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span≈ap;

    王子看向张让,满脸疑惑的出声问道。

    “天师大人,皇后没有说,只是让你去御花园一趟。好了,我就不送了。”

    张让停下脚步,向王子恭声说道。

    “嗯。”

    王子剑眉紧皱,点了一下头,向御花园中走去。

    “天师大人,快请坐。”

    依旧是昨天的地方,只不过少了汉灵帝刘宏。

    “天九见过皇后大人,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王子向何皇后还礼过后,小心翼翼的坐在椅子上。

    而何皇后则是睁大一双妙目盯着王子看个不停。

    “皇后大人,不知道您今天找贫道所为何事?”

    王子心情非常不爽,本来准备白天彻底征服东方艳的,没有想到好事儿让何皇后给搅黄了。

    “天师大人,请喝酒。”

    何皇后闻言回过神来,连忙给王子斟酒。

    “谢谢皇后美意。”

    王子心下发狠,神念大手再度攀摸向何皇后的玉足。

    何皇后娇躯一颤,快速坐回椅子上,眼底一丝精芒飞闪而过。

    “天师大人,不知你昨日去太后那里,都聊了些什么呀。”

    何皇后摆出一副随意的样子,出声问道。

    王子端起酒杯,神念大手加快进度,向何皇后的桃花玉洞内搅动探索起来,何皇后心头一颤,顿时被王子骚扰得整颗心都快酥软了起来,美目中现出一丝春意,晕红爬上何皇后的粉颊。

    不过何皇后在极度忍耐着从下面传来的强烈快感,不让自己身体摇动起来,一只纤白的小手紧紧捂住自己的小嘴,好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另一只纤白的小手按住自己的小腹,脸上的表情极为尴尬。

    “皇后大人,你的脸色怎么了?”

    王子心中冷笑,仰首一饮而尽杯中美酒,向何皇后明知故问的说道。

    “没……没事,嗯啊……”

    何皇后摇头答道,突然娇躯猛得一颤,张口忍不住的娇呼出声来。

    “皇后大人,你的脸怎么这么红?你的额头怎么这么的烫!是不是真的没有事情啊!”

    王子暗笑道。

    看到王子那邪恶的眼神,何皇后心中冷冷一笑,终于肯定了昨天的事情是眼前这个虚伪的“王天师”干的好事儿。

    “只是有些肚子疼。”

    何皇后面色潮红的娇道:“天师大人,还没有告诉本宫昨天你都和太后说了些什么?”

    “还挺能装的嘛!”

    王子暗骂一声,神念大手更加猛烈的在何皇后的玉洞深处大力搅动,探索,挖出一道道晶莹的清泉,清泉沿着何皇后玉洞四周的缝隙,顺着王子神念大手的手指慢慢流淌了出来。

    “啊……”

    何皇后的娇躯突然再次颤抖了起来,小嘴中不自觉的呼出声来。

    被王子的神念大手这么狂猛的搞下来,何皇后整个人都酥麻透了。而且在王子加大力度的一阵强猛攻击下,何皇后再也忍受不住,身体内一阵,一股热腾腾的花蜜从体内喷涌而出,向身体外冲去,嘴里不自觉的叫出声来。

    “晕死,这也太快了点吧!”

    王子在心中惊叹一声,没有想到何皇后这么小妖精这么快就了。

    娇吟一出,何皇后整个身体都酥软趴在了桌子之上,将脸埋了下去,何皇后的已经湿透,粘稠的蜜汁把的垫裤连同根部都给淋湿了。甚至还有几滴顽皮的液体顺着的她光滑的向下流去。

    而何皇后此时除了紧紧并拢双腿,什么也做不了,心里都快恨死啦:“哼,好你个伪君子贼,想必昨天你早已经和那个董狐媚子达成了什么秘密交易了吧。”

    “天师大人,听说你们道宗一门摸骨医术,能够摸出人的病因,如此,本宫麻烦一下天师大人为本宫摸骨。”

