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span≈ap;

    。他把伏寿的外衣都脱掉了,她的上身只穿着一件肚兜。

    伏寿轻轻的“嗯”了一声,王子又一把扯掉她的肚兜,伏寿的那一对娇嫩的玉兔便露了出来。这是很完美的一对玉兔,由于伏寿的皮肤很白,所以显得玉兔更白,不但还很圆挺,那是一对充满青春期少女娇嫩和野性活力的玉兔,让人不忍去随意肆玩。

    王子自然无法阻挡少女玉兔的诱惑力,他的手指轻柔的抚弄着那对凝脂,伏寿小巧粉红的樱桃不由得涨了起来。王子伏把那两颗晶莹剔透的小樱桃轮流含在嘴里,用舌尖轻轻挑弄着,用嘴轻轻吮着。

    伏寿忍不住偷偷看着王子如何的自己的玉兔,她轻轻地娇吟着,明显感觉到王子的舌头像小蛇一般在自己的玉兔上游走滑动,弄得她浑身燥热骚痒。

    王子的嘴不断地游离于伏寿的之间,双手一手握住一只玉兔,肆意揉捏,少女洁白娇嫩的在他的手下被挤压成各种形状。

    伏寿的被王子的口舌以及双手轮流玩弄着,很是刺激,她实在忍不住便不断轻声娇吟着:“啊……嗯……啊呀……”

    王子玩弄了一会伏寿的玉兔,接着便伸手去解伏寿的裤子。很快,伏寿身上只剩下一件小巧的亵裤,他正想连亵裤也脱下来,突然又发现伏寿的那双小脚,那可是他非常喜欢的东西,伏寿的脚长得十分好看,以前他就不只一次地捧在怀里细细玩弄,这一次肯定也不会错过。

    于是,他便先不忙着脱伏寿的亵裤,而是将她的脚捧在怀里,脱掉了那纯白色的袜子。伏寿那温润如玉的莹白双足于是裸的袒露出来了。王子慢慢地吻到了伏寿那柔美的脚掌处,闻着由纤足传来的阵阵幽香。王子终于忍不住伸出舌头,朝伏寿的脚心轻轻的舔了一下。伏寿已经被王子得全身抖颤不已,再经他这一舔,只觉一股无可言喻的酥痒感流遍全身,整个人一阵急促的抽搐抖动,口中急喘着香气,都渐渐地湿了。

    就这样,王子舔弄着伏寿的小脚。大约又过了一会儿,王子终于放下伏寿的玉足,右手朝伏寿的亵裤摸去。只见她的花蜜早已将她的亵裤浸的湿透,那小小的亵裤如今已经变成半透明的,隐约可以看见里边的花草。

    王子笑着对伏寿说道:“伏寿妹妹,你不乖哦!你看你的下边全都湿了,流了那么多水!”

    伏寿羞得闭上了双眼,娇声说道:“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大概都是你弄的吧!”

    王子显得很委屈的说:“我可太冤枉了,我是刚摸你的下边,我只是舔了舔你的玉兔和脚心你就湿成这样了,是不是想让天九哥哥早点爱你呀!”

    伏寿不好意思地说:“天九哥哥,你坏,你欺负人家……”

    王子笑着让伏寿在床上躺好,把她的双腿分开了一些,看见她的小亵裤已湿透了,摸上去都是粘液。他便对伏寿一本正经地说道:“伏寿妹妹,你可要想清楚了,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会真的干了你的。这次可与以前不同,我可是动真格的。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要不然一会等我脱了你的小裤裤,看见你的花谷后,我可是要非爱不可的,到时候你可别后悔,可不要怕痛呀!”

    伏寿看着王子说道:“天九哥哥,我是不会后悔的。我是第一次,你一会对我温柔一些,如果真的很痛,我也会忍的!”

