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span≈ap;

    就在此时,大将军何进和尚书大人刘忠国来了。

    “呦,这么巧,大家都在啊。”

    何进一脸肥肉,面带虚伪微笑的出声说道。

    “见过大将军。”

    袁隗等人,勉强向何进行了一礼,一个杀猪的屠夫出身,袁家根本没有人看得起何进。

    刘忠国脸色阴沉,狠狠瞪了一眼刘媚儿,接着向袁隗、袁逢等人行礼道。

    “袁本初,你给我出来,胆敢欺负我家三弟,我张飞张翼德杀你满门!”

    紧接着张飞两眼暴瞪,手持蛇矛和关羽二人杀了进来。

    “大哥,二哥,你们都给我住手!”

    关羽和张飞自从修炼道法过后,神功大进,周身煞气冲天,旁人见之无不退避三舍。王子,脸色一沉,出声喝斥道。

    “三弟,他们没有欺负你吧。”

    张飞闻声见状,连忙冲上前来,上下仔细打量一番王子,出声关切道。

    “三弟已经是金丹大道有成,何人能伤。”

    关羽见到王子没有事情,微微一笑道:“云长见过大将军,尚书大人,太尉司空两人大人。”

    “嗯。”

    何进微微点了一下头道:“云长不用多礼。”

    “两位大人,天九告辞。大将军若有时间,可到国师府一叙。媚儿保重!”

    王子说完,带着关羽和张飞,手里拉着王谭,雄赳赳气昂昂出了袁府。

    “我原来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来是一场误会,两位大人,告辞。”

    何进见到王子走了,自己和袁家的关系也不怎么样,向袁隗袁逢两人行了一一礼,大步流星的向王子追了上去。

    临走前,王子那句“媚儿保重”让袁绍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刘忠国面如死灰,袁隗袁逢两人胡子气得上翘,袁术嘴角则是浮现出一丝诡异的微笑。

    “大将军,请。”

    王子下了马车,向何进请道。

    “国师大人,客气了。”

    何进满脸微笑的说道,心中别提有多么高兴了。

    “父亲大人,这里就是国师府中,真的好气派。”

    王谭打量着金碧辉煌、大气磅礴的国师府,满脸惊叹的出声说道。

    “谭儿,乖。阿茂,你去带着谭儿到国师府内四处转转。”

    王子给邓茂使了个眼色,道。

    “大少爷,里面请。”

    邓茂闻言,连忙满脸献媚之色的向王谭笑声说道。

    “父亲大人,孩儿去了。”

    王谭闻言见状,连忙向王子一拜,乐得王子哈哈大笑。

    “天九啊,好久没去宫里走走了吧。”

    何进放下酒杯,若有深意的看向王子,出声说道:“我那妹子昨天还给我捎信来,让我来请你去皇宫一趟。天九啊,你身为护国天师,应当多去宫里看看啊。”

    “是,大将军。”

    王子闻言,满脸严肃的说道。

    “好好。”

    何进闻言,哈哈大笑道:“如此,我何某就先回去给我那妹子回信去了。”

    说完,何进起身向王子行了一礼,转身离去,王子自然起身相送到门口。

    王子见到何进走远,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和关羽、张飞二人打了声招呼,御空去了皇宫。

    王子来到何太后寝宫,看到一个娇美少女正在不知何太后聊得什么,面色绯红,好不动人。

    “天九见过太后,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王子干咳一声,向何太后行礼道。

    “姬儿,还不快点起身拜见国师大人。”

    何小婉见到王子进来,顿时眉飞色舞,面露喜色道。

    “姬儿见过国师大人。”

    唐姬闻言见状,连忙起身给王子行礼道。

    “不敢,天九见过皇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王子闻言一愣,上下仔细打量一番唐姬,连忙换礼道。

    “国师大人,你们先聊着,我先去换下衣服。”

    何小婉向唐姬使了一个眼色,又向王子抛去一个媚眼,起身离去。

    王子见状,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不知道何太后和小碗在玩什么花招。

    “国师大人,姬儿漂亮吗?”