    何皇后从御桌上起身,媚眼如丝的望向王子,直接开口引诱道。

    “这个,摸骨贫道倒是会,只是这有点……”

    王子闻言心头一跳,脸上假装为难道。

    “没事,是本宫准许你摸骨的。”

    何皇后声音发嗲的说道。

    “既然如此,贫道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王子闻言,起身来到何皇后身后。

    王子的大手轻轻的放在何皇后香肩上的一瞬间,何皇后心头微微一颤,那张绝美的脸庞又涨红三分。心里开始扑通扑通的跳了起来,甚至有些欣喜还有一丝羞怯。

    王子没有想到何皇后如此浪骚,摆明了是勾引自己,很是欠干!

    王子也不客气,两手开始在何皇后的身子上面游走起来,手指挑动,勾开何皇后的衣带,摸入何皇后的衣服内,在何皇后光滑如玉的平坦小腹上抚摸几下,再向上抚摸而去,摸到何皇后胸口的时候,停留一会儿,又再下一次向下摸去,滑回小腹。在何皇后两只酥酸的上,来回抚弄个不停,只是一直没有爬到胸口上去摸。

    面对王子富有技巧的,何皇后美目紧闭,娇喘不断,仰靠在王子的怀中,随着王子两手每一次拂动,何皇后的娇躯都会一阵剧烈的抖颤,又酥软了三分,何皇后紧咬牙关,强忍着体内传来阵阵强烈的快感,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何皇后的身体反应越来越明显,因为王子两手还没有抚摸过何皇后的,何皇后的就已经变得鼓胀起来,怒突着绷在胸前的衣服上,似乎随时都可能蹦跳出来。尤其是何皇后腿间的桃花地在王子大手强猛攻击下,不住的向外流淌出晶莹的蜜汁,何皇后紧紧并拢的双腿也越来越无力。一对高耸的在的强烈快感刺激下,变得更加鼓胀。

    王子终于摸上何皇后高耸紧绷的,好软好大好胀,何皇后的呼吸顿时急促起来,王子也兴奋无比的在何皇后硕大的近乎粗暴的猛力搓揉起来,直摸得何皇后丢盔弃甲,狼狈逃窜,神仙玉洞里的晶莹蜜汁不住往往喷薄而出。

    何皇后口中更是忍不住发出一声声急促的“嗯嗯啊啊”的浪吟声。

    “啊!”

    何皇后终于忍不住张口发出一身高亢的娇吟,娇躯一阵剧烈的颤抖,脸上红潮阵阵,何皇后娇羞无比的看向王子,春意盎然的美目中浮现讥讽的笑意。看得王子心中发虚,额头冒汗,不知道是那里出了问题。

    “好爽哦!本宫好久没这么爽过了。天师大人,刚才摸的本宫爽不爽呀!咯咯……”

    何皇后一双粉臂向外张开,伸了个大大懒腰,娇靥绯红,满脸晕红的回头看向王子娇声媚道。

    /文/“你,你不是情动了吗?”

    /人/王子满脸意外的出声问道。

    /书/“本宫本来就情动了呀!但是,情动不代表本宫神智迷失!”

    /屋/何皇后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和凌乱的头发,一边对王子抛着勾魂的媚眼娇声说道。

    “那你怎么明知道我在占你便宜,你还不阻止我。”

    王子更加疑惑了。

    “为什么要阻止呢?你摸的不是挺爽的吗?你爽我也爽呀!大家各取所需,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呀!再说,让你看得着吃不着才叫过瘾呢?你们男人啊,没一个好东西!”

    何皇后异常大方,一脸无所谓的对王子说道。说出的话几欲令王子抓狂,崩溃。

    “天师大人,是不是又想摸本宫啦!想摸你就来嘛!本宫让你好好爽上一番好不好呀!咯咯。”

    何皇后看着王子吃瘪的样子,顿时忍不住出声娇笑起来,把自己高耸的用力前挺,式的向王子连连抛着消魂蚀骨的媚眼娇声道。

    “摸就摸,怕你啊!”