    听到了伏寿这话,王子便放心低头去舔那亵裤,先舔着伏寿的内侧,然后用舌尖挑开了她湿透的小亵裤,用手指勾开她的亵裤,看见伏寿那粉红娇嫩的柔软。

    伏寿忍不住啊了一声,而王子的舌头也尽情的品味着她鲜嫩的小蜜洞。

    王子开始起身脱自己的衣服,没几下便脱得个精光,胯下的大虫一下跳了出来,虫头早涨得通红,并且在一颤一颤的,朝着伏寿怒目瞠张。

    伏寿呆呆地看着王子,嘴巴半张着说不出话来,她简直惊呆了。

    怎么会这么大呀?

    王子看见了心里十分开心,便对伏寿说道:“伏寿妹妹,你放心摸吧,很好玩的,它是属于你的!”

    伏寿听到王子的话,便大胆再次去摸那根粗长的大虫,一边摸着,一边说道:“天九哥哥,这是什么东西呀?怎么这么大,这么硬,十分烫手!”

    王子便答道:“伏寿妹妹,这是我专门让你快乐的东西,你喜欢吗?”

    伏寿没有回答,而是将鼻子凑近闻了闻,便说:“天九哥哥,好腥骚呀!”

    听到这话,王子把伏寿湿透的放到她面前,说道:“你闻闻到底谁骚呀?”

    伏寿娇嗔道:“这还不都是你害的!”

    她一边说着,一边专注地凝视着王子的大虫。

    王子觉得很有意思,便问:“伏寿妹妹,你好不害臊呀,干吗一直看我的东西呀!”

    伏寿抬起头望着王子说道:“天九哥哥,可以让我舔一舔它吗?”

    王子十分惊讶,他怎么也想不到伏寿竟然会主动要求给他,因此不解地望着伏寿。

    伏寿便解释说道:“天九哥哥,我看见过母亲舔过你的大虫,看她的样子好像这很好玩,她满脸都是幸福的表情,所以我也要。”

    说完,伏寿便一口就含住了王子的大虫,她的嘴用力一吸,然后伸出舌头便在上边舔着。

    王子给伏寿舔的越来越涨硬,并且不住的颤动着。他几乎都快受不了了,他好奇地问道:“伏寿妹妹,你的功夫是跟谁学的?是不是你常给别的男人舔?要不然怎么这么熟练?”

    伏寿委屈地吐出口中的大虫,说道:“人家从母亲那偷学的。”

    王子抚了抚伏寿的脸说道:“伏寿妹妹,是我错怪你了,这么说你还是个处女啰!”

    伏寿羞涩地点点头。

    王子在得到伏寿的肯定答复后,心中有点欣喜若狂,这又是一个处女!

    看来今晚又可以给处女开苞了!他欣喜之余,还不忘调戏伏寿,说道:“是不是处女,可要等我进去检验后才知道,如果你不是处女的话,我可要打你的小屁屁哦!”

    说完,王子便起来把伏寿推倒在床上,令她躺了下来。

    出于少女的羞涩,伏寿还是用手捂住她的,似乎是要阻止大虫的侵入。

    这样的神色,更加刺激了王子的,他用力把伏寿的双腿一把分开,跪在她的腿间,说道:“伏寿妹妹,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哥哥的厉害,看我不把你爱得哇哇叫才怪!”

    伏寿看见王子那根怒目瞠张得大虫已经逐渐靠近自己,心里感到有些毛毛的,毕竟是那么粗大的异物要进入自己从未被侵犯过的身体,想起来都令人不颤而栗。于是,她便紧紧地用双手捂着自己的,说道:“天九哥哥,我好怕呀!”

    可是王子却没说什么安慰的话,反而摸了一把伏寿那里流出的花蜜,笑着道:“你还在我面前装纯情,其实你应该是一个很骚的女孩吧!我以前早就看出来了,你看你流了这么多花蜜,哪里有纯情的少女会流这么多花蜜呀!”