    殿室内的气氛顿时变得僵硬起来,脸色涨红的唐姬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

    “漂亮。”

    王子声音平淡的说道。

    “国师哥哥,我们到外面走走吧。”

    第一句话说出口,唐姬紧张的心境慢慢平复下来,口吃也伶俐了许多。

    “好啊。”

    王子声音依旧很平淡。

    见这个唐姬天真活泼,甚是可爱,又那么的漂亮,王子不由心跳加快,浮想联翩起来,王子心中一紧,回过神来,心中暗叹一声:“好厉害的媚功,差点着道了。既然你何太后你想要玩一玩,我王天九就奉陪到底。”

    唐姬回过头来,看到发呆的王子,眨巴着眼,说道:“国师哥哥,你怎么不说话啊。”

    说完,便跟着张无忌出去了。

    唐姬说着到溪边洗了洗脸,接着脱下鞋袜,将一双白净葱嫩的小脚放在水里。

    王子在一旁看呆了,尤其是看到唐姬的那双可爱的小脚,恨不得立刻捧在怀里一番。王子心中冷笑一下,竟然玩,本少奉陪到底!第一文学!想着,王子主动坐到唐姬身边,看着她调皮的用脚戏水,邪声说道:“皇后妹妹,你长得真好看,我想亲亲你如何?”

    唐姬天真无邪,见王子要亲她,便觉得也没什么,便伸出自己的脸,让王子亲自己。

    王子见她竟然如此配合,于是干脆一把将她搂进怀中,捧住她的头,便去吻她的樱桃小唇。

    唐姬怎曾料到王子会这样吻她,而且还连舌头都伸进自己的小嘴里。虽然这种吻的方式让她大吃一惊,但她也并未觉得有什么不舒服,所以也就没有做什么反抗。

    王子则是痛吻着美人,一吻过后,他手掌直伸向唐姬胸前,唐姬已跌入王子怀中。

    第56章 挑逗,少女的娇羞

    唐姬挣扎几下,不禁粉脸赫然,被王子箍的如铁桶一般。唐姬慌乱之下已无章法,抡起粉拳便擂鼓似的击打王子,娇声说道:“国师哥哥,你坏!”

    王子才不管这些呢,此时美女在怀,谁不动心?于是又将脸凑过去,吐出舌头,在王子脸上亲个不休。腾出的双手,游走于唐姬的全身。一手伸向唐姬胸前,隔衣摸唐姬胸前那对白嫩细滑的玉兔,胸前的小小樱桃,硬如小石,唐姬娇小的玉兔被抚摸得兀自跳个不停。

    王子不住捏弄,把握揉搓,另一手陈仓暗渡,直取唐姬,隔着裤子伸向肉鼓鼓,爱不释手。又再次把那嘴儿迎住唐姬,堵个正着。王子紧裹唐姬玉唇,舌头向其口中乱顶,唐姬紧咬牙关,不让其进入,王子只得在外亲咂,觉那唐姬如柔嫩光滑,甘美爽口,唐姬口中清香不时传热人王子鼻中,沁人心脾。

    唐姬被王子亲咂得哼哼唧唧,不停晃动娇躯,感觉口中被堵个严实,气也喘得不畅,王子那舌儿在唐姬口中乱冲乱撞,如撒泼的兔儿一般。过不多时,唐姬终于败阵,启开玉齿,唐姬感觉到王子那滑溜溜舌儿立即伸了进去,在口内四处探试。唐姬那甘美之香津亦流了许多进入王子口中,甚是甘甜,如那久酿之蜜儿一般,遂吞了下去。

    唐姬小嘴原不甚大,被王子的舌头伸的,就把个小小樱桃口儿塞得个满满当当。唐姬感觉那舌儿在自己口中翻飞,着力勾弄自己那舌头。唐姬待了一会,自己的舌头被王子所俘,也将自己舌尖吐在王子口里,那舌尖刚往王子口中一伸,遂被王子舌头紧紧缠住,着实吮咂,啧啧有声。直咂得唐姬面如火炽,浑身痒麻,唐姬本是处女,从没接吻拥抱,今被王子一拥一吻,浑身痒麻,毫无反抗只力,红着脸说到:“国师哥哥,不要这样,羞死人了。”