    王子咬了咬牙,狠狠的回瞪何皇后一眼,两手向何皇后胸前两团软肉粗暴的抓摸而去。

    “嗯……”

    胸前柔软被王子突然抓住,何皇后娇躯猛的一颤,随之便软化了起来,何皇后美目半闭,媚眼如丝,满脸散发出一股说不出的享受之态,口中发出令王子浴血沸腾的娇吟之声。

    “用力,再用点力,对了,就这样嘛!好爽哦!嗯……只要你帮本宫除去董狐媚子,以后本宫全部都是你的!”

    何皇后一边娇吟着,一边向王子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这不可能!”

    王子闻言,连忙摇头说道:“你们后宫争斗的事情,我可以保证不参与,这是我的底线。”

    “难道加上本宫的身子都不能超越你的底线吗?”

    何皇后皱眉道。

    “当然。”

    王子肯定的说道。

    “我不信。”

    何皇后紧紧盯住王子,妩媚一笑道:“天下没有一个男人能够逃出我的手掌心,你也不能。你信不信,我会让你一夜之间成为阶下囚。”

    利诱不成,何皇后开始威逼。

    第30章 强暴了董太后

    王子从何皇后那里回来时,天色已晚,本来中午王子就可以回来了。

    只是何皇后似乎算计好了时间,待二人“谈判”完毕后,汉灵帝正好批阅奏章出来休息,接着王子无聊的在皇宫内和汉灵帝谈天说地一个下午。

    走着走着,王子突然心生警兆,向前飞快翻滚而去。

    紧接着“轰轰”一阵巨响。

    “是你?”

    王子回身看到被自己定住身形的“神秘人”非常意外的说道。

    “哼,正是本宫。”

    董太后下面色冰冷的说道。

    “你想杀我?”

    王子的脸色已经冷了下来。

    “你明知故问,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

    董太后冷喝道。

    “好。”

    王子冷笑一声,道:“我本来不想插手你们两人之间的事情,这一切都是你逼我干的。”

    “王天九,你……你想干什么?”

    董太后脸色骤变。

    “……三儿,唔……不要闹了……”

    内间的芙蓉帐内,东方艳娇躯酥软,正斜躺在软床的边上,娇喘吁吁,吐气如兰,她地双颊酡红,星眸微闭,白玉般的右臂羞涩地抵住了王子的胸膛,如迎似拒。

    “娘亲,我都想你一整天了,再做一次嘛!”

    王子嘴角绽出一丝邪异的微笑,无赖道。

    东方艳的左手无力地按着自己的,薄如蝉翼的丝衣下,爱子的怪手正肆意抚弄自己雪白滑嫩的,教她遍体酥麻,情难自禁。

    “昨夜时候你已经欺负人家……”

    东方艳话未说毕,忽然醒悟,顿时羞不可抑,她发力挣扎,竟脱出了王子的怀抱,仰身坐起。

    王子看着东方艳那成熟少妇的曼妙身段,少女情怀的娇嗔美态,脑海里登时浮现出昨夜时分,她在自己身下呖呖娇啼,婉转承欢的旖旎情景,他地口唇微干,心内一阵火热,身体立时起了剧烈的反应。

    东方艳美眸晶亮,感觉到爱子地异样,她斜睨看去,瞧个正着,忆起昨夜的疯狂恩爱,她的芳心一阵剧跳,又是甜蜜又是忐忑,自感酸软的身体难以承受宠爱,她一慌神,就要俯身下床。

    “娘亲!”

