足,反而因为你让娘亲尝到了甜头,娘亲会想得更厉害,你要是以为和娘亲干这一次就够了,以后不再理娘亲了,那就把娘亲害苦了。”

    “娘亲,你放心,我怎么会不理你呢?我怎么舍得?我是那么的爱你,以后就是你不让我,我也会想方设法来干你,怎么会不理你?我不会害苦你的,我会天天陪着你的。”

    “真的吗?我不让你,你就‘想方设法’来我?你能想什么方、设什么法?我要你天天陪着我什么?让你天天干我吗?你这臭小子,净想美事。”

    东方艳真有点蛮不讲理,谁让她是王子娘亲呢?王子只有提“抗议”的资格道:“娘亲,你讲不讲理呀?是你说‘不满足’,还说怕我‘只干你这一次就不再理你’,那意思不是说要让我多干你吗?现在反过来还说我‘想天天干你’、‘净想美事’,你到底让孩儿怎么办?”

    “傻三儿,娘亲是逗你玩呢,你怎么当真了?娘亲算怕你了,这么不经逗。好了好了,娘亲认错,对不起,行了吧?娘亲承认,娘亲是想多和你玩,想多让你干我,行了吧?”

    东方艳温柔地吻着王子,那红唇粉脸,那妙目媚眼,真的是妙不胜言、无处不美。

    “娘亲,你真美。”

    “傻孩子,娘亲老了,不能和年轻时候比了,娘亲已经是韶华已逝了,娘想你会嫌我老了。”

    “这么美丽的娘亲,我会永远爱你的。”

    “淘气的孩子,就怕你以后会被太多的又年轻又漂亮的女孩迷住,到那时,你就会忘了娘亲的。”

    “娘亲,你放心吧,你是这么美丽,又是这么爱我,我怎么能忘了你?我怎么忍心不爱你?何况你是我的亲生娘亲,还心甘情愿、不顾一切地和我干这种事,你在我心目中的地位永远是神圣的,永远是至高无上的,你永远是我的最爱,能和你缠绵是我的最好享受。”

    “好孩子,这样娘亲就放心了。”

    东方艳欣慰的点头道。

    “娘亲,那以后孩儿可以随时向你要吗。”

    王子闻言见状,出声问道。

    “放心吧,娘亲也想要,以后你不管什么时候想玩,娘亲一定豁出命来奉陪。”

    东方艳娇声说道。

    王子脸伏压在东方艳温软雪白的上,两人相视而笑,又甜蜜地拥吻着、着、交谈着、调笑着,王子只觉东方艳樱唇启张之际,一阵阵香馥馥如幽似兰的馨香,自她芳口和琼鼻呼出,喷在脸上痒酥酥的,热乎乎的,且直沁心扉,让人意乱神迷,加之看见东方艳千娇百媚令人沉醉的娇羞之态,这些刺激起他的,王子兴顿起,热血沸腾,直向涌去。

    他在东方艳温软湿润的玉洞中的大虫子刹时愈加,变得更为硬实粗壮灼热。东方艳感觉体内一胀一热,她没想到王子这么快又再次硬了起来,她含水双眸又惊又喜地望着王子道:“三儿,你怎么又……”

    王子挺起粗壮的大虫子开始抽动,笑笑不语,大虫子用力向桃花玉洞深处一插。东方艳“喔”地娇吟一声,母子俩又陷入了的中。这一次,俩男女比前两次加起来还弄得久。当母子俩畅快地双双泄了身,疲倦地情意缠绵地互拥着进入了梦乡时,已经是三更了。

    “张总管,皇后找我有什么事情,有没有说?”

    王子看向张让,满脸疑惑的出声问道。

    “天师大人,皇后没有说,只是让你去御花园一趟。好了,我就不送了。”

    张让停下脚步,向王子恭声说道。

    “嗯。?

    ≈ap;/spa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