    王子道:“国师妹妹,这是一个很好玩的游戏,我会弄得你很舒服的。”

    说完,又将唐姬抱得更紧了意。唐姬从未接触过男人的身体,如今被王子紧抱,顿时有如触电,又觉阵阵酥麻,心中不禁一荡。

    王子环抱颈部的双手突然地松开,但却顺势下移,搂住了唐姬的纤腰。

    唐姬‘啊’的一声轻呼,只觉全身暖烘烘、懒洋洋的,竟是骨软筋麻,无力抗拒。王子轻柔地抚摸着她滑溜绵软的小屁股,指尖也灵活的沿着浑圆的小屁股,轻搔慢挑,上下游移唐姬只觉痒处被搔遍,舒服得简直难以言喻。她春潮上脸,禁不住轻哼了起来。

    王子见她桃腮晕红,两眼朦胧,小嘴微张,呼呼急喘,知道她已情动,便尽情加紧。他握住唐姬腰带扣子,此时唐姬只能半推半就,浑力娇弱无力,微微娇喘,任凭王子玩弄自己。

    王子开始动手解唐姬的衣服:“皇后妹妹,让我看看你的身体吧!”

    说完便将唐姬的上衣领子上的三粒钮扣全解开,使唐姬雪白的颈项一览无遗,领口的根部,可以看到唐姬如雪般微陷的沟壑。王子笑着,抓住两边的领口,一把将唐姬的上衣扯开,唐姬的上身则出现在了王子的眼前。

    那尚未发育成熟的终于展现给了王子,唐姬的上身只剩粉红色的胸衣了,而胸衣下正是令王子心跳不已的玉兔。王子把唐姬的身体扳直,仔细地欣赏着唐姬的身体。只见唐姬肩头圆润,腰部纤细,洁白的腹部平坦,身体曲线柔美,像丝缎一般的皮肤上没有一点瑕斑。白色的半截背心胸衣并不是紧身的,显得有些松垮,于是从各个角度都可以看到一部分唐姬那凸起的晶莹玉兔。胸衣又很薄,一旦贴住身体,就可以清晰地在胸衣上看到唐姬胸前的两点尖端和美妙的娇乳曲线。

    那清秀脱俗的身体美丽得令王子都几乎要窒息,王子将的唐姬抓住,用双手在她裸露的身体上又抓又捏,肆意凌辱,随后又一边吻着她的圆润的肩头,一边隔着胸衣,按着她凸起的两点尖端。

    王子没有急着扒掉唐姬的胸衣,而是把唐姬的腰带解了,随后,又用力把唐姬的长裤往下一剥,唐姬的长裤滑了下来。裤子被剥离了唐姬的小屁股,沿着杨不悔美丽的粉腿往下滑,直到离开小美女的脚趾落到地下。

    王子十分喜欢唐姬的嫩脚,而且唐姬的脚真很漂亮,王子禁不住捧在手上仔细观察,那是两只年轻女孩特有的丰美俏丽的脚丫。脚趾很长很细,白嫩嫩的,脚趾甲修得整整齐齐,脚显得很修长秀气。特别是她那牙白色略透红润的脚趾甲,显得脚趾特别干净白嫩。脚上的皮肉细白细白的,清秀的足踝、脚踵很窄、踝骨更显得凸起很高,光光地裸露着,特别有韵味,五个细长的脚趾整齐的并拢在一起,细密柔和的趾缝,五粒红润嫩滑的趾肚,那幼嫩的淡红色的趾肉就像重瓣的花蕊,娇嫩欲滴。鹅蛋般圆滑细腻的润红脚跟由足底到小腿颜色逐渐过度到排藕白色。