    王子望了望软床内侧堆作条状的锦被,嘿然诡笑,唤住东方艳,将她的衣物抛了过去道:“先把这些衣服穿上吧。”

    东方艳俏脸红艳欲滴,杏目狠瞪王子千娇百媚的一眼,然后唏唏唆唆的穿衣着裳,间中自然是少不得被王子的怪手揩油了。

    “襄儿,襄儿。”

    王子见东方艳穿戴整齐,便朝床外四望,然后非常无奈的向睡在一旁侧房内的郭襄扬声呼道。

    “主人,有什么事情吩咐。”

    面红耳赤的郭襄连忙跑进屋内恭声应道。

    “快去侍候娘亲洗澡,待会有你的奖励。”

    王子坏声笑道。

    没有办法,现在东方艳还不愿意与郭襄一起侍候王子。

    “是,主人。”

    郭襄恭声应道,而且她在隔壁侧房内根本一直都没有睡着。

    当东方艳美妙的身影逐渐远去,王子嘿然一笑,迫不及待地便迅速坐起,他伸手过去,将软床内侧的锦被猛地拉开,甩到了旁边。

    松绵的锦垫上,董太后正笔直地躺在软榻内侧,她的衣裳凌乱,云鬓蓬松,那张美绝人寰的俏脸已经涨得通红,一双秋水般的明眸,仿佛射出火来一般,正愤怒地瞪视着王子那张“可恶”的笑脸。

    王子俯视着董太后的绝世娇颜,邪声的轻笑道:“太后大人,你对刚才发生的事情可有什么奇妙的感想么?”

    董太后没有想到王子会如此大胆,竟然对自己施展定身术,两个时辰不能动,藏在床角,被王子一边与自己娘亲缠绵恩爱,一边暗地活动手脚,探进锦被内里,频频地出手她的敏感点,将她刺激得娇体艳红,喘气急促。

    “王天九……你……你竟然做出天理难容的事情!你简直就是个畜生!”

    董太后面色数变,破口大骂道。

    董太后虽然是在骂人,但声音却宛如黄鹂新啼,竟是说不尽的清脆悦耳,温婉撩人,王子听在耳里,简直如闻仙乐一般,他眯着双眼,一副心旷神怡的模样,嘿然笑道:“继续,继续。”

    董太后瞧见王子的疲懒神情,脸上现出微微错愕的神色,但顿即便气得心中发苦,她自修道有成,便和何皇后后宫争斗,惊险跌宕亦曾有之,但如眼前这般,她只能束手无策,狼狈不堪的静待命运安排的,却是平生第一遭。

    “太后啊,呵呵。”

    王子眉宇微耸,似是想到甚么有趣之事,他俯身躺在董太后的身旁,双眼紧紧地盯着她那秀美绝伦的粉脸,笑声说道:“你杀我一次,又知道我最大的秘密,请告诉我一个怎么不杀你的理由。或者,你我两人之间拥有一个绝大的秘密!”

    “你……你休想!”

    董太后闻言面色微怔,但转瞬便明白过来王子话中的意思,恨恨地斥道。

    “我就想了你又能怎么办?”

    王子看着董太后那微沁汗珠的腻滑宽额,那晶莹嫩滑地香腮,还有那鲜果一般的柔嫩红唇,心头顿时一阵火撩般的燥热,冷笑一声,王子的微微地颤抖,慢慢而坚定地伸头过去,然后猛地吻印那两片芬芳唇瓣。

    董太后的一双美眸刹那间瞪得圆圆,她只及发出咿唔一声,整张樱桃小嘴便被王子封实,感觉到王子地舌头灵蛇般的撬着自己地牙齿,急欲侵伸入来,她羞愤难已,忙即死死地咬紧牙关,寸土必守。

    王子毫无气馁之意,他立即翻身将董太后覆压在身下,一条粗糙的大舌头继续侵略大业,而空闲的双手却仿佛常春藤般的,由下而上地攀缘蔓延,在她那柔软的娇躯上轻柔地探索抚摩,并随手送出了数道强烈地刺激她的敏感点的玄龙真气。