    伏寿大声的惨叫了起来,她没想到王子的力气这么大,一下子就将半个插进入深处,连处女膜也被他一并捅破了。处女膜的破裂和大虫的侵入的双重痛感令她觉得自己快要痛死了,一阵炙热,好象一个烧红了的大铁棒捅了进来一般。

    “啊……好痛呀……不要……天九哥哥……你饶了我吧……慢点……”

    听着伏寿的声,王子兽血沸腾了。

    伏寿已经被爱得没有力气了,她闭着眼在哼哼着,看上去似乎很享受的样子。

    王子便问伏寿道:“伏寿妹妹你爽吗?舒服吗?”

    伏寿有气无力地回答道:“天九哥哥……真……真舒服……我从……从来没有这么……这么爽过……难怪母亲要……要和你天天在……在一起……她可以天天……这样享受……”

    王子见伏寿浑身发软,便抱起她,将她翻个过,让她跪趴在床上,抬起她的屁股,半跪在她的身后,美美的弄了起来。

    伏寿“啊啊”的,她忍不住便说道:“天九哥哥……你坏……说好了我不是处女你才……才会打我的小屁屁……为什么你不遵守承诺……”

    王子笑着说道:“我只说你不是处女要打你的小屁屁,可是却没说你是处女就不打你的小屁屁了呀!哈哈……再说了,我看你不是也挺喜欢被我打小屁屁嘛!”

    很快,伏寿的第二次又到来了。

    伏寿却已经受不了了,开始向王子求饶道:“天九哥哥……我……不行了……吃不消了……”

    王子见伏寿实在是气力全无,便停了下来,说道:“好吧,就然你歇一歇!”

    伏寿趴在床上,一动都不动了,只剩下轻轻的喘息,她的屁股仍然和王子贴在一起。

    王子一手去摸伏寿的玉兔,另一手又轻抚着她香汗淋漓的后背和屁股。

    王子怕在伏寿身上,在她耳边轻问:“舒服吗?”

    伏寿轻轻的嗯了一声,声音变得很娇弱。

    王子又问:“那是哪里最舒服呀?”

    伏寿调皮地说:“我不告诉你。”

    王子便说道:“不告诉我我就要再爱你了!”

    伏寿还没来得及说不要,王子已经动作起来,开始较慢,可是越来越快,最后就成了真正的大力动作了。

    王子抱着伏寿进入梦想,那边皇城中已经乱了起来。

    “三弟呢?三弟去那里啦!”

    一脸鲜血的关羽在国师府里横冲直闯,疯狂的大吼道。

    “众将听令,保护好国师府。”

    张飞也杀红眼。

    乱军,好多的乱军。

    “袁绍,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出卖我。”

    何进手提长刀,满身的鲜血傲立的皇宫广场上。

    “哼。”

    袁绍眼色不屑的冷哼一声道:“这都是被你们逼的,放箭!”

    “啊!”

    何进瞬间被乱箭射中,惨死当场。

    皇宫内火光冲天,西凉大军不多时间就已经攻克了皇宫!

    一个宛如巨熊般伟岸男子,身着黑色铠甲,单手持刀,脚踩虚空,望着皇宫内外,嘴角浮现出一丝冷酷的微笑。

    “啊!”

    从梦中惊醒的王子,猛然仰天长啸一声,踏空而起。

    “是你?”

    王子双目血红的瞪着巨熊男子,有些意外的冷哼道。

    “是我。”

    巨熊男子微微一笑。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王子目含杀气的怒喝道。

    “为了天下!”

    巨熊男子仰天狂吼道。

    “是袁绍打开的城门?”

    王子脑中回想起袁绍那日的不甘与愤怒,出声问道。

    “不错。”

    巨熊男子点头道:“国师大人,不如你助我夺得天下,以后我与你共分之!”