    王子感到抚摸唐姬脚掌的感觉就像抚摸婴儿的脸,整只脚柔若无骨,把它贴在脸颊上,就像一只颤抖的小鸟,那温热,细腻,滑嫩,热润泽的感觉让人都快疯了。

    王子把鼻子凑到那五个细长的脚趾,一股美女特有的温热肉香飘进鼻子,那白嫩的脚上残留的水珠更是晶莹剔透。王子伸舌头舔了一下她那长长的第一文学细嫩中趾,少女特有的脚的气味使他如痴如醉。

    王子对着这柔嫩脚掌疯狂的舔食起来,先是她的脚底板,然后是她的脚趾缝,最后再挨根儿她的细长白嫩的脚趾头。唐姬躺在地上,看着王子对着她的脚又舔又啃,脸羞的通红,从小到大她的脚从来被人见过,更没有被别人碰过。而现在却被一个男孩如此放肆的玩弄着。

    王子的嘴痴又迷地伏在她的脚脖上,她光滑、圆润的脚踝、莹白的脚腕,丝柔、软缎般清滑的脚背就在他的唇下,脚背上细腻的上若隐若现的筋络纤毫毕现在王子的眼前。

    唐姬也感到舒服,她从来没想到自己的脚被舔,能给自己带来如此巨大的快感。她的身上除了胸衣和外其余,下半身的曲线坦露无遗,双腿十分修长。

    唐姬只有一条窄小的白色亵裤,而两条完露在了王子的眼前,王子一边用手抓捏着,一边道:“皇后妹妹,你的腿真美,真有弹性!”

    夕阳的余晖洒在唐姬几乎的上,胸衣下柔嫩的凸起,晶莹剔透的皮肤,浑圆雪白的小屁股,以至垫裤下令人幻想的神秘的,均在斜阳之下一览无遗,直是娇美。

    王子微笑着注视着唐姬,那妩媚的脸蛋,弯弯的细眉,樱桃似的小嘴,鲜红透亮,又点缀了二排白玉般的小牙,皮肤雪白娇艳,柔细光滑,肚兜下的玉兔微凸,肚兜粉红。平坦的小腹,明光闪闪,王子想象着唐姬垫裤下的桃源一定高凸,花草浓稀适宜,倒三角的下顶部的花核一定艳红犹如一粒红色的玛瑙,徐徐闪光。

    王子不再客气,隔衣抚摸杨不悔的嫩乳,唐姬的嫩乳微微凸起,触手之处弹性十足,肚兜下微颤,王子等不及的双手手已由肚兜下探入,握住王子的右乳,掌中有如棉团,又如一只青涩的水蜜桃。终于,他忍不住剥光了唐姬的胸衣,唐姬的玉兔羞涩、活泼地蹦了出来,玉兔是如此的洁白、微微上翘,沟壑淡淡,十分,两个淡红色的樱桃那么的娇小、柔软、羞涩、滋润,含苞待放。

    王子尽情地欣赏着唐姬的玉兔,只见唐姬一身莹白如玉的,宛如玉美人般闪闪发光,胸前两座小,加上那纤细的柳腰,玲珑小巧的肚脐眼,看得王子快要发狂。

    第57章 春意,溪水泛滥

    王子把唐姬档的肚兜丢到地上,情不自禁地抓住唐姬两颗坚实的,肆意的玩弄起来。

    唐姬倍受细心呵护的雪白嫩乳,第一次被一只不属于自己的手摸到,是那么肆无忌惮,有是那么快活,真有一种利刃穿心的感觉。王子摸到一只受惊的白兔一样,感到手中的小的惊慌失措。

    唐姬的淑乳犹如天鹅绒般的光滑柔嫩,略有微颤,当手握紧时,又那么柔软细嫩,随着张无忌的蹂躏,唐姬的已经越来越大,在手中不停的变化着形状。柔嫩圆润的极品玉兔被完全攫取,一边恣情品尝的丰挺和弹性,同时亵地抚捏毫无保护着唐姬那娇嫩。