    要知道《玄龙御女诀》乃是天蓬元帅所创,虽然不能媲美《御女心经》也是一等一的御女神功,玄龙真气自然威力不同凡响。

    当王子的那双大手徐徐地卸去董太后上身的单薄缎袍,只余下一袭素色亵衣的时候,董太后的娇躯已经绷得僵直,随着已经变得更加急促的呼吸,她那鼓凸的正在急剧地起伏,教人难移目光。

    王子的鼻息亦是变得炽烈而粗重,他喉咙深处发出一声雄狮般的嘶吼,一双大手猝然发劲,粗暴地撕去那袭阻挡他的灼热目光的丝织亵衣,在那两只雪白的玉兔跳将起来的一刹那,他的双手却犹如闪电划空,一把就将它们紧紧牢牢地掌握在微微地颤抖的指间。

    无知觉的,王子先前的禁制已经悄然失效,此时,董太后的一双美目似是蒙上了一层若有若无的水雾,凄楚迷离,因为那数道熟悉而强烈的灼热真气的侵袭刺激,她的灵台已经渐渐沉泯,神志也只是勉强地保持着一丝清醒,当王子的十指突然撅握揉捏身体的那两个敏感点的时候,她陡觉全身窜起了似麻非麻,似酥非酥的熟悉快感,令她兴奋得禁不住地一阵颤栗。

    “咿呀……呀!”

    董太后蛇腰顶起,螓首微昂,鲜红的樱桃小嘴脱出了王子的霸道索取,同时喊出了一声难耐而又愉悦的尖叫。

    伴随着那声发泄似的尖叫娇吟,董太后也渐渐地恢复了少许的清明,她睁开凄迷的双眼,顿即瞧见王子已浑身尽赤,正如同大山般的压在自己身躯之上,而双手正要解去自己的下裳,她不由地又是一声尖叫:“放……放开……放开我!”

    王子见到董太后似乎已将自己身为修真者的身份忘得一干二净,惊慌得手足无措,只知举手推搡自己的胸膛,他心中微怔,但右手却毫无怜香惜玉之意,嗤啦数声,已如猛兽扑食般的,将她的亵裤撕成碎片,而左手亦使劲发力,稳稳地托住了她那浑圆滑嫩的香臀……

    俏脸上犹自带着疲倦而满足的莹光的董太后,慢慢地从深沉的梦境中苏醒了过来,她缓缓地睁开了凤目,两道迷茫的目光怔怔地,望着近在咫尺的俊秀无匹的脸庞,一时间,她的脑海里变得一片空白,似乎已经忘却了那悠远的记忆。

    董太后脑海里一阵晕眩,霎时间,刚才香艳的唇吻,激情的缠绵,疯狂的撞击。犹如春天的花木,渐渐地复苏回醒。

    “王天九,你……混蛋!”

    董太后的玉颊蓦地腾红,瞬间就似可滴出血的一般,她尖叫一声,忿怒羞愤,搭在王子雄腰上地右手迅速地举起,眼底犹疑了刹那。她银牙暗咬,一掌印向了王子的胸膛。

    “敢打本殿下,你反了天了!”

    王子见状,连忙躲开,怒喝一声,望着身无寸缕的绝代妖娆董太后,望着这具散发着无尽媚惑地曼妙,一双大手如同虎爪般的攫住纤柳腰肢,搬起那挺翘的两片雪丘,寻找那温暖、湿润的妙处。

    董太后突然感到自己的被一根灼如火炭,硬如钢铁般的异物毫无缝隙地顶住,她的神智猛地回醒,螓首低垂,正见自己着傲人的娇躯,美腿伸张,跨骑着王子地身躯,姿势无比的暧昧。

    “啊!”