    “天下不可能共分。”

    王子近乎咬牙切齿的说道:“当日我没有出手杀掉你,真的好后悔。”

    “哼,如今我董卓魔功大成。”

    董卓周身散发出一股恐怖的强大魔威,冷冷的盯着王子,冷哼一声道:“顺我者昌,逆我者死!王天九,我再给你一次考虑的机会。”

    “哈哈哈。”

    王子闻言仰天大笑道:“董卓,你当真以为你天下无敌吗?”

    王子说完,一掌拍向动作,虚空破碎。

    “佛门大手印!”

    董卓见状,冷笑一声道:“天魔!”

    随着董卓一声大喝,整个天空都变得阴暗下来,电闪雷鸣,宛如世界末日来临。

    “我送你归西!”

    王子见状,肩膀上火箭筒连忙发射而出。

    “我已经修得天魔不死身,不死不灭!”

    董卓大喝一声,一刀劈碎王子的火箭弹。第二刀向王子疾劈而来,强大的魔力直接撕裂一道百余丈的时空裂缝。

    “董卓,你还记得我吗?”

    一声美若天籁的娇喝突然响起。

    “神梦蝶,你还没有死!”

    董卓看到脚踩虚空,手持古琴的绝美神女,有些意外的说道。

    “董卓,你还我父亲命来!”

    又是一声娇喝响起,只见一个身着绿衣,长发狂舞的妖媚女子手持双剑踏空而来。

    “貂蝉,是你!”

    王子见到来者,不由面露喜色道。

    “哈哈哈,来的好。”

    董卓见状,无比嚣张的仰天狂笑道:“既然如此,你们全部都去死吧!天魔无极,诛仙灭神!”

    一道高余千丈的天魔法相破空而出,面目狰狞,仰天狂啸,向王子三人抓来。

    “九天诛魔!”

    神梦蝶娇叱一声,古琴漂浮于空,万丈金光迸射而出。

    “天妖屠神术!”

    貂蝉瞬间现出九尾天狐妖身,强大的妖气瞬间让方圆十里内的人物化成飞灰。

    “天马流星破杀拳!”

    王子同时大喝一声,现出九转金身法相,向董卓击杀而出。

    四人强大的神力顿时撕裂无数虚空,整个世界随之剧烈的抖颤起来,万物惊恐。

    “轰!”

    的一声巨响。

    董卓头破血流,惨嚎一声,从高空中跌落下来。

    一根万丈银色九尺钉耙在空中转了两圈,落入一只巨手之中。

    “徒儿,我还以为你不小心挂掉了呢?没有想到你来到这个鸟不拉屎的低等位面。”

    天蓬元帅一边啃着狗腿,一边向目瞪口呆的王子笑哈哈的说道。

    “师父,你怎么来了。”

    王子有些激动的道。

    “一年不见,你小子一点没变。”

    天蓬元帅抹了下嘴巴,向王子随意的说道:“还楞着干什么,跟我走吧。”

    “师父,我……”

    王子满面焦急。

    “你想带几个人是不?快点,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

    天蓬元帅闻言,脸现不悦,但还是大方无比的说道。

    “谢谢师父。”

    王子闻言,连忙一个闪身来到神梦蝶、貂蝉身后,把她们打晕过去,又用空间挪移把三国位面里的美女都搜刮了过来。

    “你到底是谁?”

    董卓感受到天蓬元帅那恐怖的威压,满目惊恐与不甘的颤声问道。

    “没有想到在这低等位面之中还有妖魔二族的存在,真怪。”

    天蓬元帅大手一抓,把貂蝉、蔡文姬,大乔,小乔,孙尚向,东方艳,小龙女,郭襄,甄宓她们的魂魄抓出来,对王子说道:“到天仙池再给她们换个身体。徒儿,你还愣着干嘛?”

    幸福的王子迷迷糊糊的跟着天蓬元帅走了,留下一个魔功被废,满目呆滞的董卓孤单单的躺在血泊之中。

    【全文完】

    【由文人书屋小说下载网'rshu。'整理,版权归作者和出版社所有,本站仅提供预览,如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删除。】

    ≈ap;/span≈ap;【】