    王子不断地肆虐着毫无防卫的,富有弹性的不断被捏弄搓揉,娇小的玉兔被紧紧捏握,让小巧的更加突出,更用拇指和食指地已高高翘立的。只觉触感滑润。王子感到唐姬的滴溜溜的弹性十足,心中不禁暗赞真是十足的。

    王子手中动作不断加大,双手急不可耐地捧住唐姬的玉兔。

    ‘啊!’羞耻的呻吟声再度革响起,唐姬那凸起的玉兔完乔在王子的眼前,娇小的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两晕雪白的小山丘加上两点红色的胸尖,显得美丽无比。

    王子一口下去,把两颗已挺拔、滋润的樱桃轮流吸在嘴里,他又是舔,又是含,舌尖不停地在唐姬两樱桃周围打圈圈,把唐姬弄地荡漾,激烈地起伏着。王子吸了一会,将脸抽离开唐姬的红樱桃,只剩下双手揉捏她柔嫩的。

    一番揉捏之后,王子仔细地观察唐姬的亵裤。亵裤完全是干的,王子心想:“皇后妹妹真的是冰清玉洁,被这样胸尖,还没有湿。”

    王子不规矩的手已经超过了肚脐,移向唐姬的,他的手抓住唐姬的垫裤,拽了下来,使唐姬的也呈现出来。

    被突破了最后的防线,唐姬地裸露在了王子的面前,垫裤被脱掉,小美女的三角地带风光尽现。现在地上的唐姬全身已完露,王子见唐姬皮肤细嫩、白净,酷似玉脂,骨肉匀称,浮凸毕现,丰腴的后背,圆实的肩头,十足,两条胳膊,滑腻光洁,如同两断玉藕。脖颈圆长宛若白雪,圆圆的脸蛋挂着天真的稚气,淡如远山的柳眉下,一对水汪汪的大眼,泛着动人的秋波,红嫩的嘴唇,像挂满枝头的鲜桃,谁见了都要咬上一口,她浑身散发着少女的温馨和迷人的芬香,缕缕丝丝地进了王子的鼻孔,撩拨着王子的心弦。

    唐姬的白光闪亮,粉红的两腿间,蓬门洞开,几根细微的花丛有条不紊地排列在小丘上,一颗小小突出的红豆,高悬在花瓣的顶端,细腰盈盈,身材,一双粉妆王琢,柔细光滑,十分迷人。

    王子抚上唐姬光洁细嫩的小腹,准备探向唐姬隐秘的草地。

    “那里……不行啊……”

    唐姬右手去推王子,左手要去救援,又被王子插入腋下的手拦住。两手都无法使用,唐姬只有把下腹向前挺。

    王子轻松地践踏上唐姬,又从容地在唐姬花丛中散步。唐姬神秘的,养植着茵茵小草,下边是那而圆实、红润而光泽的两片花瓣,唇内还流浸着晶莹的花蜜,花谷酷似小山,高高的隆起在小腹的下端。粉红的红豆凸涨,全部显露在话谷的外边,山谷沟下,菊花之上,也种植了一片小草茸茸。

    这些令人热血贲张的神秘领域,放肆地向王子开放。王子的手穿过茂密的森林来到唐姬的头,他轻轻的唐姬的。随后,王子分开唐姬微微并拢的双腿,用右手轻轻分开唐姬花瓣,粉红色的少女秘部完全暴露了。两片鲜嫩的贝肉紧守着唐姬那少女不容侵犯的禁地。

    王子把唐姬粉腿分开,目光注视着唐姬间神圣的花瓣,她的身体十分热排柔软,很容易的把腿分开一个‘一’字,她的花瓣最大限度地暴露在王子面前。她的花丛黝黑紧密,花瓣是鲜艳的粉红色,由于双腿过度地分开,大花瓣已微微地张开,可以看到里面的红豆,但小花瓣仍浇栽紧紧合在一起,让人不能看到里面最迷人的桃花洞。