    董太后尖声惊叫,双手掩面,就想起身滚向床内凌乱堆作一处的锦被,可是王子哪里容得她逃离,他死死地钳着董太后的柳腰,顺势迅速地翻过身躯,两手握紧她的香肩,牢牢地按在身下。

    董太后地一双小手徒劳地抵在王子慢慢俯压而下的身躯,眼看再次于这个强横地少年,她心中悲苦之余,是内心深处却又隐隐地感觉到,似乎在王子身躯内,竟隐藏着一种令她情不自禁地奔去的神秘气息,这股气息,教她的灵魂颤栗,温暖,哭泣,愉悦。

    “你母亲若是看见了,她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董太后感觉到那充满着爆炸力量的雄躯就要大山般的压下,珠泪盈盈地喃喃说道。

    王子此刻却也忍耐不住了,他双目微赤,低吼一声,猛然进入了董太后的身体。

    “呀……”

    董太后的身形微躬,刹那间,复而弹起,她的檀口大大地张开,发出了一声使世间男子摇魂荡魄的绵长娇吟。

    王子俯首啜吻着董太后丰盈而的雪颈,两只赤热的大手沿着那使人如痴如狂的曲线,着那柔若无骨,欺霜赛雪的蜂腰翘臀,当燥热蔓延而上,紧握住那两座柔软高耸的玉女峰的时候,董太后的粉脸已经烧得嫣红,她娇喘细细,鼻息急促,毫无瑕疵的美躯亦已开满了朵朵的桃瓣,两只嫩手正由重而轻,缓缓地捶击王子的脊背。

    随着王子大虫子越来越凶猛地挺撞,董太后那似是痛楚,又似是欢愉的娇吟也一节一节地拔高,她的双手亦渐渐地停止捶击,只过半晌,它们已搭在王子的脊背,并慢慢地曲张,压陷王子健美的肌肉……

    “三儿,刚才我好似听见了什么声音?”

    洗过澡的东方艳,清丽脱俗,穿着白色的睡衣,来到床上,美目凝望着王子,出声说道。

    “什么声音,难道是孩儿打呼噜的声音。”

    王子闻言,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

    “呸!”

    东方艳闻言,娇声呸道:“三儿,娘亲身子不舒服,你去隔壁房里看看襄儿吧。”

    “是,娘亲。”

    王子在东方艳红唇上飞快亲了两口,应了一声,光着身子去了隔壁房找刘备的老婆郭襄去了。

    第31章 春情勃发

    王子刚刚走进屋内,郭襄已经等不及了,整个热烫如火的娇躯贴了上来,双手紧紧环抱着王子脖颈用力下扳,香唇一凑,四唇相接,将舌头渡了过去。王子唔唔的发了几声,怀中彷佛抱了个火炉似的,郭襄的又热又烫,又嫩又软,整个人小鸟依人的躺在胸前,麝香阵阵身子红热,登时薰香体味藉热力上腾,钻入了王子鼻中。王子一边吻着郭襄,与她津液交流,相搅,一边闻着那诱惑力十足的女性体香,意乱情迷,身子藉势一压,整个人扑在郭襄身上。

    郭襄被王子紧压在身下,嘿的一声,硬是翻了过去,双掌按在王子双肩上,喘气呼呼地道:“主人,襄儿好……好热……襄儿……襄儿快受不了了……襄儿……襄儿要在上面……”

    郭襄一头乌黑长发后扬散开,姿态优美极了,彷佛就是一道飞瀑流溅,披泻之时,在空中云霞飘展如缎,光滑细致,乌黑油亮。王子再向郭襄看去,只见她眼波流动,似笑非笑地瞧着自己,眼神慧黠俏喜中带着狂野大胆,娇媚风情里藏着成熟,就像是一朵承接充足雨露之后的雍容玫瑰,火红而鲜艳,热情而炙烈,引动着王子身上的每一根神经隐隐跳动,又像是当令时节的成熟蜜桃,吸足了水份,涵成了养份,白中透红,充实,那么的鲜嫩多汁,引人采摘,恨不得立刻咬它一口。