    王子用手拨开唐姬的花瓣,大拇种指按住她毫无抵抗能力的红豆,手指开始快速震动。唐姬身体受此强烈刺激,不禁本能的一阵颤栗,里夜不禁微微娇吟。

    王子的舌尖在唐姬可人的花瓣缝上不断地游移,不顾一切的在那部位上乱舔。唐姬正值青春期,对男女之事又没经历过,自然没多久就被弄得有点情不自禁。她口中发出娇吟声,开始不由自主的摆头,雪白的肚皮不停的起伏,嫩乳在空中随风荡漾。

    王子的手轻轻的抚摸唐姬的花瓣,他用食指拨开了她的小花瓣,又是一片新天地,终于看到了唐姬的花洞,虽然腿张得很开,她的花谷口仍非第一文学常小,比一支铅笔大不了多少。唐姬处女洞内两三公分处,清晰可见浅粉色的处女膜中央有个直径一公分左右的半月形小洞口,屏障般抵御着外敌入侵。忍不住把嘴了上去,伸出舌头她的花瓣。

    唐姬感到一阵酸麻,不禁娇躯乱扭,而王子则感到无比的畅快,处女体香刺激着他每一条神经。好一会了他才抬起头,满意地咂了咂嘴巴。

    唐姬感到全身无力,她的双手无力支撑身体,王子的目光在唐姬的上瞄来瞄去。看见唐姬的花瓣沾满了自己的唾沫,看上去似乎非常湿润。唐姬的花瓣比刚才张得更大,由于生理的反应,花瓣已微微,比刚才看上去更大一些,也更红润一些,但小花瓣还是顽固地并在一起,保护着桃花洞。

    王子便用双手摸上去,双手在享受肉感的同时,拇指用力,指头陷入肉里时,股沟立刻向左右分开。唐姬拚命地想挟紧双腿,洁白无暇的无力地扭动着。

    王子再次把唐姬双腿分开,把手伸向了她的,用手指翻开唐姬的蜜洞,露出唐姬粉红色的肉蕾。唐姬的花核只有小颗粒的红豆大小,完全被剥开时,浅褐色的肉瓣也被拉起,花瓣微微张开,露出里面的状况。唐姬的花瓣也很小,美丽的粉红颜色,看起来还是相当。

    王子的手指把花瓣向左右分开,让最鲜嫩、最敏感、最刺激的嫩肉暴露得越多越好。粉红的肉缝在阳光下发出光泽,是很够刺激档的粉红色。他开始在三角地带上不停地抚摸,欣赏和花草摩擦的感觉,顺着花草轻轻抚摸,让手指认识那柔软的感触。他把食指轻轻放在唐姬的花瓣上,从下向上滑动,到达花瓣档的顶端,把花核从肉缝里剥出来,手指压在唐姬的红豆上,然后像换画圆圈一样旋转,压迫红豆的力量也忽强忽弱,同时观察唐姬的表情。

    没多久,唐姬感到与开始发热,她的肩微微颤抖,全身更加的绷紧,尤其在花蕾上增加强烈振动时,唐姬身上开始不停地地扭动。王子将手指轻轻插入花道,觉得里面的肉壁夹住手指。手指尖感到有硬硬的肉球,轻轻在那里磨擦时,更把手指夹紧。王子手指突破肉缝,碰到最敏感的部份时,唐姬产生无法忍受的焦燥感,第一次被男子闯入了玉门,虽然只是一截指节,却让她感到无比羞耻,但另一股充实、感觉,更是清晰地由全身传到亮了大脑中。

    王子手指在唐姬的话道内激烈抠挖,唐姬都可以感到自己的秘洞流出了一些蜜汁,王子满意地微笑着,手指不停地在唐姬的花道中进进出出,弄得唐姬的花蜜直流,整个下半身沾满了花蜜。

    就这样,王子用手指将唐姬送上了快乐的巅峰。

    “啪!啪!啪!”