    这一来,王子的立时被全面点燃,胯下大虫子随即膨胀涨大,怒峙挺立。看着郭襄低头俯首,像只发情的母豹,目光炯炯地瞧着自己,彷佛自己在刹那间成了她的猎物,她变成了世界的女王,高贵尊荣,风情万种。眼神满是性的浓冽春情,又是饥渴,又是害羞,水汪汪地洒出重重情网,紧紧将王子缚住,王子只觉得此时的自己就好像是一只落入蛛网中的昆虫,被郭襄一丝又一丝的圈住,动弹不得。

    郭襄状似难过的扭摇着身子,樱桃小巧的朱唇红润鲜亮,油嫩溜滑,那么的,不时还有热气吞吐,看的王子大虫子。郭襄则等不及了,全身因发热而变得淡红,微微的发散体香。插云圆滚,双手一挤,现出的深深奶沟因汗珠的湿润,而闪动着的光泽,亟需异性的慰藉。心中熊熊,阵阵热气袭上心头,彷佛胸口当真就有一把大火在炽烈燃烧,不禁呼吸急促起来,又快又短,玉兔跳动起伏,更是刺激王子欲念如狂。

    郭襄身子猛然前倾,双肘按渐伏在床上的王子的头两侧,樱唇上沾了一丝乌黑长发,吐气如兰,向王子薰来。头低臀高,玲珑有致的身体勾勒出完美的曲线,状若新月,圆翘的美臀的高高挺起,修长的略略分开,双膝跪在床上,彷佛就是一只随时可以扑出猎食的花豹,那么的充满能量,蓄势待发,胸前也因下垂,看来更形肥圆可爱,不住地吻着王子的额头、脸颊。

    王子双臂抱住郭襄,手掌在她凝脂般无瑕的美背上轻轻摩娑,只觉触感柔嫩滑美,几乎是吹弹欲破,只要一碰就会碰出水来似的舒服温暖。手掌渐渐往下抚摸,划过纤细的蛮腰,圆挺的雪臀,修长的,过山丘,涉深谷,终于来到了芳草萋萋的迷人玉洞,手掌轻抚,中指将军当前锋,首先入洞一探。

    王子的手指才刚缓缓插入郭襄的温暖玉洞,便发觉那双腿之间的浅谷已经是湿润已极,花蜜泛滥成灾,只是食指指尖在那鲜红嫩唇上轻轻一划一挑,郭襄便是身子一阵扭摇,花唇鼓动,发出温黏的吸力,彷佛张开透气的蚬壳赤贝。花蜜满溢,肉唇一阵收缩,便有晶莹黏滑的犹温珠,如花瓣上的朝露般,颤巍巍地沾在郭襄的股间嫩肉上,莹莹生光。一个不小心,珠滑落,带着一条细长透明的黏丝在空中飘了飘,晃了晃,这才断成两条,一条回收飞扬,一条则掉落缠弄在王子的大虫头上。

    郭襄被王子用手指这么一挑,登时玉洞中彷佛通了电流似的麻痒酥骚,好像有几千几万只跳蚤在体内噬咬一样,想伸手去搔,偏生又全身无力,张口欲叫,却只能发出唔唔春声,只有求助于王子,不住地以桃花地迎合着王子的手指,扭摇着屁股,任王子在洞中采蜜,好解体内酥骚。满溢的花蜜则湿了王子的手掌,顺着的根部流下,变得更加。

    王子此时也快忍不住,忍耐已久的郭襄更是血行加速,体内热气蒸腾,体香被热气所激,自然变得更为浓洌,由郭襄身上的毛孔散发到空气之中,混着玉洞蜜汁直流的香,弥漫着房间,既靡,又放荡,却又热情洋溢,充满活力。

    倏地,王子将手指由郭襄的玉洞中抽出,在床单上擦了擦。郭襄本来被王子用手指服侍的正舒服,虽然不是很满足,但至少有个东西可以暂解自己的幽骚酥痒之苦,冷不妨王子突然抽出手指,穴中一阵空虚,正需要安慰的时候,王子却来这一招,存心吊人胃口,不禁又爱又恨,酥骚酸痒的感觉

    ≈ap;/spa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