    一连数声脆响,惊动王子和唐姬二人。

    “国师大人好手法,小婉佩服。”

    何太后一身火辣装着的出现在王子和唐姬面前,美目如水,双颊艳红,娇声赞叹道。

    第58章 征服何太后

    “说吧,何小婉,你到底想干什么?”

    王子的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

    “国师大人,我想要你帮助我,以后我是你的,她是你的,整个大汉也都是你的。”

    何太后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野心道。→文·冇·人·冇·书·冇·屋←

    “哼。”

    王子冷哼一声,沉默不语。

    唐姬得到何太后使来的眼色,睁大一双勾魂的美目盯着王子看,王子在唐姬的注视下脸色有些红了,竟不知如何是好。那少女的呼吸带着潮气,喷到了王子的脸上,有说不出的芳香。她慢慢把嘴压上来,舌头伸入了王子的嘴里,贪婪地在王子的嘴里舔遍每一个部位,唾液在唐姬的贪婪的亲吻中流进那王子的嘴里。王子品尝着少女略带香味的舌头和唾液,把那唐姬口中流到自己嘴里的口水全部吃进了肚里。

    二人经过了很长时间的热吻才分开,那少女凝视着王子,轻咬王子的耳垂,一只手拿起了王子的手放在自己的玉兔上,在他耳边轻轻说∶“国师哥哥,你就帮助母后好不好,以后姬儿都是你的了。”

    王子闻言,心头一跳,沸腾海的王子一把抱住唐姬,两手在唐姬胸前大力搓揉起来,唐姬被王子揉搓得软在了他的怀里,轻轻娇吟道∶“啊……真舒服……”

    王子半抱着唐姬来到凉亭的石桌上,还来不及细观察她的身体,唐姬已的压在王子的身上,用舌头在王子身上主动舔着。王子敏感的颤抖,还忍不住发出哼声。

    王子感觉一的快感传遍全身,两腿中间的大虫也站立起来。唐姬娇嗔地说道∶“国师哥哥,你都硬了,还不快点让人家舒服一下。”

    说着便仰躺下来。

    唐姬一双雪白的玉兔,樱桃般大小的樱桃,高翘挺立在一圈艳红色的晕晕上面。王子望着少女纯洁的,禁不住吞下了口水,像个饥渴的野兽,双手一边抓住一个唐姬的玉兔,觉得软绵绵,又觉得有弹性,掌心在红樱桃上摸揉,左右的摆动。唐姬感到如同虫行蚁咬,全身痒得难受,王子越用力,她就越觉得舒服,禁不住抱住了王子头,像喂婴儿吃奶似的把樱桃送入了王子的嘴里。

    王子先吸一下,然后用舌头轻舔两粒粉红色的葡萄,唐姬身上甜美的味道使王子陶醉。王子由那唐姬的热抖玉兔慢慢向下舔,舔过肚脐的时候,王子感觉唐姬的肚脐处有一种牛奶的芳香。

    唐姬身上如触电般的,那种美妙的滋味叫她难以形容,双腿一会伸直,一会曲起,两手无意识地掩住胯下。王子用手拿开了唐姬的双手,并把唐姬的双腿大大地向两侧分开,王子不禁兴奋得双手直抖。

    只见在一片乌黑的花草中间有一条像发面一般的鼓鼓小沟,一颗鲜红的水蜜桃站立着,两片肥美的花瓣不停的在张合,花瓣四周长满了乌黑的花草,闪闪发光,流出的花蜜已经充满花瓣。

    唐姬在王子目光的注视下更加的兴奋了,脸颊绯红,嘴里轻声叫道∶“快点进来嘛,人家等不及了!”

    王子用力将那唐姬压倒在石桌上,那根大虫终于一点儿一点儿地进入那唐姬体内。

    “噢……好舒服……进入的好深……”

    唐姬从下面抱住了王子。

    “你真能干呀,干得我舒服死了,太爽了!快用力干。”

    唐姬在王子耳边热情的说着,并抬起头用她的香唇吻住了王子的嘴,丁香巧送进?

    ≈ap;/span≈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